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元深小尼
元深小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52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草民小水

(2017-09-06 16:46:51)
分类: 我的小说

草民小水

 

 "小水"是小名。因为辈份低,一出门就是爷爷奶奶三大姑四小叔,没人喊他大名,叫习惯了,他就成了全村人嘴里的"小水"

小水是得狂犬病死的。因狂犬病而死,十村八疃他是第一人,仅凭这一点就很稀奇,更何况关于那条要他命的疯狗,还有两个版本呢。有人说,正在一个厂子看大门的小水,一眼便喜欢上了一条在工厂门口逡巡的小黑狗,小水便千方百计地引诱那小黑狗,小黑狗最终被引诱进了小水的门卫室。小水自以为可以做那条小黑狗的主人的时候,小黑狗咬了他一口,然后跑了。小水因此患了狂犬病。还有人说,那是一条半大狗,小水用诡计捉住了它,然后独享了它的肉,之后小水便患上了狂犬病。第二个版本传得更盛。第一个版本固然有因果报应的意思,但绝对不如第二个版本来得更现实,所以很多人更愿意相信第二个版本。

 得了狂犬病的小水并不知道自己得了狂犬病,开始还按感冒发烧去治,有点医学常识的赤脚医生感觉到了他的反常,建议他去大医院检查检查。小水就去了市里的大医院。医生一检查就下了定论:狂犬病。

 然后是隔离。

然后是一系列防疫措施的实施:出动了市防疫局,凡是和小水接触过的人,或亲属或非亲属,都被强制注射了狂犬疫苗。最早给小水输液的赤脚医生自然不会被放过,至今他还在抱怨他花的那五百块冤枉钱哩。

最后轮到判决小水的命运了。市防疫局和医院给出的一致结论是安乐死。老婆和一双儿女在亲情与恐惧之间挣扎了半天之后,最后决定服从这一决定。

小水当即被注射了麻痹肌肉神经的针剂,接着被要求出院。抬上车的时候,小水还能呼出一口气,走到半路上,小水就咽了气。至死,小水的眼都不肯闭上,他大概始终认为他不该死,或者不该是这种死法吧?

小水一家和一般人家很不同。据说小水住了半辈子的老屋大梁上,曾祖父吊死在上面,祖父吊死在上面,一个叔叔又在同样的位置也吊死了。同样的位置同样的手法死了三代三个人。莫非不幸在某些时候是可以复制的?他的父亲情急之下闯了关东,可是不知道出于何种考虑,小水却被留了下来。

那个时候,小水还是个半大孩子。半大孩子的小水自立了门户,自此也就成了全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挂在嘴上的小水。不过,他家大梁上却再也没有吊死过人。

小水家最让人称奇的,是石榴树底下的那只蛤蟆。

 在小水家,靠窗有一棵大石榴树,石榴树底下不知何时去了一只大蛤蟆。那只蛤蟆,见过的人不多,但是只要想听到它叫声的邻居都能听得到。蛤蟆一叫就要下雨,叫声大,雨就下得大;叫声小,雨下得就小。开始大家还不知道蛤蟆的这点好处,听到小水媳妇说蛤蟆叫了,天要下雨了,赶紧收拾晾晒的东西,都还不相信,说小水媳妇是封建迷信。应验了几次之后,左邻右舍不仅信了小水媳妇的说法,甚至还对那只常闻其声难见其形的蛤蟆生出了很多的敬畏。敬畏之后,是无条件地服从,世上的大人物小草民概莫能外。

所以,只要有邻居说小水家里的蛤蟆叫了,快收拾院子吧,即使是正在大街上东家长西家短的老太太也不得不敛了兴致,赶快回家。

可是这只为人民服务"的蛤蟆却一直既不见首更难见其尾,不对大众开放。就是对小水一家,也只是偶尔露露头,而且只接受泔水的馈赠。其实,除了泔水,小水家还能馈赠什么呢?那泔水里面也没多少油水,不过是粘在锅沿上的几粒米罢了。

小水全家上下,对蛤蟆的行踪似乎也很避讳,有时邻居问得急了,小水家里的某一位成员就会凑近你的耳朵,神秘兮兮地说:是只癞蛤蟆,很大。别的绝不肯多说。

后来蛤蟆的事不知怎地传到公社书记耳朵里了,公社书记就派出了一队民兵,到小水家里去敲锣打鼓。之后,那只蛤蟆就走了。从此,小水家的蛤蟆成了一个传说。

最近,又有人传言,说"又听到小水家里蛤蟆叫了"。问他,他就言之凿凿地说在小水家的阳沟里,不过不是从前那一只了。他还列举理由说,叫声和以前不一样了,叫了也不见下雨。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在小水的家庭成员里面,小水的媳妇算得上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物了。

 她有两件事一直让人津津乐道。第一件是刚做了小水的媳妇,才回过门,就爬上了树,全然没有新媳妇的羞羞答答。乡邻看见她的时候,她正骑在榆树的一个大枝杈上,一手抓了榆钱,一手往嘴里塞。乡邻就有了很多的褒贬。小水媳妇的另一个与众不同之处是会拿邪。亲眼见过她拿邪的不止一个人。一个女人本来还好好的,突然就头不抬眼不睁,全身软绵绵的了。大家架了她去找小水的媳妇,小水的媳妇就朝着女人的后背啪啪啪三巴掌。那被打的女人突然像还了阳似的,头抬了,眼睁了,全身也有劲了。

后来小水的媳妇又发扬光大了拿邪的本事,转换门庭,立地成,蜕变成了当地很有名气的一介香头,专门给人看邪病。

她不仅会拿邪,更会拿人。在她手下,小水被修理得服服帖帖的,只要小水略有不满,她就降神,责骂他,惩罚他。因为有了的威势,小水鞍前马后,心甘情愿,死心塌地。

小水媳妇看邪病,有时看得好,有时看不好。看不好的时候,在她那里既破了财又没消灾的人,就会恨恨地说:她本事那么大,怎么还让疯狗咬了小水?!怎么还治不了小水的狂犬病?!

是啊,要是小水的媳妇真有本事,小水大概还应该健在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