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家林-会计游击队员
许家林-会计游击队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5,366
  • 关注人气:21,1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西方会计名家选介(T03):肯尼斯•福赛思•麦克尼尔

(2012-03-23 14:53:20)
标签:

财经

感悟

会计

人文/历史

会计名作

会计名家

麦克尼尔

杂谈

分类: 会计名家

西方会计名家选介(T03):肯尼斯•福赛思•麦克尼尔


肯尼斯•福赛思•麦克尼尔

肯尼斯•福赛思•麦克尼尔(Kenneth Forsythe MacNenl1895-1972)是以经济价值(市场价值)为基础(Economic Value-Based)的资产计量属性的坚定拥护者,并以此为会计理论研究者所了解,《会计中的真实性》(Truth in Accounting)是其代表作。在该书初版之后的七十年间,尽管书中观点曾被广泛引用且在有关学术研讨中提及,但基本没有学者对麦克尼尔及其代表作《会计中的真实性》进行深入研究。不仅其身世背景鲜为人知,人们也不知道他从事过什么职业?是什么促使他脱离当时正统的会计理论和实务,并对当时的会计理论和事务进行猛烈的抨击?他是如何写出这本著作的?他后来又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他为何在19391941年间写出这本著作后,就再没有写出一篇会计方面的论文以及著作。由于时代久远,加上所存相关文献缺乏,我们仅据有关资料予以整理。

一、       个人简要生平

18951220日,麦克尼尔出生在伊利诺伊州(Illinois)的贝温(Berwyn)。他的父亲亚瑟W•麦克尼尔(Arthur W. MacNenl)是一名内科医生,并创建了一所医院,该医院现以麦克尼尔命名(MacNenl Memorial Hospital)。麦克尼尔少年时代,在芝加哥(Chicago)郊区的斯特林•莫顿(Sterling Morton)一所中学接受了中学教育,高中毕业后于19129月进入了芝加哥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学习,主修商业和管理专业。

在芝加哥大学学习期间,麦克尼尔选修了会计学原理、中级会计和成本会计三门会计方面的课程,这三门课程均由杰伊•邓恩(Jay Dunne)教授主讲,其成绩分别为会计学原理(B-)、中级会计(B)、成本会计(C)。总之,他在校的分数多半是由BCD组成,并且有四分之一的课程得了F19161月,他被学校开除,原因是“学业太差”。不过他向其朋友们说真正的原因是因旷课太多。据说,这次被开除的经历倒成了他后来骄傲的一个资本,原因是这可证明他能保持独立思考的第一个证据。当年麦克尼尔在芝加哥大学学习的时候,约翰•班纳特•坎宁(John Bennet Canning)也在同一所学校学习,但是没有证据证明他们两人曾经有过接触。在社会活动方面,麦克尼尔则表现得很积极,不仅参加了学校的一些社团组织,如Phi Gamma Delta,并在团队里面有良好表现。

19151916年间,麦克尼尔又进入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商学院学习,并选修了由大卫•希梅尔布劳(David Himmelblau)教授主讲的两门会计课程,但均未取得学分,仅有其选修由Arthur E. Anderson公司创始人、著名会计学家亚瑟•爱德华•安德森(Arthur Edward Andersen,列会计名人堂第8位)教授主讲的CPA 测试课程,最终获得了C的成绩并获相应学分。

19161月,时年20岁的麦克尼尔在西北大学学习时,即加入了位于芝加哥的普华会计公司(PriceWaterhouse & Co.,简称PW,即今天Price Waterhouse Coopers普华永道国际会计公司的前身之一)芝加哥分所,从而开始了其职业会计生涯。在后来所著的《会计中的真实性》一书的前言里,他提及最早接触传统会计的感受时写道:“在PriceWaterhouse,我被告知会计不过是一种‘常识’,是在两所大学接触到的不成熟经济理论的补充。但以我在工作中的经验,无论是公众的还是私人的,都无法使我自己确信会计不过是一种常识。然而在个人的会计实践中,我感觉到的一个重要缺陷是会计和经济逻辑的基本原理不一致,而出现这种不一致的往往都那种通常被称做常识的东西。”

1917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麦克尼尔依法从军并被派到法国服役,在此期间他还在法国的一所大学进行了短期学习,服役期满后回到美国继续其职业生涯。191911月,麦克尼尔在伊利诺伊州(Illinois)参加了CPA执业资格的统一考试,因取得了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而获金牌奖励。19204月,他成为伊利诺伊州(Illinois)的第234名注册会计师。1944年,他又取得了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的CPA执业资格证书。

20世纪20年代开始,麦克尼尔相继在费城(Philadelphia)的一些公司做财务和会计工作,这其中包括制造业、建筑业、酒店行业、房地产以及金融行业等。19291930年,他作为一支投资信托基金的财务主管,负责协调和领导其它五名注册会计师,对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公开发表五年间的财务报表进行了广泛分析和研究。1944年,他在费城创建了一个小的会计师事务所,并命名为麦克尼尔(Macneal)会计师事务所,不久后因为其他合伙人的加入而改名为麦克尼尔•凯茨•阿伦(MacnealKeetz & Allen)会计师事务所。

1921519日,他和玛格丽特•吉拉德(Marguerite Giroud)结婚,并育有三个孩子,即理查德•亨利,爱德华•亚瑟和玛格丽特•路易斯。60年代,麦克尼尔退休,1972316日,麦克尼尔逝世,终年77岁。

二、       理论与实务的主要贡献

麦克尼尔一生著述较少,且集中在19391941年间。除了其代表作《会计中的真实性》(Truth in Accounting)外,他还发表过三篇论文,即刊发于《国家》(the Nation)杂志1939107日与14日的“会计到底怎么啦?”(Whats Wrong with Accounting)和194118日的“告诫投资者”(Caveat Investor),以及发表于19414月号《会计论坛》(The Accounting Forum)上的“我们的财务报告系统完美吗”(Is Our System of Financial Reporting Round?)。

三、       《会计中的真实性》(1939)简析

(一)《会计中的真实性》的写作动因

1940517日,麦克尼尔在写给亨利•兰德•哈特菲尔德(Henry Rand Hatfield,列会计名人堂第5位)的信中,曾就《会计中的真实性》(Truth in Accounting)一书的写作动因做了解释。麦克尼尔说,促使他写作该书是源于和当时PW的一次争论。这次争论发生在1930年,当时PW审计麦克尼尔和其它人共同控制的一家信托投资公司,在审计中,PW拒绝按照市场价值对投资组合进行确认与计量,也拒绝将市场价值(经济价值)和账面价值的差额在利润表上进行反映并将该差额包括在总利润中。于是麦克尼尔构造了一个名为“两个信托投资公司的寓言”的故事,在寓言中麦克尼尔解释了证券投资组合的管理人如何通过“灵活”选择确认“未实现收益”的时间来为自己牟利,试图以此来说服PW接受其建议,即对投资组合用市场价值(经济价值)来计量,并将市场价值和账面价值的差额确认为收益,该收益也应该在利润表上反映。麦克尼尔在信中还表示,PW当时显然已被他说服(Evidently Impressed with His Argument),但当时PW的高级合伙人乔治•奥利弗•梅(George Oliver May,列会计名人堂第1位)似乎并没有接受他关于未实现收益的处理方式,因为梅曾表示接受麦克尼尔的意见是需要时间的。不过麦克尼尔认为:“PW事务所同意严格按照现值计价方法来编制报表,并将未实现利润列入收益表和总利润中。我记得在那个时候还没有那一家有声望的事务所干过这样的事情,同时我也为自己感到骄傲”

在与PW的争论中,麦克尼尔受自己感觉到所获得“胜利”的鼓励,促使他开始了一场试图对当时会计实务进行激烈变革的“圣战”(Holy Crusade)。经过七年的努力之后,麦克尼尔完成了这部传世著作的手稿,并用了这个颇具挑战性和煽动性的(Provocative)书名——《会计中的真实性》(Truth in Accounting)(Zeff1982)。不知道是否因其倡导的变革过于激进有关,《会计中的真实性》的出版却颇费周折。麦克尼尔先是将该书的打印稿送给他的同仁阅读,并且将复印的成果发给部分出版商,但却相继遭到了麦克格劳-希尔书业公司(McGraw Hill Book)、罗纳德出版公司(The Ronald)以及布伦特斯-霍尔公司(Prentice-Hall)的拒绝。随后,麦克尼尔联系了宾夕法尼亚大学出版社(由于他当时居住在费城,离出版社非常近),该社在做出出版决定之前,征求了一位经济学家和一位会计专家的意见,得到两位专家的赞同,随后才正式出版了麦克尼尔的著作。30年后,该书于1970年又由学者书业出版公司(The Scholars Book Co.)重印。

(二)《会计中的真实性》的基本理论线索

从《会计中的真实性》的出发点上看,麦克尼尔主要关注(Overriding Concern)的问题是财务信息使用者之一的小投资者(Small Investors)的利益保护问题。他认为,当时秉承“实现原则”(Realization)和“谨慎原则”(Conservatism)理念的财务报表报告模式很容易使小投资者受到欺骗。因此,在该书前四分之一的内容中,他不仅提出了这个问题,还指出一些会计条约(即原则)样本中的自相矛盾之处,试图揭露隐藏在“实现原则”和“谨慎原则”背后的真实原因,并不遗余力地阐述他要提出的问题,即小投资者被那些不是基于经济价值编制的财务报表所误导了。

该书由十五章构成:第一章——三个寓言;第二章——现代会计原则;第三章——现代会计原则的辩护;第四章——现代会计原则的起源;第五章——价值的本质;第六章——货币;第七章——市场价格;第八章——市场价格的替代;第九章——真实的财务报表;第十章——资产;第十一章——资产;第十二章——估计账户;第十三章——负债;第十四章——损益表;第十五章——未来会计。

在该书的开始,麦克尼尔就构造了三个寓言,来说明小投资者在“实现”和“谨慎”的理念主导的财务报表模式下是多么容易被欺骗。随后,麦克尼尔又对“实现”和“谨慎”理念形成的原因进行了分析,进而指出,当众多小投资者成为财务报表的使用者时,坚持“实现”和“谨慎”已经不合时宜了。否则,众多小投资者只能被永远欺骗而看不到任何希望(Hopelessly Deceived)——他们不但不能知道其所持有股票所代表资产的真实价值也无法获知公司的真实收益情况。那么怎样提供众多小投资者容易理解且反映公司资产、收益真实情况的会计信息呢?麦克尼尔就这个问题给出了他自己的答案。

第一,是关于资产的价值问题。麦克尼尔认为,“经济价值”是一个众多只有“一般知识”(Common Sense)小投资者容易理解的概念,而且资产的真实价值就应该是其“经济价值”。因此,资产的计量应该首选“经济价值”;当无法获知“经济价值”的信息时,可以使用“重置成本”;如果无法获知“经济价值”和“重置成本”的信息,则使用“历史成本”。麦克尼尔也给出了可以使用“经济价值”的三个条件:(1)市场充分自由,没有权力的干预;(2)充分竞争,没有足以影响价格的垄断势力的存在;(3)市场要足够广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整个世界的供求状况。当某个资产的交易市场满足上述三个条件时,就应该对其用“经济价值”亦即市场价格予以计量,并确认未实现收益。当资产的市场不完全满足上述三个条件时,要根据资产是否可以重复生产来确定其可以选择的计量属性:可以重复生产的资产使用“重置成本”来计量;不可以重复生产的资产利用“历史成本”计量。

第二,是关于负债的计量问题。麦克尼尔认为,负债应以须偿还的数额计量。这似乎没有贯彻其在资产计量中所秉承的原则——“经济价值”计量属性。对此,麦克尼尔解释说,对负债使用“经济价值”意义不大

第三,是关于利润的计量问题。麦克尼尔认为,利润是净财富的增加,损失是净财富的减少。这种观念也是经济学家对利润的定义。解决了资产和负债的计量问题后,在不考虑股权变动的情况下,就很容易确定当期的利润了——期末净财富和期初净财富之差。因此,采用此种方式计算的利润既包括已实现的利润也包括未实现的利润。

第四,是关于会计报表的编制问题。麦克尼尔也给出了基于上述理论的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编制方式。他认为:“资产负债表的资产并不反映一个企业的总价值,而只不过是代表一个企业拥有的总财富”。“负债也并不反映一个企业所有负债的价值,而是一个企业不可分割财富的法律索赔权”。“甚至在很多情况下,负债和股本的市场价值并不完全的清楚。当这些市场价值对股东和债权人像会计师那样一样适用的时候,在使用这些报表时才不会需要额外的相关信息。” “商誉和组织成本不是资产”。 麦克尼尔所倡导“真实”的内涵是:(1)在资产负债表中,要按照经济价值来反映一个公司的财产(在必要的时候是替代品),负债是法律上所欠的,所有者权益是前两项相减的剩余部分。(2)在利润表中,要反映出实现的和未实现的利得损失,并将它们各自归入“流通”和“资产”部分。可见,他所倡导“真实的”信息是站在小投资者(可能加上债权人)立场上真实地记录公司资产的价值,真实地估价是站在真实或者估计的“事实”上,而不是对未来的期望之上。此外有一点奇怪的是,尽管早在20世纪30年代中期,由于19331934年美国《证券法》和《证券交易法》的实施,以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日益强化的监管行为,在财务报表中增加附注和其它解释说明已经成为美国公司的一项普遍共识,但麦克尼尔在该书中对附注和表外披露的内容却一点儿也未提及。虽然也有学者提出披露一些诸如重置成本数据和购买力重述的会计信息作为增加报告,而麦克尼尔坚持认为这些“真实信息”应该由财务报表本身来提供,而不应当由其附加信息来提供,这一认识也许与当时人们对表外信息的研究与运用尚未规范所致。

(三)围绕《会计中的真实性》的诸多争议

《会计中的真实性》一书对当时通行的以历史成本为基础的计量属性予以批判,并积极倡导以经济价值为基础的资产计量属性,建议财务报告应以经济价值计量模式为基础进行编制。在《会计中的真实性》前言里,麦克尼尔承认自己是一个脾气不好,很容易发火(a Low Boiling Point)的人,而且自己经常意识不到这个缺点。他也承认在对当时通行的历史成本计量属性以及会计理论和实务界批判时,使用了过于激烈的言语。

麦克尼尔在《会计中的真实性》中,就曾使用了以下形容词来描述当时的会计实务:untruthfulfaultyfraudulentdeceptivemisleadingmorally indefensiblefallaciousfalse and perniciousfalse and misleadingchildishdemonstrably absurddeplorableseriously false and misleadingmisleading and untrueunjust and perniciousfalseuntenabledisgracefulflagrantwholly misleadingmaliciously misleadingindefensible。除了使用上述形容词以外,麦克尼尔还用了以下词语来批评当时的会计理论和实务界:sheerest nonsenseillogic and fundamental unsoundnessgrotesque humorsophistry and specious reasoningdefrauda tool of knavesmisrepresented factsexhibiting a meaningless figuredeceptionfalsifyerroneous ideasevilsfraud。由于麦克尼尔对当时会计界的批评使用了过激的言论,尽管他多次声明,他的批评针对的是结果而非行为动机,但仍在业界产生了重要的负面作用,从而受到了猛烈回击。

会计理论名著《会计学中的经济学:会计理论的一种批判性分析》(The Economic of Accountancy: A Critical Analysis of Accounting Theory)的作者约翰•班纳特•坎宁(John Bennet Canning)就认为,麦克尼尔忽视了市场的多变性,没有考虑提供信息所需要的成本问题,也没有说明所谓真实的信息是如何导致投资者更好决策的。坎宁这种有关会计信息对投资者决策影响的前瞻性认识,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才引起较多的关注并成为研究的热点,最终深化成现代的主流观点。作为当时著名会计学家之一的威廉•安德鲁•佩顿(William Andrew Paton),其实在19171918年间曾是一位重置成本计量属性的坚定拥护者,但即便如此,他也被麦克尼尔书中所奉行的“真实”观念及其对当时会计实务的激烈批判所激怒。而在19391940年间,却正是佩顿思想比较保守的时间,由他和阿纳尼亚斯•查尔斯•利特尔顿(Ananias Charles Littleton)合作撰写的《公司会计准则导论》(An Introduction To Corporate Accounting Standards1940)也是在此期间发表,由于该书很大程度上是为传统财务会计理论辩护之作,故此时的佩顿最多也只是会计改革的谨慎拥护者而已。虽然他赞同麦克尼尔指出的会计理论的发展方向,但对麦克尼尔就一些会计问题的具体处理则持否定态度。时为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研究生部的教务长和会计学教授J. 休奇•杰克逊(J. Huge Jackson)也没有给《会计中的真实性》这本书一个积极的评价,但由于杰克逊是传统会计理论的坚定拥护者,没有积极地评价《会计中的真实性》也是正常的。时为莱布兰德-罗斯兄弟-蒙哥马利会计师事务所(LybrandRoss Brothers and Montgomery)合伙人之’一的威廉•M. 莱布兰德(William M. Lybrand),特别对每年重估资产的可行性提出了置疑,他也似乎不愿意倾听麦克尼尔的任何解释。甚至有人认为该书除了挑起争论外,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

相比之下,只有美国著名的会计学家、会计教育家亨利•兰德•哈特菲尔德(Henry Rand Hatfield)对麦克尼尔的评价可能较为客观一些。他认为,麦克尼尔的三个寓言很好地引导人们去反思很久以来就存在争议的资产计价问题,但他对麦克尼尔的一些具体会计处理,如不确认商誉、将债券溢价或者折价确认为损失或者收益等观点则表示质疑。哈特菲尔德还对麦克尼尔关于商誉的解释及其对母公司采用成本法确认对全资子公司投资的批评表示赞同。此外,哈特菲尔德还指出了麦克尼尔文中出现的一些历史知识方面的错误,并将自己关于《会计中的真实性》评论的草稿邮寄给麦克尼尔,两人曾通信两年之久。

总之,关于《会计中的真实性》的评论更多的是批评而非鼓励,甚至当时的《会计评论》(the Accounting Review)都没有对该书发表书评。至于为何没有评价的原因,我们现在也无法获知,但是以下事实似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麦克尼尔所受到的攻击和不公正的对待:(1)麦克尼尔富有攻击性的辩论和批判极大地激怒了当时会计理论界和实务界的领袖人物。(2)他对当时被视为神圣的“实现原则”和“谨慎原则”嗤之以鼻的态度也使他只能被当时一小部分会计学者所接受。(3)当时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历史成本原则的支持使其理念无法被接受。因为SEC认为现行成本原则可能会给管理当局操纵利润提供条件,故其从成立之初直到20世纪70年代,出于监管的需要就一直坚持历史成本。由于SEC在这一问题上立场坚定,会计界即意识到任何关于资产计量模式变革的讨论都是没有作用的。直到20世纪70年代以后,SEC的立场才发生了变化,会计理论界以及会计准则制定机构才又开始了关于资产计量模式变革的讨论。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在关于财务会计概念框架(Conceptual Framework)的讨论稿(Discussion Memorandum)中,就曾两次引用麦克尼尔的文献。(4Mckesson & Robbins会计丑闻的发生导致了会计信息使用者和监管当局对当时会计实务界所遵循的一些会计原则的正确性、合理性产生怀疑,而会计界为了避免其成为替罪羊自然不希望有人特别是会计界的人批评他们所遵循的会计处理方式。

193812月,在《会计中的真实性》这本书出版前不到半年的时间里,Mckesson & Robbins丑闻爆发了,随之即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美国著名的杂志——《财富》(Fortune)了解到麦克尼尔将要出版这本新书的内容与消息后,即约他写一篇批评性的文章,麦克尼尔接受了这个任务。在几周之内,《财富》编辑在《会计中的真实性》中截取了九千字左右的文章,按照杂志风格冠以“会计到底怎么啦?”(Whats Wrong with Accounting)题名准备发表,并配写了如下编者按:“会计师是善良的,但是——他们的方法古老得令人感到绝望。因此有位作者号召大家为了更真实的反映企业的真实情况应该采用新的方法。”《财富》还在这篇文章的一个注释里,将麦克尼尔形容为“一个对他自己职业有很长批评史的人。”麦克尼尔在这篇准备刊出文章的手稿中,对当时会计职业界的传统理念进行了猛烈的抨击,开篇即用这样的语言来吸引读者:“会计的基本原则是一种已经陈旧的协定,它是不准确的、误导的和不真实的。”麦克尼尔的手稿在经过《财富》编辑并接受了外部人士的独立评论之后,计划刊登在19397月号上。但这篇文章在获得发表通知消息的11个小时之后,却被莫名奇妙地宣告取消发表了。麦克尼尔认为,取消发表的原因是迫于当时的PW以及美国会计师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of Accountants,简称AIA)的压力。

意外的是,在麦克尼尔这篇论文形成四个月后,在1939520号出版的美国另外一个重要期刊——《国家》(The Nation)上,他的文章被分为两部分以“会计到底怎么啦?”(Whats Wrong with Accounting)为题刊登出来,同时还撰文指出,麦克尼尔的文章由于《财富》接到时代公司的命令而取消发表,并披露说出版商Henry Luce受到了来自“一个有名的会计师事务所的压力而枪毙了这篇稿子”,但《财富》的出版商和责任编辑否认了他们受到的压力,并坚称做出不发表麦克尼尔文章的决定仅仅是由于编辑的考虑:“主要的争论是围绕在,麦克主张会计师应成为估价师以及资产账面价值的提高和降低应该遵循一套新的规范。”很明显,当Mckesson & Robbins 案件展示出审计中出现的问题但是还没有开始质疑会计估计和会计计量出现问题的时候,《财富》有理由将这样一篇对会计估计进行猛烈抨击的文章撤稿。

尽管如此,麦克尼尔坚持认为,会计师们在记账和审计时候的思想存在问题,而这两种思想是不能分开的。在《国家》杂志同期的作者来信专栏里,麦克尼尔也撰文质疑了《财富》声明中所述没有受到任何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压力的说法,认为《财富》的领导层没有将事实的真相告诉作者。麦克尼尔文中所提到的PW事务所,在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它在业界毫无疑问是一所比较有实力的事务所,所以他怀疑PW事务所利用它的影响力来施压,这表明了他对所发生的事情的看法。尽管该论文得以在《国家》上发表自然对《财富》极为不利,但这一文章得以在一本周刊上发表,也反映了一种独立理念的成功之处。

文章的发表与书的出版,也给麦克尼尔带来了很大的烦恼,以至于其在1940年的一次演讲中伤心地说:“我的那些同行使用了很多我难以接受的言语来批评我本人以及我的观点”。他对批评者用于批判的词语总结如下:audaciouscombativefoolishantiquatedcrackpottyinadequateacademicdisturbingimpracticalaccusatorydubiousillogicalbolddrasticineffectivecontroversialextremelightcriticalexaggeratednebulouscockyunorthodoxnot plausibleunmercifulpugnacious。可见,麦克尼尔似乎没有想到他的观点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响,面对来自于业界潮水般的批评,由于没有任何精神准备,他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他听到一些传言说在会计界他被列入不受欢迎的人士之列。正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麦克尼尔不仅亲身感受了当时会计机构及其会计学术界对他的批评,也令他感到十分地失望与失意,在《会计中的真实性》出版两年后,他决定放弃刚刚开始的“圣战” Holy Crusade)并选择了退出学术圈。此后,他即消失在学术界的视野里,不再有著作与论文发表,不再参加任何的学术活动。在以后的岁月中,他也拒绝再谈起这个有争议性的问题。

(四)泽夫眼中的麦克尼尔

19827月,美国著名会计学家斯蒂芬•亚当•泽夫(Stephen Addam Zeff,列会计名人堂第70位)以“肯尼斯•麦克尼尔的磨难之作:《会计中的真实性》”(Truth in AccountingThe Ordeal of Kenneth MacNenl)为题,在《会计评论》(the Accounting Review)上撰写了一篇长文对麦克尼尔的身世及该书进行了全面评介,使后人可部分地了解这一史实的真相。泽夫认为,麦克尼尔的悲剧主要在于,他做了一个非变革时代的变革者。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环境,对于美国的会计变革而言并非一个有利的时代。当时的SEC作为一个历史成本原则的坚定支持者,刚刚开始行使它在美国会计原则制定方面的权威,而处于辩护地位的美国会计界,也正思考着如何才能消除Mckesson & Robbins会计丑闻对会计职业界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因此,20世纪30年代和40年对会计界来说并不是一个适合创新的时代。当麦克尼尔试图放弃实现原则,而尝试用市场价值来计量资产时,他也会发现,这样做会遇到很多困难,因为只有有价证券和其它一些基本商品的市场可以满足他所界定的三个条件——即当三个条件同时满足时,才可以用市场价值来计量资产。

泽夫(1982)认为,麦克尼尔的叙述风格也可能使得学界和实务界人士感到不悦,而他对当时被视为教条的谨慎原则和实现原则的公开蔑视在当时也只能得到一小部分人的接受。在20世纪20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现值的估价以及资产的估值都采取了抵制态度,几乎也不能容忍人们对历史成本进行挑战的行为。但从麦克尼尔所处的时代看,他是一个十分勇敢的人。但是如果他的作品能够成功地改变那些人的思想,那将是更为了不起的一件事。

泽夫(1982)也认为,从会计理论发展史上看,麦克尼尔并不是唯一一个确立了理论但并没有立即得到很多支持的学者,约翰•班纳特•坎宁(John Bennet Canning)和亨利•惠特科姆•斯威尼(Henry Whitcomb Sweeney)的理论分别形成于20世纪的20年代末期与30年代中期,但也是到了20世纪60年代,他们的理论才开始有了大批的追随者。佩顿丰富的论著固然有助于其影响力的提升,但其在大学的长期任教似乎对其影响力的提升作用更大。而麦克尼尔则没有担任过任何教职,并且在1941年就退出了会计学术界。尽管麦克尼尔以及其他先驱没有被同时代的人所欣赏,但他们给后来的变革者以勇气,并让变革者知道:其实他们并不孤独,而且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在战斗。

主要参考文献

MacNeal K. 1939. Truth in Accounting.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For a discussion of this book.

MacNeal K. 1939. What's wrong with accounting? The Nation October 7: 370-372.

MacNeal K. 1939. What's wrong with accounting? The Nation October 14: 409-412.

MacNeal K. 1941. Caveat investor. The Nation February 8: 151-153.

MacNeal K. 1941. Is our system of financial reporting sound? The Accounting Forum April: 7-11.

MacNeal K. Truth in Accounting. Scholars Book Co. Vernon Houston Texas 1970.

Zeff Stephen A. Truth in Accounting: The Ordeal of Kenneth MacNeal The Accounting Review Vol. 57 No. 3 Jul. 1982), pp. 528-553.

(编译整理 许家林  訾磊 原刊于《财会通讯》2012年第3 

其他博文链接欢迎关注:目录简编,助您浏览方便

会计知识链接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306450952_8_1.html

会计名家链接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306450952_15_1.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