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雁落蝉
西雁落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285
  • 关注人气: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甲是一种药“因着,这阳光下的衰老既是一种病又是一种药。”

(2016-09-21 17:50:21)
标签:

记录

情感

分类: 诗歌
老宅

老宅里一只饥饿的狗
在等,你回到老宅
回到老宅,一种内在的秩序
不知,能不能重建
那饥饿的忠诚,不知,能不能恒久
醒来,老宅已不复存在
已成灰。上面已建起了中央公园
不知,一座宅祗的坍塌
需要多少时光来修补
不知,穷尽余生的守护能否回到从前
20160918
 
 
 
“你终于老了!”

“你终于老了!”
时光发出一声报复性的笑声
透过时间的窗口
我看见——潜在衰老之下
那股纯正的原始的力
像以往一样,阳光一样发散
不熄。足以让生者忘记生之疲倦
9.2
 
 
 
未成蝶时已化蝶

人们取暖。壁炉的火
已灭未灭
携灰烬。向南,向南,
南方是一个神话——沦陷在神话之前
你,未成蝶时已化蝶
20160802
 
(注:源于内部热情的消退,人类所有的不甘衰老,所有的不甘遗忘,所有的还带着一点鲜活的挣扎,像飞蛾扑火一样给沉闷的垂死的昏昏欲睡的人生涂鸦一丝礼赞的色彩。之后,无声无息,一如轮回的蝴蝶。——致:吾友,梦洁)
 
 
 
见证
 
我们,一半是水,一半是火
中间,隔着衰老
从女娲将人类远远的甩离
人类便走上不归的旅程
今天,你还那么年轻,而,我已老去
“她”呢,已然不可知
——永远在诱惑,不知疲惫
“她”的眼睛在看着
像老城墙的眼睛在看着
20160708
 
 
 
七月
 
单车穿行在淡白的日光下
风,从耳边呼呼而过
七月的郊外,田野里
疯长着一种寂寥,一种欢快
我希望,我是孤独的
——此时此刻!
20160703
 
 
 
 
花甲是一种药
“因着,这阳光下的衰老既是一种病又是一种药。”——西雁落蝉
 
一座车站,从出口到入口
绕了半生
今天,你随一个陌生的身影
走向回家的车站
检票口,两个你在纠缠
(这纠缠将终止在2016的夏季)
入口的旁边,追随陌生人,你看见
一把刺绣的遮阳伞柄上刻着——
花甲是一种药
 
你回眸——
那久别重逢的身影已消失
消失在属于他的旷野
很早以前,你已不在这个世界
可你从未离开
隔近半个世纪,来到我的梦中
指引。让我看到这阳光下的衰老
因着,这阳光下的衰老
既是一种病又是一种药
20160601
 
(注:中午回到家,女儿问我:”穆旦是谁?“我说不知道。女儿又说:原名,查良峥。我说不但知道是从小就知道。他翻译的诗作陪伴我整个的少年时代乃至影响至今。就是不知道他做为诗人却被时代被大众遗忘的这个名字——穆旦。至此,这个陌生人就像重逢的老友,让我欣喜让我安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