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凌杨柳岸
杨凌杨柳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060
  • 关注人气:3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农路上的白杨树

(2018-09-26 06:02:51)
标签:

杨凌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西农路

白杨树

分类: 随笔


杨柳岸

 

 

 

中秋刚过,一条消息刷屏杨凌微信朋友圈:西农路上的白杨树要被砍伐了。说实在的,刚看到这个消息,我并不觉得吃惊和意外,这条西农路,和二、三十年前相比,早已变得面目全非,当然是往美观漂亮去变化,现在再砍掉这些白杨树,我脑补一下之后的画面,可能除了少了些头顶的荫凉之外,看起来并没有多少损失,甚至还敞亮了许多。可是,我还是有点怅然若失。而等我再从微信圈看到那砍伐杨树的“壮烈”场景,那是先封路再集中砍伐,如同一场运动,满眼是倒地的杨树,有的已被枝干分离,树枝在路中央堆积如山,粗大的树干在路两旁堆放整齐,再看两旁的建筑和远处的五台山、大学校门,一览无余,感觉光秃秃的,这难道还是我们那个熟悉的西农路吗?

 

西农路,早已融入了我们的记忆。小时候,那应该是将近四十年前的事了,杨凌被我们叫做“站上”,当时的杨凌就两条街道,正街即现在的常乐路,和背街,即现在的康乐路,并且都很短。我们去“站上”,就要经过西农路,那应该是将近四十年前的事了,当时的西农路,在我们没有见世面的孩子看来,那是杨凌最好的路了,一眼望不到头且并不陡的坡路,两边最抢眼的是两排松树,每棵松树都有一个砖混修的树墩底座,松树不高,也三、四米的样子,并不能给行人带来荫凉,可能起着美观和净化空气的作用,而实际起荫凉作用的,是两排高高的白杨树,我们小孩子走累了,就坐在松树墩上。小时候逛站还是比较奢侈的,所以,这样的童年记忆并不多,但那松树和白杨树却清晰地刻在脑海里。到我上高中时,几乎每个星期都要从西农路来回走一趟。而让我对西农路产生了很深感情的,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有五年多的时间,我是生活在西农路上的,当时我经营一个小书店。其中有近两年时间,也就是这个小书店的前身,是一个不足十平米的铁皮亭子,位于人行道靠墙,我白天经营小书屋,晚上拉开钢丝床休息。如果没有松树和白杨树提供荫凉,那么在炎热的夏天里,我这铁皮亭子书屋里就没法呆。在春天的三月份,白杨树上掉毛毛虫一样的花,五月份西农路上飘着如雪一样的杨花,有的西农大学生还用手去捉那些杨花。新旧世纪之交,西农路扩修改建,加之我的家庭变故,书屋无法继续经营下去。如此,我个人的一点生活经历与这条路有了深深的联系,我也算见证了这条路的历史。那次西农路扩修改建,把路两旁的松树全部移走。那些松树不知始栽种于哪一年,应该是有了悠久的历史了,可它们在新世纪到来的时候却被人为离开了。和许多人谈起那些松树,他们纷纷表示惋惜。好在这条路上还有这些白杨树,它们如卫士,高高地守卫着西农路的前两年,西农路两旁人行道,又经过了一次大的改建。要承认,随着杨凌的发展,西农路越来越漂亮了,好像成了杨凌发展变化的一个厨窗。可以说,这些年西农路的许多变迁,这些白杨树还是幸运地保留了下来,成了西农路唯一没有变的风景,成了这条路上最后一点的“历史遗物”。

 

可是在2018年中秋节刚过,这些西农路的上的白杨树,人为地,提前走完了它们的生命历程。我在痛心之余,当然也会对此事的决策者们良好的动机和愿望不会有太多的怀疑,社会的发展和环境保护总是有矛盾,总是两难选择,这几乎已成常态。那些砍树者他们当然也是希望杨凌变得更好,西农路变得更漂亮。朋友圈中有西农大的老师为大家解释:这些白杨树已经太老了,很多树心已经被蛀空;这些树根系不发达而树又很高,容易倒伏,不安全;新杨凌应该有新面貌,白杨树算不上风景树,与现代化城市不相称,用国槐来取代它,风景会更好,等等。这些理由中,除了说它不安全这一点让我还有点相信外,其它都不敢苟同。我也有权利表达出自己的观点。特别是说砍白杨树是为了漂亮美观,为了和现代化城市相配,似乎美观漂亮成了最重要的因素。杨凌的发展,和全国的发展大致相似,在迅猛而畸型的城市化大潮的裹协之下,人们追求外在的美观漂亮,追求看得见的经济效益和眼前利益,喜新厌旧,拆真文物建假古董。我的老同学或朋友回杨凌,他们总会说,杨凌已经变得不认识了。他们说这话,是为杨凌的快速发展而高兴,但是,我能感受到他们这句话后面还有一丝隐隐的,也是深深的遗憾。高楼大厦到处有,而温馨宁静的故乡风景却是唯一的,试想想,你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你完全找不到一点当年记忆中的景物,你成了客人,成了外乡人,你会是什么感觉?有这么一种现象,有的地方,让外乡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而有的地方变化之快,让本地人也有着异乡人之感。这些年杨凌发展快速,实现了城乡一体化,修了好多宽敞的公路,可我走在这些路上,感觉并不有多美好,因为两旁的新栽的小树,并没有起到树的作用,如果是在夏天骄阳下,我只想尽快远离这些没有树的漂亮公路和街道。树,是一个地方的“土著”,是一个地方的“主人”,和这个地方是有机融为一体的。西农路这些杨树,它生长了这么多年,它见证了杨凌这些年的历史,我们应该给它足够的尊重,尽量让其尽享天年,我们无权人为随意决定它的生死。

 

我曾到一个外地城市旅游,有一条小河穿城而过,小河的上游在乡间,河水清澈见底,河底全是小石子,两边花草掩映,一派自然风光,可是这条河流经城里时,只见挖掘机砂土车建筑工人一片繁忙,他们要把这河底到两岸,全打上水泥混凝土,不要见一点泥土,更别说野草了。以他们的想法,是要把这条河“城市化”、“现代化”,我就奇怪了,这个城市就这么小器吗,容不下一条自然一点本来面目的小河吗?我们的城市,人为的东西太多,而自然的东西如树木花草绿地等,又太少,新的东西太多,老的旧的东西太少,并且还在一天天少下去。一个城市要发展,难道就不能保留一个“老城”,如同一个老人,难道非要“整容”让其返老还童才好看吗?顺其自然不好吗?旧的建筑,老的树木,还有老人,在他们身上有着更多的历史文化,值得我们阅读和学习,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我们应该尊重和珍惜。文化,作为人类的创造,是有其平稳性和延续性特征的,文化是忌讳剧烈动荡甚至中断的,我们国家的发展历史是对此有着深刻的教训的。文化,才是每个人的生命底色,才是每个人的精神家园。

 

西农路上的白杨树,已经成为个人和社会的历史和记忆。这记忆,有美好,有伤痛。我作为一个生活在杨凌的微弱的个体人,只希望我们社会中能有越来越多的人性化理念,我们的生活中能有越来越多的当年白杨树那样的、属于大自然的绿色。

 

2018/9/2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从岐山到宝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从岐山到宝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