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非洲与宋词(四)

2018-05-15 03:04:16评论

非洲与宋词(四)

我这段时间都在塞伦盖蒂跟踪拍摄一只母猎豹和她的三个幼崽。这只母猎豹名叫玛利亚,长得眉清目秀,楚楚动人。每当黄昏时分,玛利亚常常安静地蹲在一簇白蚁堆上驻足眺望,身体扭成一个S型,好像一尊精美的青铜雕塑,极富艺术气质。

 

 

我们知道,母猎豹都是单独抚养幼崽的,公猎豹交配完后就撒手不管了。从怀孕到分娩到育崽,都是母猎豹自己的事儿。由于食物匮乏和其他掠食动物的攻击,猎豹幼崽的夭折率非常高,母猎豹不得不经常面对丧子之痛。在通常情况下,母猎豹的一窝幼崽仅仅只有1~2只能活到1岁以上。

 

 

母猎豹可能是草原上最弱势的食肉动物,她们的天敌很多,主要有狮子、斑鬣狗和花豹。母猎豹辛苦捕获的猎物,常常被狮子、斑鬣狗夺去。势单力孤地母猎豹还常常被蜜獾和胡狼欺负,忍气吞声地离开。猎豹虽然有惊人的速度,但缺乏力量和耐力,无法与其他食肉动物抗衡。

 

 

这是猎豹客观的生存状态,我是无法改变的,但我却能从长期的对猎豹的观察中得到一些“兴发感动”。

 

 

首先,我为什么如此钟情于猎豹?人们往往不都是崇拜或倾慕强者吗?我想引用叶嘉莹先生提出的一个观点,即“弱德之美”。叶先生对此的解释是:“这种美感所具含的乃是在强大之外势压力下,所表现的不得不采取约束和收敛的属于隐曲之姿态的一种美。”(熊烨《千春犹待发华滋》江苏人民出版社)通俗地说,就是一种曲折低回、婉转含蓄的美。猎豹的美,正是如此。母猎豹为什么常把身体扭成性感的S型?因为她精神比较紧张,要不停地左顾右盼,提防草原上的天敌,一旦有危险,就逃之夭夭。这就是母猎豹的外界压力下做出的行为方式,母猎豹当然是无心的,但客观上却给了我一种独特的视觉美感享受。这就是所谓“弱德之美”。宋词中,有数不清的具备“弱德之美”的作品。比如这一首:

 

 

朱淑真《蝶恋花送春》:

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处?         绿满山川闻杜宇,便做无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

 

辛弃疾《鹧鸪天鹅湖归病起作》:

枕簟溪堂冷欲秋,断云依水晚来收。红莲相倚浑如醉,白鸟无言定自愁。

书咄咄,且休休。一丘一壑也风流。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觉新来懒上楼。

 

 

其次,母猎豹独自拉扯几个嗷嗷待哺的幼崽,自然是充满了艰辛苦痛。但母猎豹并不因为这种艰辛苦痛而放弃了自己的职责。她们并不因为幼崽难以存活,而不全心全力去追捕瞪羚或其他猎物。事实上,母猎豹对所有的幼崽都关怀备至,无论草原生活多么艰险,她们还是以瘦弱的肩膀,无怨无悔地挑起养活全家的重担。哪怕备受打击,她也从来不会扔下幼崽不管。这是母猎豹的一种本能,但却给了我一种哀怨悲壮之美,同样属于“弱德之美”。叶先生对此的阐述是:“弱德之美不仅是一种约束和收敛的弱者心态,而是包含着一种对理想的追求和对品德方面的操守。”对母猎豹来说,真的是疲于奔命、朝不保夕,生命比我们还要短暂无常,但母猎豹的求生欲望和行动付诸,足以让我们许多人类汗颜。

 

 

我们知道,母猎豹的捕猎成功率很高,但常常因为势单力孤保不住猎物。即便如此,母猎豹并不改变原则,她们既不打劫去别的食肉动物,也不像狮子迫于饥饿而委曲求全地吃腐肉。这种对生活质量的持守,当然也不是猎豹有心而为,却给了我很大的鼓舞和感动。古诗中有“亦余心之所向兮,虽九死其尤未悔”,“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冰霜正惨凄,终岁常端正。岂不惧凝寒,松柏有本性“,“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宋词中同样可以找到这类作品:

 

 

黄庭坚 《水调歌头 游览》:

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无数,枝上有黄鹂。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    坐玉石,倚玉枕,拂金徽。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虽然这首词和母猎豹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但在这里,美感实质却是一致的。

 

 非洲与宋词(四)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