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法
张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694
  • 关注人气:7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Brahman(梵):印度哲学的核心概念及其特色(之二)

(2019-07-24 07:19:02)

                          二 梵的两大面相:宇宙总体与上梵下梵

梵具有什么样的特征呢?可以说,具有两大面相。

第一面相,梵是宇宙一切现象的总合。正如《歌者奥义书》(Chndogya Unpaniad)所说:“梵是所有这一切。 [1]《爱多雷耶奥义书》(Aitareya Unpaniad)讲,以因陀罗和生主为代表的所生天神,宇宙中的五大元素(地、风、空、水、光),各种微小的混合物,各类生物(卵生物、胎生物、湿生物、芽生物、动物、飞禽、植物,都是梵 [2]。《哥者奥义书》又讲,梵自大无外(大于地,大于空,大于天,大于这些世界), [3]至小无内(小于米粒,小于麦粒,小于芥子,小于黍粒,小于黍籽。 [4]《歌者奥义书》还讲:梵既作为,又体现为,而且是一种复杂多样互联互渗的“多”。文中说:“它是唯一,又有三重,五重七重九重,而据说还有十一重,一百十一重,两万重。” [5]这样的讲述不断出现在各类奥义书的文本,以及后世思想家对奥义书的阐释之中。总而言之,原始时代以灵来主宰的一切,早期文明由神来主宰的一切,轴心时代之后,转成由梵这样一个理性概念来主宰。宇宙间的一切,都可以由梵来进行说明。

第二面相,梵分为宇宙本质的上梵和现象世界的下梵。世界的哲学思想,在用理性观念来看待宇宙一切之后,并将宇宙的一切归于理性概念之后,再将宇宙分为本质与现象。印人也是一样,在把宇宙的一切归于梵之后,进行本质和现象的划分,即Param Brahman上梵)与Aparam Brahman下梵)。宇宙的本质为上梵,具体的现象世界为下梵。说梵是宇宙的总和之时,仿佛与西方哲学的用Being(有--是)来总括一切的理论相同,但进入本质与现象的两分的上梵与下梵时,西方与印度的思想差异就呈现了出来。首先,西方的哲学总括是从具体之物进行理性认定的to be(是)开始,由个别到一般,其进路与早期文明的神的世界是断裂方式,印度是由是从早期文明基础上的深入,梵由早期文明时代三个方面的深入而来,一是来自神的言说者Brahmin(婆罗门),二是来自于Brhmaas-pat宗教仪主持祈祷者),三是来自于由婆罗门和祈祷者所讲述主神Brahma(梵天)而来。这三种进路的会合决定了梵的复杂性。其次,西方的to be(是)的进路为:从具体之物的was-is-shall(是),到宇宙内具体之物的substance(是),到宇宙总体的being(是),二者以一现象和本质的结构紧密地结合在一起,通过一物之“是”,把一物的本质做了知识上的肯定(得出本质),通过万物之“是”,对宇宙总则体做了知识上的肯定(得出本质)。个体之物的substance(本质)与宇宙总体的Being(本质),紧密相关,整然一体。形成了从个别到一般-从现象到本质的西方特色。而印度在处置个别事物与宇宙整体的关系是,却有一个截然不通的区别,这也从肯定具体事物与宇宙整体的“是”的语言表达中体现出来。西方的“是”,无论是具体个物之“是”,还是宇宙整体之是,无论是现象之“是”,还是本质之“是”,都用同一个to be进行讲述,运行,演进。在梵文,“是”却分为性质不同两种,一是本质之as(是),一是现象之bh(是)。西方之to be(是),进入到个体的本质成为substance(本质性实体),进入到整体的本质成为Being(宇宙的本体)。三者相通。印度的“是”由要在现象与本质之间进行严格的区分。《梨俱吠陀》第10卷第129首诗中,首句曰:nâsad âsn no sad âst tadânm (那时既没有“有”又没有“无”)讲世界起源的本体论问题,用的“是”乃本体性的as。由此开始的世界起源讲述,因定在本体论层级,冒出的是一连串的as的过去时形式âst,只当最后两颂中提到世界出现时,进入现象层级,两次用了现象之“是”:â-babhva (â+bh),乃过去时形式,也为出现、发生。由吠陀时代而来本体之as(是)和现象之bh(是)之分,成为印人之“是”的基本结构。佛教的“缘生”(prattyasâmutpâda)公式:asmin sati, idam bhavati,意思是“有了本体之“是”(这里用的由as而来的分词依格 asti),方有具体的现象之“是”(这里用bh的现在时bhavati,指变动的存在、发生、出现、形成)。 [6] 梵语之“是”之所以要作本质之as(是)与现象之bh(是)的区分。在于印人在基本概念上,有了本体性的上梵与现象性的下梵。这里,佛教与印度教有相同的理路。佛教把宇宙本质叫Paramrtha(真谛),与上梵在本质上相同,现象世界曰samvrti-satya(俗谛),与下梵在本质上相同。由与下梵与俗谛相同。俗谛一词所内蕴之义,正好可用来解说下梵。刘宇光说:samvrtisatya(俗谛)之samvrti(俗),乃三义的合一,一是对真谛的全面(sam)遮盖(vr),因在现象俗谛中看不到本质的真谛,而只有非真谛的现象。二是作为俗谛的现象之物由词根vrt(转作,生起)而来。强调的是现象上的易变性和非真性。三是samvrti(俗)来源于巴利文sammuti(俗)与梵文的互动。巴利文的结构是sam(共同)muti(思考),进而使梵文词义扩展为在俗谛中的共认和共识,最后形成共识之vyavaharaworldly life,俗世的共生),此词又有共同俗行(common practice)和经验俗言(empirical discourse)之义。当最后一义得到强调时,因samvrti(俗)而来现象之bh是)又成为建立俗谛共识上的“名”和“言”。现象之物由名言而呈现。然而,这名言乃俗谛中的俗言,在前面讲的遮盖之义互动中,成为“假言” [7] 。正是在samvrtisatya俗谛)三内容的基础,形成了印度思想俗谛-下梵-bh(现象之“是”)的特点。

印度思想用上梵和下梵合一的梵,或真谛和俗谛合一真如来指整个宇宙之时,与西方思想的最大差别在于,西方走向“实”而印度的彰显“空”。西方讲to be(是),所指的都是实体对象,与虚空是没有关系。从希腊开始,西方人的宇宙就是由各实体构成的cosmos(秩序宇宙)。从现象之是到本质之是,得出的substance(个体本质)、ιδεa类物本质)、Being(宇宙整体本质),都是实体性的。而印度的梵,作为宇宙一切现象的总合,不仅是实体的,还包括虚体。《歌者奥义书》第3章第8节说:“梵为ka空)” [8]这里的ka空),指的非物质的本质,其第4章第10节说:“梵是气(Pro),梵是安乐(ka,梵乃空(kha)”之时,气是虚体,安乐乃作为生的心之本,亦虚体,空乃虚体中的妙机其微,英文将之译为Ether(以太),几近之。 [9]这是从宏观论梵之虚,在中观和微观上,第3章第12节说:“梵是人体之外的空……是人体之内的空……是心中的空。” [10] 印度理性思想的梵,一方面在本质与现象的截然两分,内蕴着本质之上梵与现象之下梵的区分。呈现了印度思想独有的世界结构:一个实空合一的宇宙(区别于西方的完全的真实世界)。正是在这里,梵的印度特色呈现了出来。



[1] 黄宝生译《奥义书》,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第158页,See  S. Radhakrishnan: The Principal Unpaniads, (英梵对照本)New York, Humanities Press INC. 1953, P391:this whole world is Brahman

[2] 黄宝生译《奥义书》,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第228页,See  S. Radhakrishnan: The Principal Unpaniads, (英梵对照本)New York, Humanities Press INC. 1953, PP523-524

[3]黄宝生译《奥义书》,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第158页,See  S. Radhakrishnan: The Principal Unpaniads, (英梵对照本)New York, Humanities Press INC. 1953, P392

[4]黄宝生译《奥义书》,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第158页,See  S. Radhakrishnan: The Principal Unpaniads, (英梵对照本)New York, Humanities Press INC. 1953, P391

[5]黄宝生译《奥义书》,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第211页,See  S. Radhakrishnan: The Principal Unpaniads, (英梵对照本)New York, Humanities Press INC. 1953, P498

[6] 金克木:《梵佛探》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1999,第102

[7] 纳芭(Elizabeth Napper)《缘起与空性》(Dependent-Arising and Emptiness),刘宇光译,香港,志莲净苑文化部,2006(文前的“译词说明”)(http://www.doc88.com/p-14752841966.html)。John Crimes A Concise dictionsary of Indian Philosophy: Sanscrik Terms in Defined in English , 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1948, P355

[8]黄宝生译《奥义书》,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第162页,See  S. Radhakrishnan: The Principal Unpaniads, (英梵对照本)New York, Humanities Press INC. 1953, P397(“梵文ka brahmety. 英文space as Brahman”)

[9] 黄宝生译《奥义书》,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第170页,See  S. Radhakrishnan: The Principal Unpaniads, (英梵对照本)New York, Humanities Press INC. 1953, P413(梵文:Pro brahma, kabrahma, khabrahma,英文:Life is Brahman, Joy is Brahman, Ether is Brahman

[10]黄宝生译《奥义书》,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第156页,See  S. Radhakrishnan: The Principal Unpaniads, (英梵对照本)New York, Humanities Press INC. 1953, P38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