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北斋主
寻北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096
  • 关注人气: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接近神性的画与诗——序毕昌煜、健如风、朱高岭诗画集《画-境》

(2017-11-17 11:03:56)
接近神性的画与诗

寻北斋主

接近神性的画与诗——序毕昌煜、健如风、朱高岭诗画集《画-境》

接近神性的画与诗——序毕昌煜、健如风、朱高岭诗画集《画-境》

接近神性的画与诗——序毕昌煜、健如风、朱高岭诗画集《画-境》



接近神性的画与诗——序毕昌煜、健如风、朱高岭诗画集《画-境》
接近神性的画与诗——序毕昌煜、健如风、朱高岭诗画集《画-境》
  一位来自星星人类的孩子,孤独而高蹈,靠油画的语言与这个凡俗的人间交流;一对是来自七彩云南的诗歌伉俪,率真而自我,用短短长长的句子咏叹生命的奇崛与神性。某一天,机缘和合,他们仨通过诗画相遇,缔结了一份艺术的“盟约”:他用星际的方言,向他们透露一个别样的精神世界;他们用诗性的眼睛,解读他油画里的美学人生。
  
  毕昌煜,祖籍乐清,现居绍兴柯桥,幼儿时发现患有孤独症(亦称自闭症)。到目前为止,医学界和学术界仍然对孤独症有着不一样的解读:一个说这是病,与基因有关,难以破解,基本上无法治愈;一个说这不是病,只是一种生命的另类,是孤独力超强的象征。不管是哪个说法更对,或者都对、都不对,孤独症人群给他们家庭带来的影响力确是巨大的、现实的,家人感受更多的是痛苦与泪水,极少是鲜花与掌声。
  
  毕家也不例外,他们付出的痛苦和泪水不少于任何一个同类家庭。只不过幸运的是,在不放弃疗育的艰辛跋涉中,他们发现了一枚打开心理锈锁的金钥,那就是油画,就是艺术,就是美术的神咒。沿着这条路径,毕家人一步步走进毕昌煜的精神世界,心灵家园,直到自信地说出那句经典的话语:毕昌煜行,你们也能行!

  毕昌煜的油画世界,是一方纯净无碍的天地,如同古人描述的世外桃园:这里有桃花十里,有牛羊成群;有渔歌互答,有牧人少年;有大海鸥鹭,有长空云帆;有一样的世象万物,有不一样的意马心猿------所有这些,毕昌煜无不乐在其中,左手一棵棒棒糖,右手一支画笔,点点涂涂之后,尽显形意,自得风流。

  在无数的欣赏者、解读者中,就有了篇首中言及的诗人伉俪健如风和朱高岭。他们俩生活的高原一隅,圣湖之滨,如同仙境一般,似乎与毕昌煜的星球故乡比我们更近便,更通达。当然,仙境不仅仅指他们所处的生存环境,还有他们用诗润泽的自由心境。如果没有至诚至敬的心境,肯定没有至信至悟的感通。相逢一瞬间,毕昌煜的画就走进了他们的眼睛,也直抵他们的心灵。似曾相识故人来。
    
  此时此境,画家是用油彩吟咏的诗人,诗人是用文字涂写的画家。他们在精神的王国里相遇相知后,同做逍遥游。在灵魂的高处,他们甚至彼此一体,大方无外,尽享属于他们那个大同世界的理想语境。

  毕昌煜是孤独者,诗人也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孤独者不喜欢用世俗的语言表达七情六欲,只喜欢用画与诗的方式仰俯歌哭,快意真情。因此,笔者也不想多说——画和诗在那里,画家和诗人在那里,序言就是絮语,轻飘而多余。

  “我反对这个词——自闭症,其实几乎每个人都有自闭现象。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人需要一个空间,独自触摸灵魂深处的自己,感知到自我的存在。当这个空间无限放大,无限辽阔,令他看不到或者不屑于看到外部的世界,自闭,是一种疏离的状态。无论写诗还是画画,任何独自完成的艺术行为,都是建造一个内心的世界,是走出人群,以艺术美的方式展现内心,实现自我。一个人,在社会身份之外,在人群对他的定义之外,还存在着一个内在的自我,这个自我是一个核,一个和外部空间有距离的核,这个距离,使孤独得以存在,使孤独成为一个隐秘的体验。孤独令人审视内心,完成内心生活。越多内心生活的人,越接近神性。”

  借用诗人健如风遇见毕昌煜后的一段感言,为此文划一个圆圆的句号,亦或长长的省略符-----


 (寻北斋主,原名张彦广,河北吴桥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散文集《父亲的神话》《一路稼禾》等多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