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绥铭
潘绥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66,376
  • 关注人气:9,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性研究的“三国演义”中的我们

(2018-04-02 10:09:58)
标签:

健康

教育

情感

时评

文化

分类: 我有话说

潘绥铭

 

我们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从1985年开始讲授《性社会学》课程,从1996年开始举办各种“性研究”的学术会议与培训班,从2005年开始举办《中国性研究国际研讨会》。一路走到2018年,除了学术的艰辛之外,我最困惑的就是:在当今中国,我们的价值理念究竟应该如何定位呢?

感谢宁应斌老师的启发,我觉得我们必须从“三国演义”的视角来强化我们的事业心。

所谓三国演义,至少包括当今的性领域里的下列5个视角。

首先,从社会结构的角度来看,最强大的社会势力是曹操,就是性制度的管控;与之相抗衡的主要是民间的各种争取权利的力量,可以说是孙权;而我们则处于刘备的位置上,既受到曹操的打压也被孙权排斥。因此,我们一方面必须与孙权站在一起,共同从曹操那里争取我们应得的权利,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直言不讳地批评孙权的那些失误。

其次,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曹操就是本地的原教旨主义;孙权是希望全盘西化的拿来主义;我们则是既要反对固守传统,又要避免南橘北枳。我们力争把本土体验作为多彩世界中不可或缺的一元。

第三,从性关系与性生活的视角来看,国粹回潮就是顽冥不化的曹操;争取“性解放”则是奋斗不息的孙权。我们义不容辞地反对曹操,但是也通过倡导“性福”来纠偏孙权。

第四,从认知方法的角度来看,曹操就是那种既无根据又无逻辑的官话,孙权则是方兴未艾的“客观测定”的研究方法。我们则是既要反击曹操,追求“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也要主张“主体建构视角”,以便纠正定性研究中愈演愈烈的失误,就是那种“文本分析化”的研究者的单向解读。

最后,在性别的问题上,父权制毫无疑问是曹操,主流妇女运动当然是孙权。我们则当仁不让地成为性权利派。虽然在最近的metoo运动中这种三国演义被凸显出来,可是我却一点儿也不看重之,仅仅把它列为最后一个方面。因为这根本就是一个过气的人造的问题:在私领域中的公权力日益“在场却隐身”的今天,在社会性别早已多元化必须包括各种性少数的今天,在sex早已变为sexuality的今天,那种二元对立的男欺女斗的口号其实仅仅是一叶障目之偏差。

上述5个方面总结起来就是:我们必定是两面不讨好,必定是边缘+少数+异端。我们乐在其中却又不甘寂寞;我们面对现实却又胸怀大志;我们迫不及待却又从长计议。

总之,我们就是要做我们自己,把我们所能进入的小小时空染上自己的颜色。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