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北斋主
寻北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096
  • 关注人气: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半丰盈  一半镂空

(2018-03-07 09:45:36)
标签:

文化

杂谈




一半丰盈 <wbr> <wbr>一半镂空

一半是丰盈 一半是镂空
——序梁兰新散文集《那株兰》
张彦广

       兰新要出书了,且把书稿不由推脱地发给我的“伊妹儿”。这个时候,我出奇地冷静:了解她的才情与勤奋,看过她的诸多作品,今日出书我不惊奇。还有一点,我们是“轴心”文友,我是她创作之路的见证者和同行者之一,我从她的文章里,不仅更加全面地认识了锦心绣手、蕙质兰心的她,也从中发现了自己和诸多文友们的身影。因此,在这个时候,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这本书的参与者,像导游那样引领各方读者走进她艺术的幽兰之谷!
      在这本书中,兰新把百十余篇文章分成了《情满人间》《心情日记》《人在旅途》《剪纸情节》四个章节,不论是从字面看,还是从意境感知,都是以“情”贯之。真性情,好文章。细读这些或长或短的散文随笔,你感到兰新的文章不是用笔蘸墨写的,而是用真情实感作墨以泼,然后用指掌做笔的写意丹青。再仔细看,这些丹青大多是兼工带写,透射出她情感的丰沛充盈与思想的细致精微。
       比如第一章中,让我震憾心灵的是,已经去世的父亲究竟是一位怎样的慈父、良师、益友啊,能让她这位“老生女”不吝笔墨与篇章地去回忆和讴歌!父爱如山也好,似海也罢,但像兰新这样纠结于笔端久久不能释怀的,真没有看到还有他人。兰新爱哭,我不敢想像在写成这些文章之时,她为此洒了多少场泪雨,打湿了多少素洁的心笺?
       不光父亲,还有儿子、丈夫、至亲、好友、师长、同道以及大好的自然生态,无不如此地占据着她情感世界里大量的储存空间。他们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一念一感、一风一动,都可以牵动她敏感的神经,让她喜怒歌哭,让她得失宠辱。在这些情感故事的表达中,她从来都是不曲不隐,不枝不蔓,把真实的自己大胆地还原。在她这里,写作没有了任何的功利机巧,而是助力她畅意情怀的引擎与催化器。“生活不全是诗,诗不全是生活。好好写诗,好好生活!”这是一位著名女诗人的至理名言,兰新无师自通地了悟了这句话的道理,且试图用自己的文字和生活去更好地诠释它、代言它。这是她的可爱之处,亦是她的难能之处。
       欣赏兰新的作品,你能发现一条成长与发展的轨迹:起点,是在网络博客的兴起时;起跑,是在吴桥文学的复兴期;起飞,是她通过剪纸艺术而走向了外面的世界。不难看出,自“人在旅途”之后,她的作品和履历一样,明显变得丰盈而质感,在寄情山水,游走江湖的同时,有了自己更多对生活和生命的体悟。她向住大海,始终想着有一个《我与大海的约会》,当终于圆梦的时候,你完全可以从字里行间感受到,海天一色对她心胸格局的打开,起到了多么震憾的作用。
       剪纸是阅读她时绕不过的一个话题,但显然这里不可能展开,可以另找机会、另求方家去深入地赏析。我只想说的是,她的剪纸艺术是她诗歌、散文、摄影等才艺里的亮点,但这些才艺,其实与剪纸是一体不分的。她把它们进行巧妙地参照、嫁接、融合之后,丰富了作品技术和艺术的含量,这既是真正的创作,更是名副其实的创造。在学习和实践中,兰新用一贯的勤奋谦勉夯实了技术功底,又通过艺术元素的多重构成,推动了这门传统艺术的丰富与创新。在有意无意间,她使自己这个剪纸艺术的“后学”,从业界圈内实现了令人惊叹的“弯道超车”!
        在评介她文字之时,我还是想把她放到更大一点的创作背景里去,那就是吴桥的“纪氏家族文艺现象”。这个现象的提出不是此时此地我的一家之言,而是多年前早有报刊提出来的,只不过那时观照更多的是作家纪双明、纪东方、纪梅,而没有将镜头对准纪家“老媳妇”刘俊莲,“少媳妇”梁兰新,“文三代”曹媛、纪琦、刘传等。当年的记者如果今天再来续写新传,纪家的故事会更加吸引读者眼球——
        这是一个充满了文化正能量的家族,阖家老少承传良好家风,老一辈知书而达礼,新一代好学而多才,明德好古,勤勉持家,形成了有口皆碑的书香家族、文明家庭。在这种环境里日浸月染,再加之从小的家道修养和晴耕雨读,兰新走进文艺的百草园并结成今日累累硕果,似乎就很好理解了。
        “人到中年,回想走过的年华,已不再抱怨命运的不公,已不再抱怨生活的残酷;有的只是淡定与从容,有的只是宽容与忍耐。”(《剪一方火红,为自己》)兰新是一个善良、端正、贤淑、明达的女人,追求完美但又不想失去自我,恰好创作给了她一个端口和契机,让她找到了新的生存境界。在这个自由无碍的空间里,她可以真心地倾诉,忘我地表白,大胆地呼喊。她把那个社会人的自己抛弃了,而还原出一个自然、通透、镂空的自己,一朵馨香飘逸、素雅高洁的深谷幽兰!  
        “但写真情与实境,任其湮没与流传。”记得这是一位叫竹子的作家说的话,道出了艺术创作终极审美价值的东西,有些意思,尝引为座右,愿与兰新共勉。同时,文学艺术要求作者必须从生活中进入,最终又要立于生活的高处,成为一种昭示和引领。这一点也是今后要和兰新一起探究追求的。
        兰新本名、笔名、网名中都有“兰”,性情志趣又与兰相合,故她爱兰,有多篇文章写到兰。古今兰界常把兰与艺联系在一起,称养兰为艺兰;称兰的美感为兰艺;称兰的株、叶、花向更具美感的方向演变为兰的艺变。故此,希望兰新在长养自己的高雅、美丽、馨香的同时,兰艺不断增长,并不断有所艺变。
        变则通。通则久。久久为功。


      梁兰新,常用网名蓝玫馨香、悠悠兰馨、空谷之兰,河北吴桥人氏, 河北省民间工艺美术家,一个巧剪岁月,留存美丽馨香的女子,善剪纸,好摄影,喜写文字,有诗歌、散文、小说、剪纸、摄影等作品散见报刊、杂志,其剪纸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展,有多幅作品被选入书画集,作品被中国剪纸艺术博物馆收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