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邵阳市文联兄弟姐妹
邵阳市文联兄弟姐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75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马笑泉:李春龙和他的诗

(2014-11-12 23:19:43)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学评论

                      李春龙和他的诗

 

                                             马笑泉

 

李春龙当秘书多年,白天干些替领导捉刀的活计,晚上除了打牌跳舞外,还要做诗。这前三样都是大有好处的事,惟独做诗,淘空了脑袋,也不过挤出十数行,好不容易寻觅到发表的途径,那一丁点稿费,买回来的米数得清,几近赔本生意。但他还是要写,这就是所谓的有“诗歌情结”。我刚认识李春龙时,某晚在其家中闲扯,冷不防他端出一叠诗歌剪贴本,口称要我斧正,但接下来的四个字却让我着实吃了一惊,曰,只准说好。这四个字刺激了我,让我很想反其道而行之,对他的诗歌严厉批判一番。但看过他的诗之后,却着实地称赞了几句,李春龙的诗也确实值得称赞。以后混熟了,便专拣他的痛脚下手,不是声讨他的语言直白,就是批评他的表现手法单调,屡屡让颇为自负的春龙兄感到沮丧,虽不至于当场怒目相向,但背地里难免要埋怨我两句的。其实对于李春龙,我是抱有期望的,希望他的诗歌表现手法更丰富一些,在写作上更上层楼,有次还主动提出借给他一本《切·米沃什诗选》。哪想到他把脖子一挺,说,我不看。让我顿时心头火起,多日不与其见面。他还有句“名言”,常常理直气壮地抡出来:我又不想成为大诗人,要读那么多书干什么?在这句“名言”的掩护下,他心安理得地只读传统的乡土诗,用简单明了的技法有滋有味地描写自己出生的村庄,让我一直心有所憾。后来我从县里调到市里,做报纸副刊编辑,见识过了许多东拼西凑之作,浮躁无根之人,便渐渐觉得李春龙和他的诗均不乏可爱之处。是啊,并不是每个写诗的人都必须成为波德莱尔、里尔克、穆旦、北岛那样的重量级诗人。能熟练运用一两种表现手法,专注于那一片小小的然而又是无限丰富的故土,写出一批有真情实感、不乏佳句的诗歌,也是一件很美好,很值得称道的事。
概而言之,李春龙在创作上走的是宋诗的路子。唐诗以气象混沌取胜,宋诗以立意新奇见长。虽然大家一直奉唐诗为正眼法藏,其成就也确实在宋诗之上,但这并不能掩盖宋诗独有的美学光芒。像宋代的诗人一样,李春龙在诗歌中追求一种“理趣”,并同样呈现出散文化和议论化的倾向。他惯于以直白的语言对故土的风物进行散淡的描绘,然后猛然抖出一两句奇特之语,让读者在感觉耳目一新之时结束全诗。这是他最主要的创作手法。像《大兴村简介》、《守枣》、《当鹰出现在村的上空》、《一九八四年的冬天》、《弯弯溪是条湿毛巾》、《外公来看我》、《伯父和羊》等等,无一不是遵照此种模式。有时他的偏锋走到了极端,干脆以议论来结构全诗,如《对黄花有四点想法》。这种散文化和议论化的写法极易导致诗歌的枯燥寡味,但李春龙比较成功的一批作品却呈现出鲜活的面目,这是因为该批诗歌具有“理趣”。“理趣”就是通过逻辑的逆转,意思的翻新来使诗歌获得耐咀嚼的趣味。这是李春龙最擅长的招式,他翻来覆去地使用,虽然略显单调,但很有效。我们可以从他的诗中随手抓出成把这样富有理趣的句子:“特别要提到的是一条毛马路/那是进入大兴村的要道/一到春天就长满花花草草/请千万注意不要被浓浓的春意绊倒”(《大兴村简介》)……他的作品的可贵之处在于,这种“理趣”不是坐在书斋里,玩弄所谓“点铁成金”、“脱胎换骨”所得,像“江西派”诗人常干的那样,而是来源于跟大地与河流的切肤的接触,全身心的拥抱,当中蕴藏着他三十年的乡村生活经验。李春龙对故乡的黄花菜有四点想法,我对他的诗歌目前只剩下一点想法:那就是语言上还可以收紧一点,以体现诗歌语言应有的弹性和密度。我还要说,他的诗就像黄花菜,虽然不是什么稀世珍馐,但却是从土地里实实在在长出来的绿色产品,我不会餐餐去吃黄花菜,但隔一段时间没尝,倒有些想念。
 
 
 
  附:我的童年在大兴村(组诗)
 
            李春龙
 
       对黄花有四点想法
 
          比高石头岭还高
          比高石头岭上的我还高
          总是要仰起头来摘脖子酸死了
 
          为什么要在三伏天打花
          还要在三伏天的正晌午
          火辣辣的太阳粘在手上烫死了
 
          不像黄瓜不像映山红花
          饿了摘下来就能生吃
          只听得肚子咕噜咕噜叫饿死了
 
          尤其是经不起风雨
          经一点就再也晒不出一个好颜色
          母亲的脸色也跟着一下黯淡下去
          我的辛苦母亲的辛苦
          在供销社收购员的眼里
          全都被定为次等真真是气死了
 
          以上四点并不是我个人的想法
          而是整个大兴村
          所有小伙伴们的共同想法你看着办吧
 
 
                  洗碗扫地

              一杯二筷三饭(碗)四菜(碗)
              要依顺序来
              才能洗得干净

              不要只扫屋中间
              门旮旯碗柜底床下面
              那些看不见的地方更脏更要扫 

              很小就要洗碗扫地
              现在我还
              一直按照母亲说的去做
 
 
              矮凳
 
               坐着矮凳
               靠着鸡蛋枣树
               我要等父亲和月光一起回家
               坐着矮凳
               我要坐到最前面
               在秋天的田垅里看露天电影
               坐着矮凳
               烤火望矮
               我要从灶里多取好多温暖
               不要椅子不要高凳不要长凳
               我只要矮凳
           我只要我的矮凳
 
 
                             花黄牯出了栏
  
                          花黄牯出了栏
                          我走前面
                          花黄牯就牵着绹使劲把我向后拉
                          我走后面
                          花黄牯就一路狂奔
                          鞭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也赶不上
                          我心里再怎么气
                          也不敢骑到花黄牯背上
  
                           到了张家冲水库坝下的大草坪里
                           花黄牯从不安心吃草
                           和黄牛斗和水牛斗
                           和草坪里的大石碾子斗
                           有时双眼通红仰天狂哞
                           像是要与天斗
  
                           每次一跑进椅子山
                           就要我寻出一身汗
                           爱到麦子地红薯地里啃出一片骂声来
                           骂不怕打不怕
                           天色不早了回到屋门口
                           还要冲进方塘里
                           把一塘夕阳晚霞搅乱
  
                           只有父亲把牛轭一套
                           牵到一亩宽的车水丘里时
                           花黄牯才稍微老实一点
  
                               开山
  
                            开山啰——
                            阴历十月    队长手中的铜锣
                            在对门刘家院子通开喉咙
                            喊了半下午
  
                           父母连夜就给
                           柴刀    磨石    扦担    草绳
                           分好了工
                           限期10天
                           务必要把5亩山的柴砍回
                           柴刀磨石最性急
                           天还没亮就起来一起活动筋骨
  
                           我也急了
                           我的任务是管好摇箩里的弟弟
                           可我怎么也管不住那
                           “哇哇”的哭声


                            游戏:摸瞎
  
                            一块手巾
                            蒙住了我的眼睛
                            蒙住了整个白天
                            你看见我
                            我怎么也看不见你
  
                            我在这里呀
                            快来抓我呀
                            你让我一次次听声辨形捕影
                            一次次徒劳无功两手空空
                     不玩了
                            我一把扯下手巾
                            三十年 一眨眼
                            你躲到哪里去了
                            忽儿长沙忽儿北京忽儿上海
                            让我在村里
                            一片茫然
                            万分想念
  
                                                           原载2014年10月26日《邵阳日报》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