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石律
北京石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7,235
  • 关注人气:6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2019-08-09 14:44:11)
标签:

云山农场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梦,像云像山又像梦

这次回云山,本以为会是平淡无奇的,不料却是意外连连。

说起来也是,这已经是第六次回云山了,早已没有了第一次时的激动和恍惚,数十年的风雨,眼前的云山已经淡化为一幅铅华洗尽的素描了,淡淡的,却依然有东西吸引着我一次次前来,难以割舍。那究竟是些什么呢?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想来想去,想到的却是一个个意外的连缀:这次去是因为上次意外看到本来并不太熟悉的小包裹在道别时红了眼圈;而上一次又是因为之前那次去老尹头家告别时意外的在他家案板上看到一大块五花肉,刚刚从早市上买来的,希望我在他家吃顿饭却没能如愿。不过,这两个意外留下的遗憾都被我在这次行程中弥补了:搂着小包裹照了张合影,在老尹家吃了顿他做的红烧肉。

旧的意外虽然补上了,新的更多意外却接连发生,应接不暇,猝不及防。

和每次一样,到农场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去看张连长张灿洲。从未有例外。但这次却发生了意外:站在他家楼下,却不记得是哪个楼门了。统共三个楼门不知道该进哪个。只好狼狈的给农场的小孟(孟文成)打电话,知道在第一个门。

灿洲两次中风,基本失去自主外出和语言能力,一直是家人伺候着。上次见到,感觉又衰老了。时隔两年,却意外的发现,灿洲比上次胖了,脸色也红润了,精神头好多了。老伴抱怨说,他的病只有两样不受影响:骂人不受影响,吃饭不受影响。看他吃大馒头的样子,好人看着都觉得香。而灿洲则一如既往的笑着用山东口音回应:对!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给灿洲带去一串多米尼加蓝珀手链。这种蓝珀,自然光下是透明的金色琥珀,手电光照下就变成绿色,而用验钞的荧光灯照射则变成漂亮的湖蓝色。给他配了个双色小手电告诉他怎么用。不料,给他捋起袖子戴手链时,却意外的发现,他两只胳膊上满满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手链,只好给他换下一条来。闺女说,她爸现在可喜欢这些东西了。没想到我还意外的投其所好了。但唯独我上次送他的一串波罗的海老蜜蜡手链他没戴着,了解他的福贵说,他财迷,舍不得戴。

隔天,我带着和我们前后脚到云山的齐齐哈尔知青有田去看灿洲。敲了半天门,没有人!心想不会啊,老两口现在都离不了人,闺女不会出门去的。再敲,还是没人。对有田说,不巧,家里没人。送走有田,我和万利其实心里都感觉不安了,只是谁也没说,故作轻松的在周边逛。过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对万利说,到菜市场看看,闺女是不是在那儿买菜呢。结果,没有。又回去敲门,还是没人。这回真的有些傻眼了。下楼来,站在那儿不知所措。正好有人路过,我们问,灿洲是不是住这儿,人家说,不是这个门,是一号门。把我和万利气的:前天不是刚来过吗,怎么转眼就忘了?恨不得给自己俩嘴巴!进到灿洲家,一切安好,心才放松下来,说给灿洲听,一家人也是止不住的笑,笑我们两个都是刚来过,却也都是一样的糊涂,哪怕有一个不糊涂的也不至于!

就是自己吓自己!

请老职工吃饭也是每次例行的规定动作,不过由于年龄都比较大了,每次能来赴宴的也就十个左右。这次准备的充足,我多带了几件礼物过去。礼物是易拉罐造型的不锈钢保温杯,既时尚又实用。没想到,这次意外的来了十五六个,我有点儿紧张了。所以,我一边按姜志和小董的嘱托,给他们点名代问好的刘乃古、拐郎子、老姚怪、小包裹、宋晓阳等老职工送上玉吊坠平安扣,一边用手在桌子底下的双肩背里摸索着数我带过来的保温杯够不够。怎么数都觉得差点儿。只能硬着头皮拿出来,让他们在百事、可乐、雪碧三种花色里选择自己喜欢的。但根本没人挑选,都是拿到手里就不撒手了。还好,还好!数量刚刚好,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原本还担心像平安扣这类的现代年轻人的饰品他们不易接受,不料接过去就挂在脖子上了,照相时还刻意翻到衣服外面来拍照。真让人意想不到。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说起来,除了小包裹,这些老职工都是八十岁左右的人了,却个个都还在辛勤的劳作着:徐学英还在养蜂割蜜,宋晓阳还在摆摊卖菜,小包裹、老姚怪还在种苞米点白菜,刘乃古腿不好,就弄个电动三轮下地干活,八十多岁的杨德庆还和几十年前一样上山砍柴,自己用不了还卖给别人,去年光卖柴火就挣了三千多块。这些勤劳、善良、平凡的云山人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过着他们勤劳、善良、平凡的日子。

说一件你绝对想不到的事儿。在菜摊给宋晓阳照相时,旁边站着从齐齐哈尔来的知青朱淑敏。宋晓阳不记得了,但朱淑敏自我介绍说是天津知青、在伙房工作时,88岁的宋晓阳立刻想起来了,还说起一件50年前的趣事。那时候朱淑敏在食堂窗口买饭,机务的贺仁才来打饭,机务当时是记名划卡的,而朱淑敏只知道他姓贺却不知道他叫什么,就用天津口音问他,“你叫贺嘛(什么)?”偏巧贺仁才因小时得天花外号叫“贺麻”,以为是在叫他外号,很不高兴。说起来,一个年近九旬的人居然有这么好的记性,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而更大的意外还在后头。

我们到的第二天,有田他们齐齐哈尔知青也乘大巴车赶来。至晚方到,我提前赶到招待所(现在的云山宾馆)去迎他们。看我直眉瞪眼往里走,门口值班的胖老头追进来问我是不是住店。他瞅着我说看着眼熟问我姓什么,我笑着说,你肯定不认识我,告诉他我姓石,他忽然一把拽住我说,“石叔,我是建林啊!”

我一下子就傻掉了!

建林,我们兽医站去世的老职工老陈的儿子,当年和兽医站老刘的儿子云中是一对特别淘气的小无赖,干尽了调皮捣蛋的事儿。我在的时候他们还在上小学。可就是这俩坏小子,让我背了三十年的黑锅。我在记述知青生活的那本《午后斜阳》中有一篇《云山印象.大南瓜》中讲述过这件事,俩坏孩子为了捉弄与他们父辈不睦的老高,合伙在他家种的大南瓜里拉了一泡屎。老高以为是我干的,朝我大发脾气。这个黑锅我背了三十年,直到回云山探亲,这俩小子才在饭桌上向我坦白。后来他俩都到外地发展,我也再没见过他们。这一别又是小二十年了。这次他恰好回来准备办理退休手续。人也胖了也老了,我当然认不出来了。

不由分说,他当即联系了也是回云山办退休的云中,第二天一定要请我吃饭。饭桌上,俩坏小子又坦白了更多当年干的那些坏事:经常趁我不备溜进来偷吃喂种马的鸡蛋、牛奶;偷老职工的狗被追打,不一而足,可谓“罪行累累”。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看着说说笑笑的一桌子人,往事像幻灯一样隐现:赶着大瞎马的小个子老刘;不苟言笑的顾德站长;老狐狸裴站长;手捧我的羽毛画和我照合影的老陈;踢死老郑的大种马豹子,聪明漂亮而又温顺的顿河马,……。心里忽然莫名的升起一丝伤感:那些曾经与我朝夕相伴的老职工,就在我一次次的回访中,一个一个的老去了;当年还是调皮捣蛋的小无赖,如今竟然也要退休了。我心中的云山,就这样在我的眼前,一点一点的变老了。

六年前,云山农场建场50周年庆典,我写了篇贺词,其中有这样几句:“因为有了云山,我们的生命中就有了一个根!要知道,一个人的生命中有个根,那是很幸福的。谢谢云山!”

用一句流传很广的歌词来做个结尾: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的变老。云山,我愿和你一起慢慢的变老,浪漫而幸福。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杨德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农具场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猪号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刘文成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老裴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小包裹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还有人认识孟神经吗?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我在那儿待了六年的兽医站。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大鼻子有田。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老卫生队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十字徽标上的燕窝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这是建林的爸和云中的爸。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今年云山水库的水格外大,快平槽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一锅的鸡爪鸭爪。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云山人,老了;云山,老了!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从团部到六连
后一篇:科普四大发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从团部到六连
    后一篇 >科普四大发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