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静水深流
静水深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171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永远的边城

(2010-09-07 17:48:46)
标签:

湘西

游记

茶峒

问天台

坐龙峡

 

永远的边城

(2010.08)

 

 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             —— 黄永玉

 

 

     和很多人一样,因《边城》,我心里有了一处桃源;亦因《边城》,人们自然地把沈从文和这座小城——茶峒连在一起。先前读到这篇小说,那字里行间流淌如水的文字和才情一直牵曳着我,让我终于有一天走进这一个青山秀水宁静朴素而又空灵美丽超脱凡俗的梦里。

 

永远的边城

 

    在湘、贵、渝三省(市)交界处的花垣县,有一个温婉、美丽、雅致的小山城——茶峒小镇,也就是沈从文笔下的边城。仍然是古旧的老街,悠悠千年如斯绕城而过轻舟逆水而上,沉醉于青山秀水间,仿佛时光亦静止。沿途美景如一幅看不完的画卷,在眼前铺展开去。山中的树,水中的鱼,街头小巷、石板路,岸边吊脚楼、小背篓以及酒水和山歌,处处是湿润透明的湘楚景色,处处是淳朴赤诚的风味人情,我仿若嗅到了《边城》的气息,“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这里“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一切莫不极有秩序,人民也莫不安分乐生。”

 

   在这缓缓行进的船上,在沉静的江面,听着船桨有节奏地激起水波,看四周青山环抱,岸上赶集的人背着背篓在山道上匆匆赶路,岸边浣衣的女子,各色的衣物在水里翻飞起落,洗发的姑娘,任柔柔的长长的黑发散在水里,绸缎般地飘摇… … 这样的时刻,这样的景致,让久处繁嚣的灵魂沉静地回归。

  

    河水清清,一如翠翠清亮的眸子,将我们心上的尘埃荡涤净尽。忽然在抬头间看见茶峒的崖壁上沈从文题书的红漆大字“边城”,来到茶峒的异乡人便会一下悟到边城的魂其实就在这清清的酉水中。

  


永远的边城

 

    沿湘西自治洲吉首市西郊20余公里,是著名的德夯风景区。

    德夯,苗语为美丽的峡谷由于山势跌宕,绝壁高耸,峰林重叠,形成了许多断崖、石壁、峰林、瀑布、原始森林,在德夯的深山狭谷之中,最为著名的旅游景点就是“问天台”,据说此处为屈原问天之地而闻名遐尔。天问台在群峰之间一峰突兀而起,四面皆是深壑,顶端却是一块天然平台。

 

     久闻其名,心驰神往。

    沿古板路往狭谷,渐行渐远,渐别人烟,但见断崖峭壁,溪水潺潺,云雾缭绕,或见着苗服背竹篓者麻利地穿行于刀削般的崖壁间,让人懔然生畏。从山脚上到问天台,大约1500级台阶,250米高,需要近两小时攀上山顶。疲于舟车劳顿间的我对于这样的攀爬自然有点怯意,“无限风光在险峰”,面对神奇的问天台,冲着千年绝唱《天问》,即使是刀山,前往旅游观光的游客也不惮于攀登。 

    通往往天台的石级曲折绵延,呈“之”字形往山顶延伸,登上山腰,再往前一步,便感觉脚下多了一份险峻。越是靠近山顶,越觉峭壁峥嵘,“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让人疑有蜀道之难了。

 

    到达问天台,放眼望去,顿感开阔,目之所及,巨石林立,峭壁千仞,群山蹲踞,静穆安祥;耳之所闻,是呼呼山风、淙淙流水、啾啾鸟鸣;下瞰深壑幽幽,万丈悬崖,仰视晴空万里,白云悠悠。俯仰之间,世事纷扰如潮水隐退,与地,与天,如此切近,难怪被流放到沅澧西部崇山峻岭间的屈原在此会有千古绝唱《天问》传世!

    恍惚间,我似乎听到声声叩问,穿越千年时光而来,依然如洪钟震耳,日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冥昭瞢暗,谁能极之?冯翼惟像,何以识之?明明暗暗,惟时何为?阴阳三合……”

 

 

永远的边城

 

    沿湘西自治洲吉首市北向百十公里是“中南第一奇峡”坐龙峡风景区,位于古丈县红石林镇,与湘西名镇王村(芙蓉镇)隔水相望。整个坐龙峡大峡谷全长约6500米,最大高差达300余米。多年来坐龙峡一直隐逸于茫茫武陵山脉中,从未有人穿越,直至1993年才被康熙御医七代传人李浩然先生采药发现。据他介绍,他采药遍游祖国名山大川,景观奇绝无冠于此地,堪称天下第一谷。据专家考证,坐龙峡峡谷地貌的形成是经由300万年的地壳变化加之风蚀水流而成。

 

     听摄友言及坐龙峡的“俏、隐、幽、旷、奇、险、古、拙”,向往已久。今偶得闲适,相邀前往。刚走近峡口,凉爽扑面而来,进去更是寒气逼人,迥然世外。在峡谷中狼顾左右,竟然找不到路,只是看到崖上有铁链,便明白沿铁链攀爬的崖壁便是路了。导游说峡谷中所有游道均建于峡谷深处,依山取势,既经细心雕琢却又浑然天成。 

    瑟瑟缩缩地踏上粗朴的板栗木栈道,头上是峭壁,脚下是深渊,山泉叮咚,轻悦地抚慰着我们紧张的神经,偶有飞溅的溪水从脚下轰鸣而过,或是劈头落了满脸满头,有惊无险的铁链让人在惊悚中体味一种快慰。或是抬头之间,看见一朵花或一枝叶盎然地迎着峡谷顶的一线阳光恣情生长,内心便充满喜悦。两手交互攀爬在峡谷的索道上,纵使处处皆美景,哪得闲拍摄?收慑住惊惶之心奋力拍得几张,只有这张还能让我感受伊时的艰险。 

    听闻坐龙峡一名的由来,相传一青一白二龙盘居于断龙山,使土家人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皇帝因怕二龙改朝换代自己皇位难保,而令人钉住二龙,青龙被钉而白龙却一路狂奔,情急之下钻入一条深幽险峻的峡谷中得以逃脱,坐龙溪因而得名。 

    坐龙峡两侧山顶到峡底,森林茂密,古藤缠绕;峭壁陡坡路险,崎岖难行。谷中有溪,气象因季节而不同。春夏之际,溪水陡涨不见峡底,溪水所至轰鸣作响,浪花四溅;秋冬之时,水落石出,溪水蜿蜒曲折有致。谷中有潭,有的青黝而深不可测;有的清澈见底;有的宽戳数丈之远;也有狭窄仅两尺而已。谷中有瀑,因山势取势。或从绝壁倾落,或从谷顶轻撒,此峡、溪、潭、瀑,险奇雄峻,下行有如海之难,上行有登天之苦,为坐龙峡四奇景。

 

                   永远的边城

 

     此行匆忙,即使到达神奇的湘西,亦未来得及去古丈欣赏因季节、天气、晨昏变幻无常的红石林无限风光,实为一憾。

                      

永远的边城

    

    湘西,令无数人心驰情迷的地方。

    上月底,公差再度把我带入湘西这块神秘的土地,沿吉首前往花垣县,路经高速公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矮寨特大悬索大桥和德夯风景区,登上问天台;最后用不到两小时日落前的时间重游湘、贵、黔三省交界处茶峒小镇——茶峒,即今天的边城。但凡来这的人们,大都因沈从文的《边城》而往,使这这座城亦因边城走向全国,走向世界,也让边城走进无数人的心里。忽然想起李白泛舟汉水时写下的句子“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在清亮的河边,我们会不觉地想着小溪,白色小塔,老人,翠翠和小黄狗。尽管茶峒早已不是睡在《边城》里的繁喧场镇,但茶峒人永远都不知道,他们的家乡,依然会被无数人捧读着,憧憬着。

 永远的边城

 

    边城是那么小,任你四处观赏神游,亦觉意犹未尽;而她的包容又那么广,足以令你展放思绪,绽放出无限的遐想——“近水人家多在桃杏花里,春天只需注意,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凡有人家处必可沽酒。夏天则晒晾在日光下耀目的紫花布衣裤,可做为人家所在的旗帜。秋冬来时,房屋在悬崖上的,滨水的,无处不朗然入目。黄泥的墙,乌黑的瓦……”。 

    青山绿水,清风明月,剽悍的水手,善良的乡邻,至情而粗犷的牧歌,渐逝于岁月的风烟中,而当我们历经风霜,在沧桑中蓦然回首的,依然是永远的边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