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昆仑
昆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583
  • 关注人气:2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魏冯太后—— 七、冯昭仪施计揭秘 新皇发奋除异已

(2007-12-15 16:26:39)
标签:

文学/原创

 这时灭佛早已过去,人们并没因为焚毁寺庙,坑杀僧尼失去信仰,反而更渴望着一个佛光普照,慈悲大千的世界。因此都把恢复佛法的希望,寄托在新登皇位的文成帝身上。一些善男信女早在家中供起了佛像,不少外逃的沙门也回到了京城。受太子拓跋晃保护行医的高僧师贤,到处奔走号复佛,组织善男信女又是上万民书,又是在宫城门前长跪。崇信佛教的大臣们也在进谏,朝野上下一片恢复佛法的呼声。
文成帝受景穆太子的影响,从小就信佛,又深受查抄东宫之苦,登上皇位后顺应民意,便在永安殿召集大臣们讨论复佛。那知从不过问国家大事的赫连太皇太后,这时却开始干预朝政,她说:“灭佛是世祖的旨意,新皇登基才几天,世祖的尸骨还未寒,就大逆其道,这天下还是不是北魏的天下?还要不要祖宗?”便一味地阻止复佛。
这赫连氏是陇西 赫连屈丐的女儿,太武帝平统万后,同时纳她和她的妹妹为妃,后立她为皇后。她本来也信佛,也从没想到 要过问政事,自被宗爱把她推上皇太后的宝座,权欲却开始膨胀。拓跋余死后,宗爱被诛,她欲立太武帝四子她妹妹所生的拓跋谭为帝,却被皇孙拓跋浚捷足登先,又见他亲近保太后和冯昭仪,又有陆丽、源贺、刘尼一些人侍奉在左右。她的心里愤愤不平,便以“祖宗之法不能移,王道不能改”为由,反对复佛。
中书令长孙竭候是太武帝的舅父,南征北战立下不少战功,太武帝对他十分 尊重,上朝都免了他的君臣之礼,他自然也维护太武帝尊严;司徒古弼、太尉黎庶都是三朝元老,因赫连太皇太后才保住官位,都是看她眼色行事,依老卖老,妄自尊大,根本不把这小皇帝放在眼里。拓跋长乐官拜太宰、都督内外诸军事、录尚书事,也是她的亲信,操纵朝政大权,更是有持无恐,竟然还要主张继续灭佛。
面对这几个飞扬拨扈的老臣,一些大臣畏惧他们,有的装聋作哑静观形势,有的却见风使舵,讨好赫连皇太后 。年仅十四岁的文成帝,看到这种形势非常生气,他虽有陆丽、源贺、刘尼等人的积极支持,但感到势薄力单,只能听他们的摆布,复佛的事便搁置起来。这少年皇帝在他们的左右下,几乎成了个傀儡,人们不能不为他的皇位担起忧来。
精明的冯昭仪深知这眼下朝中的祸乱之源,是在那赫连氏的身上,便在后宫暗自动起了脑筋。她仔细分析了兰延、和匹、薛提被杀,感到他们 一向都对朝廷忠心耿耿,绝不可能有谋反之心,更不会杀害太武帝;东平王拓跋翰温文尔雅,知书达理,恭谨孝顺,也绝无篡位之举。她早怀疑太武帝的暴崩与宗爱有关,如果能查出宗爱杀害太武帝的罪证,那赫连氏下旨擅杀东平王拓跋翰,和兰延、和匹、薛提的罪恶便不言自明。到那时即使有神兵天将天王老子下凡,也救不了那赫连氏和她同伙覆灭的命运。于是她派宫中的太监王遇,秘密地对此事进行调查。
但时间已过去了一年多,物是人非,许多证迹已毁,王遇费尽心机调查了好长时间,都 毫无结果。他便又从清查当时宫中的人数着手,去寻找蛛丝马迹,发现御前的老黄门陈林失踪,为太武帝配药的太医鲁元不知去向,这显然有杀人灭口之嫌。可查到此,线索终断,再也无从查得下去。就在他这绞尽了脑汁,束手无策的时候,那知在一个月黑星稀的夜晚,有个年轻女子找上门来,声称有急事求见冯昭仪,要他引荐。可这时已亥牌时分,冯昭仪身体不好,早已休息,怎好去打扰?他再三追问何事,那女子却就是不说,一味地要见冯昭义,无奈之下他只好去通报。
冯昭仪已在睡梦中,听到一个年轻女子这么晚来求见,一定是有要事,便让王遇领那女子进来,一面穿衣起床。待她来到大厅,王遇将那女子也带了进来,却见她跪在了地下。灯光下她看了看那女子,眉清目秀,好生面熟,却又说不上哪见过。她想了半天,方醒悟到她是太武帝身边的宫女,名叫秀菊,沉思片刻,向她问道:“秀菊,你既在永安殿当差,太武帝是怎么死的,你可知晓?”
那秀菊又是深深一拜,说道:“回娘娘,奴婢深更半夜来打扰,也正是为了这事!”
原来这菊秀很小就进宫,多受老黄门陈林的关护。她很感激陈林,便暗中认他为义父;那陈林孤身一人,没个依靠,也就认了她这个义女。父女俩相互关照,相依为命,同在御前供职。太武帝驾崩那天晚上,她跟另一个宫女侍奉太武帝用过御膳,给他净了手脸,又侍奉他躺 下,掀开帐幔出来,却见宗爱端着一个盛药的镂花银碗走进殿来。她们拿了剪刀,正准备去剪灯花,宗爱却挥了挥手,要她们都退下。
平素太武帝用药,都是由她义父陈林亲手煎制,今日宗爱怎么来给送药,且又不让她们在场?她还发现宗爱神色异常,心里有些奇怪,没走几步在帐幔后隐下身来,暗暗地向里窥视。只见宗爱唤来她的义父陈林,将那碗药给他,嘱咐他要太武帝服用。在她义父端着那药碗,进到帐内片刻之后,便听到太武帝暴怒地一阵吼叫,那个盛药的镂花银碗也飞出帐外,接着又见她的义父陈林惊恐万状,慌作一团,边哭边叫地从帐内跑出来。等候在帐外的宗爱,便上前将她的义父拖倒在地,扼住他的脖子,凶恨地将他掐死。
那一刻,她害怕极了,想叫又不敢叫,想逃又不敢逃。直到那宗爱扯下一块帷幔,将她义父的尸体裹了拖出殿外,她才缓过气向帐内一看,却见太武帝鼻口出血,死在了榻上。她这才清楚,宗爱端来的那碗药是毒药。为 掩人耳目又掐死她的义父。她恨那宗爱,要为义父申冤报仇,便拣起那个镂花银碗,惶惶逃离出现场,东躲西藏地隐避起来。好久以来,她一直秘密将这事藏在心里,听到冯昭仪调查此事,她觉得时机已到,便来找冯昭仪,陈述义父的冤情。
太武帝的死因真相大白!冯昭仪听着心里好一阵的激动,她感谢佛祖、感谢上苍,也感谢这秀菊,给她提供了太武帝死时的真实情况。她该为那兰延、和匹、薜提翻和拓跋翰翻案了,便把这秀菊留在宫中,兴奋得一夜都没有合眼,病似乎全好了。她要采取釜底抽薪之策,不让那赫连氏一伙有喘息之机,一举把他们消灭。第二天一早,她就将这事告诉了源贺、陆丽、刘尼,让他们好有个准备。又担心跟文成帝一下说不清楚,便先把常怀玉和冯妫叫来做了安咐,中午准备了美酒隹肴,以宴请为名,将文成帝请进宫来。
文成帝被那些老臣闹得心里烦闷,下了早朝正想找个地方清静清静,听到冯昭仪邀清,欣然便来到她宫中。因太子的关系,冯昭仪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看着他愁肠百结,眼窝深陷,方方的脸庞瘦了一圈,心里很不是滋味,开道了他一番,要他宽心,保重龙体。大家坐下饮酒后,话语便渐渐地转入了正题。她说:“如今的那些臣子,君不君,臣不臣,没一点规矩。皇上是真命天子,这天下是皇上的天下,江山是皇上的江山,国家是皇上的国家。皇权至高无上,他们一个个却目无皇上,竟敢还要灭佛,那是违抗皇命,欺君罔上,天理难容!”
常怀玉接着也插嘴:“你要像你太祖、世祖爷学习,他们挥刀跃马,杀伐并行,那个敢对他们不忠不敬?你是皇上,生杀大权在你手里,有违命者,该 杀的杀,该 刮的就刮,你还怕他们不成?”
冯妫还引用了孔子的格言,为他壮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皇上一国之君,岂能容那些乱臣赋子横行霸道?依臣妾看,是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的时候了!”
三个女人一唱一和,说得这少年天子愣在那里,半天问道:“你们是说要大开杀戒?我何尝没想过个问题?可他们都是老臣,人数又不少,若是闹腾起来,那将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这时冯昭仪便岔开他的话题,把宗爱杀害太武帝的事,原原本本地给他讲了一遍,说:“有个叫秀菊的宫女亲眼所见,这事已真象大白,那菊秀眼下就在宫里!”接着便命人把那秀菊领来,与他一见。
那秀菊看到了皇上,感到为义父伸冤的机会已屋,进前一跪 ,说:“奴婢秀菊叩见皇上!”
冯昭仪看了看她,说:“秀菊,宗爱杀害太武帝,是你亲眼所见,那你就如实地给皇上讲讲!”
那秀菊恭恭敬敬一拜,说:“正如娘娘所言,这事是奴婢亲眼所见,奴婢还保存了那个盛毒药的瓷碗,请皇上为太武帝伸冤!”接着她便将那个镂花银碗举起呈上。
人证俱在,文成帝不得不信,便大梦初醒般地一惊,问道:“难道说杀害皇祖父元凶,不是兰延、和匹、薛提吗?”
冯昭仪便回道:“宗爱虽然可恶,杀害你的皇祖父,可若没那赫连氏下旨,他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无法召兰延、和匹、薛提和东平王四人入宫。他们杀害他们,又把弑君罪名加在他们四人头上,那是他们的阴谋诡计,嫁祸于人!那赫连氏跟宗爱是同党,她才是弑君诛臣的真正元凶。如今宗爱已死了,那赫连氏还人模狗样地活着,那拓跋寿乐、古弼、黎庶等老臣簸弄是非,蛮横跋扈,还不是她在背后指使?皇上奉承天命,克广祖业,协同人和,岂容这些罪恶累累的乱臣贼子继续横行?”
文成帝听着,浑身的热血一下沸腾起来,怒火烧得两眼通红,大叫了一声,想要让陆丽、源贺、刘尼拿人,可想了想把话又吞了回去。
冯昭仪对这事早已成竹在胸,她忙解释:“皇上息怒,那拓跋长乐、古弼、黎庶、长孙竭候在朝中很有影响,手中又控制着兵权,这事不可操之过急。参与宗爱谋逆,人所共愤,一定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突然公布他们的罪行,让大家看清他们罪恶的嘴脸,一举把他们除掉!”她将她的设想详细给文 成帝讲了一遍,担心他抖不起皇上的威风,又鼓励他果敢沉着,要有信心。随后便做出了安排。令陆丽、源贺、刘尼秘密布兵设防,定于朝堂之上公布他们的罪行,将他们一网打尽。
二日一早,太阳从东方升起,在大地上洒下一片金黄,朝露刚刚散去,永安殿前如常地打扫得干干净净,文武大臣们如常地走进大殿上朝,少年天子文成帝如常在龙位上正襟危坐。太宰拓跋长乐、中书令长孙竭候、司徒古弼都不按时入朝,大家等了他们好半天,才见三人说笑着慢悠悠地走进殿来。御前太监王琚便很不客气地制止道:“御前神圣之地,不可轻慢无礼,请勿喧哗!”接着便高呼:“圣上有旨,带宫女秀菊上殿!”
转瞬间,便见那秀菊穿着一身孝服,头上扎一条白布,被两个侍卫领进殿来,走到御前恭恭敬敬地一跪,说道:“宫女秀菊叩见皇上,请皇上为奴婢伸冤!”
文成帝看了看她问道:“宫女秀菊,你有何冤要伸诉?朕广开言路,准你在大殿上启奏,各位大臣也在场,让他们都听听!”
大臣们听着,都有些莫明其妙,堂堂的九五之尊,怎么允许一个满身孝服的宫女上朝诉冤?却又不知这小皇帝芦葫里卖的什么药,一个个用奇异的眼光打量着那个女子。拓跋长乐和黎庶却似乎被这场面伤了尊颜,面带讥讽,似有训斥皇上一番,将那女子赶出朝堂之意。
却见那秀菊叩谢了皇恩,起身回道:“宫女秀菊,为世祖太武帝和义父陈林伸冤!”
文成帝一本正经地鼓励道:“那你就如实地讲来,世祖和你的义父是如何死的,凶手究竟是何人?朕和诸位大臣一定不放过这元凶!”
那秀菊便又是一拜,说:“谢皇上!”接着,她便把宗爱毒杀太武帝之事,一五一十地细讲了一遍,然后从怀中取出那个盛药的镂花银碗,双手举着呈了上去。
大臣们听着犹如睛空一声劈雳,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醒过神来才明白了小皇帝的用意,都把愤怒的目光投向拓跋长乐、古弼、黎庶。
这时的文成帝慢慢地站起身来,目光炯炯地扫视着各位大臣,问道:“众爱卿都听清楚了吗?人证物证俱在,杀害世祖的元凶是宗爱,并不是兰延、和匹、薛提和东平王。是赫连太皇太后和宗爱合谋给他们加得罪名,无辜地杀害了他们。太宰拓跋长乐、太尉黎庶、司徒古弼,跟他们 一唱一和,充当了爪牙,天理难容,该当何罪?”
群情激昂的大臣们立刻叫嚷起来,有的说灭族,有的说凌迟处死,有的说是腰斩。那拓跋长东、黎庶、古弼早骇得面无人色,想溜出殿外,却门上早有武士把守, 想京城也戒严,插翅难飞。便听得文成帝宣布了赫连太皇太后十大罪状,废除她的太皇太后之位,赐死!三人骇得三魂出窍,又听得宣布:“太宰拓跋长乐、司徒古弼、太尉黎庶,助纣为孽,为虎作伥,是宗爱的同党,处以腰斩!”他们便如一滩稀泥,都瘫在了地上。
大殿里一片肃杀之气,站在一旁的源贺、陆丽、刘尼早有准备,依照圣旨立即令武士把他们拿下,绑赴刑场,明刑正典,弃尸于市。赫连氏被打入冷宫,赐一条白绫,令悬于梁上,一命呜呼。
这一非凡的举动,使文成帝的威信大振,没人敢再轻视,都说他年纪虽小,却十分成熟,能杀善断,敢作敢为,像他祖父太武帝一样,是个了不起皇帝。其实他们哪里会知道,这是冯昭仪在幕后的导演。他从中感受了天子一言九鼎的威严,皇权的至高无上,确实也成熟了起来。此后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自如地用运着权杖。拓跋鲜卑的皇位继承,从道武帝开始,已由“兄终弟及”改为“父子相传”,他的两位皇叔广阳王拓跋谭和临淮王拓跋建,对他这个皇孙继承皇位流露不满,似有窥视皇位之嫌,他毫不留情地废掉他们的王位,将他们处死。中书令长孙谒候虽是太武帝的舅父,也功盖朝野,但他妄自尊大,目无皇上,他也很不客气地将他免官,没收家产流放边疆。他不到半年的时间,便将朝中有碍于他皇位的人扫除干净。
接着追尊他的父亲拓跋晃太子为景穆皇帝,母亲郁久闾王妃为恭皇后;尊冯昭仪为太皇太妃,封保太后常怀玉为皇太后。辅佐他登上皇位的南部尚书陆丽、殿中尚书源贺、宿卫监刘尼都封王,在朝中担任要职。其他大臣各有赏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