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凌杨柳岸
杨凌杨柳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060
  • 关注人气:3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念雷达老师

(2018-04-01 08:53:47)
标签:

历史

雷达

分类: 随笔

纪念雷达老师

杨柳岸

 

当昨天在手机微信上得知评论家雷达因心脏病突发而辞世时,我有些意外主,但没有别人所说的那么悲伤。或许有点人之常情的那点悲伤罢。古人谓之物伤其类。

在我多年的印象中,雷达和陈忠实是同岁,1942年生人,陈忠实已经于两年前去世,雷达两年后以76岁之老人辞世,似乎也并不应让人意外。有生必有死,如某作家所说的,死是一个人再怎么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一个节日。我也并不觉得,一个大人物,一个著名作家评论家,就必须得到死神的特别照顾,让他多享些阳寿。生死面前,众生平等。

尽管我也算是写文学评论多年,但我并没有和雷达老师有过一面之缘。不过,我也并不以之惭愧。在我心目中,他是我的老师,这已足够。可以说,他是我有生以来知道的第一个当代文学评论家。那是1987年,我到杨陵中学参加中考,利用吃饭时间在书报亭买了一本《小说选刊》杂志,记得这期头条是洪峰的中篇小说《瀚海》,而杂志的后面,有一篇雷达的评论文章,是关于此前一年即1986年获奖中短篇小说的综述性评论文章。我把这文章看了多遍,第一次知道了雷达,这也是个好记的名字。第二年,1988年,我和朋友参加了湖北省仙桃市某中学的文学社,社长是一个叫秋原的老师,他得知我们特别迷恋贾平凹,他就偶尔给我们寄有关贾平凹的文章,其中有一次他寄的就是雷达一篇评论贾平凹的文章,是从一本32开杂志上裁下来的,较厚的一叠。这算是我读的雷达的第二篇文章。在高中的几年里,还接触到零星一些雷达的文字,只是印象不深,不过,当时我已经知道了,雷达是一位从甘肃走出来的评论家。当时热衷于文学,只对小说诗歌界名人作家关心的我,对文学评论不怎么关心,雷达可能是我当时明确知道的第一个评论家,也是唯一知道的评论家。

后来我从王启儒老师口里得知道,正是在我上高中、开始读雷达的那几年里,雷达时常还来杨凌,那时雷达的母亲还在世,住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里,住在雷达他妹那里,雷达时常来杨凌看望母亲。王启儒时任杨陵区委书记,业余热爱写小说,他和雷达成了朋友,用王启儒的话来说,每次雷达来杨陵一下火车,他就派小车去接送。余生也晚,等我知道这小事时,已经是十多年几后了。

作为文学评论家,雷达有着西北汉子的耿直与大气,他对陈忠实、贾平凹、路遥、蒋子龙、雪漠、范稳等作家的精心评论文章,我都会当作可信的文学评论范文。他的《雷达文学自选集(评论卷)》,他和李建军编的《中国百年文学评论选》,是我案头架上必备书。我觉得,他是中国文学界的别林斯基,对中国当代大作家的评论意见,我总是很愿意看一看他是如何评价的。中国古人说的,读其书,想见其为人。他是文学评论界的忠厚长者,作为学写文学评论的后学,我深知他的不易,他的阅读量之大是常以难以想象,其中必有大量的人情稿。特别是在当下文坛里,他作为一个评论家是如何不易。不过,世事往往如此,就因为“不易”,才显得其人的“重”。在从事文学各种体裁的写作者中,从事文学评论写作,是更深入文学、深入生命本真的写作,是更能体现对文学全身心投入的写作。

从第一次读雷达到现在,三十一年过去了。以此纪念我神交三十一年而未曾谋面的雷达老师。

20184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