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静水深流
静水深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171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千秋之下的仰慕

(2010-05-24 21:12:19)
标签:

杂谈

湖南

望城

铜官窑

摄影

随笔

千秋之下的仰慕  

     ——追忆那曾经遗落的大唐窑火

(摄于 2010-05-08

千秋之下的仰慕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这首缠绵悱恻的动人诗句,正是上个世纪70年代题刻在长沙铜官窑出土的唐代古陶上的铭文。平淡的诗词中流露出无限的深情,款款道尽虽不能同生同好,却愿天涯海角相随相伴的心意。

千秋之下的仰慕

时隔千年,作诗者何人,已无从考据。但古陶之上的诗句却依然清晰可见,孜不倦地在漫长的岁月里重复着曾经的深情那是一个诗歌与瓷器并行的年代,彩绘和墨笔题诗成为陶瓷最好的伴侣。这隽永、深情、痛彻心扉的呤唱,与质朴、典雅、厚重的古陶浑然一体,自然天成。抚摸着这历经千年前泥火交融的古陶,我们不禁想隔着时空,去揣度那一段曾经辉煌、历经沉没、而今又再度被人重拾的窑火岁月……

 千秋之下的仰慕
  

铜官窑又名长沙窑,与越窑、邢窑并名为唐代三大出口窑。千年之前,世界因为瓷器认识与了解中国。千年之后,在这溢满泥土芳香的一隅,位于湖南省望城石渚湖畔的铜官古镇,窑火文明再度点燃。我国已故古陶瓷专家冯先铭先生在《三十年来我国陶瓷考古的收获》一书中这样评价道:“长沙窑是我国釉下彩的创始地,对宋以后瓷窑有极大的影响……,为天下第一,也不过分。”

 

千秋之下的仰慕
  

铜官古镇依山傍水,峰峦起伏,沿湘江绵亘十余里,炉窑林立,遍地皆陶,山、水、洲、城,田园、公路交织成景,历史人文荟萃, 文化底蕴深厚。2007年,铜官镇被列入湖南省首批历史文化名镇名录。而关于“铜官”之名的由来,有一个久远的典故。据传三国时期,铜官为吴国和蜀国的分界处,吴将程普与蜀将关羽约定互不侵犯,共铸铜棺,故名“铜棺”。由于铜棺不雅,今人改称“铜官”。

久闻陶都盛名。周末雨后下午,与朋友一行赴铜官古镇,终得以亲眼所见。目光所及,只见屋顶流光溢彩的琉璃瓦,地上五彩纷呈的碎陶片,坡上烟熏火燎的古窑洞,虽然不言不语,但片片瓦砾无不悠悠然地述说着千年陶都那曾巍然盛世的风情。排列整齐的陶缸、陶瓦、陶碗、陶杯、陶盆、陶罐、汤钵、泡菜坛子......这种釉层清澈明亮,光泽平滑照人的陶制品,对于久居城市的年轻人而言,已经很陌生了。但在我们这一代人眼里,它们却格外亲切——盛满山泉水的大水缸,装有四时香辣爽口泡菜的酱缸,除夕夜芳香四溢的汤钵,还有那最让人难以忘记的厚重敦实的大陶杯。孩提时代,当从地里玩野回来,捧起它“咕噜咕噜”酣饮而进的,不仅是解渴的茶饮,喝下的,还有泥土和阳光的芬芳......

 

千秋之下的仰慕

在投放燃料和观察火候的火洞(俗称鳞眼洞)前,我久久停留。在杂乱堆砌的柴火下,仿佛可以窥视穿越几个世纪的火洞。这便是始建于明朝的古窑——外兴窑。外兴窑依山傍水、靠山坡顺势而建,窑长56米,共有窑眼56对,拱起于山坡之上,其势逶迤壮观,因其形状似长龙而又名“龙窑”,如今,窑上的陶器碎片堆积厚度已达3.7米。

窑内的陶器堪称一大奇观,外型光滑锃亮、古朴典雅。现在,绝大多数的陶窑已被现代化的窑炉取代,而外兴窑之所以能延续到今天,除去因为是柴火烧制而出,色泽格外鲜艳之外,更是因为其烧制的器具体积较大,是现代窑无法比拟的。千百年来,窑火熊熊,至今不熄。红红的窑火仿佛正在无言地陈述着昔日“焰红湘浦口,烟浊洞庭云”的繁荣景象。

    千秋之下的仰慕


    一团陶土,经受揉、搓、压、塑,以及光的曝晒、火的煅烧、水的冶炼,到最终成为一件发光的陶器,无不凝结着千百年来工匠们智慧的结晶。它融合了当时当地的人文气息、风光水土,除了实用价值外,其实更多的是艺术欣赏的价值。从新石器时代半坡文化遗物人面鱼纹彩陶盆到秦砖汉瓦,从秦始皇兵马俑到唐三彩,从汉代铅釉陶器到今天坚固如石介于陶和瓷之间的新一代产品枣炻器,无不注重其观赏价值。不同时代的陶器呈现出不同的艺术风格,承载着那个年代特有的的特质。

我们走进外兴窑的陶器作坊。这里依然保持着纯手工的原生态工艺。老人向我们展示着看似简单的“和泥巴”——这是制陶的第一道工序。揉搓在掌下的瓷泥,经水碓舂细、淘洗,除去杂质,历经沉淀,制成砖状的泥块;再用水调和、搓揉,踩踏、去除渣滓,挤出空气,加工成泥坯的原料。

 

千秋之下的仰慕
 

拉坯,是制陶的第二道工序。老人熟练地摔掷着泥团,随手臂的屈伸收放拉制出坯体的大致模样。泥胚在他的手中,便化身为一个乖巧的孩子。凝神呼吸,泥土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嗅到了久远的童年。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进一步指出:“可以证明,在许多地方,也许是一切地方,陶器的制造都是由于在编制的或木制的容器上涂上粘土使之能够耐火而产生的。在这样做时,人们不久便发现,成型的粘土不要内部的容器,也可以用于这个目的”。     

千年前的恍惚之中,我神思久远,不禁忽然浮想到——亦或许,正是那几千年前玩耍泥巴的孩童,无意中制出了这第一件笨拙的陶制品?

 

千秋之下的仰慕

印坯和利坯是技术性很强的工序。先将印模的外型按坯体内弧线旋削,再把晾至半干的坯覆放在模种上,均匀按拍坯体外壁后脱模。然后将坯覆放于辘轳车的利桶上,转动车盘,用刀旋削,在使坯体厚度适当,表里光洁。最后将加工成型的泥坯放在木架上晾晒到半干,便可以在坯体上刻镂花纹图案,内外施釉后便可以入窑了。老艺人尽管技术娴熟,却依旧一丝不苟。他用粘满泥巴的厚实的长满老茧的大手,深情的把弄琢磨着和他相伴相随数十载的泥土,神情极其专注。这一刻,是人与陶无声的对话。如果泥土也是有生命的,那么老人正在感受的,是不是泥土的脉博? 

千秋之下的仰慕
                  
 

      烧窑也是极为重要的一道工序。先砌窑门,再点窑火,由经验老到的把桩工技术指导,测看火侯,掌握窑温变化,决定停火时间。一般烧窑时间约一昼夜,温度在1300℃左右。我几近虔诚地捧起一件经过烧窑工序后的半成品壶,像捧起一个十世单传的婴儿,细致而专注地在釉面上描绘填彩。热情的陶艺人告诉我,烧窑前即在坯体素胎上绘画,再入红炉以700--800的低温烧烘,经烧制后将永不褪色。

 千秋之下的仰慕

古窑场里,我们看到窑工仍驾驭着最古老的方式——马车搬运。踩踏着厚厚地松枝,听着轱辘轱辘作响的马车声,不夜楚帆落,避风湘渚间。水耕先浸草,春火更烧山。早泊云物晦,逆行波浪悭。飞来双白鹤,过去杳难攀”的诗句伴随着松柴的清香直入脑海。这是杜甫晚年出蜀,泊舟铜官,写下的诗句。千年之中,铜官窑曾一度衰落。甚至在五代之后毫载史料记载。而当时铜官窑规模之大、市场之旺、质量之精、品种之多已达到了顶峰。杜甫因为遇战乱“悽恻近长沙”投奔好友,时遇早春二月铜官窑停产的季节,因此没有着更多的笔墨对铜官窑进行描述。事实上,在杜甫访友不遇,辗转奔波再次途经铜官时,曾著有《风疾,舟中伏枕书怀三十六韵,奉呈湖南亲友》。这也是诗人的绝笔诗。铜官街湘江河畔的杜甫守风亭,正是铜官人为纪念杜甫而建。

除这诗词之外,史料中难以再寻铜官窑详细的记载。千年的窑火留下一个巨大的空白。今天,这沉寂千年的古文明,却被一位老人重拾。他就是长沙铜官窑现存的惟一传人——胡武强。他经历数十年的摸索探索,仿制出了令考古专家都难辨真伪的唐代长沙铜官窑作品。我怀着一份景仰之情,来到了他为弘扬唐代铜官窑技术组织成立的“铜官窑传统手工艺陶艺吧”,亲身感受陶器的制作,体会这位民间艺人的大师风范。

 千秋之下的仰慕

几十年来,胡武强最大的梦想就是要重新找回失传的盛唐铜官窑技艺。凭着一股钻劲,他运用拉坯、控坯和贴花、印花、推花、画花以及釉下彩等传统工艺,使许多唐代的制陶绝技在他手里得以恢复,制作出了古朴典雅、独具特色的仿铜官窑产品。

经历无数次的失败,他终于掌握了烧制代表铜官窑最高水准的唐代釉下彩“鸡血红”的奥秘。2003年,他烧制的鸡血红作品“火凤凰”一举夺得了中国首届文物仿制品暨民间工艺品展金奖。20045月,在全国博览会及世界博物馆纪念日展会上,他试制成功的“铜红釉”仿唐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纳敏女士赞誉:可以乱真。湘籍大画家黄永玉见过他仿制的铜官窑后则欣然题词——陶粹。

  千秋之下的仰慕

遗落的盛唐陶风再度呈现于人们的面前。作为陶都唯一的传人,胡武强非常关心如何继承和发扬铜官窑的传统手工工艺。在他的大型陈列室里,前来参观的游客能免费看到铜官窑各式精美陶瓷展示和宣传,而他的“铜官窑传统手工艺陶艺吧”,则无偿地培养陶瓷手艺工人。他表示,自己传授学徒不限任何条件,只要是爱好陶瓷的人,不管来自哪里,都愿意将自己的全部技艺悉数传授。

    千秋之下的仰慕
   

胡武强的儿子、媳妇、女儿个个都是制陶里手。自幼在制陶作坊中长大的天真可爱的小孙女也对精美古朴的陶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孩子稚嫩的笑脸上,我的的确确看到陶瓷工艺,正在生生不息、薪火相传。声名鹤起后的胡武强面对金钱利诱时说:虽然我的子女们都继承了我的事业,但这项工艺要取得更大的突破和发展,并不是几个人、几年内就能完成的事。铜官窑的手艺是祖宗们一代代传下来,是铜官镇的宝贵遗产,即使天价也不会出卖。

 

千秋之下的仰慕

离开古镇前,我侧身于古老龙窑口,与满地瓷砾一道,和被岁月剥蚀得斑斑驳驳的砖头一起,静静地守望着宁静的铜官古镇。这一刻时光,是追忆往昔的壮观,是荣光与梦想的延续。十里陶都,名符其实。

陶瓷,是水的韵律,土的语言,火的艺术。它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划时代的标志,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的伟大贡献。《水经注》载:“铜官山,亦名云母山,土性宜陶,有陶家千余户,沿河而居……。”这曾被历史的尘埃深深掩藏的千年陶都,如今窑火犹红。拂去这层层尘埃,我们不仅窥探到昔日陶都的辉煌,也正看到今日的铜官正抽芽吐绿,焕发青春。而那平和、典雅、包容、淡泊与世无争的陶瓷品质——则将成为世人眷恋的永不熄灭的东方文化,成为千秋之下的薪火相传的仰慕, 永远地驻留在人的心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