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群鸣
刘群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0,532
  • 关注人气:5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美之间的“国家猜忌”

(2020-05-03 12:00:00)
中美之间的“国家猜忌”
2018年4月12日 张立伟 ( 资深财经媒体人 )

一直以来,美国希望中国通过市场开放成为自由社会的一员,并将中国纳入到美国制定的亚洲政治秩序框架以及美国主导的全球产业分工网络之内。中国正在通过自身的制度性优势向美国占据垄断地位的高端产业进军,并通过一系列战略将影响力扩展到全球,美国认为中国已经对自己的霸权构成了挑战。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对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攻击性政策。

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具有悠久的历史。
在1930年代大萧条期间制定的“斯穆特-霍利关税法”导致世界各国纷纷效仿,以邻为壑,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埋下了祸根。
二战之后,美国大力建设包括WTO在内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推动美国主导的全球化,美国在现行的国际贸易体系中大获其利。
进入21世纪后,全球低端制造业向中国转移,使得中美经贸关系具有了很强的互补性,而非竞争性。
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
首先,在全球化过程中,那些因为制造业受损而失去工作的低技能工人,经过长时间的积累,成为一股必须正视的政治力量,特朗普就是得到这些人的支持步入白宫的。与此同时,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精英对中国的发展也开始忧虑,中国被视为美国的巨大威胁。
其次,在中国有巨大利益的跨国公司曾经是中美经贸关系的“护航者”,他们在华盛顿能够发挥很强的政治影响力,维持中美经贸关系的稳定与发展。
其三,中美正在形成难以调和的冲突。
在美国经济复苏的大背景下,即使是希拉里2016年战胜特朗普入主白宫,也会在经贸领域直接向中国发难,中美贸易战无法避免,不发生才是奇怪的事情。

在奥巴马发起TPP的同时,中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一个新常态,需要摆脱传统发展模式,由注重增长速度转向重视增长质量。
在保护主义色彩浓厚的特朗普上台后,中国想继续推动与美国的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但被拒绝。美国采取了先发制人的威胁手段逼迫中国屈服。
中国不可能接受这种“霸凌”。
特朗普把国家当作公司来治理的方式,导致对华贸易战是由情绪主导的一次缺乏经济与外交常识的“暴走”。特朗普并未预料到冲突带来的挑战,也不知道如何熟练地控制局面。像一头疯狂的公牛一样与中国斗争到底,他可能继续打出台湾牌。美国的鹰派可能会选择大胆的冒险,甚至包括军事冒险。
美国在中国并未违背WTO规则的前提下,利用本国法律,通过一系列故意模糊的指责,向中国施压,这是不讲理的行为。
而美国经济调整将对中国产生长期甚至是战略性的影响,这是麻烦的开始。
除了两国在科技领域竞争之外,特朗普的政策存在一个极大的风险:一方面进行大规模的减税,另一方面,大幅增加军费支出,债务规模也在加速上升。
假如美国成功实现了繁荣,资本大规模向美国流动,会对高杠杆率、高资产价格的中国经济产生冲击,产业转移也将给中国制造业带来挑战。如果特朗普的政策不能像里根“供给侧革命”那样成功,迎来新经济时代,而是惨遭失败,一个衰弱而更加敏感的美国可能会陷入更激进的民粹主义,并将矛头对准中国,这会极其危险。

特朗普上台后的首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直接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与“修正主义国家”,并断定一个大国竞争的新时代来临。
美国人不断反思自己国家衰落的原因,形成了三个共识:其一,地缘战略失败,在中东投入数万亿美元后收获了更多的恐怖主义与难民;其次,经济失败,不仅爆发了金融危机,经济结构也问题重重;其三,中国迅速崛起并在全方位挑战美国的影响力。
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将前两种失败归因于领导人的无能以及体制的腐败。将主要精力放在了重振美国经济方面。
特朗普喜欢用“恐吓”来换取别人让步,甚至盟友也不放过,不允许继续“占美国的便宜”。因此,他想要发起针对中国的“冷战”似乎缺乏足够的盟友。
作为商人的特朗普更在意“公平、对等”的原则,而不是推崇意识形态。但他周围充满了一些极端鹰派,希望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与中国进行全面斗争。
中国并不敌视美国,更没有想与美国争夺霸权,美国也仅仅猜忌和防范中国。
事实上,特朗普时代的对华政策依然是猜忌和防范中国,在本质上与奥巴马时期和小布什时代初期一样,只是表现形式有所差别。面对中国的兴起,面对一个与美国有千丝万缕联系的独特大国,美国暂时也没有遏制与接触之外的选择。
在美国“规制”中国以及双方博弈的适应性过程中,两国将共同塑造新“中美关系”。
经过不断冲撞,特朗普应该清楚,美国如果想要成功,必须与中国合作,对华采取单边主义会冒“双输”的风险。如果特朗普不能在对等的基础上合作,他将后悔莫及。
最重要的是,要将目前的贸易纠纷作为深化改革开放的一次契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需要以更文明的姿态出现在国际舞台中心,何况中国本身发展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实现现代化。

最终决定中美竞争结果的是科技创新能力,而这又需要以制度比拼为基础,“制度高于技术”。
中国正在效仿美国,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建立一个法治的基于规则的自由竞争市场,保护知识产权,鼓励企业家精神,等等。但是,美国看不到中国正在推动的这种趋势,而是担心继续以往的一种模式:在这种模式里,政府作为一股主导力量,通过举国体制突破科技瓶颈,并且试图通过盗取别人的技术来发展自己。这些印象是美国企业与美国人对中国好感恶化的主要原因。
美国在其垄断的高科技领域突然缺乏信心,当美国科技创新步履维艰的时候,具有后发优势的中国在跑步前进,两国之间的差距会很快缩短。
尽管美国在高科技研发领域依然处于领先地位,但是,制造业的衰落将会在长期内侵蚀美国的创新能力,导致美国竞争下下降。这是因为制造已经成为一项知识型工作。
几年前,美国、中国、德国、日本等工业国家纷纷推出新工业革命计划,中国制定《中国制造2025》,让处于高端的发达国家感到威胁。他们担心,中国一旦掌握了先进技术,会以规模和价格优势削弱所有发达国家的技术垄断地位。也就是说,中国的技术进步,尤其是在高科技领域的发展会损害美国的利益。
现在,一个关键的历史机遇出现,加速了美国对中国出手。
随着5G技术的成熟,新一轮产业变革的核心特征就是制造业的数字化、智能化与网络化,也就是万物互联,相关的基础共性技术逐渐成为新的技术高地。在这方面中国具有优势。
美国正在与中国争夺5G时代的主导权。将在5G领域具有领先优势的华为公司完全阻挡在美国市场之外。

特朗普政府的做法,让中国人看清了美国阻碍中国产业升级的意图,凝聚了中国人的爱国主义与前进动力,只要继续发挥拼搏精神,中国一定会在科技领域创造更多奇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