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小说】山村性事(一)

(2009-09-06 18:58:04)
标签:

铁蛋

张家姑娘

美女

山村性事

情感

分类: 山寨聊斋

    泰山西部有一个山村叫马山村。虽说是个山村,但四通发达,是周围十里八乡有名的大村,人口近两千人。村里半数以上人家姓詹,其他还有李、王、刘、高等十几个小姓,其中有个张姓人家,在村子里单门独户,据村上老人讲,张家不是本地人,是河南某地逃荒要饭落户的,不过落户已经五六代了,早已融入当地,村里也早已不把张家当成外来户看待了。(张家的详细故事见拙作《人不跟命争》一文)

   张家自从落户马山村,人烟一直不旺,基本上是代代单传,因为是外来户,根底薄,地无半垄,房无片瓦,几辈子做佃户,所以“发财兴家”便象基因一样强烈地植入张家子孙的信念里。到第四代上起名叫张开旺,也即“开始兴旺”的意思,开旺脑子倒也灵活,可惜走了歪路,长期给土匪做眼线,虽然也得到不少“提成”,但赚的是坏良心钱,有损阴德。开旺用这些黑钱买地盖房,曾暴富一时,但在周围农户中落下口舌,又时气不好,正遇到大解放时期的分田到户,开旺苦心购置的千亩良田片刻间分到穷哥们手中不说,还被划上地主成分,受到全村贫下中农的控诉,不断受到批斗,张开旺受不了命运的大波折,因此情绪大落,不久就郁郁而终。

   张开旺生有独子,起名更旺,意思很明显是“更加兴旺”。但张更旺因为“地主羔子”的身份受到连累,不能参军不能上大学,连找媳妇都深受影响,到三十几岁还光棍一条,最后被三十里外的小齐村的一户人家招为上门女婿,张更旺改名“齐更旺”。这个齐更旺倒是继承了其父开旺的基因,他心灵手巧,办事活络,很受齐家喜欢,齐家倾家之力为他在公社里找了个临时工的工作,齐更旺埋头苦干,从临时工一直干到供销社副主任。赶上改革开放好形势,齐更旺处理完齐家二老的后事,卷铺盖走人,把一家人户口重新迁回马山村,恢复张更旺之名,辞掉供销社副主任之职,在交通发达的马山村开了一个代销点,竟然数年之内成为全村第一个“万元户”。

   张更旺发了大财,但总有一个事在折磨他:象张家祖辈一样,家丁不旺。更旺结婚晚,媳妇生孩子却勤奋,一口气生下金环、银环、铜环、铁环四个女儿。更旺怕了,请杨半仙算算,杨半仙笑了:“金银铜铁,不是还有锡环,况且前面还缺个玉环,也许七胎上有希望生男孩。”更旺一听又惊又愁,惊得是媳妇确实曾有个女儿,是更旺媳妇在与更旺结婚前与本村的姓齐的光棍生的私生女,这也是更旺离开小齐村搬回马山村的主要动力。那女孩出生不到数天就夭折了,想不到应了杨半仙“玉金银铜铁锡的玉环”之数。杨半仙算得这么有鼻子有眼,生儿子还要在七胎上,这时计划生育开始倡导,到时候政府叫生不叫生还是个变数,更旺能不愁吗?

   心急吃不得热豆腐,更旺急,可媳妇急不起来,生下铁环竟然十多年不怀孕。在更旺食疗药疗的照顾下,更旺媳妇这一年又怀孕了,但更旺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肯定这来的孩子一定是“锡环”那丫头。也许老天也替更旺着急,更旺媳妇五六个月的孩子不知怎么就流产了,那边媳妇嚎啕大哭,这边更旺哼着小调喝上了小酒。不久媳妇又怀上了,更旺的小酒喝的更勤了。不过一个人喝酒也挺没意思,可更旺找不到酒友。张家在村上开个代销点,村户人家缺个油盐酱醋的,懒的跑二十里路到镇上买,都成了张家的稳定客户,但买卖归买卖,真要跟更旺一家走地热乎的倒稀罕,因为更旺的父亲是“土匪二腿子”兼“地主”,更旺从小就是“地主羔子”。农户人家心里界限很清,虽然新时期不讲成分了,但大家见了更旺一家还是能躲得就躲。成了“万元户“的更旺财气旺了身份未涨,村里人还是看不起他,这使他烦恼不已。

   要说全村的人见了更旺一家躲着走也不对,村里就有一个人与更旺很谈的来。这人姓詹小名叫铁蛋,年纪在二十五岁上下,结婚几年但与老婆关系一直紧张,也就没生孩子。说起铁蛋,那可是村上响当当的“好汉”,詹姓在山村本来就是大姓,铁蛋的爷爷兄弟五个,号称“五只虎”,铁蛋的父亲兄弟六个,又称“六条狼”,铁蛋是这个“虎狼之家”的长子长孙,备受家族长辈疼爱。在农村里男丁多是硬道理,这也是农村计划生育工作难做的原因之一,铁蛋一家虽然是老实本分的农民,但家族大,人丁旺,虎狼虽然不伤人但毕竟是虎狼,所以村里人都少有人惹。铁蛋祖父、父亲一辈虽然号称“虎狼”,但那是因为人长得高大健壮,干活也猛,倒没有欺男霸女那样的恶行。这铁蛋自小就虎头虎脑,站起来比同龄孩子高半头,躺下来比同龄孩子宽半尺,上学了成绩不好却喜爱使枪弄棒,初中没毕业就独自跑到少林寺去了。三年回来,铁蛋已经是一米八多的彪形大汉,少林功夫也不知道练得怎么样,因为没有人敢与他试试,但一个“少林弟子”足以把农村孩子吓得矮半截。

   那铁蛋回家后,早有爷爷和爸爸做主,给她找了个媳妇,并且很快就结了婚,说起来那媳妇高挑个,白白净净的也是个美人儿,但铁蛋就是不入眼。自结了婚,铁蛋夫妻就没个消停,三天两打仗,后来铁蛋干脆做了“不回家的人”。不回家只好到处借宿,不是张更旺那没人陪喝酒吗,这免费的酒席倒是铁蛋的最爱。更旺不仅不嫌弃铁蛋不请自来,相反因铁蛋家族大,这铁蛋又是武艺在身的汉子,是更旺平日里巴结都巴结不上的主,所以张家待铁蛋亲如家人,那更旺更是与铁蛋成了忘年交,要不是忌讳庄乡辈分早已与铁蛋拜了把子。

   于是,铁蛋就成了更旺家里的常客,有时候喝酒喝的晚了,铁蛋就与更旺同床共眠。张家北靠大街,本来是农村典型的四合院,更旺为了代销点方便,就在四间堂屋后墙挖了后门,留中间开店铺,西间是个卧室,东间本来是更旺夫妻的卧室,现在成了更旺的酒店。更旺随便在东间摆了一张矮桌,天冷的时候也把矮桌搬到床上,店里有的是酒,更旺媳妇也就是简单炒几个小菜,更旺与铁蛋就能喝得昏天地黑。更旺媳妇身上怀了孩子,又是四十多的人了,所以陪不起这两汉子喝酒,炒好菜就独自到西厢房睡觉。

   更旺与铁蛋酒喝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天南地北的无话不谈。有一次更旺也许喝的高兴,突然就问起铁蛋的家事,铁蛋与老婆不和是全村都知道的秘密,说起私事,铁蛋近六尺的汉子也是感慨不已,原来那铁蛋媳妇做闺女时早与自己村上一汉子偷情,而那汉子不仅是她本家叔叔还是铁蛋的同门师兄。虽然铁蛋在山村名头很响,但自己花拳绣腿的实底自己最清楚。铁蛋曾把那叔叔捉奸在自家床上,但可惜不是人家对手,不仅被他踩在脚下还吓唬铁蛋不能难为他心爱的侄女。说到伤心处,那铁蛋竟然泪眼婆娑,更旺因为自己老婆也有类似的经历,突然就有了“同戴绿帽惺惺相惜”的感觉,不仅陪铁蛋流下“爱情的泪水”,还感慨地说:“铁蛋别难过,这婚姻不行就离了,真男儿何患无妻?实在不行我这有四个女儿,随便领一个回家过日子。”

   说起更旺的女儿,个个是水灵灵,粉嘟嘟,长的秀美,尤其是那金环年龄二十,个头有一米七多,杨柳细腰,婀娜多姿,是山村里数一数二的俏妹子。那银环年方十八,正是好年华,也不比姐姐差,就是十六岁的铜环、十五岁的铁环虽然还未发育完好,但也显出山村美女的雏影。张家四大美女,惹得村里的小伙子有事没事爱往张家代销点买点东西。说实话,开始铁蛋老是往张家跑也是动机不纯,不过这也就是敢想不敢说,毕竟自己是有家室的人,现在听更旺这醉话,心里大喜,也是乘着酒兴,悄声问更旺:“我要是离了婚,金环能不能嫁给我?”也许是更旺后悔刚才酒醉失言,犹豫了一会,叹口气说:“哎,金环那孩子正与姜正山谈恋爱谈的火热,恐怕……”铁蛋早已风闻姜正山与本村一枝花金环谈恋爱,现在听更旺说起,不觉有点失望,酸溜溜地说:“那姜正山标准的书呆子一个……”更旺夫妻对大女儿自己找的这个对象姜正山,倒是十分如意,因为姜正山也不同寻常,他是山村几年来唯一一个考到县一中的高中生,虽然没能考上大学,但已经名满山村,况且小伙子长的一表人才,与金环倒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现在更旺听铁蛋贬低自己未来的如意女婿,心里一丝不快,但刚才已经吐露了招铁蛋为婿的话,虽然是醉话但也不敢着实激怒铁蛋,于是说:“金环脾气挺拗的,银环虽然年龄小些,心地倒比她姐姐还强…..,不过你现在还没离婚,这事以后再谈也不晚,喝酒!”铁蛋也不好再说,于是举杯而干。那更旺后悔说了醉话,话头明显少了,只是大杯大杯喝酒,一会就醉倒在床上。

   那铁蛋见更旺醉了,本想回家,看了看表已经是午夜时分,就想在张家囫囵睡一夜。于是出去小解,回来的时候迷了方向,本来该往右走却走到左首西间卧室,只见那房里电灯还没关,床上一个白嫩嫩的女孩正睡得香,铁蛋也是借着酒劲,就扑了上去。

(实在累了,先写到这里,明天继续吧。这叫做铁蛋修的牡丹福,一蜂独采四枝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