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静水深流
静水深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171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何人不起故园情

(2009-12-12 20:36:04)
标签:

坝上

感悟

摄影

杂谈

何人不起故园情

(2009-12-08夜于阿根廷)

 

              何人不起故园情

                    

    在异域,大洋彼岸,地球的那一边.。

    万里之外,于千万陌生人之中,对祖国的怀想,刻骨铭心。

 

    国庆前夕的金秋时节,在京城维稳,偷得半日闲,再次去了坝上,把自己融入柔美、绚烂、浩阔的大自然。

    一山一水,一花一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那些美,在记忆深处,在陌生的土地上,格外地温暖着我。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何人不起故园情

 

    赛罕坝是蒙汉两种语言的合称,赛罕是蒙语,意即美丽,坝是汉语,即高高的草原。北京至赛罕坝,五百公里路程。每次去北京,我对坝上总会有一种浓稔的向往。

   早起,空气中透着清冽的寒凉,金灿灿的阳光带着几分温暖,投射在广袤的大地,山峦、树木都笼上了一层绚丽的金色。即使在荒凉的旷野,东升的太阳仿佛触手可及,万丈霞光让人热血沸腾,豪情满怀。一条蜿蜒的简易公路,亘穿荒蛮的大漠,仿佛通向天边,抵达理想彼岸。

 

 

           何人不起故园情

 

    秋天的坝上,最令人迷醉的色彩便是金黄和湛蓝。

    草原上渗出的地下水自然会形成一个小小的湖泊,称为“泡子”。将军泡子是赛罕坝非常著名的湖泊,康熙29年,准葛尔部落首领葛尔丹发动武装叛乱,朝廷派军镇压,为了纪念在战斗中英勇阵亡的康熙舅舅佟国纲将军,战场中心的小湖命名为将军泡子,这儿的秋天有着童话般的美丽。

    浩瀚的天空,如莲般洁白的云朵投影在清澈的湖心,让人心旷神怡。躺在软软的衰草间,闭目小憩,深深呼吸凉爽、清新的气息,或是极目远眺,悠悠远远的是连天荒草,悠悠远远的是蓝天白云......

 

 

           何人不起故园情

 

   英雄曾在马背上书写历史,而历史也记录下名马的足迹。

   曾为汉朝征讨匈奴立下“汗马功劳”的就是汗血马,而成吉思汗的大军骑上“蒙古马”,所向披靡,横扫欧亚大陆,清代的伊犁马从收复新疆到这以后一百多年里,也一直让清军军威大振。

  现在看到这些悠闲吃草的马,我忽然心生一股悲凉。

  长河落日,大漠孤烟,数声羌笛,一杯浊酒,金戈铁马,气吞万里,这样的图画,在很多人的记忆里。马也一直以骁勇善战而倍受人们喜爱,“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道出古代马在战争中的重要位置。关羽不就是被吴军的铁链索套绊倒后而身死孙权之手么?

今日沦回游人的坐骑,雄风不再,我不知道俯首啃食的马是不是也郁郁寡欢?

  

           何人不起故园情

 

    坝上常见的是白桦树,或成片矗立在平缓的山头,或三五成群散落草原各处,或傲然的孤立于平坦的丘。它们历经风霜严寒和干旱而茁壮挺拔,一到秋天,它们叶如黄金,身如白银,成为坝上最耀眼的风景。

白桦树淳朴、正直、不畏严寒酷暑,千百年地顽强地屹立在蛮荒的大草原,傲然展示着生命的风采。

 

 

           何人不起故园情

 

   秋天的坝上是五彩斑斓的。

   夏天的葱茏尚未褪尽,柔和的鹅黄便一层一层覆过来,秋霜已让层林尽染,秋风涤尽浮尘,天更蓝,更高远,空气中透着野花野果的清香。远处,马儿们正安祥地吃草,享受秋日和暖的阳光。

   只是静静地坐在白桦树下,和白桦树一起,看着这美丽的坝上,感受这迷人的风景,或者,干脆就融入其中......

 

 

            何人不起故园情

 

    真正的美景,应该在车轮难以到达的地方。

    清晨,薄雾还未褪尽,远处,和缓的坝上笼在薄如蝉翼的轻纱里,近处,金色的朝阳已把草原涂抹得明媚灿烂,四野,除了偶尔三两声羊或马的啼唤,便是亘古的沉寂,让人沉到茫茫远古,让人沉到渺渺未来。

在如此苍茫辽阔空旷静寂的草原深处,忽然想起登上黄金台的诗人,曾在浩翰辽远中感叹着当代沧凉和孤独,我由衷地敬佩他超然物外直面孤独的勇气。

    陈子昂随建安王武攸宜东征时。由于武攸宜的轻率和无能,致使东征军前军陷没,陈子昂两次进谏,并自告奋勇“乞分麾下两万人以为前驱”,结果武攸宜恼羞成怒,反将他贬为军曹。陈子昂登幽州台满怀悲愤写下“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大气超然。

   内心充实的人,不在名利和权势,而是不亢不卑,孤独地展示自我。

 

 

 

            何人不起故园情

 

 

    前些日子偶翻阅古棋谱,明人重炮,清人重马,古谱本身就是一种历史的演绎啊。

    这雄健的骏马和骁勇的骑士让我不能不想起这个马上的民族。明人的红夷大炮阻挡不了满人的铁骑弯刀,而这个辉煌了三百年的民族,最后却在列强的坚船利炮下,丧权辱国,给中华民族的历史涂抹上最屈辱的一笔。

 

 

       何人不起故园情

 

   那是一个怎样梦幻般的夜晚?光是想想,也让人沉醉。

   月色如银,夜凉如水。缥缈的夜色,更让坝上多了一份神秘的妩魅。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这样的月色,即使疲倦困顿,我还是披衣起床,那一夜,我守着的这份清凉和静寂,守着的这份缥缈与温柔,是千年以前的那个月夜么?

 

  

            何人不起故园情

 

    固然,外国的月亮和祖国的月亮一样圆。

    杜甫有名句传世“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却道尽了无数游子的心声。

这是前些日子,在一个宁静的秋夜,我看到的那轮明月。此刻,她的清辉默默地流泻在我心里,我仿佛又回到了祖国,回到了坝上,回到了那迷人的夜晚,湛蓝湛蓝的天幕,皓月中天,不知名的虫子在脚边的草丛里欢唱,而我,心静如水。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坝上秋月,谁与共?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何尝不是人生的妙趣呢?

    此刻,月是我的,这坝上的一隅是我的,虫的呢喃也是我的......

 

  

         何人不起故园情

 

    繁星如织,这一次,我收获着这一美丽的景象。深邃浩渺的夜空,璀璨的星星熠熠闪烁,再不缱绻的人也不免浪漫和满怀温情了。 此等享受,在城市,哪里寻得?

    夜宿草原,凝望灿烂星光,聆听四野声息,心游物外,神驰八极。

  

             何人不起故园情

    美丽的赛罕坝,人们赞美它是河的源头,云的故乡,花的世界,林的海洋,珍禽异兽的天堂。秋天的赛罕坝是五彩斑瓓的世界,金色的草原上,洁白的羊群如云悠闲游荡,墨绿的云杉和葡萄酒般醇厚的枫林交错,响马扬鞭处,高亢的牧歌响彻云端......

 

     在世界地图上,手指轻轻拂过从南美洲到亚洲的那片海洋,便停留在那片温情遥望着的土地。早些年《看北京人在纽约》,此刻,我才发现自己骨子里对祖国如此眷恋,在异国他乡,才短短的几天,仿佛几年!那些熟悉的美丽的无数次温暖着我的风景,一张一张在眼前叠现......

 

千万里我追着你

可是你却并不在意
你不象是在我梦里
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