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师江
李师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2,290
  • 关注人气:6,5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神奇的大妈>(5)

(2012-09-23 18:30:50)
标签:

杂谈

    5

马燕和林建处于冷战状态。

林建一直解释,这是他人的陷害,甚至他列出几个幕后嫌疑黑手。黑手的目的就是让马燕去林建单位里闹,闹出动静,闹到职位不保。这个时代,职位竞争越来越激烈,大家使用的手段也越来越卑鄙、赤裸,设下陷阱、偷拍、网络转播、舆论造谣等等都成为常用手段,当官是一门高风险的职业。但马燕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苍蝇不定无缝的蛋,你们如果没有一腿,人家也不会利用这个来做引爆。而林建坚决不承认,坚决认为他们是正常的同事关系,或者只是能谈得来,比普通同事的关系要好些。

马燕想过去单位闹,甚至以此要挟过林建。林建不为所动,说你闹了也就那么回事,也就是让我在单位里出丑而已。说到底,马燕的性格不够暴烈,她无法付诸实践。但不管如何,林建显然收敛了很多,在可以不应酬的场合,也回来吃饭,带带孩子。这一点让林燕聊以自慰。

林爱凤感觉到马燕的心态,她觉得有必要宏观调控,她做了一次家访。

林建看见林爱凤来了,想是来兴师问罪的,也不知道她到底晓得几分,只好准备以守为主。

“有日子没见你了,啊,我住院那一阵子,看我的人,同事呀,以前你爸的战友呀,街坊呀,包括你爸你妈,来了一批又一批,后来我琢磨着,怎么没见着你呀,我是不是有这么个女婿呀,我都迷糊了。”林爱凤开门见山,亮出一个剑花。

林建没她想到第一招就亮出兵器,猝不及防,只好以退为进,道:“妈,确实对不住,就单位那点破事,忙得我晕头转向,我有马燕说,那天她带孩子,我去看看你,没想到你后来就出院了。”

“嗨,忙,男人就一个忙字,万能的借口,是不?也难怪,我也不是你亲妈,也不要求有亲妈的待遇。我今儿过来,不是为这事,就是说呀,你多忙,最终还不是为了个家吗?女人嫁给你,给你生孩子,还给你带孩子,还要教育孩子,半辈子都耗在这儿了,你倒好,忙呀,什么不管,稍不留神,还在外面耍花花肠子,这个我得提醒提醒你,不能这么干。男人不管事业做得多大,能花点精力顾家的,这才是好男人。让女人泪往肚子里吞,这绝对不行,老天爷都不答应。”

“妈,你说的对,我以前确实对家里有照顾不周,今后一定改正。”林建不是这么唯唯诺诺的人,但是一是他心里有亏欠,二是他深知与天斗与地斗不可与大妈斗。

“你要记住你的话就是。你们的日子是你们自己来过,我本来不想掺乎你们的事,也没能力掺乎。但是呢,马燕是我的女儿,她过得不舒服我也心疼。况且呢,当初你追我们马燕的时候,话说得都很好听,也让我们很放心,我就是过来提醒你,以前的话要记得,做男人一定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林建基本上处于缴械状态,把平生所学的好话都掏了出来,以便让林爱凤尽快结束战斗。马燕在一旁边听边抹眼泪。饭饭在一旁,不知道妈妈为什么无缘无故会流泪,便教训道:“妈妈哭鼻子不乖,我不理你了。”让马燕哭笑不得,一边抹着眼皮一边抱着饭饭道:“妈妈不哭,妈妈不哭。”眼泪却流得更厉害了。

林爱凤一顿教训,顺了气了,便对马燕道:“以后你把饭饭带我那去,多跟我玩玩,好让我跟孩子也有感情。以前我上班,没时间陪他,现在我有了,多带来。”马燕道:“他闹得厉害,一去就把家里弄得一片狼藉,带去烦你干什么,况且你身体还不好,他可让人闹心了。”林爱凤道:“没事,我喜欢的事多闹都没关系,是不是饭饭,以后跟爸妈一起多来婆婆家。”林建连忙答应。

 

调整战术之后,老杜终于带来了好消息。

老杜觉得自己这辈子最无知的事,就是不懂得如何拒绝人,拒绝是一门学问,有人天生就是这门功课的白痴。但是对于林爱凤的事,老杜虽然有些为难,但总体而言是自愿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种激情为林爱凤去做这种难为情的事。

他怕电话被拒绝,所以不请自到陆心情的办公室,但第一次碰到她出差了,第二次让他候着了。

老杜理了理情绪,道:“上次的事,其实有些利害关系没有跟你说清楚,所以我想当面再说一次,看看能否有转机。老师呢,在你面前又不好意思开口,所以相当为难呀。”

陆心情道:“老师你就别见外,有一说一,在老师面前绝对不含糊。”

“上次说的那事,我说对方是我在公园跳舞认识的,其实有点不确切,或者厚着脸皮说,我跟她还是比较亲密的关系,也有可能那个什么,所以呢,她的儿子呢,也当是我的儿子,这个意思不知道我说明白了没有?”

“哦,明白明白,那要恭喜老师。”

“你不会嘲笑我吧。”

“怎么可能,我等着吃老师喜糖呢,什么时候办呢,一定要通知我。”

“这个呢,也还没那么准,还要看我们相处的状况。我听说呢,你们报社的记者,是铁打的硬盘流水的兵,每年都会增加新的人员,所以老师厚着脸皮,希望你呢特殊对待,酌情考虑,至少给他一个面试实习的机会。到时候呢,能用的话则用,不能用的话,老师也没意见,不知道我这个想法可靠不可靠?”

“哦,老师您不早说,既然有这个利害关系,我必须跟编辑部强调一下,特殊对待,好吗?您还是等我的消息?”

“要是不嫌麻烦的话,要不你现在就跟编辑部打个电话,我好立马回复。你知道我这人简单,一点事搁在心底,都不舒服。”

陆心情连忙跟编辑部主任打了电话,沟通片刻,然后对老杜道:“这样,你让他这两天就来报社,找编辑部的李国强主任面试谈谈,好吗?”

老杜道:“我看还是让他直接找你吧,你跟他聊聊,也让你知道我不是随便糊弄一个人进来,我推荐的是个人才。”

陆心情道:“好好,我也正好跟他交流交流。”

老杜兴奋之下,赶紧向林爱凤邀功。林爱凤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关键点就在于你表达有问题。”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

老杜道:“所以这次我就豁出去了,差点没把我自己说到脸红。”

林爱凤道:“没看出你这么勇敢,不过老杜呀,咱门说的你我的关系都是假的,你可别当真呀。”

老杜倒是不好意思了,道:“我晓得,全是工作需要嘛。不过将来我的学生肯定都问我什么时候吃喜糖,到时候我这老脸可丢得差不多了。”

林爱凤道:“那倒没什么,你想要想呀,回头我给你介绍一个,真的。”

“不成不成,我根本就没这个意思,你还是把心思花在马丁身上吧。桥我搭好了,路要马丁自己来走。”

“知道知道,老杜,这回可要谢谢你呀,回头可真要请你吃大餐。”

     林爱凤亲密地拍了拍老杜的胳膊,这种亲密是发自内心的。他们汇报的地点还是在百荷公园,虽已冬季,但树木依然青绿。他们的兴奋似乎感染到其他行人,引得一些老人侧目,因为他们的样子太像一对吃了摇头丸的年轻人了。

 

马丁的高中同学叫陈伏棉,做了一间广告工作室,规模小,却什么活儿都接,LOGO设计、户外广告、宣传册制作、会场布置,之差没有直接做婚纱广告。马丁也算是文艺方面的一把手,被拿来当免费的劳动力。马丁给他忙活一个下午后,陈伏棉正要叫哥几个去大排档吃酸菜鱼。马丁接到林爱凤的电话,便跟诸位告辞。

陈伏棉不悦道:“你真扫兴,妈一叫就回,跟没断奶似的,你跟她说咱门喝两杯再回嘛。”

马丁道:“我倒是也想喝呀,想想酸菜鱼都流口水呢,但是我妈她精神状态不一样,指不定又有什么事呢,我不依她,回头麻烦大了后悔都来不及。”

陈伏棉道:“那你快回,处理好了再来喝两杯,我们等你吧。”

“那倒是靠谱。”

马丁回到家,林爱凤已经备好饭菜,尽是马丁爱吃的。林爱凤道:“玉米炖排骨汤,这个要多喝点,有营养;清蒸黄花鱼,这也是外边吃不到的。你说你在北京成天吃快餐,能吃到什么呀,吃得这么瘦,让人揪心,在家得多补补。你吃完了,我有话跟你说。”

马丁吃了几口,道:“妈,您有什么事就说吧,一会儿同学还叫我出去呢。”

“你先吃,吃饱了再说,什么事也比不上身体好。”林爱凤边吃边说道,她很享受母子俩在饭桌上吧唧吧唧的交响乐。

过了一会儿,林爱凤先忍不住,道:“我是想呀,你不是一直想去北京当记者吗,我想你去那么远,吃穿不方便,妈又不能照顾你,所以我思量着,如果在我们杭城找个报社当记者,岂不是两全齐美,又能随你的愿,妈又能照顾到你,你觉得这个主意好不好。”

马丁听罢一愣,摇头道:“妈您不知道,对我来说,当记者什么的,只是因为跟我专业对口,重点是我想去北京,那儿是文化中心,发展空间大。”

“我就知道你不爱听我的话。想想你小的时候,我说,小丁,不要玩了,该回家作业了,你就乖乖回家;我说,小丁呀,妈妈腰疼,你给妈妈捶捶,哎哟,你就用小拳头砸呀砸,多舒服,多听话。现在翅膀硬了,自己有想法了,可以不要妈妈,可以把妈妈的话当耳边风了,我就想着,小时候整天喜欢跟妈妈腻在一起的小丁哪里去了呢。”林爱凤说着,沉浸在悠远的回忆之中,眼睛都泛着泪光了。

“妈,这是两码事。人长大了当然有自己的想法,我也没有完全不听你的意见。很多事情还是尊重个人,你不是也懂得民主吗,是不,如果我老听你的话,那就不叫民主,叫独裁。”

“民主?我知道呀,民主不就是讲道理么,那我跟你摆活摆活。你说你不论去北京、南京还是东京,不都是在地球上么,不就是在一个球上玩么?在一个球的这一头,跟在球的那一头,有什么区别呢,非得要离开妈妈你才叫舒服,不是跟我对着干吗?你说什么发展呀,空间呀,那玩意儿都是虚的,最终你还不是成家,还不是娶老婆生孩子,上到总统,下到平民,哪有一个是离开这个生活的。你说你在北京,房价那么高,什么时候能买上房,什么时候能结婚生子,你是不是得让妈妈眼睛等瞎了才能报上孙子。在杭城就不一样了,妈妈帮你张罗,一步步我都想好了,你等着瞧。这些个道理摆出来,就是民主。”

“妈,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这么讲也是有道理的,可是这些道理对我不实用。我就是想去闯一闯,虽然辛苦,但我乐在其中,会觉得幸福,这就可以了。”

“行,幸福是吧,那就谈谈幸福。你说吴阿姨,他儿子在美国呢,比你强吧,可又能怎么样,别看她整天到处吹嘘,可不知道她多无聊,这里窜窜,那里窜窜,到舞池广场就人疯了似的,头疼脑热也没个人问一下,有次夜里发烧,想喝口水都没有人倒,她倒羡慕摆水果摊的老太太。什么叫幸福,一家团聚就是幸福,各奔东西的,那叫什么幸福呀。”

“你那是老观念,你指的是你的感受,妈,你也想想我的感受。”

“是的,依着你的感受,已经有过一次教训,毕业那年不听妈妈的话,不考公务员,现在后悔了吧,当初如果考个公务员,现在就不用这么奔波了吧。现在还不听妈妈的,再折腾几年,你才会懂得妈妈当初是对了,你这就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妈,我说不过你。这个事呢,咱门谁都别下定论,先想一想,我站在你的角度想一想,你也站在我的角度想一想。”

“想是可以,但是我可告诉,我已经帮你,联系好单位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你是得站在我的角度想一想。”

马丁不想把矛盾激化,摁下了话题。他心里不安,饭后就走了出去,到街上散心。街上车水马龙,华灯初上更显热闹。单从生活角度来讲,这座二线城市无疑具有魅力,它没有北京那么大,交往方便,饮食相当精美,而且消费不高,生活舒适。但是,马丁现在还不想这些,他只是觉得对这个城市太熟悉,他喜欢到陌生的大地方去,那里有未知的生活和充满幻想的未来。

后来陈伏棉叫他过去,他陪他们喝了两杯,顺带把妈妈的意思告诉他们。陈伏棉道:“其实你妈妈说得有道理,你跟我们这儿干,赚点钱当个土财主,也好呀,去哪儿混不是混。”也有的赞同马丁出去闯荡的想法。这些意见让马丁感受到一个道理:世界上没有那条最好,但只有一条自己最喜欢的路。

马丁最后还是想去跟马燕聊一聊,只有马燕才可以当调停的中间人。所以他次日一早就去学校找马燕。马燕心里一惊,没想到林爱凤这么早就摊牌,这让她很为难。通过两次的交流,她对马丁的理解更甚于林爱凤。马丁的为难感染了她,而且马丁要她去劝服妈妈,这个任务实在是太艰巨,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马燕左右为难,他只好对马丁道:“这段时间呢,我觉得你还是要迁就妈妈一下,以免她老病复发。要是有机会,我肯定会帮你说服她的。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激怒她。”马丁叹气地点头。

她觉得弟弟好可怜。

   

老杜到了花园广场,就觉得老家伙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有被孤立的感觉。老杜是老好人,以前大伙对他挺友善的,现在不对味。老杜走近老曹,道:“老曹,今天大伙都怎么搞的。”老曹道:“哎哟,你可成为这里的新闻人物了。”老杜道:“扯淡,我又没干什么坏事,怎么成新闻了。”老曹道:“你去问吴贵妃。”

吴贵妃是此地领袖式的人物,也是各种消息的起源。老杜走近吴贵妃,叫:“吴贵妃。吴贵妃。”吴贵妃故意听不见,没打理他,这让老杜觉得怪怪的。老杜还是很执着地靠近,拍了拍吴贵妃的肩膀提醒她,问道:“吴贵妃呀,到底怎么回事呀你们。”

吴贵妃故作惊愕地转头,拂了拂了被老杜拍过的地方,好似老杜是个带菌生物,道:“你个老杜,动手动脚的干什么,真是的,作风这么不良,谁敢跟你一块玩儿。”老杜问道:“怎么回事呀,大伙儿传我什么了?”

吴贵妃反问道:“你是装傻还是不知道呀。”老杜道:“我真是一头雾水。”老杜吴贵妃叹气道:“哎哟,这种事非得要我说出来嘛,你跟林爱凤勾搭上了,这事传得满城风雨,我们都不好跟你搭话呀,是不是。我们大伙清清白白地交往,哪知道你花花肠子那么多。”

老杜叫苦不迭,道:“哪有的事呀,哎哟,真是学雷锋还挨闷棍。”

吴贵妃道:“这又不是我说的,是人家亲眼看见的,你要不承认,只会口碑更差,明一套,暗一套。”

老杜不知道这种事情怎么就传得满天飞,真是小道消息横行的时代,他情急之下,就把怎么帮助林爱凤的事儿说了出去,并且朝天发誓道:“纯属助人为乐,完全没有半点私心,我的人品你要是不相信,回头去我单位查一查档案?”

吴贵妃看老杜着急的样子,窃笑道:“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看你急成这个样子,没有私心是不可能的。要不然我们认识这么久,你没有帮我跑腿过,跟林爱凤认识没两天,这么重要的事都操心上了。哎哟。老杜,没关系,你要是承认了,我们祝福你,如果还是鬼鬼祟祟的,我们都鄙视你。”

老曹他们都围过来,笑了。

“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老杜发誓道,“你等着看吧,我是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吴贵妃,你是这里的传话筒,可得替我辟谣。”

吴贵妃嘿嘿笑道:“好呀,看你表现了。”

在花园广场的中老年中,吴贵妃的气场,是不二的女王。又因口才了解,声音洪亮,对于散布谣言和辟谣,她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吴贵妃已经习惯了别人绕着她转,在她的潜意识中,是不允许这些人分心的。

音乐响起,老杜讨好地邀请吴贵妃跳舞,吴贵妃施恩一般,不太情愿地搭上老杜的肩膀,问道:“今天林爱凤怎么没来呀。”

老杜道:“我估计她忙着做她儿子的工作了,都不容易呀。”

吴贵妃道:“你看你看,还说没关系,她一点小事你都门儿清。”

老杜委屈道:“我不是热心肠嘛,谁家的事都知道一点。不怕您笑话,为了跑这事,我还跟林爱凤真的冒充老两口,这样子我学生才会帮我,但林爱凤马上跟我强调,不能当真 ,这绝对是逢场作戏,话都说都这份上,你说能有什么关系嘛。”

吴贵妃撇嘴道:“你们真是的,还说我老不正经,你们才是真正老不正经。这城市多大呀,这是传出去,你们俩不弄假成真才怪呢。你是不是真的看上她了?”

老杜哀求道:“哎哟,你要我说一百遍才会相信吗?我真的没有这个想法,如果当初不是我爱吹牛,说我学生怎么了得,估计今天也没这事。”

吴贵妃冷笑道:“你们男人就爱吹牛,也不知道图什么,真是贱哪!”

蒙此不白之冤,老杜真怕毁了一世英名,不由把洗刷勾搭之名的希望寄托在吴贵妃身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假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假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