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马文化
红马文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84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经典连载——《带着皇子回现代》(一) 作者:竹心醉

(2007-08-15 12:55:32)
标签:

文学/原创

反穿越

四爷

八爷

十三爷

古人的现代生活

分类: 经典连载

反向穿越经典曲——《带着皇子回现代》

 

一、呀,竟然穿越了

 

老天,不会那么倒霉吧?竟然将车停在加油站也会发生车祸?唉!头好痛啊!夏茉伸手揉着头,眼睛依然闭着。她自认为自己的运气并没有差到哪里去,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

 

在心里已经问候那个肇事司机几千回了,可还是解决不了头痛欲裂的感觉,反而越来越严重。她挣扎着睁开眼睛,希望可以看到一位医生或者护士,帮她打一针止痛剂,缓解这难忍的痛。

 

咦!这个病房还真是特别,没有白白的墙,四周都是暗红色的漆,雕着五彩的装饰图案,一派古色古香的格调。她好奇的观察着四周的一切,没察觉哪里不对劲,反而有些喜欢这间“病房”的装饰。她觉得医院也应该人性化些,像这样仿古的设计,让病人心理上的压力缓解了许多。更重要的一点是,这里没有一般医院最显著的消毒水味道,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清香,让她头上的疼痛骤然减轻几分。

 

什么时候开了一家这么特别的医院?她好象从来没有听说过。小棠还真是有品味,连选个医院也那么与众不同。夏茉咧嘴笑着,却又触动了头上的伤口,情不自禁的“哎呀”一声叫唤起来。

 

这时,门口冲进来一个身穿粉红色宫装的女孩,看见夏茉不停的揉着额头,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开她的手。

 

夏茉瞪着她,脑子呆滞了一秒,随即忿忿不平的抗议道:“喂,你这个护士怎么这样?没看见我正头疼吗?干嘛还打我?”

 

女孩听见她的话,更加生气起来。

 

她瞪着夏茉就是一阵狂喊:“死丫头,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不叫护士,我是小喜啊!你别说不认识我?我看你现在谁都不认了?你说,好好的干嘛不想活了?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她喊着喊着,声音逐渐降低,最后消失在一片抽泣声中。

 

夏茉眨巴着眼睛盯着她看了好久。她百分之百的确定,自己从来不认识这个自称小喜的女孩。她说她不想活了?这是哪跟哪的事啊!世界那么美好,生活如此愉快,她夏茉怎么会不想活了呢?莫非认错人?这位护士还真奇怪,好好的护士服不穿,非要穿什么清朝的宫女装,难道是为了迎合病房的装修?真是有点莫名其妙。她真想伸手去摸一下女孩衣服的质地,可觉得这样比较唐突,只得作罢。

 

她坐起来摇晃着脖子,将仅有的一点迷糊甩开,转头对女孩说:“我想你是认错人了。麻烦你帮我叫小棠进来,就是送我进医院的人。”

 

谁知她的话音刚落,女孩就扑上来抓住她的手臂,一边将她往怀里拽,一边哭着说:“芊芊,你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说不认识我?你千万别吓我啊!”

 

夏茉被女孩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奋力挣扎着,心烦得直抓狂。

 

“喂,你干什么啊?我叫你出去让小棠进来,你抱着我干嘛?我不叫芊芊,我叫夏茉。You know?”夏茉发现自己竟然挣脱不开她,这女孩看起来顶多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难道自己因为受伤而全身无力?恩,一定是这样。

 

女孩被她的大吼怔住了,马上放开她退到床边,脸色苍白起来。夏茉以为是自己吓到了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正准备道歉,可女孩已经捂着脸飞快的跑出门去。

 

好嘛!刚住进来就得罪了护士,也不知道她记不记仇,万一医生说要留院观察什么的,自己岂不是危险了?唉!真不该得罪护士。夏茉想着,浑身一颤,叹了口气,盘算着等会苏棠进来一定要向她提议,换家医院为妙。

 

没多久,门外传来零星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夏茉以为自己终于可以看到苏棠了,连忙将头探出床幔,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想博得苏棠的心疼。那丫头虽然平时一副冷冰冰的表情,犹如终年不化的冰山一般,可是对她却一直都是爱护有加,慈眉善目的。

 

她眼巴巴的等着,却没有等来忧心的苏棠,而是一个年约三十几岁的女人与刚才跑出去的女孩一起走了进来。

 

她不会是护士长吧?怎么也穿成这副模样?头上还带着旗头,她以为她拍电视剧吗?夏茉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对她没有好感。

 

“你们医院怎么这样?难道不知道病人就是上帝吗?我要投诉。”她决定先发治人,用气势压倒对方。

 

女孩又哭了起来,对伸手摸夏茉额头的女人说:“敏姑姑,芊芊刚才就是这样的胡言乱语。她是不是着魔了?”

 

着魔?谁着魔了?夏茉一脸的莫名其妙。她终于发现不对劲了,于是连忙下床,同时还对着这两个异常奇怪的护士大声嚷嚷:“这是什么鬼地方?我要出院,我要离开这里。”

 

“芊芊,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我不管你是真的傻了还是故意装的,总之你哪里都去不了,只能待在浣衣局里洗衣服。要是你不信邪的要出紫禁城,那也是横着出去的。”“护士长”突然变了脸色,厉声呵斥夏茉。

 

等等,她说了些什么?浣衣局?紫禁城?这是怎么回事?我发生车祸,不是应该在医院里吗?怎么会……

 

穿越?夏茉的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

 

这……这不可能吧?难道我已经在车祸中不幸身亡?然后我的灵魂就莫名其妙的穿越时空跑到这个叫芊芊的女孩身体里?夏茉紧张得冲向一旁的梳妆台,拿起一面铜镜仔细的照了起来。镜子里印出来的影象虽然模糊,可她依然能认出来,不是她自己的那张脸,而是一张胖嘟嘟,样貌不怎么出众的孩子脸。

 

呜呜呜,不要啊!小棠,爷爷,救救我,我不要在古代生活。铜镜从手中滑落,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趴在梳妆台上哭了起来。

 

敏姑姑看到她的神情,以为是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于是对小喜冷冷的吩咐了几句,一甩丝帕,离开了。小喜见夏茉哭得如此伤心,迟疑着站在一旁。她想上前安慰,可又怕“着魔”的夏茉会做出什么伤人的举动来。

 

“不行,我一定要回去。”夏茉哭了半响,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把正不知所措的小喜惊得连连后退。只见她颤抖着扶着屋子中央的圆桌,支撑着自己不晕过去。

 

“那个,你叫小喜是吗?现在是哪一年?”为了能回去,必须要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现在是康熙四十四年。”小喜傻傻的回答,声音有些怯怯的。

 

彻底晕倒!怎么会穿到这个时候,这阵子的穿越文都快把康熙年间穿烂了,怎么轮到自己还是这样?难道那个时光隧道在康熙年间停摆了吗?真是一点新鲜感都没有。夏茉一脸快受不了的表情,她是喜欢看穿越文没错,可最近清穿文泛滥,都已经看得没意思了。更何况,看书是一回事,真的穿越又是一回事,她可完全没兴趣学书中的女主们那样在古代找个皇子阿哥谈一场惊心动魄外加死去活来的恋爱,光想想就心寒!

 

回去,回去,我要回去!她的心在呐喊,却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办!

 

时光隧道?对了,说不定自己的穿越就是时光隧道的作用。那么只要知道自己是从哪个地方附身上芊芊的,说不定就能再借助时光隧道返回现代去。

 

夏茉想到这一点,马上兴奋的走过去抓住小喜的胳膊问道:“小喜,快告诉我,我是在那里不想活的?”

 

小喜显然被她莫名其妙的笑和这怪异的问话吓到了,紧张的看着她,不做声。

 

“小喜,小喜?……喂,你干嘛不理我?”夏茉耐着性子叫了两声,得不到回应,最后又吼了起来。

 

“你……你不是芊芊,你不是我的好姐妹芊芊,我再也不要理你了。”小喜的泪又哗哗的流了下来,喊完转身跑出屋子。

 

“喂!”夏茉望着她的背影,只觉得自己全身无力。她的脾气可没有这么坏的,都是那该死的肇事司机,害她陷入这种无助的境地,连带着她的良好形象都被毁之一旦。

 

不要让我回去,哼,要不然就算你不死,本小姐也要弄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恨恨的想着。

 

接下来的几天,小喜果然不再理她。浣衣局里有洗不完的衣服,不会因为她受了伤而让她舒服的躺在床上休息。别的宫女对她的刻意亲近都敬而远之,她真没想到这个芊芊的人缘还不是普通的差,于是只好又回过头来讨好小喜。

 

“小喜,小喜,我错了嘛!你就看在我是因为太伤心而导致神经错乱的份上原谅我吧!”

 

小喜看都不看她一眼,冷着脸继续从井里打水上来。

 

“小喜,不要不理我嘛!你怎么忍心不和我说话呢?你看我都那么可怜了,她们不理我,敏姑姑天天骂我。求求你了!”

 

小喜瞄了她一眼,眼睛里闪出一丝动摇的神情。

 

她高兴着,趁胜追击:“小喜,你要是真的不理我,那我就再去死一次好了。活着真是没意思。”

 

果然,小喜马上瞪大了眼睛,抬手打了她一下,喊道:“呸呸呸,不准你再说什么死不死的。你要再说,我就真不管你了。”

 

夏茉一下搂住她的肩膀,开心的笑:“太好了,小喜终于原谅我了。”

 

“你呀!以后有什么心事都要对我说,不可以自己一个人想不开!”小喜总觉得芊芊醒过来后有些怪异,比以前开朗多了,也可爱多了。不过她没有细想,因为她觉得这样的芊芊比以前那个更好一些。

 

“小喜,你告诉我,我是在哪里……自杀的?我好象有东西掉在那里了,现在怎么都找不到。”这是她想好的借口,不过听起来还真是怪异。

 

小喜白了她一眼,回答道:“你在哪里自杀的,自己会不知道?我真怀疑是不是翠湖里的水把你淹糊涂了。”

 

“呵呵,对对对,是翠湖。”夏茉干笑着,一脑门子的汗。她见达到目的,便不再去烦小喜,以免露出什么破绽来。

 

一切都等到晚上吧!夏茉使劲的搓着衣服,心里盘算着。

 

夜深了,紫禁城内一片漆黑。夏茉估摸着现在也就九点来钟的样子,可大部分人都已经陷入了梦乡。

 

古代真是无趣,现代的这个时候精彩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而这里只是一片死寂。她一边在心里祷告着别碰上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边摸着黑往翠湖方向移动。

 

故宫也太大了吧?白天明明打探好去翠湖的路线,现在怎么死活都找不到水的影子?她在一个假山里转来转去,一时迷了路。

 

正当她左顾右盼寻找来时的路时,却意外的撞到一堵肉墙上。

 

“啊!”夏茉吓得大叫了一声,却被肉墙抓住,快速的被捂住了嘴巴。

 

“喂,别叫!”一个男人略带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

 

“鬼,鬼啊!你别来找我,我没做亏心事!”夏茉挣脱开那人的手,却发现吓得腿脚发软,只得靠在假山上慢慢蹲了下来,用手捂住眼睛。

 

那人用力的扳开她的手,逼迫她看着自己,并且又好笑又好气的说:“你张开眼睛看看,我哪里像鬼了?”

 

夏茉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向她袭去,这才小心翼翼的张开了眼。一双明亮的眼睛出现在她的眼前,而眼睛下面竟然是个邪邪的笑容。

 

“你真的不是鬼?”夏茉见这男孩还满帅气的,于是假装确认,乘机在他脸上摸了一把,卡点油。

 

男孩对于她的大胆一时楞住了:“你竟然不认识我?”

 

“我干嘛要认识你?”只怕鬼不怕人的夏茉收起了害怕,站起身来拍了拍弄脏的裙子,一脸无所谓的反问。

 

男孩盯着她好一会,也跟着站了起来,猛得一把抱住她,并且无视她的奋力挣扎,含着笑凑在她的耳边说:“你好大的口气,竟然还不屑认识我?告诉爷,你是哪个宫里的宫女?”

 

“爷?你这个色狼。”夏茉在现代学过几招防狼术,但都没有机会用过,现在正好,就用在这个无耻的家伙身上吧!只见她将头一偏,伸出两个手指向后戳中男孩的双眼,然后趁他捂眼呻吟时飞快的转身,一脚踢中他的下体。

 

“OH YEAH!”动作一气呵成,夏茉欢呼起来,为她的第一次防狼成功而兴奋不已。而那男孩蜷曲在一旁,痛得说不出话来。

 

夏茉走到他面前,很拽的用手抬起他的头,得意的说:“小子,跟我斗,你还嫩了点。”说完,无视他那足以杀人的眼神,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假山。

 

算了,黑咕隆咚的估计也找不到什么,还是等白天再找吧!夏茉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向前走,竟然歪打正着的让她走了回去。她累了一天,倒在床上马上睡得死死的。

 

在梦里,又碰到了那个帅气的男孩,被她当靶子一样狠狠的揍了一顿,真是开心的很啊!让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