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飞
高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2007-07-24 19:00:15)
标签:

复制、粘贴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李煜词的艺术特色

    李煜善于以贴切的比喻来表达抽象的情感,将心中的意念转化为具体的形象,把抽象的事物表现得生动传神。比如《虞美人》以江水喻愁思,“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愁绪茫茫,像浩荡江水奔涌不息,一发不可收,并以此结束全篇,深沉有

力,余意绵绵。又如《乌夜啼》——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

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这是一首借吟咏春逝抒发离愁别绪和寄寓亡国之痛的词作。上片写惜春,以春去花谢的无奈,暗喻故国之消亡,隐藏无限悲痛;下片写离愁,以流水长东喻人生长恨,不禁让人想起另一首《乌夜啼》(昨夜风兼雨)有“世事漫随流水,算来梦里浮生”句,《浪淘沙令》更吟“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皆有异曲同工之妙;昔日繁华有如无情流逝的江水,一去不返矣,留下一腔挥之不去的苦痛!这首词写得有景有情,有喻有议,一个不甘心又无可奈何的亡国之君形象鲜明地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除以水喻愁外,李煜还以丝缕喻秋思,“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相见欢》)以“春草”喻离恨,“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清平乐》)这两句虽说所取喻体不同,却都将千丝万缕、纷繁难解的离愁以及那说不清、道不明、挥不去的滋味形象地表现出来了。

    这些贴切的比喻,将作者复杂的感情具体化、形象化了,增强了作品的艺术表现力,造就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词句。

    李煜还常用“今昔对比,悲欢互衬”的方法表现内心的情致。

    在中国文学史上很难找到像李煜这样的文学家,短促一生,先是贵为人君,享不尽富贵荣华,最后却落得个山河破碎,贱作囚徒,可说是天堂地狱之别,历尽大起大落、极喜极悲——他的“喜”,是大喜;他的“悲”,是大悲。这种独特的命运遭际让他深切体会到常人难以感受到的人生况味,正如有人所言:“当他被自己的个性、时代动乱、战争频仍、是非颠倒等编织而成的命运推到生存的极境时,他就能对人的存在、对人的生命有深切的体会” 。更重要的是,李煜能用高超的艺术技巧将这种悲喜之感表现出来,创作出许多不朽的诗篇。读他的词,我们能感受到他细致尽情的快乐,更能感受到他肝肠寸断、撕心裂肺的哀痛。若将其前后的词篇对照品读,这种“天上人间”之感更是强烈。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是旧时游上苑,

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望江南》)

此词以“多少恨”开篇,恨什么?为何恨?并非为昨夜梦中之事,而是梦醒后的残酷现实。梦回故国,还是往日苑囿,依旧车马喧嚣,春风得意,一派繁华热闹景象,而梦醒后的现实却只有一腔遗恨。表面写对昔日繁华的眷念,实际表达的是今日之凄凉愁苦。梦里欢聚依依,梦外悲恨连连,强烈的比照中,使人深感人事悲欢的难料无凭。又如《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

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

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

对宫娥。

上片回忆故国旧景。立国四十年,辖地三十五州,国土方圆三千里,称霸一方,堪为大国;宫中楼阁林立,花木茂密,一派繁华景象,亦可见后主当年豪华安逸、穷奢极侈的宫廷生活。“几曾识干戈?”带有强烈的无奈和自责,过去罔顾苍生,荒废国事,终致今日归为臣虏,倍受屈辱!往日的欢歌艳舞不再,只有今日的绵绵不尽的悲伤。昔日之人君与今日之臣虏作比,今昔之感何等强烈,人生之沉浮悲欢还有比这更深刻的吗?

    这种今昔对比、悲欢互衬的写法在李煜后期的词中广泛运用,感情浓烈,让人感痛唏嘘,令人惊心不已,引人思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