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舞在中国远古仪式之初的地位及其演进(之一)

(2016-08-30 13:08:24)
分类: 美学史

    舞在中国远古仪式之初的地位及其演进

 

                                     

【内容简介】在中国远古诗乐舞合一的仪式中,舞具有核心地位:“舞为乐主”,体现为巫王亲舞和动物舞容,这在远古岩画、甲骨卜辞和先秦文献中体现出来。舞的核心地位在古文字中体现为舞--無的一体。舞的高位在以蛙(娲)舞为典型的远古萬舞中有典型体现。舜的韶舞开始了舞的转折,夏禹夏启时代舞开始了三个方向分离,舞的仪式中的地位开始变化,最后演进为远古晚期的“乐主于舞”。这在《吕氏春秋·古乐》和《周礼》与舞相关的文献中体现出来。

【关键词】远古仪式,舞--無,舞为乐主,舞的移位,乐主于舞。

 

                                                 舞在远古仪式之初的核心地位

中国远古观念在礼(原始仪式)中得到定型,最初之礼与乐内在地连在一起,这种礼乐合一的时代被春秋时代学人描述为:“无礼不乐”(《左传文公七年》)。荀子的《礼论》《乐论》和《礼记·乐记》都指出,“礼者,别也”,“乐者,和也”。远古之初,人们通过礼乐合一型仪式之礼的一面,让族群外的世界有了区别:这是天,这是日、月、星,这是地,这是山、水、动、植,让族群内的众人有了区别,这是男、女、父、母、子、女、首领、族人。同时又通过礼乐合一型仪式之乐的一面,使族群外的世界中的不同事物在一种规律中进行和谐运转,使族群内不同性别等级的人物在和谐的秩序中生活。远古之人通过创造仪式而形成自己的特点,在中国远古的礼乐合一型仪式中,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和的思想产生了出来。远古礼乐合一型仪式中的乐,是诗、乐、舞的合一:乐必有诗舞,舞必有乐诗,诗必有舞乐。但乐的三因素在仪式中的组合性质和各自的地位,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又是有所不同的,在最初阶段,舞成为仪式的核心,随后,音乐走向完善而得到强调,最后是诗成为仪式的主导而意味着理性时代的到来,其标志是《诗经》从舞乐中脱离出来,成为语言艺术。因此,远古之礼在历史的演进中,呈现出舞--诗先后为主的逻辑。礼乐合一之乐,在其初,舞是乐的核心。这时涌出了“和”的思想,形成了中国之礼同时也是中国之舞的特色,这就是舞在仪式中如何达到天地人的和谐。

舞,《说文》曰:“乐也”,讲的时远古之时的舞,在乐的范围内。舞在乐中的功能,从整个远古仪式之乐而言,舞是乐最明显的外在表现。如蔡邕《月令》所讲的“舞为乐容”。在远古仪式的最初阶段,舞作为礼的外在体现之“容”却在乐中占有核心地位,呈现为孔颖达疏《左传隐公五年》讲的“舞为乐主”,这四个字对于理解中国远古之乐的本质非常重要。但舞在仪式之初的核心地位,随着仪式的历史演进,仪式中与舞同在的其他因素的地位上移,而日益模糊,目前与远古仪式之舞相关资料,可以确定舞在远古仪式中的结构位置,却难于确定其主次定位。现在可以看到的三类主要资料:一是考古学中呈现远古图像中的舞像,二,甲骨文金文中呈现了与舞关相的词句,三是先秦文献中对于远古之舞的论述。

在第一类资料中,主要是岩画中的舞像,呈现了一个非常丰富的古舞世界。中国岩画,可如王良范、罗晓明《中国岩画·贵州》(2010)中所讲,简要地分为南方和北方两个地区,又可如盖山林《中国岩画学》(1995)所说,分为四区:东北农业区,北方草原区,西南山地区,东南海滨区。而舞蹈图像最为精彩的是西北和西南。由于岩画主要存留在华夏边缘地区,其远古时代的舞像(最早甘肃宁夏内蒙的石器时代的岩画出现在3万年前至4千年前,以上三地和新疆的狩猎时代的岩画出现于6千年前至4千年前,以上地区原始牧业萌芽期的岩画出现于4千年前至3千年前,北方地区的畜牧业的岩画出现在3千年前至公元初几个世纪)和虽然年代略晚但文化仍在原始时代(云南沧源岩画出现在3千年前到公元初,广西左江岩画出现在战国到汉代 [1]),因此可以直观反映出远古之舞的形象原貌,如阴山岩画的一人独舞(图1),人鸟共舞(图2),以及人形人和鸟形人的联臂舞(图3),嘉峪关黑山岩画的六人头戴饰物身着宽衣的六人舞(图4),新疆呼图壁县岩画中的众人双手做万字形舞(图5),广西左江岩画巨大场面的人作亚形的与兽群舞(图6),云南沧源岩画的五人圆舞(图7)和大人持钺与众人及兽的圆舞(图8),以及头戴长羽手持干戚作舞(图91011……

但这些给人巨大震撼的舞像,只有当联系到“舞为乐主”这一思想,才会有更为深刻的理解。远古岩画为探索远古之舞提供了一个参照背景。这参照对于思考舞在仪式之初的位置和在后来是怎样移位的,有重要的作用。



[1] 盖山林《中国岩画学》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95,第220-232


舞在中国远古仪式之初的地位及其演进(之一)

舞在中国远古仪式之初的地位及其演进(之一)

在第二类材料中,特别是殷商卜辞与舞乐的相关材料主,显示了舞乐在当时的具体状况,如当时具体管理舞的职官,有:老、舞在中国远古仪式之初的地位及其演进(之一)、万、無等 [1] ,而作为舞的类型,有:九律、羽舞、林舞、围舞、隶舞、篁舞、镛舞等。更为重要的是,在一些重大祭祀上,由商王亲自起舞:

 

贞王其舞若。(《合集》11006正)

贞王勿舞、(《合集》11006正)

王其乎舞……大吉。(《合集》31031

王其乎万舞……吉。(《合集》31032

 

这些舞官的名称和舞的名称,都与先秦典型中关于舞乐自古以来的演进,有对应关系。特别是商王之舞,显了舞在乐中的核心地位于殷商时代仍有所留存。《庄子·养生主》里庖丁解牛,其解牛之艺的合于道,标志之一是合于“桑林之舞”,此舞正是商汤在殷商以桑林为特征的社坛举行的祈雨之舞。而商代舞官的命名中,万与无,都与宇宙的中心相关联。

第三类材料即先秦文献中关于远古之舞的讲述。把这一讲述与前面两种材料对照就可以精略地知道,当先秦学人在讲远古舞乐之时,是从已经发展过来了先秦(特别是舞在乐中的核心地位已经失去)去回看古代,有些东西已经看不到了,有些东西看到了但加上了自己时代的理解。先秦学人在从先秦向远古回望,由先秦的视点去总结远古以来的演进,还是把这一演进中的重要关节和主要核心呈现了出来。下面就举先秦学人的几个典型论述。《吕氏春秋·古乐》讲了从朱襄氏、葛天氏、陶唐氏,到黄帝、颛顼、帝喾、尧、舜,到夏禹、商汤以及周代的周公,所谓三氏(类似于其他理论中的三皇)、五帝、三代的仪式之乐。这里远古仪式中诗乐舞的大体演进逻辑是清楚的,但舞在仪式之乐中的具体关系已不甚清楚,不过,舞还是其中的四个阶段里有所突出:

昔葛天氏之乐,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阕。

昔陶唐氏之始,阴多,滞伏而湛积,水道壅塞,不行其原,民气郁阏而滞著,筋骨瑟缩不达,故作为舞以宣导之。

帝喾乃令人拚或鼓鼙,击钟磬,吹苓展管篪。因令凤鸟、天翟舞之。

帝尧立,乃命质为乐……以致舞百兽。

在这四个阶段中,舞远古仪式中的两个点尤为突出:一是三氏(皇)时期的巫王创舞,二是动物装饰的舞容。这两个特点在其他文献中都有体现。就巫王创舞和自舞而言,有:

《路史》(前纪卷九):“阴康氏时……乃制为舞,教人引舞以利导之,是谓大舞。”

《山海经·海内经》“帝俊有子八人,是始为歌舞。”

《山海经·海外西经》“大乐之野,夏后启于此九代》,乘两龙, 云盖三层。左手操右手操环,佩玉璜。在大运山北。一曰大遗之野。”

《竹书纪年·卷三》“帝启十年巡狩,舞《九韶》,于大穆之野。”

在以动物为舞容上,有:

《山海经·大荒南经》有民之国:“爰有歌舞之鸟,鸾鸟自歌,凤鸟自舞。”

《山海经·大荒西经》“州之山,五采之鸟仰天,名曰鸣鸟,有百乐歌舞之风。”

《尚书·益稷》“夔……下管鼗鼓……鸟兽跄跄《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夔曰:于!击石拊石,百兽率舞。”

《尚书·尧典》“帝曰汝典乐……夔曰: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

上以三类材料加在一起,远古仪式之初舞的特点基本透露出来,巫王亲舞和动物舞容,都表明了舞的重要性。只要想一想为什么巫王要亲自进行舞蹈,为什么舞蹈要突出动物形象,舞在诗乐舞合一之礼的核心地位就显示出来了。



[1] 赵诚 编著《甲骨文简明词典:卜辞分类读本》中华书局,2009,第61-6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