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依晓
李依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59,640
  • 关注人气:4,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声明

(2015-11-05 20:26:52)
标签:

杂谈

       很多时候,宁愿心大到去相信人们的善意和美好;很多时候,宁愿以更纯粹的姿态去面对很多事情。就这样大大咧咧地一路走到今天,却依然发生了这最不想看到的一幕,2015115日,我也有些话要说。 


以下是对某些陈年旧事的还原,与我此时此刻的情绪无关,与真相有关。尽管这么长时间以来,那个噩梦般的时刻,我并不愿想起,因为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别人,都是不愿被提及的。

2014922日,印小天生日。几个和他关系不错的朋友为他庆祝之后,就一起到邵峰的房间聊天。当晚有人喝了酒,叶璇女士是知道的,她也在聚会现场。但即使是这样,在夜里12点左右,叶璇女士仍然带了两只宠物狗来到邵峰房间找我们,其中有一只阿拉斯加。叶璇女士告诉我们,这只阿拉斯加她才带回来两个月。大家问她:“这只狗凶不凶?”叶璇女士说:“之前的狗主人说,它上过狗学校。”我还记得,当印小天抱住这只狗的时候,它发出了“呜”的低吼,于是有人说:“它可能该睡觉了,有点躁了。”然而并没有人带狗离开,而让它继续留在了大家聊天的房间里。

之后的事情,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当时我坐在地上,这只狗在房中来回走动,每个人都曾拍过它或抱过它,最后它走到我的身边停住,我说:“我可以跟它拍照吗?”叶璇女士说:“这狗很温顺的,没事。”可就在我拿起手机准备自拍的那一刻,事情发生了。我虽聚餐的时候喝了一点红酒,但我没有喝多,更没有醉酒。自始至终,我也并没有强行搂住狗的脖子。

直到现在,那只狗在我左后脑勺处发出的如同老虎吃食一般的吼叫声,仍然会不时出现在我的噩梦当中。

晚上,在横店集团医院,急诊科的大夫为我缝合了伤口。当然,之后一段时间的治疗中,也并没有出现所谓专门找来的整容科医生为我做缝合手术。

在这只狗的袭击下,当晚我的后脑勺被医生发现两道长长的伤口,左耳被撕裂,是撕咬导致的。在此之后的第七天和第十天,又分别在我头部左上方、后脑勺正上方、颈部上方,分别发现了四条伤口。当然,也是撕咬导致的。没有哪只狗仅仅用爪子一推,就可以挠成六处不同位置的伤口。我以为,这是个常识。

受伤当晚,五针狂犬疫苗打在我的头上,且所有的缝合都是在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进行的,那种疼痛无法用文字表达,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天晚上都无法成眠,不是不想睡,而是根本没办法睡着;与此同时,由于还在剧组当中,受伤的第四天,在头上、耳朵上还没有拆线的情况下,我继续完成了剧组每天的拍摄工作。尽管剧组方一再表示,等我伤好之后再开工。但是,我也明白大家的不易,毕竟,这次受伤并不是剧组造成的,因为我一人耽误整个剧组的工作进度,与我的原则不符。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并没有想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也全然没有想过借此炒作。一则,就当时叶璇女士表现的关心,于我已经足矣;二则,我实在不想自己受伤的事情让父母为我担心,相信这一点,在外打拼的朋友们都能理解。

对我而言,这只是一段人生中的苦痛经历,不愿回首,却也令我成长。而且,我与叶璇女士也并非朋友,这件事发生之后,便再无联系。我没有想到,当今时今日这件事再度被提及的时候,却全然变了一番模样。人言可畏、众口铄金,我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但是真相终归不该遭到扭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声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声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