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亿帘幽梦
亿帘幽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6,025
  • 关注人气:5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杨家强的小说《屋内的风景》(原创)

(2008-08-15 05:37:37)
标签:

志愿者风采

村长

桃儿

黄旗

杨子江

分类: 文学评论(原创)

读杨家强的小说《屋内的风景》(原创)

右一为作家杨家强

把脱臼写绝了

对杨子江脱臼的描写

1.杨子江拍着大腿说这几天疼得厉害,弄不好又要脱臼了。

2.村长说最近听流行歌曲听腻了,老想听听大风摇老树的声音。他兴奋了,屁股底下像通了电似的晃着上半截身子说,就这动静?村长点着头说,果然是聪明人,对,就这动静。可以看出杨子江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

3.过了好一阵子,村长听到身后传来了风摇老树的声音,咯吱咯吱地离村长越来越近。据村长观察,视线里所有的树梢儿都没动。它们没动,就证明吱呀吱呀的声音不是风摇老树,而是村长等待的人!就是杨子江。

4.看着杨子江像个不倒翁似的晃晃悠悠地奔水云沟的方向走去……

5.杨子江解释道,我每回脱臼都要晃上半天才能复位,要是在你到家前晃上去那可真是托你的福了。村长问咯吱咯吱的晃动是啥滋味。他说就像用刀刮骨头上的肉,习惯了也没啥。村长说,那你就开始刮吧,我这就走。他说,你走不走我都得晃上,要不村长就得在这儿过夜了。
  村长走得挺慢,身后那咯吱咯吱的响声,让村长想到了林梅让城里的男人折腾来折腾去的样子,村长想她身下的床板是不是也发出这种声音呢?
  过了山梁,杨子江就看不到村长了。有山梁挡着,村长也听不到咯吱咯吱的响声了,他晃与没晃村长也就不知道了。 

 6. 杨子江的上身还没坐稳就开始不停地摇晃。村长又听到了风摇老树的声音。村长想这回他真是脱臼了,村长仿佛看到有无数只刀子在不停地刮他的骨膜,这是那天他和村长说的。村长没体会过,不知道是啥感觉。从他呼吸的声音判断,这大热天儿的,他一个劲儿地往肚子里吸冷风,那滋味也就可想而知了。
  颠了好一阵子,他总算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了。不知是颠迷糊了还是摔蒙了,他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又软软地倒下了。再爬起来显然是清醒多了,他举起双手抓住头顶的桃树杈重新将身子吊了起来。说实话,村长真是看得有些不耐烦了。但他没吊到树尖上,村长的冷箭实在是舍不得放。杨子江的脱臼让和他作对的村长都同情了。

7. 杨子江背着林梅走在前面,村长扛着铁锹和镐远远地跟着在他后面。上到山坡时,杨子江一个趔趄趴下了,他像雪橇一样驮着林梅滑到了坡下。村长走上前,见杨子江的双手还牢牢地反扣在林梅的后背上。他下巴颏顶着地吃力地说,帮我一把,把我扶起来。可村长刚把他扶起来,他又趴下了。他把反扣在林梅身上的双手腾下来拄到地上,冲村长说,又脱臼了。你在后面帮我扶住林梅。一个脱臼了的男人背着自己已经死去的女人去安葬,是何等滋味。

作者在文中多次描写杨子江脱臼的情景,特别是那种风摇老树的声音,村长一听到风摇老树的声音就知道是杨子江来了,正是这样一个身有残疾的男人,在精心地照料自己的女人,并且希望用自己的阳寿来换得女人在世的时间,这在一个健康的人做起来都很难,何况杨子江腿脚不方便,每天还要去水云沟取符,还要半夜挂到树上去,这种对妻子的挚爱是可歌可泣的。

含泪的笑

1.双关

就在这个凶狠的家伙快要扑到村长身上时,杨子江在院子里的桃树下说话了,消停点,乱叫啥?杨子江明是说狼,实际上是在说村长。

那天村长看见杨子江从山沟里背回面条一样的杨老海,就一拍大腿顺嘴溜出两个字:“完了。”杨子江瞪了他一眼说,你他妈的才完了呢!这个“完”字,是村长心里想的,他和林梅的事这下是完了,让杨子江故意理解为人要死了,才完了。

那个可恶的家伙听到喊声竟跳到了一人多高的墙上。幸好这时院子里传出了杨子江有些压抑的骂声,畜生!消停点!

这是说给村长听的,让村长消停点,同时也含着村长是畜生的意思,因为村长和杨子江的老婆有过一次,杨子江是知道的,这在文章最后做了交待。

2.暗示,铺垫

村长盯着屋门口的大狼狗逗杨子江说,娶了二房也不向本村长汇报一下?杨子江的脸依然盯着桃树,冷冷地说,连正房都没守住,还敢娶二房?这是在给村长说听,说明杨子江已经知道他的妻子和村长有过那事。
     这些话都是林梅临走那天晚上跟村长学的。她还让村长照顾好杨子江。其实村长真得感谢杨子江把腿摔断,要不哪会有那天晚上的好事呢?那可是村长多年的愿望啊。说实话,看着杨家沟的大美人进城,村长的心里还真有些不是滋味。和开关呼应,并为文章结尾处杨子江泼村长一身水做好了铺垫。
    “还敢撒谎,回头看看,”村长一本正经地说,“你媳妇就在门口趴着呢。”村长挺纳闷儿,杨子江的表情竟突然变得很慌恐,他迅速转过身,目光直对屋门口。
  看到门口趴着的只是大狼狗,杨子江不但没生气,反倒如释重负地冲村长笑了笑,反击道,“它和你一样都是带把儿的。”村长问他干吗这么紧张,是不是屋内藏娇了。他故作轻松地说,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小心别碰到自己媳妇!村长倒是想进去看个究竟,可大狼狗已起身朝村长瞪起了那双吓人的狗眼。

杨子江从屋子里把棋拿出来,同时,还没忘给村长端出一碗水。他回身竟把门锁上了。等他走到大门口,村长问他林梅在城里给他挣了满屋子钱吧?他说下棋下棋,哪来那么多的钱?村长说有狼把门儿,又是在自家门前下棋为啥锁门?他有些尴尬地说,一个人在家习惯了,顺手就锁上了。杨子江的这些语言无意问流露出屋内一定有问题,欲盖弥彰的话语吸引了村长的好奇心,他才想看看屋内的风景。
      杨子江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的“马”也不是啥好马。暗示村长和自己的老婆好,不够意思。

杨子江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子说,水云沟远不?我刚才到那儿喝口水回来了。村长不大相信,就问,你真去水云沟了?他得意地点点头。村长还是不大相信他的鬼话,就说,水云沟只有老巫婆的屋顶上还在冒烟,其他人早搬到沟外住了。他说,那又怎样?村长问他不会和老巫婆搞上了吧?他骂道,屁话!她比你妈年纪还大呢。暗示杨子江到老巫婆哪里去取那100个符。

杨子江的头发和他地里的荒草一样,疯了似的在拔高。村长真是纳闷了,他每年连滚带爬地侍弄地也没这样蓬头垢面,今年没种地,反倒弄成了这个熊样。想当初他是何等体面干净的人啊,现在快成丐帮帮主了。暗示杨子江的负担之重,因为屋内有一个病人,他要护理,他还人上树挂符。

3.时代特征

看了这该死的符村长就浑身不自在。虽说这东西不像非典和禽流感那样直接让人生畏,但还是离它远一点好。说不定哪阵风把它刮到头上,那实在是晦气。非典和禽流感都是近几年发生的事,说明杨子江的故事在非典和禽流感之后,暗示了杨子江的故事发生的大致时间,具有时代特征。

雨点似的棒子落到了狼身上,狼的身子越打越薄,却宽出了许多,无数的棒子就像擀面杖一样,硬是把狼的身子擀得像大衣一样贴到了杨子江的身上。这下好,杨子江成了披着狼皮的人了。这两年有首歌《披着羊皮的狼》,作者说杨子江成了披着狼皮的人既诙谐又让人联想到这首歌的歌名,具有清新的时代气息。

4.含泪的笑

对杨子江上树挂符的描写实在是让人叫绝。

我盼着他快点到树尖。不是我看着他累成这样可怜,是我的嗓子眼儿痒得厉害。可麻烦还是提前来了,上边的树杈略高了点,他几次要把下巴颏搭上都没能成功。好不容易搭上了,却没有搭牢,就在他腾出双手去抓紧上边的树杈时,他的整个身子像块大秤砣似的坠了下来。我听到“扑通妈呀”一声,然后就一点动静也没有了。我暗自庆幸我的冷箭尚未出手他就自毁身亡了,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我让他啥事都在我前头,这回死也在前头了。
  就在我起身要走时,我听见了类似水在管子里相互拥挤的声音。一阵咕咕噜噜过后,杨子江“啊”地大叫一声,随后长出一大口气,他的身子像条起死回生的僵蛇,开始慢慢动了。杨子江的上身还没坐稳就开始不停地摇晃。我又听到了风摇老树的声音。我想这回他真是脱臼了,我仿佛看到有无数只刀子在不停地刮他的骨膜,这是那天他和我说的。我没体会过,不知道是啥感觉。从他呼吸的声音判断,这大热天儿的,他一个劲儿地往肚子里吸冷风,那滋味也就可想而知了。
  颠了好一阵子,他总算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了。不知是颠迷糊了还是摔蒙了,他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又软软地倒下了。再爬起来显然是清醒多了,他举起双手抓住头顶的桃树杈重新将身子吊了起来。说实话,我真是看得有些不耐烦了。但他没吊到树尖上,我的冷箭实在是舍不得放。
    这是用村长的口说出了杨子江上树的艰难,试想一个正常的人要上到树梢都相当困难,更何况是一个经常脱臼的瘸子,就连原打算把杨子江从树上吓掉下来的村长都舍不得害他了。

还有写杨子江挨打的一段。

“哪儿那些屁话?”大愣子说这句话的同时第二棒子又凶狠地落下。紧接着,大伙的棒子就像雨点似的跟着落了下来。杨子江像个石磙子似的,被狼拉得满院子转圈儿。可他这个死心眼儿,抓着狼耳朵就是不松手。他更像个大拖布,就在他用身子把自家院子擦得光溜溜的时候,他的手终于松开了。这时杨子江才腾出双手护住自己的脑袋。

作者全文用了轻松诙谐的语言,风趣幽默,似乎在给我们讲一个笑话,实际上他是在说一个催人泪下的悲剧,让我们在喜剧的气氛中感受悲情的力量。

狼的形象

文中作者几次写到狼与村长的对立

一.第一次对立引出狼的来历

杨子江回头看了一眼大狼狗。他告诉村长,它就是去年村长带人在山上乱棒打死的那只母狼的崽子。村长家的大黄狗先咬了母狼的崽子, 之后, 母狼就咬死了大黄狗。村长带人打母狼时,没有发现狼崽. 狼崽就被杨子江救下,当成了看家护院的狗。母狼有仇必报,引来了杀身之祸,但狼崽幸运地得到杨子江的救助而生存着。可见,狼也有人性。

二.第二次对立看出狼的智慧
    村长把早就准备好的一块肥肉扔到杨子江的院子里。然后,村长要亲眼看着狼把那块肥肉吞进肚子里。可是村长在地里都快转晕了,它却围着肉还没有转够。眼看就到晌午了,它还是不紧不慢地围着肉转,可就是不吃。起初村长以为它舍不得吃,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想不到它和杨子江一样不好对付。说明狼很聪明,不轻易相信陌生的人。
三. 第三次对立狼开始进攻

村长买了只猪肘子,潜伏在杨子江家的荒地里,看着杨子江又一瘸一踮地朝水云沟的方向走去,村长才站起身把包在猪肘子外边的塑料袋打开。村长拎着这块连肥带瘦既有骨头又有肉的猪肘子朝坡下走,村长想,这回我看它动不动心?倒霉的是,猪肘子连重带滑村长没能准确地扔到杨子江的院子里,它一头撞到墙角上被弹到了墙外。村长就像当年追林梅一样,使出吃奶的劲儿冲向猪肘子。可还是晚了一步,那只恶狼已经跳上墙头,直奔村长来了。吓得村长掉头就往回跑,听见“当”的一声,是老榆树拦住了村长的去路。这一撞,反倒把村长撞明白了,他两条腿的人哪能跑得过四条腿的狼呢?多亏他小时候淘气练就了爬树的本事。等狼跑到树下,只捞到了村长的一只鞋。村长骑到老榆树的肩膀上,腾出一只手摸了摸脑门儿,还好,没撞出血,就是长出了一个大包。狼对要加害于它的村长开始反抗。

四. 第四次对立狼被众人打死

可是狼已被打得站不起来了。它一声不吭地爬到杨子江身上就再也不动了。雨点似的棒子落到了狼身上,狼的身子越打越薄,却宽出了许多,无数的棒子就像擀面杖一样,硬是把狼的身子擀得像大衣一样贴到了杨子江的身上。这下好,杨子江成了披着狼皮的人了。没有了那只可恶的东西,村长终于能进杨子江家的院子了。实现了村长两次都没有实现的杀死狼的愿望,终于扫除了障碍。

世上有义犬救主,作者给我们展现了义狼救主的可歌可泣的场面,狼被打得只剩下一层皮了,还披在杨子江的身上,这是何等的壮烈!

而义狼为什么救主,原因是杨子江救了它,给了它生命的延续,它感恩图报,才有此举,文章在狼的来历处已经做了交待。

作者赋予了狼以人的性格,它嫉恶如仇,知恩图报,正是它守护着正义!

相比之下,村长的心肠却不如狼,是一个多么鲜明的对比啊,他与狼的较量,虽然以他的胜利而告终,但是,狼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主人,也未尝不是一种精神上的胜利,信仰上的成功!但愿像狼这样的知恩图报的人越来越多,像村长那样的没心肝的人越来越少!

棋的象征意义

棋的象征意义

一.杨子江靠下棋赢来了老婆

村长和杨子江在山顶上展开了较量。不知是天热还是紧张,他俩都冒汗了。站在一旁的林梅也不轻松,她皱着眉一个劲儿地说杨子江棋臭。不知道她是在为村长鼓劲儿,还是替杨子江着急,她这样跺着脚乱喊,把村长的思维全搅乱了。据村长观察,杨子江的情绪也好不到哪儿去。他的汗珠子就像熟透的樱桃,被林梅咣咣的跺脚声震得噼里啪啦地落满了棋盘。村长本想趁机一路杀过去,可这时林梅突然喊,狼来了!村长至今也没想明白,那局棋明明是自己占上风,可等村长和杨子江回过头时,杨子江却占了上风。杨子江的棋艺并不高超,却赢了村长,靠的是什么,是林梅对他的爱。林梅从中做了手脚。

二.杨子江因棋摔断了腿

杨子江的棋瘾大得出名,棋艺却臭得不可闻。那年他在城里建筑工程队打工,晌午休息时在楼板上和工头儿下棋。由于他平时老是不赢,那天终于赢了一棋,竟得意忘形了,手舞足蹈地从三楼的楼板上摔了下去。工头儿跑下去见他没死就把工钱摔给他说,自作自受!杨子江用自己可怜的工钱,在城里的私人诊所治疗一段回到家里,他媳妇林梅问他工钱呢?他一个劲儿地拍大腿却不敢说话。林梅夸他还挺有心眼儿,知道把钱藏到裤腿里。可掀开他的大腿一摸傻眼了:“干了一大年的活儿,就弄回一块钢板来?孩子的学费呢?”杨子江低下头说还有一副棋。林梅说,“棋棋棋!整天就知道棋。今儿我先骑骑你再说。”说着便趴到他的后背上。杨子江还挺自信,说他再养几天就能回城里打工了。林梅说还去城里?再去恐怕连命都得搭上。林梅不依不饶地让他背着她痛痛快快地跑上几圈。可他刚跑了几步,就听咔嚓一声,杨子江倒在地上说,完了,脱臼了。林梅说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并命令他老老实实在家呆着。
三.杨子江赢来了铁梨木的棋

杨子江在城里打工时认识了一个摆棋摊的老人,别的棋摊都是五块钱一局,他只收三块。原来是老人为了有人陪他下棋只得降价。杨子江没事就天天晚上找他下棋,也就是说杨子江天天去孝敬老人三块钱,那天办完出院手续,杨子江算了算兜里的钱,买完回家的车票正好还剩三块钱。他就一瘸一踮地走了大半天的时间总算找到了老人。那时都快入冬了,别的棋主都把棋摊挪到了向阳处。可老人的棋摊还摆在夏天的位置丝毫没动。老人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棵老槐树的影子里,一会儿捡走落在棋盘上的槐树叶,一会儿吹吹落在棋盘上的尘土。见面后杨子江就把断腿的事情跟老人说了。老人说,闲话少说,还是老规矩,三块钱一盘,赢了棋归你,输了钱归我。关键时刻杨子江赢了,他得到了老人的铁梨木的棋。
四.杨子江输棋答应种地

这一棋,村长明显占了上风。要说杨子江这个人就是明智,棋还没下完,他就擦着脑门儿上的汗珠子说认输了。杨子江抱着棋一瘸一踮地往自家院子里走。村长听见他的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快进院子时,他跺着脚,头也不回地喊,就不信赢不了你!
  杨子江这个人一向都是说一不二的。既然他主动认输了,种地的事村长就无须再提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村长或多或少有了点战胜他的快慰。令村长想不到的是杨子江这个混蛋这次竟然失言了。

为什么呢,给读者留下了一个问号?
五.杨子江把棋给了村长让他保守秘密

“这里正是当年我和杨子江下棋争林梅的山顶。现在她一动不动地躺在我和杨子江中间。杨子江着急地说,还不快挖坑?一会儿天亮了。见我仍没动,他又说,你不是绞尽脑汁想把我的那副棋弄到手吗?我用无所谓的口气说,我才不稀罕呢!他却说,你想稀罕,能轮到你吗?我说轮不到我你提它干啥?他满有把握地说,你不是想用它巴结乡长吗?我问,你咋知道的?他说,这么多年了,你翘尾巴我还不知道你要拉啥屎?可你知道乡长为啥喜欢棋吗?我摇摇头。他说,是为了巴结县长。你快帮我挖坑,天亮前帮我把林梅安葬好。我明儿一大早就走,有人问起,就说我和林梅在城里安家了。我半信半疑地问,然后那副棋就归我了?他吃力地点点头:如果你敢说出林梅睡在山上,他举起拳头,补充道:我饶不了你!
  林梅被埋在我和杨子江下棋的那座山顶上的一个隐蔽处。这里不但山势险峻而且荆棘丛生,是个连放牧人都不敢来的地方。尽管我们把林梅的坟墓埋得与周围的地面保持一平,但杨子江还是不放心,他又到百米外挖了几棵山枣树,以自然生长的姿态栽到上面,整个过程简直就像杀人犯在藏尸。
  我俩回到他的屋子里,天也就快亮了。杨子江打开锁头,从箱子里摸出那副棋。棋快递到我手里时,他突然又收了回去。我说,你他妈的敢反悔?他苦笑了一下说,那是你一贯的作风。趁天还没有大亮我想和你再下一棋,不管输赢这副棋都归你。我从他手里抢过棋说,好!
  这一棋,我莫名奇妙地输了。我怕他赖账就先把棋抱在怀里说,你事先说好了的,输赢棋都归我。杨子江轻蔑地看了我一眼,不屑地说,当然归你,以后这房子也归你了。我问,你真走?他说,当然。我终于把你赢了!这回我去哪儿都不怕了。我问,你到底想去哪儿?他说,我去林梅的城里。我瞪大眼睛说,去林梅的城里?他说,对呀,我要把林梅赢回来!能赢了你我就谁也不怕了,我要赢那整个城。看他那执迷不悟的样子,我想他可能是疯了。杨子江说这话时还使劲拍了拍胸脯,我这才看到,他的整个前胸,就像熟过劲的烂西瓜瓤儿,淌着红乎乎的血水。也难怪,那会儿,他身上压着个死人,从那么高的山坡上一路蹭下来,他的肉皮哪能磨得过坚硬的山石呢?
  按杨子江的逻辑,用一副棋来堵住我的嘴,这样,村里人就永远也不会知道林梅是得那种病死的,都以为他们一家在城里过上了好日子。他这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蠢货,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

棋象征什么,杨子江和村长比的是下棋,棋有输赢,人生有成败,我觉得这棋象征人生比较合适。成败是相对的,输即赢,赢即输,人生如此,下棋亦如此。
  桃树的作用

桃树在杨家强的小说《屋内的风景》中多次出现。

一. 桃树推动了情节的发展。

作者交待桃树是生产队解体前栽下的,三三两两的长在沟沟岔岔里,加起来也就一百棵左右,不成片儿,不好管理,没人愿意承包。因此各家都有,村长家也有几棵桃树。正因为此,村长才很容易就发现了杨子江家的桃树和别人家的不同。村长背着手围着杨子江家的几棵桃树做了一番仔细观察。发现别人家的桃儿是长在桃树上的,杨子江家的桃儿却长在了桃树下的草丛里。少了桃儿的桃树倒也没显得咋冷清,因为树尖上多了一面更扎眼的小黄旗在风中抖动着。

村长感到好奇,他才夜探桃树沟,想看个究竟。第二天,太阳还没出来村长就赶到了桃树沟,可村长发现还是来晚了。因为小黄旗就像瘟疫一样已经向周围其他人家的桃树上扩散了。村长仔细查看了一下,别人家的桃树尖上虽然多了小黄旗但枝丫间的桃儿却没有少。
   桃子在一天天长大,桃树沟的小黄旗也在一天天增多。桃子长到眼珠儿那么大时,桃树沟的桃树全举起了小黄旗。村长数了一下,这里是九十九棵,加上杨子江家院子里的一棵正好是一百棵。现在村长看明白了,每个小黄旗都是紧挨着桃树最上边那个桃子系着。夏天的桃树枝繁叶茂,没有人注意这些细微的变化,只有村长知道这都是杨子江半夜里折腾出的成果。他除了在别人家的桃树上系了小黄旗,还把自家的三棵桃树弄得一桃儿独秀。还别说,他那三个独桃儿的确是与众不同,成了整个桃树沟的仨桃儿王。
  桃树上的小黄旗被夏天的风雨折磨得由黄变白,越看越像杨子江那张被霜打过似的脸。他家的三个桃儿王倒是挺争气,像吸了他的阳气一样,脸蛋儿一天比一天红。
  在桃儿王的带动下,其它桃树上的桃子也开始慢慢着色儿了。村长掐着手指盼望的那个下桃儿的日子眼看就要到了。村长趁着晌午没人注意,转遍了桃树沟所有的桃树,把先熟的桃儿全摘了下来,刚好凑够了一筐。一筐足矣。除了树尖上那九十九个带保护伞的桃儿以外都不该留。杨子江肯定是这么想的,但他没有那样做。村长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村长要竭尽全力地帮他一把。当然了,村长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村长是如何帮他这个忙的。

文章写到这儿,人们就已经知道了,桃树沟树上的桃儿不是杨子江打下来的,而是村长弄下来的,村长为什么这么好心帮杨子江往下摘桃?
    下桃儿的日子终于到了。村长像往年一样,带着果筐和摘桃儿用的篮子随大伙一起朝桃树沟走。一路上村长对大伙说,今年的桃儿丰收,要是赶上集市价儿好,说不定每家能换回半头猪肉回来。村长明明知道树上已经没有了桃儿,还这么说,完全是为了让大家看到桃儿没了后,会更加气愤,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到了桃树沟大伙全傻眼了。满沟的人都在喊,桃儿呢?村长当然也不例外,村长边往杨子江的桃树的方向蹭边喊,桃儿呢?而且村长的嗓门儿比谁的都高。最后大伙都聚到了杨子江的树下。村长仰起脸,眼睛盯着树尖上大得出奇的桃儿王喊,桃儿呢?村长的前任老村长直起他那弯弓似的身子,仰着脸儿围着杨子江的三棵桃树转了一阵子问,咱杨家沟有落炕(卧床不起)的病人吗?村长说,没听说哪家有得不治之症的病人呀。这和桃儿有啥关系?村长故意不说,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目的。可见,村长是何其狡猾!
  老村长摸了摸下巴颏,皱着眉头指着树尖上的桃儿王说,这是“百桃灵”,就是百里逃生的意思。听老村长这么一说,大伙才仔细往树尖上看。于是都在自家的桃树尖上发现了一个桃子和一张符。老村长说,这“百桃灵”只选桃树最顶尖儿的那个桃子做药引,为了表示心诚,还要把桃树上别的桃子全打掉。“百桃灵”,百逃灵,就是要一百棵桃树顶尖上结的一百个独桃儿,加上一百张大仙的逃命符才能灵验。桃子现在只是八分熟,要等熟透了自个儿掉到地上才行。因此大家才猜测,只有做“百桃灵”的这个人事先才知道桃树上没有桃儿才不会来。只有杨子江没来,可是,杨子江的父母早没了,他弄这个干啥?他给谁弄啊?这就暗示了杨子江是给自己的妻子弄的。也就为后来杨子江让林梅吃桃做好了铺垫。
  大伙一窝蜂似的朝杨子江家奔,村长背着手迈着四方步,不紧不慢地尾随人群去观看大伙如何讨伐杨子江。结果是杨子江遭到暴打,那条看家护院的狼被打死了。村长想看屋内风景的愿望才得以实现。

文章以桃树为线索,设置了一个谜题,到最后才解开,这样就使文章结构紧凑,情节曲折动人,引人入胜,发人深思。
    二. 桃树彰显了人物的性格

杨子江虽然迷信,却不忍心打掉别人家的桃儿,只打了自己家的桃儿,可见,他的善良,村长,为了报复杨子江,偷偷弄掉桃树沟的桃儿,却嫁祸给杨子江,可见,他的丑恶、狡猾和伪善。

可是,杨子江为什么连性命都不顾,要上树去弄逃命符,他要为谁增寿呢,文章到结尾才真相大白,原来,他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妻子林梅,可见,他对爱情的坚贞。

林梅进城打工,竟得上了那种病,究竟是怎么得上的,给读者一个想象的空间,也许是和村长的那一次得上的,也许是和某个城里的男人得上的,总之,是林梅曾经做过对不起杨子江的事,林梅也是为了上学的两个孩子的学费。面对疾病缠身的林梅,杨子江没有放弃,他苦熬着自己,希望用自己的生命为林梅增寿,因为做那种符的人要自己减寿。在林梅离开人世之后,为了保住林梅的清白,他还不惜用心爱的棋来交换,让村长为他保守秘密,就说他们一直都在城里打工,而且生活得很好。这是一个朴实的农民,为了自己的妻子所做的一切,这是一种无声的爱,不是用口号喊出来的,而是用行动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无私而纯洁的爱,只求奉献不求索取。

文章以杨子江对桃树的态度,表现了一个农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他渴望妻子的病情好转,同时也期盼人们的收成。他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符上了,又显示了他的愚昧。美好的生活不应该是迷信给的,而应该是自己的双手创造的。

三.桃树构成了小说的环境。

杨子江家的那棵桃树和山上的九十九棵桃树构成了人物活动的环境,杨子江为什么要那么吃力地去水云沟找老巫婆,就是为了桃树上的符。村长为什么要三更半夜地蹲坑?也是为了弄明白那树上的符是怎么挂上去的。

杨子江上树挂符是相当吃力的,杨子江的“表演”开始了,他先“呸呸”往手心上吐两口唾沫。他的腿就像两根多余的木棒,在半空中荡着秋千。他双手抓住头顶的树杈,像拔单杠似的,慢慢将整个身子提起来。然后用下巴颏搭住上边的树杈,再腾出双手抓更高些的树杈,继续向上拔。桃树的枝杈多,他吭哧吭哧地还真就离树尖不远了。上边的树杈略高了点,他几次要把下巴颏搭上都没能成功。好不容易搭上了,却没有搭牢,就在他腾出双手去抓紧上边的树杈时,他的整个身子像块大秤砣似的坠了下来。为了挂符,杨子江真是豁出命来了。
     桃树沟是杨子江和村长活动的主要地点,也是故事发生的关键所在,杨子江的一幕幕悲喜剧在桃树沟上演。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用在此时的杨子江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他往上吊的时候眼睛能看到上边的树杈,往下吊时下巴颏搭在上边的树杈上根本看不到下边的树杈,他只能用手摸着下面树杈的粗细以及位置适不适合做他的下一站。杨子江下树的时间要比上树的时间还长。他站在树下,抬头看了看挂在树尖上的纸符,然后才放心地朝另一家的桃树走去。

杨子江以旁若无人的姿态走向了另一棵桃树,看得出他为挽救自己那宝贝玩意儿真是豁出命来了。
  已是后半夜了,村长沿着黑洞洞的深沟往家走,草丛里的露水把村长的下身全弄湿了,凉飕飕的,像尿了裤子一样不舒服。这时村长又听到了扑通一声,准是杨子江又从树上摔下来了,但连冷带困,村长实在是提不起精神看他的“表演”了。连村长都没有兴趣再看他的表演了,可见,杨子江的活动时间之长,工作效率之低,通过村长的眼睛,让我们看到一个不要命的人在深夜上树的情景,草丛里的露水把村长的下身全弄湿了,可见,杨子江是何等的不易。

纵观全篇,作者以桃树为线索,把小说写得活灵活现,以风趣幽默的笔触,写出了一个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善。

细腻生动的细节描写

屋内的风景到底是什么样的,作者在最后以村长的所见所闻展示给了读者。

我偷偷地蹭到窗台下面,借着月光向屋子里一看,差点把我吓倒。林梅像蛇一样光着身子躺在炕上。她的身边放着一盆水,杨子江用毛巾在给林梅擦身子。他每擦一下就问林梅一声,疼吗?林梅说,不疼。杨子江把林梅的全身都擦了一遍,又问,好些了吗?林梅说,好多了,你天天给我洗身子不嫌有味吗?杨子江把水盆挪到一边说,我没闻到有味啊。林梅说,你也学会说谎了?杨子江说,我真没闻到,可能是习惯了就闻不到了。林梅说,你说谎时像个贼。杨子江说,我真没闻到。林梅说,你别说谎了,我知道你嫌我埋汰。杨子江拍了一下胸脯说,我要是有一点嫌弃你的地方,出门就遭雷劈!林梅说,知道我为啥刚发现得了这个病就回来了吗?杨子江说,不想坑别人呗。林梅说,说对了一半,还有就是想好好陪陪你。杨子江说,是啊,有你在身边我睡觉踏实。林梅说,那为啥一直都不碰我?刚回来时我还行呢。我都告诉你了,我给你买的那个玩意儿是最好的,能保证安全的。我当初要是舍得花钱买就不至于这样了。现在不行了,身子像堆稀泥似的,眼看着就要烂没了。杨子江说,别乱说。这“百桃灵”,灵着呢!我去给你拿,你就挺着把这最后一个吃了吧。杨子江说着就从箱子里拿出一团皱巴巴的东西。杨子江舍不得用电灯,他的两个孩子上大学走后,他就找电工把电线掐断了。没有电灯我看不清究竟是啥东西。
  直到杨子江划着一根火柴,我才看明白,原来是那道符。他用火柴把符点着,屋子里顿时就亮了许多。他像个杂技演员似的,两只手不停地倒换着那个火球。火光照出了他一脸痛苦的表情。这个死心眼儿,放到地上烧还不行吗?火光也照出了林梅瘦得如干木棒一样的身子。
  火球在杨子江手里逐渐变小,最后,他把烧剩下的小黑球送到林梅嘴边说,趁热吃了吧。林梅说,我实在吃不下去了。杨子江说,听话,吃了吧。林梅说,都挤到嗓子眼儿了,我真是吃不下去了。杨子江说,这是最后一个了。林梅说,你都让我吃多少个最后一个了?杨子江说,这回是真的,不信我开箱子给你看。林梅说,不用开,我要不行了,开了我也看不见,我信你的。你先告诉我一件事我就吃。杨子江说,你说你说,我啥都告诉你!林梅说,说实话,是不是嫌我埋汰?杨子江说,没有,真没有!林梅说,那为啥一直不碰我?杨子江在屋子里转呀转的,转了好一会儿终于说,你不该让那个王八蛋碰!
  听了杨子江的话,我的脑袋嗡的一声,他说的王八蛋一定是指我了。杨子江这个人真是太聪明了,我和林梅只有那一次,他竟然知道了。这时候,我看见林梅猛地把那个烧得黑不溜秋的桃儿整个压进了自己的嘴里。林梅的身子抽搐了几下,然后,头一歪就再也不动了。看样子,林梅是故意把自己解决了。
  杨子江抹了一下眼睛,转过身说,真听话,吃完了?我刚才看错了,箱子底还剩下一个,这回真是最后一个了,我给你拿。
  杨子江从箱子里又拿出一个裹着符的桃儿。点着后,他还是那样用双手倒换着直到火熄灭了才送到林梅嘴边。
  杨子江的手在林梅嘴边停了好一会儿,颤颤地说,走了?真走了?走就走吧。走了就不遭罪了。我想用我的寿命留你都不行。我全是按大仙说的做了,只差别人家桃树上的桃儿我没按要求全打掉,可那个王八蛋已替咱打掉了呀。说到这儿,杨子江的嗓门儿突然大了:林梅,你等等,我要为你净身!我为你净身!我要让你干干净净地走!杨子江说着就把那会儿给林梅擦身子用的那盆脏水从窗户泼了出来。这盆水一点也没浪费全泼到了我身上。我忍不住“啊”了一声。我浑身上下全是臭烘烘的褪猪水的味儿还不算,倒霉的是竟灌得我满嘴全是。我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个劲儿地往外吐。这时,杨子江在屋子里说话了,你来得正好,既然都看见了就进来吧,要不我还想找你帮忙呢。
   不管怎么说,林梅也是我在心里深深喜欢的女人。我硬着头皮走进屋子。想不到屋子里的臭味儿比我身上的味儿大多了。看着林梅的身子,让我想到了熟透的烂桃儿突然摔在了地上。我捂着鼻子问,让我帮你给她净身?杨子江说,美的你!你先在一边呆着!
  我站在一边看着杨子江小心翼翼地给林梅洗身子。林梅的皮肤就像烂桃儿皮一样,稍不留神就擦掉了一块。杨子江哆嗦了一下说,疼了吧?
  擦洗的过程实在是太漫长了。这期间我到屋外透了一回空气。杨子江以为我要溜走就对我说,你别走,我不白让你帮忙。我说,谁走谁是王八蛋。
  杨子江终于为林梅净完身也穿好了衣服。他蹲下身子冲我说,你帮我把林梅放到我身上。我憋住呼吸费了挺大劲总算把林梅弄到了杨子江的后背上。走出屋子,杨子江冲我说,把锹镐带上。

作者在写这屋内的风景之前,做好了相应的铺垫。

文章中几次写到杨子江家的狼守着家院,村长总想看看屋内的事物,可是看不到,最后,狼被众人打死,村长的心愿才得以实现。原来杨子江总是锁门,是因为屋内有一个人,这个人正是他声称在城里打工的妻子,这个人得了那种病(估计是艾滋病),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因为那种病大多是靠性传播的,而杨子江的妻子不但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和村长曾经有过一次),还在城里和城里的男人搞过。这在文中也做了铺垫,村长走得挺慢,身后那咯吱咯吱的响声,让村长想到了林梅让城里的男人折腾来折腾去的样子,村长想她身下的床板是不是也发出这种声音呢?

至于村长把树上的桃子偷偷弄下来的事,他自以为人不知鬼不觉,却也被杨子江猜到,因为,他们俩个从小到大在一起,彼此都非常了解对方。

作者用了很多的笔墨描写村长所看到的屋内的风景,这里面的很多细节都让我们触目惊心,林梅像蛇一样光着身子躺在炕上,杨子江用毛巾在给林梅擦身子。他每擦一下就问林梅一声,疼吗?直到杨子江划着一根火柴,我才看明白,原来是那道符。他用火柴把符点着,屋子里顿时就亮了许多。他像个杂技演员似的,两只手不停地倒换着那个火球。火光照出了他一脸痛苦的表情。火光也照出了林梅瘦得如干木棒一样的身子。我看见林梅猛地把那个烧得黑不溜秋的桃儿整个压进了自己的嘴里。林梅的身子抽搐了几下,然后,头一歪就再也不动了。看样子,林梅是故意把自己解决了。我站在一边看着杨子江小心翼翼地给林梅洗身子。林梅的皮肤就像烂桃儿皮一样,稍不留神就擦掉了一块。杨子江哆嗦了一下说,疼了吧?杨子江给死了的林梅擦身子象对待生者一样,总是问,疼了吧,可见,他对林梅的爱怜。林梅死了,杨子江却没有眼泪,他平静地处理林梅的后事,作者这样有条不紊地写着,特别强调了杨子江的两次给林梅擦身子,一次是生前,一次是死后,两次都很简单地问疼了吗,前后呼应的两个细节,催人泪下,发人深思,面对亲人的离去,杨子江是清醒的,可是,他又始终没有把死了的林梅当成死人,就像生前一样对待。

杨子江背着林梅走在前面,我扛着铁锹和镐远远地跟着在他后面。上到山坡时,杨子江一个趔趄趴下了,他像雪橇一样驮着林梅滑到了坡下。我走上前,见杨子江的双手还牢牢地反扣在林梅的后背上。他下巴颏顶着地吃力地说,帮我一把,把我扶起来。可我刚把他扶起来,他又趴下了。他把反扣在林梅身上的双手腾下来拄到地上,冲我说,又脱臼了。你在后面帮我扶住林梅。
  杨子江就像驴一样驮着林梅往山上爬。每爬一步他都要问我一句,扶住了吗?我说放心吧。
  终于爬到山顶,他慢慢将身子趴到地上,双手又牢牢地扣在了林梅的后背上,他喘着气说,就这儿。这地方高,看得远,林梅在这儿呆着心里敞亮。

杨子江这个朴实的农民,终于以自己的方式把林梅安葬了,他说,我去林梅的城里。我瞪大眼睛说,去林梅的城里?他说,对呀,我要把林梅赢回来!能赢了你我就谁也不怕了,我要赢那整个城。看他那执迷不悟的样子,我想他可能是疯了。杨子江说这话时还使劲拍了拍胸脯,我这才看到,他的整个前胸,就像熟过劲的烂西瓜瓤儿,淌着红乎乎的血水。也难怪,那会儿,他身上压着个死人,从那么高的山坡上一路蹭下来,他的肉皮哪能磨得过坚硬的山石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