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北斋主
寻北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096
  • 关注人气: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东园,和小克拉家常

(2016-12-23 13:17:42)
标签:

文化

旅游

分类: 心灵履历

在东园,和小克拉家常

在东园,和小克拉家常

张彦广

 

 

去景区揽胜,越往景深里走,人声越是喧哗聒躁,但是雁荡山中的东园民宿是个例外。你会发现,在繁华地,幽静处其实近在咫尺,就在那里安安稳稳地等你。

大龙湫景区售票处旁边,有一个二十几户的小村,名叫东园。村中有个东园路,拐进去,走到小路的尽头,认准雅致铜艺门牌:东园民宿。民宿是精致、清新、幽雅那类格调的,铁艺栅门始终是为你敞开着的。此时,园子的主人张小克也许正在院子里洒水、浇花、劈柴,或者看书、择菜。见你来了,他会微笑着接过你的肩包,引你进屋,名叫本儿或者小珍的女掌柜为你登记后,给你一个布艺的钥匙坠儿——好了,你就是这里的主人了。

来东园的人,大多是老主顾儿,或者是老主顾儿介绍来的朋友,彼此说话来往没有距离,“小克”“小珍”地尽管叫,像在家喊小弟小妹一样地随意,但切忌叫“服务员”。在彼此都不忙的时候,你可以在一楼大厅里喝茶、闻香、看书、把赏各种摆件儿,与阿姨一起摘菜、煮饭,或者眯眼听老CD机里放的经典音乐,当然也可以品尝小克从世界各地淘来的叫不上名字的美酒。三十多岁的小克看起来不像个老板,只是个安静和善的大男孩,和他有一句无一句地率性聊天是一种享受,慢慢地,你就融进了东园,小克就走进了你的内心——

笔者这个书架好阔气——不是阔在多,而是阔在书的本身,比如这些加缪的、菲兹杰拉德的书,还有我们的《青藤》,感觉好高端,也好亲切呢!

小克:喜欢阅读,有每到一座城市就找寻老书店的习惯。旅游丰富了我人生的宽度,书籍让我积累了一定的厚度。《青藤》是朋友推荐的,在我的书架上,它取代了国内很多杂志的位置。

笔者你很喜欢旅游?都去了哪些地方?感受如何?

小克:算是国内较早的背包客吧,国内不说了,还游历了一些国家,像亚洲、欧洲和非洲的一些国家,爬了乞力马扎罗山,和朋友两个人走了印度,几乎没经过城市,在农村里体验了印度文化的神奇。

笔者行囊里的盘缠来自哪里?

小克:有家自己的小公司,做卫浴方面的。店里很多物件都是旅游时逛二手店买回的,植物大部分都是自己亲手种的。周游世界最大的资本不是钱,而是心胸和视野。

笔者怎么就想到了开民宿?

小克之前做背包客时结识很多川藏滇开客栈和青旅的朋友,与自己很多年前就有的想法不谋而合。东园民宿承载了我对很多事物的看法和体会,都可以用它呈现出来。可以说是自己的一个文化创意作品。

笔者:不错,这件作品确实清新雅致!你觉得东园民宿有哪些有别于他家的地方?

小克家,东园一直秉持“家文化”的理念。每当看到这个文化家园慢慢成形、丰满,内心就涌现成就感。

笔者:你和民宿是不是都与雁荡山有着割舍不了的情缘?

小克:那是毋膺置疑的。我和民宿都是属于雁荡山的,或者说我们是附丽于她之上的,到现在她中有我,我中有她,浑然一体。我虽不是东园村人,但是已经融入了东园。我感觉我就是一个东园人:思想开化但不失山里人的质朴本真。

笔者:都来过什么名人大咖?他们的印象如何?

小克:挺多的,印象深的有北大的郑野夫教授,他是著名的社会学家,我读过他写的《走出囚徒困境》《代价论》《信任论》等书。还有上海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那哥们儿在我这里住了18天,走时不光和我成了朋友,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认识了他。

笔者:也被媒体宣传得不少吧?

小克:今年被温州市旅游局评为“特色旅游客栈”,我在乎的不是这个牌子,是喜欢它上面的“特色”二字,这是我一直为之努力的地方。媒体接触过很多,感觉最开心的是被《孤独星球》这本书收入了进去——真正旅游圈的人知道,这是一本在世界上都十分畅销的旅游指南书,被背包客们称为“旅游圣经”。

笔者:东园民宿做下来的心情如何?

小克20147月开张,投了一百二十万左右,之前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进行建设,大大小小的都是自己一手设计摆弄的。两年的积累和沉淀让这家店有了自己的气质:温暖、随意。这种氛围,能带给人很大的归属感。

笔者:东园的入住率很高,我想这是最大的原因。看得出来,你不是在经营旅馆,而是在打磨一件饰品。

小克:首先纠正一下:民宿不同于传统的饭店旅馆,也许没有高级奢华的设施,但它能让人体验当地风情、感受民宿主人的热情与服务、体验有别于以往的生活。当然,起初开东园也没想这么多,用心玩着玩着自然就有了现在的收获——当然这种收获大部分是精神层面的。

笔者:好像有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感觉。

小克:别人开民宿先想到赚钱,我当时的初衷是先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因此原先生意我就托付朋友了。这个民宿从设计装修到材料购进,我都遵从“喜欢”、“对眼”的原则,不在乎价格,也没具体想过怎么经营和维持。整好后,发了个朋友圈就算开门营业了,想不到捧场的人挺多,开业至今一直比较忙碌。

笔者:先快乐、满足了自己,才有可能快乐、满足别人,这一点看来你做到了,似乎也是你成功的经营之道。

小克:你的话好像说对了一半——这种忙碌的状态维持了几个月后,我渐渐发现偏离了自己当时开东园的初衷:我是来享受山里这份宁静、祥和,并想和大家分享的,而一味的忙碌却没了时间让自己坐下来看山和看书,享受那份清寂、自在感。于是,我把节奏自然放慢下来。

笔者:怎么讲?

小克:具体办法是针对性地选择住客,在前期沟通上我们会花更多的时间,让我们知道你过来住店是怎样的目的,也让住客知道我们能带给他的是种怎样的体验。

笔者:哈,都说店大欺客,你这小民宿也“欺”客啊!

小客:举个例子你就理解了,比如有客人问你们有麻将吗?这时我们一般会直接拒绝,因为觉得频道不对多说也无益。反过来我为店里添置了大量的书籍,很多客人喜欢,经常来挑本书躲个角落待着,感觉这样就很好。

笔者:随着民宿市场的日益成熟,民宿的受众群体肯定也会越来越细分的。

小克:很对。刚开业时我以为我的顾客中年轻人会很多,目前看其实上了年纪的人也很喜欢这里。因为我没有迎合那些激情消费者的欲望点,而是顺应了那些喜欢慢下来、静下来、向内心深处走的人群。

笔者:但是民宿毕竟是面对大众俗人的呀?

小克:开民宿是很累人的,大大小小的事儿也不少,所以更得保持一定的心情:忙碌时你得应付各色人等,闲暇时还得有份淡定从容去面对空旷房间。

笔者:嗯,你好像找到感觉了!

小克有人说幸福就是一种感觉,也有人说幸福就是没感觉。开民宿两年多来的经历几乎是以前十几年的总和,事业平台、感情世界和朋友圈都出现了很大的结构性变化。我没学会阿庆嫂式的圆滑世故,只是学会了平和,学会了淡然处之。

笔者:冬天要来了,你怎么让自己和客人更温暖些?

小克:哈哈,冬天我们基本每天都开着壁炉,还有取暖器。店里有很多披肩和毯子。

笔者:闲时用什么给自己开心解闷儿?

小克:呵呵,除了看书,目前主要是学着做点木工。祖父曾教我学过书画,母亲信奉佛教——我知道自己的孤独感来源于信仰的缺失,心灵源动力的不足。

笔者还有大的发展计划吗?比如开连锁、建分店。

小克:目前在国内没有,我认为是机缘没到。之前到泰国清迈寻找过房子,到土耳其看过房子。

笔者:哇,那你是有心去国外发展喽?那东园怎么办?

小克:在国外开是这几年一直想的,也是接下去确定要做的。旅游者是迁徙的,民宿经营者也应该是迁徙的,但是东园民宿不是迁徙的,我和她、雁荡山永远同在!

笔者:我已经从东园民宿感觉到你的思想和体温了!

小克:这个星球很小,就装在背包客的行囊里;这个民宿很大,他可以装下所有旅行者的心!

笔者:好诗性的话!那就借此祝福您!

小克:谢谢!我给你放一段萨克斯——《回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