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北斋主
寻北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361
  • 关注人气: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雁山瓯海一醉翁

(2017-01-20 15:40:05)
标签:

文化

杂谈

情感

雁山瓯海一醉翁

——印象吴永良

 

雁山瓯海一醉翁

 

如果你给著名画家吴永良画像,最好的背景,是他最喜欢疾书慢描的雁山瓯海。

一个人的祖居地、出生地、生活地、工作地、休养地,都可以构成他的家乡,而哪一个地方最适合心灵栖居游牧,也许就是诗学意义上的故乡了。

吴永良诗学意义上的故乡就在温州,就在雁山瓯海之间。他在温州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了十五年,那个十五年是属于青春和爱情的,更属于中国画教育和创作的探索。那个时期,也许并不是他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日子,但站在岁月的高处回望,那个时期确是他的黄金时代,也是温州美术界的黄金时代。“五六十年代是温州美术教育重要奠基时期,温州美术界应当记住吴永良和他那一代人的。”温州美协副主席、秘书长张成毕说。

对于吴永良来说,镌刻在心灵岩崖上的的雁山碑记,其实只要一个人就足够了,那个人,就是乐清大荆人周昌谷先生,著名国画大家,他在中国美院就读时的恩师。雁山有顶,瓯海有涯,而对于恩师的追随却是穷其一生的。在周昌谷临终时,是他握着先生的手依依惜别,而只要谈到此情此景,阅尽人间沧海波澜的吴永良依然难免哽咽,泪花莹莹。

当年的“小周昌谷“,如今已是画坛耆宿。然而,当乐清周昌谷艺术馆要为他主办画展的时候,他似乎又一下子年轻了——回到了老师身边,在先生期待的眼神里,交上自己精心完成的作业,让温州乐清的父老乡亲们欣赏,让雁山瓯海的画界同行们品评。

“吴老师是我的偶像,他的画展我必参加,他的书籍我必买。他是山水人物花卉结合的典范,诗书画印配合得天衣无缝!”已是满头银发的乐清画家周明心,就那样小学生般站在吴永良的身后等待签名,他不吝赞美之辞,但又真诚得让人感动。

桂花溢香时节,在“醉翁之意——吴永良诗意山水画展”上,到场最多的“良粉”并不是老年人,而是一群群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他们先是带着一种敬畏心走近吴永良,继而是带着一种好奇心走进了吴永良的画里画外。他们在画展上更多地收获了感动,印证了老师、朋友和坊间的口碑与传说。

晚宴上,从不喝酒的吴永良还是允许人们给他满了小半杯红酒,他要以此为盾,用它抵挡亲情、友情、乡情的甜蜜进攻;他更想以此为导体,让自己在幸福与快乐中慢慢中毒,哪怕是喝得满脸酡红,像煞他自己画中酒不醉人人自醉的雁山樵翁------

“山水乐清,诗意雁荡”,本身很像一句诗,而之外还有一句诗眼:醉翁之意。

醉翁之意不在酒,只在乎山水之间。雁湖是酒樽,龙湫是倾下的酒瀑,天地难免不被灌醉,何况是诗情画意恣肆放浪的文人墨客!

每一次来雁荡山,吴永良总要站在大龙湫下,仰望飞练自天而下,泻在潭水上面写出“龙”形的草书。那一时刻,李白是他,他是李白。李白的诗入了他的画,他的画即是李白的诗。就在他的身旁,有一尊印石立着,上面刻着“醉”字。那一时刻,这个“醉石” 静默成了他,而每一次来雁荡山采风写生,吴永良也都会屹立成一尊“醉石”。

古往今来游历雁荡山的文人雅士举不胜举,然而像吴永良一样来过十六次之多的能有几人?如果把经年的雁山瓯海的写生稿摞起来,能超过七尺身高的又有几人?雁荡山激发了他的灵感,他赋予了雁荡山以性情。

而此时的他,并不是一个附庸风雅的匆匆过客,而是从《诗经》里摇着木铎远足而来的采诗官,是魏晋竹林中和兰亭曲水旁最具玄心洞见的风流士子,是唐诗宋辞里吟诵天地的大小李杜和东坡稼轩。他从中华文化典籍里饱学而出,又一头扎入这江南的灵山秀水,让笔管蘸满前人的智慧和自己的发现,把诗词与绘画、山水和人生、历史和当代、理想和现实有机嫁接与融合,挥洒成一幅幅写意丹青。丹青之外站着他,丹青里面也站着他。

吴永良之独爱雁荡山,恰如古人之独爱牡丹、菊花和莲荷,无不是寄情托志尔。鸿雁之高远信达,苇荡之朴茂凄苍,灵山之峻峭清幽,秀水之丰沛淋漓,一如吴永良高古俊雅的内心世界,远避尘嚣,独立坚守,不畏浮云,何惧雨霜?

“他的画初看平淡,却有着很韧性的视觉冲击力,画境代表了中国文人的情怀,笔墨得到了全新的展示,含蓄的内在美触动心灵。看他的画,像听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音乐会!”兰亭奖得主、青年书法家郑庆伟如是说。

雁荡山是一位士子,吴永良也是书画界的一位士子,一座行走着的雁荡山!

潘天寿在《论画残稿》里说:“古之画人,好养清高旷达之气,为求心境之静远澄澈,精神之自由独立,而弃绝权势利禄之累,啸傲空山野水之间,以全其人格也。”

对于师长这些话的参悟,吴永良不只是记忆在脑海里,融化在血液里,更是落实在了行动上。对于境界的提升,对于格调的养成,人格是至为关键的因素。尤其是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席卷冲涌下,认同者已不是很多,像吴永良这样全其人格,从艺从教皆从师训,奉道而行者,自然而然成了“老古董”。

这些年,无论是闭门深修,还是出国深造,似乎让“吴永良”三个字在国内书画市场上一次次地陷入沉寂。在和书画同道们交流时,吴永良说:“绘画是寂默者的事业,要那么多的声音干什么?”

然而在书画艺术评论家潘公凯、卢炘、杨晓明等人看来,“吴永良无疑是中国美术学院最受尊敬的老教授之一”,是“口碑极好的‘浙派人物画’后继实力派人物。”

在道统日下,画风日下的今日,画家自甘寂寞而又不被世人冷淡,画作清纯真率而又受人青睐,吴永良的存在价值已经成为了中国传统文人画坚守与承传者的背书。

诗人、书画评论家疏约在认真欣赏吴永良的作品及人品后,下了这样的断语:“吴先生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他才是真正新文人画画家!”

很少有人谈理想了,更不用说是去做一个理想主义者了。然而,“理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其实,吴永良不是冲着所谓“理想主义”去的,他为了实现这种所谓的理想化,着实付出了很多,因此也失去了很多历史的机遇。他在和笔者一帮人聊天时说到:“这些年,我一直在把自己体制外,边缘化!”

“体制外,边缘化。”短短六个字,给人带来的启发和思考相当于六个当量巨大的思想炸弹。当世人和业内人都在挤破头向体制内走的时候,他却自觉地向外围走了,把自己放在一个庙堂和江湖之间的位置上:不渴求神化,不厌弃平淡,像上帝一样思考,像市民一样生活,像自己一样作画。

理想主义,就是一个让自己的思想处在微醺状态的佳境。微醺是“醉”的最佳状态,也是最理想状态——那一时刻,人是自由的、放松的,但又不是乖舛的、放纵的;是无政府、无桎栲的,但是又遵循家道族规和公序良俗的;是热血暗涌的,但又是积蓄正能量,充满无限美好期冀愿景的------

吴永良是行走在雁山瓯海的醉翁。他的醉意,就是他的画意;他的画意,却让我们醒悟:徜徉在中华传统文化的青山绿水之间,最好地传承,就是永远的创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