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维马丁访谈(提问:李振羽)

(2015-09-02 17:01:02)
标签:

军事

维马丁访谈

 

 

访谈背景:中国•平凉新世纪诗典崆峒山诗会

访谈形式:面对面

时间:2015年8月14日星期五

地点:崆峒山下平凉宾馆贵宾楼6408

提问:李振羽(中国·甘肃)

受访者:维马丁(奥地利)



1,您经常跟读新浪微博NPC《新诗典》的每日荐诗吗?“民间立场,独立品质,先锋走向,现代纯诗”,这是伊沙亲定的《新世纪诗典》的宗旨和十六字方针。作为新诗典义工团队的特约翻译家,你是从何时接触到新诗典的?


维马丁:应该是2013年开始的吧,有两年半了。最早是在伊沙的新浪博客,新浪微博当然也有新诗典的推荐诗,但最早是在博客。
最早读到伊沙的诗歌,是2007-2008年,之后就越来越喜欢。2012年我和伊沙开始有了正式的电子邮件联系后,伊沙把新诗典的推荐诗推荐给我,我看了之后很喜欢,我觉得这也是我喜欢翻译的诗。
2013年12月初,和伊沙第一次见面,在此前后,我也翻译了一部分伊沙个人创作的诗。去年秋天我俩一块儿去美国,受邀在佛蒙特创作中心写作一个月。在此前后,我一直坚持翻译《新世纪诗典》的推荐诗,有一部分得以发表,主要发表在奥地利、瑞士和德国的德语杂志,其中瑞士的《新苏黎世报》发行量最大,在德语界也最有影响力;还有德国的《法兰克福汇报》,当然,还有一些奥地利的杂志。总共翻译了近二三百首诗吧,发表了近20首,包括沈浩波等新诗典诗人的作品。

2,何以现代?何以先锋?何以民间?何以口语?

维马丁:现代诗,应该属于开始于1918年前后的现代艺术概念。一战前俄国的1905年革命,虽然没除掉皇帝,不过在艺术上,这时已经有了新的概念。那时,随着最早的现代艺术概念的产生、发展,中国的现代诗歌艺术从1918年也开始出现了。近些年,伊沙组织建立了新诗典。

伊沙的诗,虽然他没有学我所崇拜的欧洲和奥地利的诗人,但伊沙的一些作品,比如《结结巴巴》,与奥地利一个叫ERNST JANDL的诗人写作于1957年的一首诗歌很像。这首诗歌直到十多年后才在奥地利得以发表。这种诗老诗人不接受,他表达的是反战和战争带来的恐怖情绪。ERNST JANDL的这一首诗已经具备了新的写法,这是一个唤醒读者的方式。当然,在写《结结巴巴》时,伊沙本人并不知道这一点,但也许写诗真是通灵的,奇妙的有这个共同点。

 

《结结巴巴》

 

结结巴巴我的嘴 
二二二等残废 
咬不住我狂狂狂奔的思维 
还有我的腿 

你们四处流流流淌的口水 
散着霉味 
我我我的肺 
多么劳累 

我要突突突围 
你们莫莫莫名其妙 
的节奏 
急待突围 

我我我的 
我的机枪点点点射般 
的语言 
充满快慰 

结结巴巴我的命 
我的命里没没没有鬼 
你们瞧瞧瞧我 
一脸无所谓

——伊沙

 

伊沙的诗我感到很亲切,与我自己的诗观也很多共同点,《新诗典》也是很开放的,并不是所有诗人都必须写口语诗才能被选入《新诗典》,伊沙自己的诗也是很多元的,也有一些其他的类型,其它的概念。只要有意思,他就推荐发表。在《新诗典》里,按伊沙自己纯口语诗的标准,口语诗也许只占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我自己喜欢的诗,也有许多种,除前面列出的中文诗人外,还有法语、英语、俄语等语种的诗。

 

3,你是如何走上学习汉语言文学之路,并成为一名优秀诗人的?

维马丁:我中学时开始读诗,1980年代开始读中文诗,1984年我才开始学中文,等到两三年后,在读了一些唐诗和其他古诗后,1988年,又读到了中国的朦胧诗,很喜欢其中北岛等人的诗。我1966年出生,1984年上大学,1988-1990年在台湾国立师范大学学中文专业,此前,曾在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学德语文学和汉语言文学。在台湾学习时期,还很不了解文学与历史的关系。比如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当时国民党有屠杀行为,直到1991年才承认;又比如1947-1987年台湾一直处于戒严状态,大学教授一定要是国民党党员,我在台湾师范大学的老师全都是(国民党党员)。关于当时中国大陆的信息情况,我所得到的有官方和民间不同的说法,而且是很大的不同。1989年,台湾也有示威活动,当然是由于台湾内部的问题引发的。要想获得更多更准确地新闻信息,你的中文阅读能力就得快一点提高。

不仅仅读新闻,同时我也读北岛。1990年北岛流亡在北欧,他坚持编辑发行《今天》诗歌杂志,当年我从台湾回到奥地利后就正式订阅,这时,我对中国当代诗歌很感兴趣,我也读到了舒婷、多多、于坚的诗,不过还没有很深的影响。1990年回到维也纳大学后,我又读硕士,在此期间有个实习阶段,是1992-1993年吧,不到一年的时间中,我在中国上海的同济大学教德国语言文学,1995年1月硕士毕业。虽然在中国,不一定就能教到文学,但只要有机会,我更愿意教文学。我后来的妻子1992年在维也纳大学开始学中文,她是美国人。我认识她是跟诗歌有关系,应该说是“诗为媒”吧。当时,舒婷到维也纳大学搞一个朗读活动,学校倡议学习中文的学生自愿去听,而且问谁愿意带舒婷观光维也纳,我和我妻子都愿意,就这样认识了。以后我们又去了中国,我妻子是学历史的,起初学美国史,学欧洲史,后来要学习中国历史,1994-1995年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就到西安西北大学学习中国历史。之后我们去了武汉,她在华中师范大学学习中文和历史,我在武汉的同济医科大学教德语。我妻子教英语。再之后,我们又去了重庆的四川外国语大学。我妻子的硕士论文就是关于秦始皇在中国课本是怎么教的?具体一点说,就是在1950年代到1960年代,从西安、武汉、重庆的课本上对秦始皇是怎样教的?

1999年我们到了北京,住了很长时间,一直到2008年,我还是教德语。2000年,我开始给一些杂志,比如《人民画报》作翻译,也给中国广电总局翻译电影字幕并且配音。《人民画报》的翻译一直做了到2009年,我到了奥地利还用邮件往来翻译。后来,老编辑退休了,新上任的又不认识我,他们就不给我活了,我就下岗了,被炒了鱿鱼。(朗笑不已)

另外,1990年代我也翻译了一些短篇小说,发表在奥地利的杂志上。由于《今天》诗歌杂志,我知道诗人多多也写小说,就和他通信,他很鼓励我,但总共仅翻译了两三篇吧。后来,我还翻译了刘震云的小说《手机》《温故1942年》,发表在德语杂志。伊沙的小说我也读过一点,虽然很有意思,但由于没有时间,至今没有翻译。

现在,我在奥地利做着自由翻译,我妻子在维也纳一家公司做科技研究,和中国的大学保持着联系。她的公司有一个中国科技研究员,这使她有了说中文的一小点机会吧,才不致于使她原有的中文死亡。学历史的目前在做科技翻译,但她做得很好。我认为我妻子在文化方面的研究才能比我大,而她却不喜欢大学氛围,她个人喜欢在公司上班。

我目前主要感兴趣于当代诗歌,比如中文、德语、俄语和英语诗歌,但一般只对中文当代诗歌进行翻译。在1999-2008年北京学习生活时期,尤其是2007年以后是我写诗很多的一个阶段,内容与奥地利和北京有关,跟家人有关,我两个孩子都是在北京出生的,分别是在2002和2005年,因此这个时期,自己就开始写得多一点,开始每个星期期至少写一首诗。

 

4,来甘肃平凉参加崆峒山诗会前,您和伊沙等一起刚受邀参加了中国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谈谈在青海湖边的诗意收获好吗?同时,也请谈谈你获得NPC《新诗典》李白诗歌奖•首届翻译奖及对本次崆峒山诗会的感受好吗?

维马丁: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设计很完美,安排很周到,不仅有中国大陆,还有台湾,有世界各地包括美国、俄罗斯等几十个国家的诗人参加。我的收获非常丰富,最宝贵的是交流,可以朗诵和发表一些关于诗歌的谈话,我也有了登台发言的机会。我们还组织了一个诗歌活动,但这并不是本次会议安排的,是我们自发自觉的到公园朗诵诗。中国方面参加的诗人有伊沙、刘畅,非常成功。公园里当时有很多人,他们不一定听得懂,朗诵诗的人也不一定互相听得懂,但确实很丰富,因为交流而丰富。因为我们的诗人朋友马非,至少我在西宁过得非常好,关键是我真正享受了诗歌。我也很喜欢马非的诗,最近我翻译了马非写他已故的初中老师的一首诗,就是关于一个汉字“霾”的那首诗。

 

《告慰张老师在天之灵》

 

 

初中时代

我一而再

再而三地

在听写时

没能写对的

那个字

现在会写了

我写给你看

雨字头

左下是虫豸的豸

右下是里外的里

不但如此

我还会用它组词:

雾霾

还会用它造句

很多句

 

——马非

 

本次崆峒山诗会,组织得也非常丰富,虽然是民间组织的,也是很大规模的诗歌活动,有新世纪诗典的颁奖暨朗诵,有谷熟来禽诗歌节的颁奖暨朗诵,有登山比赛活动,还有今天晚上的长安诗歌节第200场朗诵活动,也很丰富,非常好。


5,在欧洲在奥地利在您居住生活的社区,有着怎样的文化艺术生态和诗歌生态?这和长安诗歌节的日常性诗聚活动有哪些相似或不同?

维马丁:在奥地利,诗歌也有口语化的,也有不口语化的,有年纪大的诗人,也有年纪小的诗人,我喜欢的诗歌是口语诗,所以我每次都读得多一些。

长安诗歌节是很好的诗歌生活方式,这和欧洲的诗歌活动很相似,给你5分钟时间,你念你的诗,就会有鼓掌,还会有第二轮的机会。很多年轻人对此感兴趣,接受诗歌,并且是通过有一定竞争性的活动。

与欧洲相比,长安诗歌节也有不同的特点,就是它的诗歌氛围更为严肃。虽有竞争,但主要目的是为了互相交流,还有彼此之间的批评,这很重要。长安诗歌节的竞争、批评和交流,有了这三点,就会很吸引人,就会使人们把诗歌当一会事儿。

欧洲的朗诵活动的参加者不一定都读诗,一些年轻人对诗的了解很肤浅的,有过分娱乐的成分。伊沙的诗也有很多好玩的成分,但其主要的不在于好玩这一点,它还有很丰富很高级的意味。

6,本次诗会上,沈浩波当场表示愿意赞助出版你的翻译诗集。谈谈你近期的诗歌翻译和出版计划好吗?

 

维马丁:沈浩波是新诗典很重要的诗人,他赞助出版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不过,关于出版《新世纪诗典》的翻译集子,差不多要等到后年即2017年吧。现在,最要紧的是伊沙的德语版诗集的出版,大约在今年年底或明年,由奥地利的一家出版社出版发行。总共有200多首伊沙的诗,是中德语对照本,完全由出版社出资,预计在德语世界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因为此前已经有了不少的伊沙诗歌的德语翻译文本在德语世界的报刊发表,如果翻译集子出版后,再在瑞士、奥地利、德国等地做一些朗诵活动,也许会卖得更多。伊沙的诗非常适合多种读者,里面有那么多当代中国的生活元素和信息。当然,新诗典的德语译本也会是一本不错的集子,由于它的民间性,由于也灌注着非常强烈的生活特点。每个出版社也许会有不同的想法,通过一些诗歌活动,通过报刊媒体的推荐,伊沙在本次颁奖典礼上写给我的那个书法——桥,也许会真正实现!

 

 

注:本访谈文字经维马丁本人审阅并加以完善。特此致谢维马丁先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