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湖南花鼓戏“刘海砍樵”谈起》

(2009-11-26 09:27:11)
标签:

杂谈

时下人们痴迷韩剧,大女人和小女生被忽悠得神魂颠倒,就连我办公室的女同事,年纪都一大把了还被韩剧感动得眼圈湿润,中国难道没有演绎爱情感动世俗的文艺?

我还是情感懵懂实践木讷的时候,有一段被日本爱情电影忽悠得梦里常感受公主美女暧昧般微笑,于是到今天一直认为世界上最好的爱情对象是日本女人。这有点不爱国吧?

我压根不欣赏韩日男人,那么好斗,会给女人好果子吃?!极想奉劝那些被忽悠的中国异性,要学会在中国男人里选好男,蛮好的挺多嘛。哈哈

记得初中时也喜欢过中国爱情故事,最深刻就是红楼的爱情了,我还记得越剧里扮演林黛玉的王文娟,还记得隐隐作痛的感觉;后来初中毕业后学提琴时,忽然发现了梁祝的凄婉旋律,那时候我似乎知道什么叫惆怅了。

只要接触音乐,你一定回避不了戏曲。对于戏曲,我谈不上喜欢,但有几出名唱段却一直在记忆深处,这里面不包括京剧而全属于地方戏曲,湖南花鼓戏“刘海砍樵”是我钟爱的一出。

京剧虽是国粹,地位上超越地方戏,但某种程度比不上湖南花鼓戏等地方戏通俗易懂和富有生活气息。除了80年代刚有电视的时候,因为节目枯燥单调没折,几乎多半天能耐心地盯着电视屏幕看。那时候京剧整折子戏很多,我静静地看别人高唱戏词,自己却不知道如何发音,如同多年后来深圳遭遇粤语一样。

私下认为,京剧是国粹更多源于博采众长,但也正因为博采众长有不当而阻滞了它更好的发展。京剧的衰落,很大程度和发音太地方化有关,而且基本上是湖北安徽那一带拗口的发音转化而来,不看字幕你不知道演员在嘟囔啥,而“刘海砍樵”虽然属于湖南常德口音,语言却能让南北方很大范围内接受。

我特意归纳了一下中国戏曲四大情歌:第一是青海民歌(作曲:王洛宾)“在那遥远的地方”;第二是黄梅戏《天仙配》唱段“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第三是湖南花鼓戏“刘海砍樵”;第四是湖北民歌“龙船调”。这里面,最欢快的是“刘海砍樵”,是真正的快乐爱情。

“刘海砍樵”有唱词:家住常德武陵境,丝瓜井畔刘家门。常德贫农刘海因为品质优秀,得到狐狸精的爱心,于是刘海和狐仙便有了一段劫后重生的爱情。这段爱情用轻快的花鼓戏演绎,实在是天作之合。中国安徽凤阳朱元璋的故乡也有花鼓戏,但那种旋律组合未免太简单了些,不若湖南花鼓旋律这般丰富。

在深圳亲眼看过宋祖英演唱的湖北民歌“龙船调”。那是描绘活泼俏丽的少妇回娘家时请艄公摆渡过河发场景,未免了些,腔调倒是高亢婉转和湖南花鼓戏很相似。

中国目前声乐大家来源于唱戏出身的,有名有型的最多当数湖南花鼓戏,譬如李谷一、廖莎、雷佳,当然还有宋祖英,个个湖南美女,个个爱情高手,譬如宋祖英。哈哈

青海民歌 “在那遥远的地方”作曲是传奇人物王洛宾,这老头的传奇在于吸引了当代最有文才最浪漫的奇女子三毛。我想:三毛爱上80的老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老头胸怀里诞生了中国第一情歌“在那遥远的地方”。但是,现实中两人终究没有跨越鸿沟,于是这民歌显得和天苍苍的原野一样悲凉。

黄梅戏《天仙配》唱段“树上的鸟儿成双对”仙女扮演原唱是严凤英,那也是我小时候心目中的仙女,她和董永的爱情也够无奈。

黄梅戏后来女声声音全是从模仿严美女开始,譬如余秋雨的夫人马兰;还有吴琼,后者曾经改唱流行歌但收效不大,爱情却获得以外,得到一年龄偏小的帅哥爱情。我觉得老余和马兰还有爱情可言,吴琼的爱情就要大折扣了。

说来说去,与四大戏曲情歌相关的人物,唯有湖南花鼓戏“刘海砍樵”是真正快乐无忧的爱情。

“加菲没有猫”问奥壹谁会唱“刘海砍樵”,我说我会,有句话:说得比唱的好听。爱情如此,行事也如此。

我突然领悟到,这“加菲没有猫”莫非想寻找快乐爱情了?哈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