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再谈熊胆行业欺骗大众

(2012-02-22 10:41:55)
标签:

活熊取胆

熊胆制品

假药

杂谈

再谈熊胆行业欺骗大众

 

    这是过去写的一篇文章,如今熊胆业仍未偃旗息鼓,“归真堂”还要上市,企图掏股民的口袋,转嫁风险。熊胆行业仍未取消,同志仍需努力。所以重发此文。

 

    福建的一个养熊场——“归真堂”要上市,激起了众怒,把近二十年反对残酷养熊取胆的运动再次推进到了一个高潮。这次的反对者的队伍不断壮大,已经不限于关注动物反对残忍的群众和志愿者组织,而是有媒体、法律界和文化界的人士积极参与。但是,反对的理由仍然多是限于熊被关在狭小的笼子里,给他们开刀在胆囊上造瘘管、插管子抽取胆汁,令动物痛不欲生,即使最后被善心人赎救出来,也是得肝癌而死等等。尽管反对的声调强烈,但由于缺乏科学理性,停留在感性的祈求层面,这对于铁石心肠和财迷心窍的那些人来说,只靠善心和怜悯是感动不了他们的,没有击中要害,这个缺德的行业是难推倒的。

    养熊取胆绝不止是对熊的残忍,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让我们中国人丢脸的问题,而是一个医学上的是非大事。熊胆制品的受害者不只是熊,受害最大的其实还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因为熊胆根本就没有什么治病或保健功能,那些用途没有一样是正儿八经的临床研究做出来的,全是商家蒙骗大众,胡吹出来的。所以,应当有更多的医学界有识之士站出来,反对假药骗术坑害百姓。医疗卫生药检管理当局更应当对这种毫无效果,既掏病人的钱袋,又浪费医保资源的假药严加管制。可惜的是我们的医学界对于庸医假药已经习以为常,无动于衷;行政管理部门的责任心和科学观念也薄弱得很,无所作为,以致大众被蒙在鼓里,以为熊胆对人多少有些用处,只是熊受苦而已。庸医假药的受害者,大都是钱袋和知识都不足的弱势群体,一些人本来收入就很低,好不容易节省下一点钱买药治病或者求健康,寄予厚望,结果却用了根本没有价值的熊胆制剂或者喝了什么熊胆茶、熊胆酒,洗了熊胆香波。你说冤不冤?所以,反对庸医假药是涉及对大众健康的态度,以及支持我国初创的医疗保障可持续发展的大问题。现在老百姓怕生病,抱怨看病贵,看不起病,部分原因是在庸医假药上浪费了不少冤枉钱。

    有人说在中国古代医书本草上就记载熊胆可以治病啊,你怎么就轻易否定呢?读过一点医学史的人都知道,世界各国的古医药书中都有使用各种动物胆治病的记录,古埃及在3500多年前就曾使用鱼胆治疗眼病,古罗马、古印度也都用过各种动物胆汁治病,还比中国早很多年。邻国俄罗斯幅员辽阔,穷乡僻壤的原住民不止是用熊胆,熊的许多组织器官都作药用,因为那里熊多,就地取材。(参见我过去发表的《动物入药的起源与医疗价值问题》)但是,现在这些东西早都被科学的医疗所抛弃,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而且养熊取胆根本也不是我们中国的传统,是从我们邻邦朝鲜引进来的,当时中国刚刚开放,致富无门时,就把这个残忍的行当变成了赚钱的工具。20多年前,大陆和香港的著名中医也纷纷做出明确的表态,与熊胆划清界限。他们响亮地说:我们有草药,根本不需要用熊胆。中国中医学会中医药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医师连汝安也说:中草药完全可以取代熊胆,而且它们的作用完全超过了熊胆,而且价格非常便宜。1998年,韩国汉药公会组织药商和医生宣誓不再用濒危动植物入药,其中包括熊胆。所以有些中医朋友说,现在把熊胆问题归罪中医实在是冤枉,绝大多数老中医恐怕一辈子也没有开过熊胆的方子,相反,熊胆眼药水还有什么其他熊胆制剂,只要有门路还不是进了大医院?所以,关键问题是中国造就了一个养熊业,以及以它为核心的利益链,把熊胆吹成了比黄金还值钱的“宝”。这个利益链包括养熊商人和追名逐利缺乏伦理意识的畜牧兽医人员,以及小的制药厂和保健品厂,乃至个别打着保护野生动物旗号的单位和官员。他们手里有了成千上万头受虐待的黑熊,而且还在不断扩大,要他们放下屠刀,放弃赚黑心钱,那是比割肉还难的!他们必然要通过密谋策划、游说拉拢、广告炒作和谎言欺骗,想方设法“开发”出各种熊胆产品,鼓吹可以治疗肝炎、肝硬化、动脉硬化、冠心病、痔疮和癌症等疾病,甚至从熊胆中提炼出“晶体增明活络素”,使人“心动眼亮”等谎言和各种营销手法,从大众、病人和股民的口袋里捞钱。不过这钱并不好捞,以上市的上海凯宝药业为例,尽管自称营业额不断增长,但股市绩效却每况愈下,离垃圾股也不远了。把这种信息如实告诉股民,当心被套,也是我们的责任。

    熊胆到底能不能治病?包括人在内的所有的动物胆汁里,都有一种叫做胆(汁)酸的化学成分;各种动物的胆酸结构有所不同,但大同小异。熊胆里有一种从北极熊胆汁中首先发现的胆酸,称为“熊去氧胆酸”。其他动物的胆汁里多少也都含有熊去氧胆酸,而且很容易用其他种动物的胆酸改造成熊去氧胆酸。研究最早并发现有一些治疗作用的其实是鹅去氧胆酸,后来发现熊去氧胆酸也有这个作用,而发现熊去氧胆酸的作用,并不是从研究熊胆开始的。现代医学证明,熊的胆汁没有什么用处,但长期服用一定剂量的熊去氧胆酸,可以用于治疗胆囊里小的胆固醇结石,还可以减轻胆汁淤积,用于治疗原发性胆汁性肝硬化。(请注意:不是有些文章所说的治疗乙型或丙型肝炎!)用途有限,仅此而已。为什么熊去氧胆酸有治疗作用,熊胆就没有呢?那是因为熊胆制品的熊去氧胆酸含量不足以治病,达到治疗剂量的苦熊胆,人也吃不进,更喝不下去,而且也毫无必要,因为我们已经有了用其他动物胆汁半合成的药用熊去氧胆酸,这跟熊胆里的熊去氧胆酸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任何不同。不信,你看熊胆厂家自己都说,熊胆的“药效标志性成分”是熊去氧胆酸。一个林业部门有头衔的干部说,熊胆是独特的,不能替代的。说这种话的人,不是无知,就是被收买了。药用熊去氧胆酸的优点是熊胆无法比拟的,它纯度高、剂量易于掌握,临床应用安全方便,而且价廉。为什么有了人工合成的牛黄之后,中医临床上就不再去找天然的牛黄了,而有了熊胆的“药效标志性成分”,远好过胆汁的熊去氧胆酸,为什么还要再去花大力气大价钱去生产含有杂质的粗糙熊胆汁呢?显然还是因为那个规模不小、天下无双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养熊业在作怪!

    传统的旧观念认为,凡是苦味的东西有“清凉下火”的作用,因为熊胆汁味苦,所以一位中药药剂师就把熊胆做成了“清热解毒”的中药注射剂,这是胆大妄为、非常危险的做法。中药注射剂的成分杂,造成的严重毒副作用屡有发生,而熊胆里的杂质成分更多,产生致命性过敏反应的机会更多更大,去年就有临床使用熊胆制剂发生毒副作用甚至过敏性休克,以致被下架的报道。我们应当请有关部门去查一查,这种制剂是不是在郑筱萸主管药检局、一些贪官当道时批下来的!另外,我也怀疑含熊胆的注射制剂里用的是不是就是化学合成的熊去氧胆酸,而谎称是熊胆,因为熊去氧胆酸不论是化学合成的,还是从动物胆汁提取的,或哪种动物胆汁提取的,在化学上都是完全相同的,不存在“天然的”和“人工合成的”差别,药品检定上是查不出来源的。要是真的用熊胆制备注射剂,毒副作用必定是很多的。

    由于熊胆治病无益,再吹它的医药用途也有限得很,以致熊胆产量过剩,于是商家通过虚假的广告宣传,在保健品上下工夫,炮制熊胆具有补肾壮阳等各种“保健”功能,用谎言愚弄大众。现在的胆酒、胆茶保健品和洗发香波,无非是在劣质的酒、茶和洗头膏里加点熊胆,好卖大价钱。我们中国人有一个不大好的思路,就是特别喜好保健品,轻信广告。说句不敬的笑话,要是有人开发出“黄龙汤”或“轮回酒”做保健品,拿个几千万砸广告,肯定也能赚三五年的大钱。其实一波又一波流行的保健品,像红火一时的鳖精、三株、脑黄金等等,如今安在?其实背后都是乌七八糟见不得人的东西。保健品的用处就是送人情,起安慰。

    总之,养熊取胆及其熊胆制品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东西,它不仅残忍虐待动物,而且严重损害大众利益,同时给国家的形象蒙羞。昨天我把一份阻止熊胆上市的呼吁书,转发给原不怎么关心动物的一些朋友。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一所大学的社会科技发展研究所的教授回答说:“同意谴责虐熊企业,不同意以捐款方式阻止这种行为,因为这个企业的虐熊行为属于非法。应当由政府出面取缔这个要钱不要脸的企业。如果政府不取缔,我们就去把它给砸了。”可见养熊业在社会上引起公愤之大。熊胆可以骗一部分人于一时,但不能永远欺骗所有的人。

    说养熊业规模不小,但对于社会经济而言,它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是否还要让这么个既损害大众利益又影响国家声誉,屡遭谴责的行业苟延残喘维持下去,还是当机立断有步骤地关掉所有的熊场,是对政府意志的考验。我建议林业部门和卫生部联合起来,从人民和国家利益出发,重新审查养熊业及其熊胆制品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调查其中有无腐败的背景;彻底清查熊胆制品的审批问题及其对大众健康带来的危害。大众反对“归真堂”上市正当其时,我们要把这件事情进行到底!在中国停止养熊业,临床上杜绝熊胆制剂的时间一定不会太长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