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元深小尼
元深小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52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与车的故事(文字舞会)

(2017-06-01 16:04:14)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的随笔

题记:本文是为第八届《文字舞会》而创作。本届文字舞会的统一题目有两个任选,我选了其中一题“我与车的故事”。该届文字舞会共有46人参加,其他文友的博客链接附后,望大家欣赏评论!

  我与车的故事之一

 

    父亲当兵退伍回家,给家里置办了三个大件:一台唱片机,一台鹰轮牌缝纫机和一辆自行车。

    唱片机用了多久,村人有多稀奇,父亲有多得意,我一概不知。只听说唱片机坏了之后请人去修,被偷换了若干零件,然后更坏,以致于不能用了。小时候我还见过它,被闲置在一个榆木柜子上,上面落了一层厚厚的尘土,尔后就不知所踪了。

    那台鹰轮牌缝纫机运回家之后,成了母亲的爱物。靠了它,母亲淬炼成了村里人见人夸的巧媳妇,蜕变成了不计报酬、无私奉献的“热心肠”。村里人只要找她,母亲都是一句话:很快给你做完。这台缝纫机比我还大一岁,母亲用了一辈子。现在,随着母亲的辞世,它的主人又变成了弟媳。真希望弟媳承继的,不仅仅是这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上海鹰轮牌缝纫机,更应该是乐善好施的传统!

    父亲置办的三个大件中,唯一在我身上发挥作用的就是那台自行车了——我是靠了它学会骑自行车的。可是我和一般人学骑自行车是不一样的。你见过小孩子一条腿从自行车大梁底下叉过去,没法坐到自行车座上骑车的情形吗?我差不多就是那个样子。而且因了腿太短的缘故,我的两只脚基本上是不能踩满一整圈的,所以骑自行车的时候,我不得不上下一跳一跳地踩在脚踏上。

    这个画面,是盐场的一个工人叔叔帮我记住的。我们那里是著名的盐乡,为了将产出的盐运往外地乃至世界,公路网四通八达。当时,我正在一条小公路上,一跳一跳地骑着自行车乱窜,那个工人叔叔就拦住了我:“小孩,你骑大梁腿都不够长,快别骑了!危险!”我这才知道我还不适合骑自行车。可是我已经学会骑自行车了呀!可是我已经觉得骑自行车很好玩了呀!于是记住了那位叔叔的关心,却将他的警告置之脑后,继续一跳一跳地骑我的自行车了。

    那辆自行车是大金鹿牌的,很久一段时间一直是村里唯一的一辆,所以我并不能有经常骑它的机会,除了父亲要用,村里的三伯四叔们也经常要借。

    可是,十年以后,等我上了高中的时候,我不仅能经常骑它,俨然就是那辆大金鹿的主人了。学校离家十几里地,周三要回家拿一次干粮,周六傍晚要回家过一夜,所以那辆大金鹿就暂时归我了。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自行车技术就练出来了:速度快是不必说的,反正公路上偶尔才能跑过一辆两辆汽车,也少见马车牛车,多的是步行回家的路人,以及少量的自行车,——正是练车技的好时候。

    我就在后座上驮了我的同学,一手揣在裤兜里,一手扶了车把,在人流里穿梭,在人少的地方狂奔。

    我这个所谓的“潇洒”,也是当年小伙伴们的样子。可是我们都知道,这还不叫“车技”,真正的车技须是坐直了身子,两手大撒把,两脚只管狠劲蹬。

    我试过几次,能走几米远。胆子太小,我不敢大撒把,所以终于没有练成“真正”的车技。

    饶是胆小,也有遇到危险的时候。记忆中最危险的一次,发生在周三的某个黑沉沉的傍晚。我正骑了自行车由东而西经过一个十字路口,像往常一样,我一边骑车一边复习着功课,突然就觉着一阵狂风从我背后卷地而来,几乎要把我吸了过去似的。我一个激灵,猛蹬了一下车子。再回头一看,一辆带拖挂的黄河大卡车正由北而南纵向而去。如果当时我再慢一秒钟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嗨,也算我命大吧!

    另一次的危险发生在送儿子去托儿所的路上。我骑了自行车正从一个斜坡上往下冲,正好对面也来了一辆自行车。骑车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也远远地看见我了。他想躲我,我想躲他,三躲两躲,“砰”的一声,两辆自行车撞到了一起。

    我居然没倒,两腿着地撑住了自行车。那个中年男子却连人带车,向斜刺里倒了下去。

    “小孩怎么样?伤着了吗?”他站起来之后,竟然不管自己,先看孩子。

    于是我先露了怯,觉得责任全在我了。而且我娘俩一点事都没有,那么大一个男人却倒在了地上。

    见我道歉,那个中年男子连连摆手:没事,没事,只要孩子没事就好。

    眨眼间,那个中年男子就没了影,我连他长什么模样都没看清。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一直没忘记打听这个人,可是被问到的人,要么说不是自己,要么说没听说有这么一个人。

    人海茫茫,这个少我一句道歉的人,现在你在哪里?

    从学会骑自行车一直到今天,我有过不下六辆自行车,可惜这些自行车大都不得善终:有的放在家门口,莫名其妙地丢了;有的被借走之后,人家不还,我也不好意思要了;还有的,是我主动送了人。现在放在车库里的一辆,是我一段时间天天吵着要锻炼身体,老公替我买了来的,可是骑了三回两回,就又束之高阁了。

    可是,不瞒您说,最近我又爱上骑自行车了。上班骑它,下班骑它。一天四个来回,全是它。

    骑着骑着,就感觉出了其中的乐趣。——诸位也和我一起感受一下吧:先假设是一个晴朗的日子,路的两边不拘是什么景色,再假设你和我都骑着自行车。我们就这样一边慢悠悠地蹬车,一边默默地看看近处,再偶尔望一望远处。你是不是和我一样,也从这平凡中发现了美好?

    说完自行车,再说小轿车。

    与小轿车的缘分始于一个学生的一句话。那个时候,我正担任着班主任,与学生的关系,正如老母鸡与小鸡。某一天,一个在家庭生活中受了点小刺激的学生,表现得很愤慨:“老师,你说公路上有那么多车,咋就没有我们的一辆呢?以后,我一定要有一辆小轿车!”

    我有点吃惊地看了他一眼。那个时候,富裕村子的支书正时兴坐五零大拖拉机,有头有脸的单位一把手刚坐上带斗的尼桑,桑塔纳轿车还没有普及。

    十年以后,在一个学生的聚会上,当学生们纷纷邀请我坐他们的车子的时候,我一下子就记起了那个学生当年说的那句话,于是谢绝了其他学生的好意,坐上了他的红色桑塔纳轿车。看得出他当时脸上的兴奋与得意。我想,他大概不会忘记他当年的那个愿望吧?

    尽管不经常坐小轿车,大事小事坐客车、坐公交的情况居多,但自己学开车的心思却从未动过,即使起五更爬半夜,冒了风霜雨露,等客车坐客车,往返于老家与工作之地的时候,也没有动过这个心思。直至2011年夏天,我援疆归来,才猛然意识到学开车的必要性了。

    那个暑假,我就全耗在学开车上了:披星戴月,一天不落,只要教练召唤,立马进训练场。即便这样,还是挨了教练不少的骂。记得挨骂最狠的一次,教练预言我绝对不可能开车上得了路。虽然知道教练是恨铁不成钢,可我还是在拿到驾照的第一天,小肠鸡肚般,将车开到了他家门口。

    不尊重教练,我因此吃了不少苦头。最可笑的是,只要刮刮蹭蹭刚刚收拾好,我立马就会让它“左脸”或“右脸”挂彩,而且专撞车库门!其实我家车库够大的,40多平米,对着角可以装下两辆小轿车。

    永远忘不了第一次上高速公路,独自一人驾车回老家的情形。那是我刚学会开车两个月时候发生的事。老公出差了,恰好是个周末,又正巧听人说上高速能练车技,我就鼓足勇气上了高速。

    刚上高速,车不多,我还真不知道有多危险,等到汇入川流不息的车流,我才知道问题有多严重——你在前面跑五六十迈,后面就有不断的喇叭声,催你快走,别挡他的道;路过排成一排的大货车队,你是超啊,还是超啊?只能一咬牙,一挫身,提速到130,风驰电掣,连超三辆大货车;最要命的是开车就顾不上看指示牌,看指示牌就顾不上开车。一百三十多公里,晕头晕脑,跌跌撞撞。等下高速的时候,我十指僵硬,全身透湿,我这是何苦呢?

    “初生牛犊不怕虎”,都说这是涉世未深的少年最容易犯的毛病,可我老大不小的了还是这么幼稚!看来成熟与否,不在年龄,而在阅历和智慧程度啊!

    开车久了,慢慢就会有所渐悟,开车其实就是做人,人品决定车品。比如,阴雨天,路上积水漫道,路过行人的时候,你是肆无忌惮地扬起一路水花呢,还是小心翼翼地避让行人?比如,路遇同事、熟人,或者需要帮助的行人的时候,你是顺便捎一程呢,还是假装看不到,疾驰而过?比如,新手上道在你前面“爬行”,或者路人挡了你的道的时候,你是黑了脸,鸣笛警告甚或骂骂咧咧呢,还是宽容的一笑?

    开车就像生活,全看你怎么经营了。如果你始终如一地存善心,说善言,做善事,那么你就是一个有品行的司机;如果你为人处世不设底线,那么你即使宝马得坐,凯迪拉克法拉利在手,你又能怎么样呢?

    所以,不管是开车还是做人,都需要有“品”。

 

 

 

附:【第八屆文字舞會參加者網址】

玉平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726579283 

東瑞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kdongrui

不变hong心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nicornhml 

冯儿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457399552

许秀杰1989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kehuanhonglou

阿明同志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256376807 

周广英-蓝莓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061403203  

海蓝蓝1966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436684210

小于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iaoyucanada

豫兰剑客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fangluqingya

也思梅_pb0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yesimei

hk英明的博客(潘金英)

http://blog.sina.com.cn/u/3232962857

hk英明的博客(潘明珠)

http://blog.sina.com.cn/u/3232962857

雷泽风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063877257

悠扬琴声68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791288000

青岛-芝麻mama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cjh8218

杨自记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yzj56

温爽719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iusuo12345

玉梅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727367142

阿婆臭臭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174070804

编剧赵嫣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nina1599

1949仲然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219273791

shien0374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199250571

小荷初绽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903492045

红蝴蝶高琴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74366355

霁月dd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iaofangzh

闲人雨林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686960944

lmengr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20269385

郑协群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ous511016

清心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popomamachen

徐宏1118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nzhyc

娄炳成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bc19570510

牧歌儿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mugebb

昔月狂想曲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487522080

艳阳天77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5357087516

陌上女子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menghun1234

醉月楼主jfh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fengyasong2007

图斯曼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tusiman

糊涂老马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874173151

地质队之花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142912253

树中俊叶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zjy

草原夜色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377650017

开心--波波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nbomengshi

a笑看失败一生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wo565287846

元深小尼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kwyh666

瑞雪北京人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30416030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