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暖秋月与父同博
温暖秋月与父同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572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荆山情怀

(2020-06-21 18:41:08)
标签:

椿树拾零

旅行

随笔/感悟

汪沛池

原创

分类: 温暖.秋月——2019-3-26以后的
荆山情怀

文/温暖秋月
我对荆山有一种极为特殊的情怀,这都源于小时候在哪里不间断地生活过的缘故。
印象中的“家"要经过一个开阔地带,要爬一个不大不小上坡,“家”是圆形的,“床”摆在一层大厅的角落,另边摆放着煮饭用的煤炉、锅碗瓢盆等,这情形一直都在我脑子里盘旋。
夏天,满目葱茏,野花盛开,山上有数不清的蝴蝶和蜻蜓自由飞翔,爸爸用铁丝窝成圆圈,再用纱网做成罩子和圆圈固定在一起,然后绑在竹竿的一头,我举着比自己高很多的竹竿满山逮蝴蝶、蜻蜓,有时拿芭蕉扇朝蝴蝶扑去,蝴蝶高高地飞,我漫山遍野地跑,为此累得满头大汗而毫无所获,虽如此仍然乐此不疲,妈妈也时常陪我一起玩,爸爸则总是坐在桌前不是看书就是写字,至于写什么我不知道。
幼儿园毕业升小学那年,妈妈从芜湖给我买了一个蓝色边角处有三道白条斜纹书包,包里面装着铁质铅笔盒,铅笔盒图案是一个女孩挑着担子,旁边有一只老母鸡带一群小鸡,画面生动活泼,书包我用到小学毕业,铅笔盒一直陪我读完高中。
即将成为小学生的我,高兴地背着书包一走一跳,书包带子较长,随着我的跑跳书包不时地打在屁股上使我很扫兴,回到“家”妈妈把包带子改短,我背起来舒服也神气多了。
一个较为凉爽的早晨,妈妈领着我到学校了解上学事宜,半道上厕所遇到荆山小学的一名女老师,女老师说学校要学生自备课桌椅,后来我回到芜湖读小学。
还是一个夏天中午,爸爸带我到一座寺庙,中午天气很热,,爸爸和一个老和尚聊了几句就带我回“家”。
“荆山寒壁”爸爸也曾领我去过。

96年,因为拆迁,我家搬到芜湖水文站宿舍过度,爸爸写了本自传,我才得知:“我们租住的是采石场的火药库,火药库在荆山半山腰,孤零零一座炮楼,其实房里也没有火药。”(摘自父亲自传)
后来爸爸卧病在床,陪伴他的间隙便把自传录入电脑,此刻我对荆山的印象和他自传中描写重叠,鲜活立体了。
2019-3-26,午后爸爸走了。
我再次翻开爸爸写的自传,萌发了要去爸爸曾经去过的地方看看,荆山便是其中的一站。
今年5月26这天先生陪我到荆山。过去“荆山小学”改为“荆山中学”,我在校门口留影存念。至于“炮楼,”年轻人根本不知道有炮楼的存在。
“荆壁禅寺”明嘉靖时芜湖官绅修建,后屡毁屡建,现在呈现的是重新修缮,我也拍照发到微博。
荆山寒壁,只有年长的人才知道,巧的是,我向一位老者询问:“炮楼”、“寒壁”旧址,他说:“你真问对人。”说着转身进屋拿出一张图,他指着图说:“这是我2015-5-17手绘而成,荆山的故事都在这张图里。”
我问:“‘炮楼’在这张图上的哪个位置?”他指着图纸大荆山位置,炮楼,这下面是采石场;
“荆山寒壁”在这里,那可是与敦煌石窟和龙门石窟相媲美的!
荆山,过去的痕迹不复存在,但我还是从自传里体会爸妈当年生活的心酸,对现实的无助和彷徨。庆幸我的父母即便在艰难中也尽力让我感知世界的无限美好。
远去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牵起我对爸妈的深切思念。明知过去的荆山已不是现在的样子,但我仍然前行,希望能找点和爸妈共同生活的痕迹。
荆山寒壁化灰扬,
雄关江声浪喧昂。
陶唐烟雨今胜昔,
神山石卵已炸光。
白马洞天雷达站,
赭塔晴岚暗生香。
盆塘塔影变闹市,
蟂矶烟浪话沧桑。
这首《感游八景 》的诗,是我爸爸汪沛池 作于(1989.3.25)
荆山行,击碎了我对荆山的迷恋,但是我对荆山的那份美好情怀永存心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西藏之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西藏之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