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福州锥心----古典身影化作烟尘

(2010-04-22 20:06:11)
标签:

福州

拆迁

旧城改造

建设性破坏

福州搜城记

飞刀摄影

旅游

分类: 闽都文化

本文发于《城市地理》2010年第三期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福州历史文化的中轴线是长达数公里的八一七路,这条路以福州的解放日命名,从三山之一的屏山一路向南,沿路两侧有华林寺、冶池、西湖、开元寺、鼓楼遗址、三坊七巷、朱紫坊、文庙、乌塔、茶亭、双杭、中亭街等等历史古迹与街区,越闽江而至烟台山,串起了鼓楼、台江、仓山三个行政区域,同时也是三个福州历史发展的重要节点。这条路随着福州城市的发展而不断延伸,见证了福州从内河时代走向闽江时代的历史,也见证了福州多种城市性格的交融。如今,这条福州重要的历史文脉已经面目难辨了。福州2200年的建城史,数百年的城市遗存造就了这条历史文化中轴线,而仅仅用了十几年,这条轴线由北至南,旧城改造处处开花,随着房地产行业的如火如荼,改造的规模和力度越来越大,福州古城早已不复存在。鼓楼区作为八闽首善之区,旧城改造早在八十年代房地产的第一波高潮时就已轰轰烈烈铺开,如若不是遇到房地产低潮,就连已拆掉一角的三坊七巷都将踪影不见。之后从传统商贸区的中亭街开始,到传统手工业街茶亭街、横街,台江区在这条轴线上进行了翻天覆地的改造,所有的历史成了都翻过成了一张白纸,在这个好大喜功的年代,代之而起的是所谓海峡西岸第一街、东亚最大的步行街等等。仓山区的房地产高潮姗姗来迟,但更是来势汹汹,近年来,拆迁有许多大手笔,公园路、南江滨、烟台山周边也都已拆得零零落落了。那些所谓的棚屋区,或成了SHOPPING MALL,或成了通衢大道,只是,这座城市,无法回首,因为,一路走来的足迹,消失了。

    福州这座不大的古城里,三个不同的发展时期,为古城留下了三个气质迥异的古老街区。三坊七巷如今已是天下闻名了,获得了中国十大历史文化名街之一的称号,光鲜亮丽的新老街上游人熙来攘往,已经没有人记得古城卫士阮仪三教授当年在福州市领导办公桌前拍桌子,怒斥他们将成为子孙后代的罪人。其实救下残存古街的并不是阮仪三教授,三坊七巷应该感谢的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那次房地产低潮,如果不是那次来得略晚了点的房地产低潮,三坊七巷所余的两坊四巷半都将随着如今已成了高楼大厦的半条衣锦坊而灰飞烟灭。李嘉诚的长江置业,在福州的三坊七巷写下了重重的一笔。这片明清古建筑博物馆,江南最大的唐宋里坊制度的孑遗,在福州的第一波房地产高潮中被狠狠地剜去了一块。在阮仪三教授等关切古城命运的人士的鼓吹之下,三坊七巷渐渐有名了,这在福州这个一直在省内武夷山和厦门的光环之下,一直尴尬地担当着两地中转站的省会城市来说,无异于旅游业的一根救命稻草。遗憾的是,自三坊七巷获得政府与它的价值相匹配的重视开始,它就只是被当做一只可下金蛋的母鸡,而获取金蛋的方式无异于杀鸡取卵。于是,除了几座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受到了精心的修复之外,三坊七巷主轴的南后街上,老树被砍,老屋被拆,新建的钢筋水泥店面安上仿古的木门,坊巷里青石板因为不如机器打磨的石板平整,被掀起换掉,然后,一条古街改头换面地粉墨登场,各地的游客来了,各种名牌进驻了,而坊巷里那些欢快的孩子、安详的老人、平静的生活,一去不返。曾经走过林则徐、沈葆桢、林觉民、林旭、严复、冰心、庐隐、林徽因、林纾、梁章钜的坊巷不再宁静,变得浅薄。三坊七巷,那些氤氲着“仕”的气息的老宅里,铜臭味渐浓。

    海关埕是因闽海关坐落于此而得名,附近还有相关的地名“泛船浦”,由“番船浦”谐音而来,这两个地名,都见证了自五口通商口岸开放后,福州作为港口城市曾经的繁华。继海关埕18号的闽海关税务司办公楼倒下数年之后,图中的海关埕5号海关职员宿舍与瑞荣坊(广东商人聚集地,广式排屋建筑风格)及众多洋行货栈建筑一起灰飞烟灭。即便是福州海关发函福建省文物局,希望将这两座海关建筑列为文物保护单位,都无法阻挡推土机的铁臂。税务司办公楼的原址,如今是南江滨大道,而海关员工宿舍,在化为废墟一年多后,依然是一片废墟。

    洋头口的青砖老楼,它的身世已然湮没在历史尘烟中了。它一直卓然地立于茶亭街的尽头,那是福州最著名的手工业老字号一条街,曾以剪刀、菜刀、剃头刀三把刀闻名福州。许多年来,老楼一直是茶亭街洋头口一带的地标建筑。尽管建筑材料是朴素的灰砖,但入口两侧的八角楼,以及复杂的叠涩,仿佛一个沧桑的贵妇,岁月也掩不住她的风韵。或许是因为她看起来过于不凡,在整体拆迁茶亭街的时候,市政府放过了它,在屋瓦被掀掉之后,拆迁暂停,报章报道它将保留,数百亩茶亭老街,就原址保留了这一座垂死的老楼。我心中还在窃喜,谁知,在废墟旁颤颤巍巍站立了一年多后的一天,老楼忽然被绿网包裹,我正暗自高兴它或许将得到维修,几天后,老楼就变成了这个模样,至此,茶亭老街彻底死去。

    三坊七巷在剩下两坊四巷半后,因为阮仪三教授的呼吁,已成为福州的名片。只是,经济依然被放置于文化之前,所以我们看到,除了几处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建筑外,我们不曾看到政府所宣称的世遗标准的修复,不曾看到镶牙式的修旧如旧,老巷的旧石板不如机器打磨的石板平整,换了,老宅的土墙难禁风雨,推倒换砖墙,迁走原住民,生活区变成旅游区。于是,我们看到了崭新的南后街,这条三坊七巷的中轴线将迎来酒吧、餐厅、珠宝乃至国际奢侈品品牌入驻。林则徐、林觉民、冰心、严复、沈葆桢、林旭、甘国宝等等,一串灿若繁星的名字,渐次隐去,在南后街高大的蓝花楹渐次倒下后。

    公园路的拆迁,也是在福州曾经引起轩然大波的事件。公园路,一头连着洋人的跑马场,一头连着仓前山,一头是娱乐场所,一头领事馆云集,于是,这条道路两旁,就成了小洋楼扎堆的地带。官员、洋人、洋行买办、华侨将这里建成了高尚生活区。在这场风波中唱了主角的林森故居、宇园、德园就是公园路上小洋楼的代表建筑。假如不是要拆迁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前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故居引起了媒体的关注,或许包括德园、宇园等一批小洋楼就如更早的陶园一般在默默无闻中悄然倒下了。于是,首先,作为区级文物的林森故居的拆迁被阻止了,接着德园宇园的主人纷纷制作了巨幅广告和标语,德园主人打出的牌是德园在清末五口通商时,德园曾是德国领事馆家属租住地,且是侨产,之后十多批次省市古建筑专家、德国建筑艺术家来到德园考察、拍照、摄影、拓刻;宇园主人打出的牌是它的建造者:同盟会福建支会创始人之一程拱宸,孙中山的战友。两园主人轰轰烈烈的保家运动,最终得到的结果是迁建。如今,林森故居已经被高楼大厦包围了,德园宇园拆后依然不见踪影。

 

    倏忽间,拍摄这座城市十二年了,我也在拍摄中感受城市的美丽,只是,常常是刚刚发现的美丽,马上就消失了。城市日新月异,有时拍摄的速度几乎赶不上拆迁的速度,常常望着断壁残垣,心中阵阵发紧,紧得疼痛,也曾试图投书报章,期望借助媒体的力量挽回那些精彩的老屋,而终是无力,推土机的铁臂彷如时代大潮摧枯拉朽。而那些每日经过的街,那扇门,那盏灯,那熟悉的生活,都象是我们朝夕相处的亲人啊。见多了,也渐渐麻木,只能安慰自己,拍摄的照片又将成为绝版。记得在一套《老房子》摄影图集中曾看过这样一句话,大意是如果不能保住那些老屋,那么,至少为它们留下遗照吧。在这样一个大时代,终究有许多是要离我们而去的,只是,或许多年后,越来越多的人将要后悔,我们不应以这样的方式挥别过往。报章常用华美的语言颂扬城市长高了长大了,而中国曾有那么多美丽的城市,或如小家碧玉,或如大家闺秀,或如洋场少妇,转瞬间,那古典的身影倏然而逝,再回首都变成了整齐划一的职场女郎向我们走来,而那,会是中国的面孔吗。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以上插图来自另一位拍客:小林。以下插图本人原创。

拆迁1,左上,展进路,2005年12月,一座拆迁中的现代工厂建筑,虽然历史不长,那木头的构架给人一种残酷的美。

拆迁1,左中,乌塔历史文化风貌区,2009年3月,灶王爷灶王奶奶寂寞地守在废墟边,主人已经走了,明年的春节,还会有灶王爷上天言好事吗?

拆迁1,左下,上游造船厂宿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工厂宿舍,虽然是贫乏的年代,建筑依然有着古典的传承。而这个时代,在把过往的每个时代从地图上抹去。

拆迁1,右,仓山临江前街,2006年5月,一堵老墙伫立,一个个窗口空洞着,那里原本可以看见百年前的福州,而现在,只看到历史如流云散去。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拆迁2左上,公园路,2006年11月,福州特色的风火墙残缺者,百年前的老照片上,福州全城都是这样的风火墙,如海浪连绵不绝,那是福州独有的美丽。

 

拆迁2右上,观井路,2006年5月,这里曾是闽江码头,洋行的货栈仓库,或许因为那只是仓库的缘故,它从未引起人们的关注,悄然地被拆掉了。看那兀立着的石柱,想想上海苏州河畔的老仓库,福州的痛,有没有人感觉得到。

 

拆迁2,左下,2006年9月的仓山梅坞。塔亭、麦园、梅坞三个极富中国古典美感的名字,三条极富西方风情的小路交汇在仓前山上,自此,那个飘着梅花清香的地名不再,只剩下一座沧桑的原汇丰银行建筑,被铺盖上花花绿绿的广告,成为开发商的售楼处,被将要出售的楼盘包围。

 

拆迁2,右下,横街铺前顶,2005年11月,最后的张氏老宅,高高扬起的风火墙最后一次美丽着,由于拆迁补偿未谈拢,这座有着书斋的两进大院还钉子着。数日后,老宅倾颓。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拆迁3,左上,大庙山下,延平会馆,2008年5月,这里与福州历史文化保护街区----双杭街区邻近,它是福州近代最繁华的商贸街区,拆迁的阴影一直笼罩着这片最完整的老街区,或许不久后,废墟会向它推进。

拆迁3,右上,水部阔埕街,2008年9月,一座西式洋房用高高的围墙把自己挡在高楼大厦后面,据看房人说那是著名印尼侨商林绍良的岳父的产业,围墙内的花园有高高的老树,老洋房只是在拆迁地块的一个拐角上,保存它应该不是很难的事,而大大的红漆“拆”字还是爬上了墙头。

拆迁3,左下,右下,2005年10月,2007年11月,在海关税务司办公楼倒下两年后,海关职员宿舍与许多老建筑一起倒在历史烟尘中。这个夜晚,远处闽江之上,灯火辉煌。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一些福州已消失的街巷、建筑:

福州.台江----新透街老屋祭

仓山记忆----俄国茶行.又一座历史建筑死亡中

福州.台江----洋头口八角楼祭

福州横街宁德会馆(已消失)

仓山记忆---品园(已消失)

福州.横街.铺前顶教堂.2005年(已消失)

福州.横街.铺前顶巷.2005年(已消失)

古桥之四__福州水部燕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