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过眼云烟zrt
过眼云烟zrt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384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扒手

(2019-12-12 23:34:04)
标签:

杂谈

坐公交车,我们见的不只是司机、乘务员以及一批彼此不认识的乘客,偶尔还会遇上一两个扒手。

人们都说人不可以貌相,这句话用在扒手身上最为合适。扒手一般都打扮得比较整洁、斯文,穿着一尘不染的衬衫,背着斜挎包。看上去,他们就跟普通的上班族没有什么两样。因此,人们误以为他们是好人,对他们就会放松警惕,给他们下手提供了便利。因此,坐过公交车的人都知道,打扮得很斯文的必须提防,而那些络腮胡子,衣着寒酸,提着一袋袋行李的,一般都是好人。

任何事要做成,必须天时、地利、人和都必须具备。扒手们深谙这个道理,选好对象,找准了时机,互相配合,以娴熟而敏捷的身手,迅速得手,并且逃脱。一辆拥挤的公交车是他们最佳的作案地点。扒手一般是两人或以上作案。扒手们遇到空位,都不会坐下来。与一般乘客不同,他们的目光不是对着车外美丽的风景,而是一个个乘客。看看哪个的包没有拉好拉链,钱包或手机外露,又或者裤兜里的手机外露了,哪个符合这些特征,就是他们下手的对象。目标选好了,即将到达下一站的,目标将要下车,提前站到后门,一胖一瘦或一高一矮的扒手们就会行动。矮胖的扒手会利用臃肿的身躯占着后门,挡着目标,任凭乘务员怎么劝说,但胖子就是不让位,我们不知道胖子所为何事。直到一个高瘦的扒手从后悄无声息地夹走了手机或钱包,之后双双溜之大吉的时候,我们才知道他们是一伙的。扒手的手艺太娴熟,太隐蔽了,好像变魔术一般,乘客下车的时候毫无察觉。直到下了车,乘客摸一摸手袋,发现手机或钱包没有了,就知道被人扒了,赶紧追扒手。可是,扒手早已跑了。

刚才说的只是发生在后门,有些扒窃也发生在前门。扒手们在上车前已经看准了目标。依然是一胖一瘦或一高一矮,矮胖扒手在目标前面上车,高瘦扒手就紧随目标,同样是两人夹攻。矮胖扒手假装向司机问路,不让目标对象上车。其实,矮胖扒手就是给高瘦扒手拖延时间,制造扒窃的机会。一旦得手,矮胖扒手就会下车,跟高瘦扒手逃跑。

有一些扒手会单独作案,但相对较少。他们趁一些乘客打瞌睡或欣赏车外风景,不留心眼,用镊子等工具将乘客的钱财扒走。遇上车厢拥挤的情况,他们就一味地往目标对象挤。我们都以为他们要往里面走,谁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他们想利用拥挤的情况,实施盗窃。这时,车厢是人贴着人,转身都难,谁还会有心思留意对方有何动作呢?

扒手是聪明的,他们有过人的观察能力、杰出的团队合作精神、敏捷的身手,可惜他们的聪明用在歪道上,给他人带来了损失,给社会带来了危险。我们都说,财富要靠勤奋的工作换来,但扒手在内的很多人偏偏好吃懒做,想走捷径,捞上一笔。尤其是年关将至,人们都想过一个肥年,扒手们也不例外。身上有贵重财物的乘客是他们瞄准的对象,贵重的财物无非是钱包和手机。钱包可以直接取钱,手机可以卖了换钱。现在流行移动支付,人们很少带现金出门,钱包恐怕不受扒手青睐了。手机越来越昂贵了,但扒手们越来越得手。人们都习惯于边坐车边刷手机上网,扒手哪有机会扒窃呢?如果要拥有乘客中的手机,恐怕只有抢劫了。

在上个世纪90年代,手机还不是很普遍,人们腰间顶多是一部传呼机。拥有一部手机,是财富殷实的象征。记得有一回,我坐公交车到莞城,车上很多人,十分拥挤。一名男子使劲挤向车上的乘客,我看他向后门走,知道他要下车。的确,他下车了,但令人不可思议的事也发生了。一个乘客价值三千多块的手机被扒走了,我们才恍然大悟:刚才那个下车的男子原来是扒手,他刚才正在实施扒窃。三千多块的手机,现在太普通了,但在那个年代,已经是好厉害了。得知这个乘客被扒窃了三千多块的手机,我们无不感叹惋惜。后来,手机普及,扒手不是逢手机要,而是选择扒窃一些价值较高的手机。一旦扒窃到价值不高的手机,就会主动退回。我的同学告诉我,他有一回遇到扒手,扒窃到一部诺基亚老爷机,就主动放到地上,等事主自己拣回去。我不禁笑了:现在的扒手进化了,再也不那么“饥不择食”了。

我也遇到一个主动交赃的扒手,但他是出于畏罪。那次,扒手得手了,仍在车上,而事主已经下车了。事主发现得早,发现自己的手机被盗了,赶紧将公交车拦下。事主上车后,就对司机说:有人偷手机。一名年龄约三十岁,中等身材,穿着白色T恤,背着斜挎包的男子忽然从我身后走上来,主动将到手的手机扔到地上。我不寒而栗:自己身边这个人竟然是扒手。事主捡到自己的手机,便下了车,扒手也下了车。他们俩下车后,乘客们都笑了。我真的笑不出来,恨不得将扒手绳之以法。小时候,父母都嘱咐我,遇到扒手,千万不要吭声,不要硬斗。因为,说不定哪个扒手求财不得,会恼羞成怒,从包里伸出一把匕首,向抓捕他的人捅上一刀。但是,我们置之不理的态度似乎纵容了扒手们。

我是害怕扒手,害怕他们无声无息地偷走我的手机和钱。父亲坐公交车无数,听闻及见识了太多扒手作案,小时候我出门前,父亲就会叮嘱我要小心钱包,提防扒手,上车前事先取出零钱备用,大额纸币要藏好,不要在车上露眼;遇到拥挤的公交车,如果不赶时间,最后改坐下一班。见到父亲这般嘱咐,母亲总是批评父亲:你怎么把话说得这么难听?难道你想自己的儿子被扒窃?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预防措施还是要做足的。现在,虽然我仍然坐公交车,但竟然再也没有遇到扒手。这或许是我少坐拥挤公交车的缘故,又或许是扒手们无处不在,甚至就在我身边,只是他们还没找到下手的目标和时机罢了。想到这里,坐在公交车上的我不禁摸了摸自己的钱包和手机,幸好还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朴素的湖
后一篇:旧地重游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朴素的湖
    后一篇 >旧地重游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