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凌杨柳岸
杨凌杨柳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196
  • 关注人气:3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人的阅读盛宴

(2018-11-07 04:33:55)
标签:

寇挥

我的世界文学地图

分类: 随笔


——读寇挥《我的世界文学地图》

杨柳岸

 

前不久我和寇挥共同参加了一次作家采风活动,他把随身携带的一本刚出版的《我的世界文学地图》送给了我。古人有读其书想见其人一说,那几天我抽空对此书得以先睹为快,书与人俱在我眼前。我和寇挥认识已经有十年时间了,上一次我和他相见深谈,是在三年前我们在西安某酒店。当时我把我新出的一本文学批评集子送给他,在谈到他的小说大部头著作出版困难,我就建议他先出一本文学随笔集,谈一谈他的文学成长之旅,精神探索之旅。后来我在高鸿主编的《西北文学》上读到连载的《我的世界文学地图》,让我惊喜,又想不到过了不到一年,这本书单行本就出版了。想想,这本书从他愿意写出来到出版面世,我也算是多少起了点朋友应有的督促之功。

 

我并不是谬托知己,我和寇挥的心灵世界有着诸多的交集和契合,其中就有一点,我们都对雨果《悲惨世界》有着非常深的热爱,这一点就体现在这本《我的世界文学地图》里。我曾参观过他在西安家里的书房和藏书,他藏书之富,让我这个偶尔私下也以藏书家自居的人都要惊叹。要我说,他的所谓书房,只有书没有房,从客厅到卧室,书籍堆积摆放得满满当当,已经严重影响通行,书几乎要占去全部的空间。他为自己解释说,平时很少有非文学圈人来,也懒得整理这些书。这些书在外人看来,可能杂乱无章,可在他看来并不乱,我见他要找一本书,却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看来他对自己的藏书很爱惜很熟悉,这一点我也很有体会。作为一个藏书、爱书的同行,我能深切地体会到蕴藏在他那并不高大的身躯内海一样丰富的内涵。而让我更有感触的是,这些书,他可能绝大部分都认真读过。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现在他的经济条件好多了,不知书房怎么样了?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即使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他也是不会在书房的装修布置等这些外在形式上费心思,他是低调的,也是不拘于形式的。就因为我参观过他的书房,近距离感受过他的海量阅读,和他有过多次倾心交流,所以对他能写出这本《我的世界文学地图》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并认为这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

 

尽管此书有着那些严肃学术著作都不及的文学含金量和学术品质,但它却不是板着面孔的学术著作,而是鲜活的、带着个人体温的文学创作,感性化和私人化是这本书的一个特色,它是用散文化语言和结构创作的一个人的阅读史和心灵探索史,如他在书中所写的,“我的目的并不是做学问,我只是要写出我对于全世界全人类小说和戏剧的阅读记忆,在记忆的基础上所做的个人式评判,喜好嫌恶全是我寇挥式的。我阅读的目的是为了我的小说创作,这个目的比较实际,也是形而下的,实用主义的。我还有个目的,就是要览尽世界小说的样式,把世界上已有的成为经典的小说一网打尽,然后从小说的已有形式和内容出发,创造出我个人的小说。”

 

小说家写“小说课”,就因为其实践与理论相结合而不是空谈理论,所以更易于为人们所接受,小说家福斯特的《小说面面观》就是很成功的一例。在当下文学界,有许多小说家如苏童、马原、比飞宇、王安忆等,纷纷出版其“小说课”,但我以为,如寇挥《我的世界文学地图》这样的“小说课”,可能是绝无仅有的,如此惊人的世界小说阅读量,可能就是一个奇迹。中国古代有理论著作《诗品》,是对包括六朝在内的此前所有诗人的特色、源流,可以说寇挥的这本书,是对全世界小说家戏剧家进行“诗品”,对世界各国的小说大师和他们的佳作,一一道来,如数家珍。他像一个美食家在对食客介绍各种美食。他是像博尔赫斯那样的“作家中的作家”,他是学者型作家,他学习研究的课题是“世界小说”。可能有读者会发现,此书没有提及一位中国小说大师。其实可以这样理解,他阅读学习小说大师,似乎就是在学外语,文学世界的外语,而每一个作家,就是一个单词。那么,中国文学体现在哪里呢?就体现在学习工具上,情感方式上,他都是通过翻译成中文来阅读世界各国小说的。

 

寇挥也有他参照的“文学地图”,比如有那本由法国人编著、通行全世界的《理想藏书》。但他也敢于指出《理想藏书》的不足。他似乎可能产生一个念头,要编一本他自己版本的小说戏剧版本的“理想藏书”,可以说,他这本《我的世界文学地图》,读者完全可以把它当作以其一人之功编著的小说版的“理想藏书”。有俗语说,不把金针度于人,而他这本书可以作为一个了解世界文学的阅读地图,可以作为窥测一个小说大家心灵世界的一扇窗。他这本书,可谓是,他把金针也度人。我以为,此书的写作有意无意地借鉴了布鲁姆《西方正典》。这主要体现在写作体例上,《西方正典》是作者把莎士比亚作为唯一文学最高峰参照系,对受其影响的世界范围内英语系作家一一点评。而寇挥的这本《我的世界文学地图》,如他在书也说明的:“我的目的是指出两部世界文学高峰,并遴选出十几位世界级大师。”书中把梅尔维尔的《白鲸》和雨果的《悲惨世界》作为他所认为的小说世界的两座最高峰,以之来衡量其它各国各语系小说,可谓一览众山小。这本书也和木心的《文学回忆录》有相通之处,不过,《文学回忆录》是木心的学生陈丹青整理当年的笔记而成,而寇挥的《我的世界文学地图》是他自己直面读者而倾吐心声,夹叙夹议,观点新颖大胆而有创见,比如他把唐吉诃德与孔子这两个人物的所作所为作了联系与比较;有时超拔平俗,带有一定的颠覆性,比如他对几乎是公认的大师列夫托尔斯泰和其《战争与和平》,评价就不高,甚至可以说是偏激,但这是可爱的偏激,他也能自圆其说,并让人耳目一新,让读者换一个角度重新审视那些似乎已成定论的名著。读者阅读此书,就好像被一位资深文学导游带领着游览小说世界,而作者本人三十年的世界文学阅读史,本身就是一道具有丰富可解读性的风景,浅者得其浅,在岸边沙滩上游玩嘻戏,远眺文学海洋;深者得其深,在文学的大海里畅游,感受生命的神奇与浩瀚。

 

这本书我没有读完,也不打算一次读完,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一本不必也不应该一次读完的书,我把它列为我的枕边书座右书,这是一本常读常新的书,它有工具书那样的丰富性,它就是一幅阅读地图。如果说世界小说佳作是宝藏,那么这本书就是一张寻宝秘笈。这样说也许会有一点太功利化。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作家的思想艺术高度,很大程度上来自他的阅读。像寇挥这样的作家,是用世界最优秀的文学作品喂养大的,他读过的书,是可以建一个小型图书馆的。这些书都是他几十年一本一本买的,每本书都有一个购书记忆和阅读记忆,此书中有许多回忆某本书是怎样购得的,其中还有一次他想买某本书钱不够,在回家的路上遇见路边用扑克牌赌博的,他参与其中,就想着能有点钱来买那本书,结果把本有的一点钱也输了。他现在的生活消费开支,绝大部分都用于买书了。我感觉,他的精神世界极其丰富,也极其奢侈,他是世界最优秀文学作品的海洋里畅游。在当下这个人们为物质而奔忙的时代里,像他这样的精神贵族,真是太奢侈了。当然,他这奢侈,在另一些人眼里,他却是苦行僧。让我看,他是一个自得其乐的读书人,是一个文学智者与文学玩童的混合体。他对热爱是一片赤子之心,小说是他的生命;但同时,他对小说又有一种游戏心态,他对小说的好奇心,就有点像一个小孩子对这个世界强大的好奇心和游戏心态,小说对他来说,也是一种高智商的精神游戏。透过这本书,我全息地感受到一个大作家的内心世界,并通过他的心灵之窗而看到了一个广阔的小说世界。

 

201811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