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元深小尼
元深小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52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一年,我上高中(笔会)

(2019-03-02 09:48:45)
标签:

情感

教育

分类: 我的散文

那是1981年的夏季。

在那个夏季,我上高中了。

我能上高中,也算侥幸。我的初中母校四个班200余人,仅仅考上了19人,而我正巧是那第19名!

我还是从初中数学老师那儿知晓这事的。他和我有点亲戚关系。某一天,在一个特别的场合,他见到了我,眼神里满是责备,劈头就是一句:“你怎么才考了19名?怎么考得这么差?”

我没有表现出应有的诧异和羞愧,反而是一脸的释然,因为这句话解决了我心里的一个疑惑:难怪我每次应和我高中老师的讲课,老师不是听不到,可就是不理我!原来我在老师眼里是一差生啊!

而后来的事实也证实了我的猜测。

一次班会上,班主任老师开始表扬我了:你看人家XXX,进步多快!入学的时候还是班里的倒数12,这次期中考试一下子就成正数12了!

因为这件事,我还进一步知道了我中考的确切情况:全年级第142名,班里的第49名。真是名符其实的差生啊!    

下面,我就以我这个差生为主角,把那些曾经出现在高中母校角角落落里的,堆了三十年的,陈陈相因的谷子芝麻们抖搂抖搂了。

 

一、关于学习

首先,我要对曾经教过我或未曾教过我的所有老师们表达我的感谢之情:老师们,您辛苦了!谢谢您!

这句话绝非行话套话虚伪话,它真真切切是从心底流出来的。为人子女者大都是在自己做了人父、人母之后才明白父母唠叨的可贵,才知道父母对自己有多疼爱。对老师,我们也是这种感受。

这种感激之情也源于我的愧疚,或者说迟到的醒悟。

我有两件事很对不起我的高中老师们。

那是一个挥汗如雨的酷夏。因为要赶英语课进度,虽然有伏假,学校里却不允许我们放假,教英语的魏老师就把我们三个班集中到操场旁的树荫里,给我们恶补英语。

补充一句,那个时候,英语学习的风气还没有形成,全不像现在的从幼儿园起就开始学习英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一路重视下来,进入社会一点没用的瞎忙活。我们的英语学习虽然刚刚起步,可发展却很快,中考时英语满分才20分,到了我们高考的时候,它就是100分了。

魏老师站在露天里,我们坐在树荫下。没有高音喇叭,没有麦克风,乌压压的一圈人围着魏老师。我们的英语补课就这样开始了。

看得出,魏老师是在极力想让大家都听得清楚,所以他开始时是喊着教,后来是哑着嗓子连喊带比划。

而我在干什么呢?具体细节记不清楚了,但有一点却记忆犹新,那就是“抱怨”。抱怨天太热,让太阳晒得难受;抱怨人太多,闹哄哄的,听不清楚魏老师讲课。

因为抱怨,所以我不可能让自己变成纳百川的山谷,在魏老师面前谦卑地低下头。所以那次的补课,于我而言,收效微乎其微。所以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英语成绩一直处于中下游,以致于我不得不拿出更多的时间来补这门“瘸腿科”。

还有一件事愧对师长。记得是高一上学期的事。那个时候我经常逃课。因为逃课,给班主任袁老师制造了不少麻烦。当然我逃课也不是每课必逃,遇上我不感兴趣的政治课,或者偶尔的体育课,我就偷偷地跑回宿舍。可是只要我一逃课,班主任袁老师必定知道,必定四处找我,最后必定会在宿舍里找到我。

需要交代一点的是,我虽然逃了教室里的课,但是到了宿舍里却是学习的,即使患了重感冒,躺在床上。所以袁老师找到我的结果往往是乘怒而去败怒而归。

老师对努力学习的孩子,总是有点偏爱的。所以我尽管逃课,却几乎一次也没有遭到袁老师的批评。

这两件事躲在我心灵的某个角落里,困扰了我很多年,直至毕业30周年同学聚会上见到魏老师、袁老师,给两鬓挂霜的魏老师照了相,拉住古稀之年的袁老师说了一会话,纠结的划痕才得以抹去。

也许是我们这帮农村孩子渴望着跳出“农门”,殷切期望着“窝窝头”变“白面馒头”,又或许是因为有弥河水的滋润吧,那个时候的我们都很用功。印象中,台阶上,柳荫下,操场里,都能发现苦读的身影。

至今还忘不了那一盏盏的小煤油灯:一个墨水瓶子,瓶盖钻上眼儿,放进棉花捻成的芯子,就可以制成一盏煤油灯。人人都会。下了晚自习之后,很多同学的枕边都有一盏这样的小煤油灯。油灯相伴,夜悄悄,烟朦胧,我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沉淀、升华。

多年以后,我在回望这段经历的时候,脑海里不断闪现的依旧是那一个个在煤油灯下苦读的灰头土脸的身影。

与灯下苦读相关联的,是一个让我难以从记忆中抹去的故事。某个深夜,我正在小煤油灯下苦读。突然,我没来由地躁动不安起来。抬起头,望向窗户,随即我就看到窗户上的那个黑影了:一个脑袋和两只大张着的手,与一个伸着的舌头。它正对着我做鬼脸呢!

我“啊”了一声,一下子瘫软在了床上。

全宿舍的女生们都被惊醒了。明白了原委的女同学们都过来安慰我,而我却一直抖个不停。从小学起就一直同窗的桂香,把我拉进她的被窝,搂着我,说了N遍的“别怕”,我还是不能缓过神来。

那一次的苦读让我汲取了教训,我再也不敢最后一个吹灭小煤油灯了。即便是这样,我的苦读还是有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期中考试,我居然成了班里的第6名,年级的第13名了!

巧的是,学校要表彰年级前15名的学生了!

奖品很实用——张数不等的白纸。我记得我领到的是15张白纸。

当我从校长手里接过那作为奖品的15张白纸的时候,那整个就是激动的心、颤抖的腿、哆嗦的脚啊!

若干年后,我经常想起那次表彰大会对于我的意义。之前,无论我学习成绩好还是孬,从未这样受重视过,所以表彰大会之于我,影响是空前的。就如现在,我之所以还能真真切切地回忆这段往事,就足以说明它在我人生旅途上产生的深远影响。人在很多时候,是非常需要一些鼓励的,尤其是在彷徨、无助的时候。也许你一句不经意的良言,成就的却是他人的一片天。

 

二、关于生活

按我的理解,学生的生活应该包括学习的环境和生存的条件两个方面。

母校地处弥河即将流入大海的大拐弯处,有成排的白杨、遍地的庄稼、稠密的人烟,环境不算优雅,倒也有几分情趣。

但是生存的条件却够得上“残酷”“恶劣”了。

生存条件就先从伙食说起吧。

要说伙食,需要先说说我周末回家的“馋”相。

之前,没感觉到我有多“馋”,可是上了高中以后,我变得不是一般的“馋”。每次回到家中,我首先就是到处找吃的,哪管它是凉的热的、生的熟的,哪管它是大葱还是萝卜头,哪管它是一块凉饼子还是一碗热汤,只要能吃的,统统都会装进我的胃里。用父亲戏谑的话说,星期天我回家,那就等于是日本鬼子到我家去扫荡了。

为什么这么“馋”?因为我的高中同学们:你窝窝头,我窝窝头,他窝窝头,我们大家吃的都是窝窝头。

窝窝头以地瓜面为主,再佐以部分玉米面,条件好一点的还掺上了少量的白面。但是不管掺了什么,最终做成的都是窝窝头。在这一点上,倒是分不出高低贵贱,大家都一个样。

其实,做出别的花样也不会。母校代代相传,上一级师兄教给下一级学弟,上一级师姐教给下一级学妹,教的只有窝窝头一种做法。

每个宿舍里都有一两只陶瓷的缸盆,这是供我们和面,蒸窝窝头用的。周三的下午,是我们法定的蒸窝窝头的时间。

伙房门前的水泥台子上,放着几只因长期熏蒸而发黑的大笼屉,台子一旁是正在和面蒸窝窝头的同学,三五个男生一伙,五六个女生一帮。其中一个大约手法还不够熟练,怎么也捏不住“窝”的形状,另一个就拿起自己盆里的一块面,三抟两抟,然后转了一圈,捏出一个窝窝头,做了示范。

不大一会儿,大笼屉上就摆满了窝窝头:褐色的、红色的、黄色的,高的、矮的,大的、小的。

别看窝窝头现在这个样,一会儿蒸熟了还指不定什么样呢!和面和软了的,瘫软成了一坨坨的“牛屎排”也说不定。为了在蒸熟以后不至于“众里寻他千百度”,我的同窗学友们发明了很多准确拿到自己窝窝头的办法,其中之一便是做记号。

记号各式各样,有的插草,有的捏鼻儿。而捏鼻儿也各不相同,有的捏在头顶,有的捏在当腰;有的捏了大鼻儿,有的捏了小鼻儿。

下课时间已到,一笼屉一笼屉的窝窝头,就全抬出来,晾在台子上了。放了学的同学三五成群,都来寻找自己的窝窝头了。因为有了记号,一般不会拿错了。即使偶尔弄错了,自觉性比较强的同学也会马上送回去的。

最可气的当属伙房里的老鼠了。母校伙房里寄生着多少只老鼠不知道,但有一点我们却很明白:每天的早饭,必须清理老鼠屎——窝窝头捏出的“窝”里,经常会藏着数粒或者一窝的老鼠屎,所以我们每人都备有一把铅笔刀,准备着随时削去窝窝头里面或者外面的老鼠屎。

至于钻进笼屉里难以逃命,被蒸熟了的死老鼠们,自有伙房师傅料理。如果伙房师傅来不及清理,发现死老鼠的同学也会抓起来,远远地扔掉了事。

我本人还亲手捏死过一只老鼠哩!那是一只游走于墙壁与糊在宿舍墙上的报纸之间的小老鼠。它正要伺机偷窃挂在墙壁上的干粮,被我瞅个正着。我叉开五指,罩住了它,然后对它用了极刑,生生的把它挤压成了肉饼。

现在能原原本本的讲出这件事来,我都有点佩服我自己的勇气。老鼠再“四害”,也是生命一条,我居然能下得了手!环境造就一个人,一点不错的,恶劣的环境出硬汉,温柔乡里有软骨。所谓的吃不了苦,是还没到穷极无聊走投无路的地步。地瓜面窝窝头加咸菜,吃到胃里冒酸水,羡慕别人可以吃到玉米面加白面的窝窝头,渴望自己也能尝尝大米的味道的时候,还有什么苦吃不了呢?

你甭说,有些苦还真让人忍受不了。物质的匮乏可以忍受,但是来自精神方面的折磨却可以让人发疯——如果承受力不强,精神脆弱的话。

我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企图借此引出下面的一个事实来:母校女生们生存的环境不安全。说的现代一点儿,就是经常遭遇“性骚扰”。

遭遇的“性骚扰”,不管是大还是小,现在回味过去,无非笑话一桩,不值一哂。但是当时身处彼境的我们,可是不谙世事的青春少女啊!

遭遇“性骚扰”,多半是在晚上,地点有两个,要么厕所,要么女生宿舍。

你刚刚走进厕所里,本来黑咕隆咚的,就有点提心吊胆,偏偏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低着头弓着腰缩着脖子,贼溜溜的从女生厕所里跑出来,这种“变态”吓人不吓人?

更吓人的是,你正蹲在坑位上,突然发现后墙的窟窿里正有一只盯着你的眼睛,你的心哆嗦不哆嗦?

还有更令人恐怖的“午夜见鬼”。

“鬼”不是“真鬼”,而是专以骚扰女生为乐趣又怕让人见到真面目的男人。因为他见不得人,就以“鬼””称之吧。“鬼”大概不止一个,因为其手法迥乎不同:一个喜欢趴门窥视,打情骂俏;另一个则敢于拆门卸窗,越室而入。所以为了以示区别,我就以“文鬼”和“武鬼”来分别称呼他们吧。

先说“文鬼”。

在一段时间内,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游荡于各个女生宿舍之间,今天趴在了这个宿舍的窗户上,明天又到了那一个宿舍的门上,敲敲这个的窗子,推推那个的门,嘴里再胡言乱言几句。从睡梦中惊醒的女生,开始还有点害怕,时间久了,居然敢于跟他对骂了:

“你滚不滚?”

“不滚。”

“真不要脸!快滚!”

“就不滚。”

“再不滚就拿刀杀了你了!快滚!”

骂到这个地步,“文鬼”自觉无趣,也便悄悄地开溜了。

比较“文鬼”,“武鬼”似乎更有“技术含量”一些。关于他,印象中有两段难忘的经历。

第一次发生在学校办公室后面的那个临时做了女生宿舍的大房子里。

正对着大门的女生,睡到半夜,突然感觉月光无遮拦的洒到了身上,有点不对劲。她惊悚地抬起头,正好看到卸了一半的门板,于是拖出很长的颤音,惊叫了起来。这一声惊叫,不仅吓跑了“武鬼”,而且也惊起了睡梦中的女生。

再补充一句,“武鬼”卸门板,女生们居然没有听到一点动静,由此可见其作案手法之高超。再进一步推论,此贼不是一般的小贼,而是有点“采花大盗”的潜质了。

第二次里面有我的亲身经历。

并排三个大通铺,我们三四十个女生呈南北走势,一字排开。我睡中间大通铺靠近门口的位置。

不清楚“武鬼”是怎么进的宿舍,反正是已经进了我们女生宿舍了。

临铺的女生推了推我,向我耳语了一句:“有人。”我跨过半清醒意识,从熟睡一下子过渡到清醒,惊惧地抬起了头。然后我就看见了正顺着两个大通铺之间的过道,猫着腰前行的“武鬼”了。如果再不制止,他拉断了灯绳,整个房子里漆黑一团,女生们可就遭殃了。

正在他探着身子伸出手臂,要抓灯绳的一刹那,我大喝了一声:“有人进来了!快拿刀!”

其实根本就没有刀,“拿刀”是我的急中生智。

吃了我这一吓,那个“武鬼”箭一般飞出了女生宿舍。

而我也因了这一声怒喝,后怕了很久,很长一段时间内,那个弓腰屈臂的造型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即使到了三十年后的今天,它依然如烙印般,十分清晰。

 三、关于爱情

 

这一章实在有点多余,好像没听说我们同学中有谈恋爱的,更遑论凑成一对结婚生子的了(也许我孤陋寡闻,如果真凑成一对的,可不要见怪啊!)。但中国传统文化一直比较倾向于“三”,比如“日月星”“天地人”。“三”有“众”“多”的意思,“二木”只能成“林”,“三木”就有了“众”的意思,所以两个小标题怎么着也是显得单薄,因此为了显示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大旗之下作文,我也有必要再加上这第三个标题。

而且,写的是处于青春萌动期的少年少女,不加上这一节,合适吗?

所以,不管怎么着,我也要写一写母校同学的关于爱情的那些事儿了。

要写这一段,还需从初中阶段写起,因为初中是铺垫,又可以为高中生活提供背景。

此时此刻,浮现于脑际的是男女生同桌时,课桌上划下的那一道“三八线”。那不仅是男女生界限分明,不可越雷池半步的标志,更是无性别的两个小屁孩儿闹了矛盾之后,发誓互不来往的誓言。

暂且不说空洞的道理,先回忆一下围绕“三八线”发生的小故事。

如果同桌的胳膊肘不小心触碰到了“三八线”,你不是马上抬起胳膊肘,使劲一磕,把同桌的胳膊肘推回到“三八线”以外吗?同桌当然不服气,又让胳膊肘伸过了“三八线”,你又用力一磕,同桌自然又反击……开始是无声的战斗,后来动静越闹越大,然后老师就罚了你俩的站了。

 “三八线”有粉笔画上去的,有铅笔刀刻上去的。粉笔画上去的不代表暂时性,而铅笔刀刻上的,也不代表着“老死不相往来”,只是那道划痕却要长久的留存于那张课桌上,等待着成为日后我们探访母校时的美好回忆了。

“三八线”之外,还有同学不分男女的打闹。为了一句明天也许就不记得的带有攻击性的话,一男一女,两个同学就在讲台上支起“黄瓜架”来了——你退一步,我进一步;你进三步,我退三步。看热闹者居多,嫌火苗子太小助燃者有之,就是没有劝架的。直至上课铃声敲响,老师要进教室了,这才各自走散了事。

有被女生踢了一脚,正中要害,嚎啕大哭的男生,也有被男生捣了一拳,尊严受辱,委屈满腹的女生,但就是不见关系暧昧的男女生。

现在的初中生干的诸如“铅笔盒游戏”,那个年代的男生也会,只是没有纸条,放进去的多半是毛毛虫或者癞蛤蟆或者苍蝇蚂蚱之类,吓女生一跳,以达到戏谑取乐的目的。

按照“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钟情”的常理来推断,男生暗恋女生,女生暗恋男生的现象,应该有吧?可惜我没见。再进一步推论,男生仰慕年轻女教师,女生仰慕青年才俊男教师,也应该是事实吧?可惜我没听说。

但是如果有哪个男生胆敢公然表达对某一女生的崇拜或赞许之情,那他无疑是在自寻“死路”,自找孤立。因为他冒犯的是全体男生,他让全体男生心灵上集体受伤。所以接下来在男生群体中,他就成了一枚被别人随便捏来捏去的“软柿子”,成为了男生群体逗趣开心的目标。在他身上,经常会发生诸如被推搡到某个集体厌恶的女生身上,被随便摸一把头顶,被集体栽赃之类的事情。

初中阶段,男女生关系大致就是这样了。

带着初中的这点青涩,我们走进了高中的大门。前脚踏进去,后脚还没跟上,青涩的皮儿却脱了个干干净净:不再有课桌上的“三八线”,不再有男女生之间的打打闹闹,男生只跟男生玩,女生只跟女生说话。就是老师安排座位也很有趣——男生跟男生一张桌,女生跟女生一起坐;男生坐后排,女生靠前坐。

其实,这一切都在说明男女生之间已经有“性”的觉醒,已懂得有所戒备。说得好听一点儿,是开始成熟了。

走向成熟的我们,知道高中生活,学习是第一位的,否则无法跳出“农门”。所以除了刻苦学习,再也不敢想别的。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某个男生再也抑制不住对某位女生的仰慕,偷偷地写了一封情书,鼓起勇气送达对方,结果却遭到了对方的严词拒绝。这样的不想考大学却想娶媳妇的事情,在同学中真是少之又少,就忽略不计吧。

我想,如果没有逼得我们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豁上拼上靠上的高考,如果没有摧残身体,灭绝人欲的“考大学”这个奋斗目标,而是快乐地学习,健康地成长,同学之间缔结“秦晋之好”的应该不乏其人,至少,不会有男女生间的“楚河汉界”吧?

写到这里,忽然忆起了我、兰儿、大江、小善,我们四人一起“再回炉”的情景。就以此作为这篇文章的煞尾部分吧。

那是一个下午。正下着雨,雨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大江的父亲和我的父亲,借用村里的黄河大卡车送我们四人去上学。路不熟,且泥泞,他们两人轮番下车问路。我和兰儿坐在驾驶室里闲聊,大江和小善躲在车厢大雨布底下偷吃黄瓜。

这是曾经几何时的事情!可是现在,大江的父亲已经由一个中年人变成了老年人,而我的父亲却挂到墙上去了!

人生真是一场不可思议的游戏,它借助30年的光阴,悄无声息地改变了我们周围的一切,我们却浑然不觉。而当我们有所警觉想抓住它时,却发现“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过去的再也无法抓住。

人生就是这样一场目的地明确的无奈之跋涉,我们所能做的,唯有珍惜沿途的风景,唯有好好地把握当下啊!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同窗学友们!


《文字之友》群20人博客地址:
阿明同志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256376807 

     杨自记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yzj56

     玉梅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27367142

     仲然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219273791

     lmengr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20269385

     清心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popomamachen

     徐宏1118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nzhyc

     牧歌儿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mugebb

     昔月狂想曲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487522080

     地质队之花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142912253

     树中俊叶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zjy

     开心--波波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nbomengshi

     a笑看失败一生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wo565287846

     元深小尼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kwyh666

     瑞雪北京人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304160300

     养荷人hyl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734102305

     蓓蕾含香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gracewang6232 

      柳树成荫1940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966504827

     师荣恩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199250571

     小泥儿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324843577_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