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暖秋月与父同博
温暖秋月与父同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622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不变的荆山情怀

(2020-06-13 11:04:03)
标签:

杂谈

椿树拾零

旅行

随笔/感悟

汪沛池

分类: 温暖.秋月——2019-3-26以后的
我不变的荆山情怀

文图/温暖秋月

我对荆山有一种极为特殊的情怀,要问为什么?真是说不清道不明。

如果追根朔源的话大概就是爸妈在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了生活住在荆山。大约在60十年代初期的时候,我还没有上幼儿园时期,只有星期六妈妈从荆山回芜湖把我接去过了礼拜天,再有就是暑假我才回在荆山和爸妈过上一段时间。

在我的印象中,回到荆山的家那是要经过一个开阔地带,要爬一个不大不小上坡,“家”是圆形的,我家的床摆在一层的大厅里的一个角落,角落的另一边放着煮饭用的煤炉等物件,现在想想真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生活便是如此。

夏天,我常常一个人扑蝴蝶,有时妈妈也陪着,我拿着大扇子左扑右挡,跟着蝴蝶满山的跑,累得满头大汗而毫无所获,虽如此还乐此不疲,爸爸总是坐在桌前不是看书就是写稿。

升小学那年妈妈从芜湖给我买了一个蓝底,边角处有三道白条纹书包,包里面装着铁质铅笔盒,铅笔盒上面有一个女孩挑着担子,旁边有老鸡带一群小鸡,画面生动活泼,书包我用到小学毕业,铅笔盒一直陪我读完高中。

我背着书包高兴地一走一跳,由于书包带子较长,随着我的跑跳书包不时地打在屁股上,回到“家”妈妈把我的包带子改短,我背起来就舒服多了。

我清楚地记得一个早晨,妈妈领着我到学校了解上学事宜,半道上厕所遇到荆山小学的一个女老师,女老师说学校要学生自备课桌椅,后来我回芜湖读小学。再后来从爸妈的哪里知道我们租住“”的是“炮楼”。“住在采石场火药库,药库在荆山半山腰,孤零零一座炮楼,其实房里也没有火药。”(摘自父亲自传

还是一个夏天,爸爸带我到寺庙,中午天气很热,庙里一个老和尚,爸爸和他聊了几句就带我回家”。后来我在父亲的自传得知那是去了荆山寒壁。

96年爸爸写了自传,我从字里行间读出他们当年的心酸和无奈,而我对美好的向往都浸泡在爸妈无尽的苦涩中,他们却给我的却是对外部世界无限美好的憧憬。

2019-3-26这天午后爸爸走了,此后我又想起荆山,想起曾经住过的炮楼和八景之一“荆山寒壁,”于是在今年5月26日先生陪我到荆山。

从我们家坐102路车到新市口下次,再转21路到荆山站下,一路向路人打听到“炮楼”怎么走,很多人都惊讶地说:炮楼,荆山有炮楼?不知道!寒壁早就没有,全部炸了成石头铺路了。

一个三十多岁男子说指着街道对面说“哪里有采石场,炮楼都炸掉了,现在都是平地。”我坚持说要看看遗址,他说:你这么这么走,到前面你再问人。

走进村子问一农妇,她用不用质疑口吻:“这里那有炮楼,我住这里几十年没听说有‘炮楼’。”
这时从村里走出来一年长老者,他说“炮楼没有了,采石场那边都是平地。”

荆山小学,老者说:“现在改为荆山中学,从这里走不远出就是。”我们顺着老者手指的方向走去,看见许多家长站在校门口接放学的孩子。
我在这里留影纪念↓

我不变的荆山情怀

↓有往前走就到了马路,围墙上标注“荆壁禅寺”字样,我们又往回走。

我不变的荆山情怀


↓当地人讲,明朝嘉靖年间,地方绅富集资在大荆山上建的一座三开间三进两厢的“荆壁禅寺”没有了,这是现在重新修建,地址也改变。
我不变的荆山情怀

↓重建的荆壁禅寺,外观也蛮雄伟。

我不变的荆山情怀
↓从荆壁禅寺出来,心有不甘地问当地人——荆山寒壁遗址,许多人都说不知道,荆山中学的门卫很不耐烦地说,前面有个洞,你看看是不是?

这是我来的路上拍的,这是荆山寒壁遗址?怎么看都像窑洞

我不变的荆山情怀


↓什么都没看到,想想还是回家吧,又看到一位老者蹲在门口喝牛奶,我问他:“炮楼”、“荆山寒壁”,他说:“你真问对人。说着转身进屋拿出一张图,他指着图说:“这是我2015-5-17手绘而成,荆山的故事都在这张图里。

我关注的“炮楼”、“荆山寒壁”,他说:“成了采石场,现在夷为平地。
我问:“炮楼在这张图上的哪个位置?”他手指图纸,这里是炮楼,那里是寒壁,如今都没有了。
我不变的荆山情怀
荆山寒壁是芜湖的八景之一,明御史骆骎曾再次题字“寒壁”。“荆山寒壁”的由来有个神奇的古老传说: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那里并没有山,只有一条河,有一个鳏老头在那里摆渡为生。

有一天,一个衣着褴褛的老头,手执吹火筒,倒骑毛驴,从这里过河。过河的老头没有下驴而是由毛驴把他驮到船上。摆渡老头的热情招呼,没能得到骑驴老头的理睬,摆渡老头很不高兴,不一会,船划到对岸,于是向他索要渡钱,过河的老头依旧不理睬,他拍了拍驴的屁股,驴立刻在船上拉了一堆屎。摆渡的老头抱怨起来说:“你不给渡钱,反而要你的毛驴在我的船上拉屎,真是欺人太甚。”边说边向船头走去,可是这时过河的老头和他的毛驴却都不见了。

摆渡老头觉得非常奇怪,但也没办法,只好拿起扫把、畚箕把驴屎扒起来倒到岸上。可是当他回到船上时,突然发现留在船仓里屎迹子闪闪发光,用手一摸,竟是一块块的金子。再回头看看倒在岸上的驴屎竟然顷刻间变成了满是石头的大山(这也是“荆山寒壁”的由来)。原来过河的老头就是八仙中的张果老,他是来帮助这位好心的摆渡老头读过难关的。

当时人们把那座山叫做“金山”。但由于此山竟是石头人们希望有一天能草木丛生,孕育一方水土,于是,就把“金山”改为“荆山”(红字部分来自网络)


感游八景

 

文/汪沛池 

 

荆山寒壁化灰扬,

雄关江声浪喧昂。

陶唐烟雨今胜昔,

神山石卵已炸光。

白马洞天雷达站,

赭塔晴岚暗生香。

盆塘塔影变闹市,

蟂矶烟浪话沧桑。

 

注:芜湖有名的八景   作于(1989.3.25)


荆山行,击碎了我对荆山梦的迷恋,但是我对荆山的那份美好情怀却永存心底。

分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徽杭古道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徽杭古道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