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俞左军

(2010-08-29 20:32:00)
标签:

杂谈

 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慎终追远,此仁子之道也。中国人历来崇拜祖先,极看重祖宗的功德与教诲,因此,凡是失去家史的人,往往想方设法要去寻祖,想了解自己的身世,俞左军就是这样一位敬重祖先的人。前段时间,他特地从日本回国寻祖。

今年4月28日上午,我正在邻居家聊天,老伴打电话来叫我,说是家中来了客人。我急忙回到家里一看,俩位素不相识的中年男子站在我的面前,一位自我介绍是本县陶里村的村长叫做“俞仁法”,另一位的介绍则复杂了一点,他先说日本名字叫“秋山俊之”,中国名字叫“俞左军”,这次回祖国是特地来寻祖的,说着拿出一张他祖父的照片给我看。我一听介绍,热情地请俩位本家先坐下,老伴早已沏好两杯新绿茶端到客人面前。接着,村长先把他陪同俞左军在陶里村内寻访老年长辈,又到陶里始祖日新公墓前瞻拜的经过讲了,结果,村内因已丢失了俞氏家谱,左军的祖上又迁出多年,村人没有一个知道他家的情况。无奈之下,村长就陪同左军到绍兴图书馆想查有关陶里俞氏的家谱,希望找到左军祖先的资料。绍图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俩,馆内没有陶里俞氏谱,作军听了后非常失望,情绪沮丧,但他还不死心,表示这次回国是为了完成他父亲的遗愿,他的父亲十年前也特地回绍兴寻祖,无果而返,临死前,一再嘱咐左军无论如何要把祖先寻到。听他这样一说,绍图的人就说,你们是不是去找一找“俞昌泰”,他也许能帮你的忙,提供一点线索。村长就想方设法寻到了我,于是出现了以上一幕。

真是“踏破铁鞋无处寻,得来全不费功夫”,天下有时就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当俞左军说“我的祖父叫俞人凤”时,我一听他出口马上接嘴说“我知道”。左军大喜过望,非常激动,他再也坐不住了,马上站起来,等着我从楼上找出《绍兴潭底俞氏谱》拿到他面前看。当我翻到伯公俞家骥记载的他的好友俞人凤的事迹及家世时,左军当场哭了起来,周围的人也感动得掉了泪。我拍拍他的肩膀,劝他不要太激动,于是我们遍看家谱遍热情地聊了起来。

家骥公在《五十年游踪宗人记》内对俞人凤是这样记载的:“俞人凤,字翙梧,吾宗陶里族人,寄籍天津已十世矣。父讳汝舟,字湘樵,业儒授经,为乡党所敬仰;妣王氏,生君昆季四,姐妹二,君其三也,生于清同治十二年十月二十八日。至光绪十三年丁亥,年十三,入北洋武备学堂攻铁路专门工程,学习英、德语文,头班毕业,派京奉路练习生,分段监工,。。。。。。”文中对俞人凤成长过程及日后协助詹天佑修建了京奉、京张等铁路,管理京汉、津浦铁路,在我国铁路建设中所起的作用作了较为详细的介绍和十分的肯定。家骥公又写到他与俞人凤的交往经过,甚至还交代了老友不幸遭遇车祸于“三十三年(1944年)九月二十一日(夏历八月初五日)夜分”逝世的经过。他对俞人凤的人品是这样描绘的:“君襟宇宏廓,表里洞然;其孝友温良,出自性天;操守凛然,不受一介;始终路政,处膏不腴;奖掖后进,用人唯公。尝曰:取才莫善于考选。又曰:考校而萌私心,是太无公道矣。生平正直清俭,知足惧盈,因名其堂曰:幸乐。礼贤行善,轻财济施,族姻故旧,曲致恩意,而于贫病困厄之际,尤孜孜焉。”当看到这里时,俞左军无限感慨地说:我要把潭底谱复制后带回日本,自己虽然入了日本国籍,但根却在中国,我要教育孩子知道自己的身世,一定要把祖父的事迹讲给孩子们听。

此后,左军还想搞清楚他的辈字,我起先也不知所措,答应他再找找,固然,在家谱的艺文篇中又翻看到伯公贺俞人凤七十的寿诗,知道他俩是族兄弟,再对照我当年去陶里调查来的辈字,弄清楚左军是庄公四十世,在陶里的辈字是“儒”字。左军为复制家谱和弄清辈分,就在附近宾馆住了几天。

 俞左军终于完成了宿愿,带着复印好的有关资料满意而归,他回到日本爱知县后,又打电话给我,再三向我道谢。而我在替一位敬祖爱亲的族人找到他的祖先后,也感到非常欣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