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慰 以及自慰的扩展(发布20)

(2016-04-13 09:38:23)
标签:

健康

教育

情感

时评

文化

分类: 2015年第四次全国调查结果

 

潘绥铭

 

自慰,在学术上叫做“性的独处”也就是“独自的性行为”,不需要依赖别人的参加。

 

1.自慰

在调查问卷中是这样来询问男人的:“自慰,也叫“手淫”,是人类的一种正常活动。绝大多数男人都曾经自己抚摸自己的生殖器(阴茎),以便获得性快感、射精。请问,您有过这样活动吗?

对于女人则是这样提问的:“自慰,也叫“手淫”,是一种正常活动。很多女人用手、物品来刺激自己的阴蒂、生殖器、乳头;或者双腿夹紧;以便获得性的快感或者性高潮。请问,您有过这样活动吗?

中国18-61岁总人口的回答情况,见下图。

自慰 <wbr>以及自慰的扩展(发布20)

上图说明,在21世纪最初的六年里,男人的自慰比例有所增加,然后就基本持平,只是略有波动而已。

这里需要说明,有些主张“自慰无害”的好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往往会夸大男人自慰的比例,甚至说是百分之百的男人都自慰过。这虽然是好心好意,但是我们还是必须尊重事实,尤其是,“有没有害处”并不是依据百分比的多少来决定的。

与男人相反,女人的自慰比例却是一路下滑,2015年已经比2000年减少了将近10个百分点,非常引人注目。这种情况的原因肯定很多,我只想做出两点猜测:

其一,在21世纪里,女性的各种性关系都在持续增加(以后我会陆续发布的)。这很可能使得女性可以更多地从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中来获得性快乐,因此对于自慰这种“独自性行为”的需求也就随之减少了。

其二,近些年来,五花八门的“捍卫贞操”的活动和舆论层出不穷,就连海外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力量也来中国开办“贞操教育”了;所以难免有些女性被洗脑,殃及到自慰。

那么,应该如何评价自慰这种“性的独处”呢?我觉得不需要再啰嗦了;因为时至今日,无论男女,对于自慰的偏见和恐惧都极大地减少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顺其自然”才是对待自慰的正确态度。凡是不愿意这样看待问题的人,其实只是自寻烦恼而已。

 

2.已婚/同居期间的自慰

在中国的传统观念看来,单身之时的自慰还是情有可原的,可是一旦有了相对固定的性伴侣(结婚或者同居),却仍然自慰,那可就是一个问题了。有人说,这是一种不尊重对方,甚至跟出轨也差不多了。但是也有人说,这其实还是一个能不能“顺其自然”的小问题,不必那么担忧。

我不想做出任何价值判断,只是作为性社会学家,理应恪尽职守,所以把实际情况给大家摆出来,请读者们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自慰 <wbr>以及自慰的扩展(发布20)

在上图中可以看到:

首先,在18-61岁的丈夫(含同居)中,仅仅在过去的12个月里就有过自慰的人,一直在增加,到2015年已经超过五分之二,可以说是相当惊人。但是妻子(含同居)的情况却很不一样。从2000年到2010年是增加的,而且增幅还不小;但是再到2015年却减少了,减幅也不小。这其中的原因,说实话,我还没有搞清楚。

其次,无论在哪一年,妻子自慰的比例都少于丈夫,在2015年这种差距还拉大了。有人可能会说,这是因为女人的性欲肯定比男人更弱。但是我们性社会学却更倾向于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在传统观念的控制下,妻子更容易“恪守妇道、丧失自我”,更容易仅仅依赖夫妻性生活来实现自己的性要求,所以更加难于在婚后继续自慰,甚至把它看作是奇耻大辱。

 

3.性玩具

在当今中国,有一种新情况越来越多,那就是使用“性玩具”(成人用品、性保健品)。这是“人与物之间的性活动”,在学术上叫做“性的独立”,也是不需要另外的真人来参与;因此可以说是“扩展了的自慰”。

这个提问在前两次调查中没有,因为那时候,性玩具还不是一个社会问题。从2010年开始,在问卷中是这样询问的:现在许多地方都在卖‘成人用品’,包括:假阴茎、按摩棒、充气娃娃、情趣内衣等等。请问,您曾经想过去买这样的商品吗?”

回答结果是:在18-61岁的中国人里,真的买过上述物品的,在男人里2010年占5.7%;到2015年则增加到10.0%。在女人中则从2.7%增加到5.7%

这些比例虽然还非常少,却相当惊人的,表明中国的性玩具产业不仅仅行销全球,而且国内市场也在扩大之中。但是这里必须说一下,在所有发达国家里,这类产品都只能叫做“性玩具(sex toy)”,绝对不可以称为“性工具”,更不可以加上任何“治疗、保健、催情”这类的广告,就连暗示也绝对禁止,因为它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作用,尚未得到权威的验证。

不知道读者们注意到没有,现在中国销售的性玩具,除了充气娃娃之外,基本上都是给女人用的,可是女人自己去买的比例,却只有男人的大约一半。这里面无外乎有两种可能性:其一是:女人真的需要却不好意思去买,只能请男人代劳;第二种可能性就不那么光彩啦:是不是有一些男人在强制女人使用呢?

从性社会学的视角来看,购买和使用各式各样的性玩具,其实就是自慰的扩展,是“性的独立”,是用“人与物之间的性活动”来替代或者补充“真人之性”。这不是一个“好不好”的问题,而是为什么有些人,主动自觉地把“性”独立于性关系和性生活之外呢?

在传统观念看来,这等于在性生活中抛弃了对方这个大活人,所以应该扣上“不忠、不敬、不爱、不顾”的大帽子。可是事实却是,虽然比例还不高,但是现在却有越来越多的男女不再认同这种传统观念,而是“以物代人”或者“以物助性”。尤其是,这显然可以带来更多的性快乐,否则,怎么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去买呢?

所以说,商业力量有时候也可以成为破除性禁忌的有力武器,尽管商人自己很可能仅仅是在牟取暴利而已。

 

 

 

附录:潘绥铭的四次全国调查的简介

历史比较:

在潘绥铭教授的主持下,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于2000年、2006年、2010年和2015年,四次完成“中国人的性”总人口随机抽样调查,基本上是每五年一次。每次调查的随机抽样方法、调查地点、调查方法、问卷内容都基本一致,因此具有历史可比性。

随机抽样:

四次调查的对象都是中国境内1861岁的、能识汉字的总人口。在2015年,全国人口总数为13亿6782万人,其中18-61岁的人大约是9亿4千万人。

我们采用分层等概率的随机抽样方法,直接等距抽样到县级地理区域,再按照第4名原则,抽取街道或镇、居委会或行政村,再按照当地居民和流动人口的地理位置,直接等距抽取个人。

这样就可以涵盖这个年龄段里的所有中国人,包括城市和农村,包括男女老少;每个人都具有相等的可能性被调查到,具有95%的把握,足以代表这些人的总体情况。

调查地点:

分布在25个省市自治区的103个县级地理区域中的街道和镇,其中城市居委会67个,农村行政村36个。每个调查地点完成大约50个问卷,总计5136个合格样本(男性占48.1%),抽样应答率66.5%。现场应答率91.7%四次调查总计样本23,147人。

调查方法:

派出调查员,直接到达全国各地的居委会和行政村,在当地调查3天以上。

直接抽样到个人,邀请被访者到事先准备好的访谈室来,一般是居委会的房间或者学校教室。

同性别、一对一地、在封闭空间中访谈。

获得被访者的“知情同意”,允许拒绝回答任何一个问题或者中途退出。

把调查问卷制成电脑程序,调查员携带笔记本电脑到当地,在调查员教导之后,由被访者通过按键盘来独自完成问卷。这是目前国际公认的最接近真实的方法。

调查内容:

自己的社会地位、健康状况、魅力与性感、社会交往、未婚者的恋爱与性、婚姻状况(含同居)、双方情感、性生活细节、非婚性关系、多伴侣性行为、“看黄”、上网活动、异性按摩、一夜情、找小姐、交换伴侣、多人性行为、同性性行为、性生活障碍、使用新毒品、购买性用品、遭到性侵害或性骚扰。

如果被调查者没有任何性行为,那么就会仅仅回答86个提问;如果什么情况都有,那么就会回答192个提问。

统计方法:

按照国家数据中的城乡、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的分布进行复杂抽样加权;使用PASW18.0软件(原SPSS)。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