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35期书业观察论坛精彩回顾(苏拾平)

(2009-01-12 10:56:55)
标签:

书业观察论坛

出版

过冬

周立伟

苏拾平

文化

书业观察论坛(第35期) 

致力为中国书业建立一个多元的公共平台(http://blog.sina.com.cn/bookforum

2009:中国书业的冬天与春天

                                

    时间:2009年1月7日星期三下午2:00-5:30

    地点:北京北三环中路6号北京出版社新业务楼12层多功能厅

    主持人:程三国

    主讲人:周立伟,浙江新华发行集团董事长。

            苏拾平,台湾大雁出版基地掌门人,城邦出版集团创办人。

    网络支持:搜狐(http://book.sohu.com/s2007/bookforum/)、

              人民网、新华网、新浪、和讯 、中国新闻出版网、书业新闻网、出版之门、书业俱乐部、图书交易网、天涯出版业、墨客网 、书房网、环球活动网、爱读爱看

    书业观察论坛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bookforum

    Google论坛地址:http://groups.google.com/group/bookforum/

   

   程三国(主持人):欢迎各位参加第35期书业观察论坛。本期的题目跟全世界所关心的是一样的,就是冬天和春天。我们关注的是书业的冬天和春天。我想今天现场的人气很旺,订货会期间有多少活动?在这种情况下,有那么多的书业界的同仁来参加我们对论坛,人气这么旺,已经不用多解释,今天的主题有多么重要了,而这两位演讲的嘉宾有多重量级了,我也省得再念一遍众所周知的两位的简历。

    这个题目最近很热,所以有很多媒体报道,无论是业内还是业外的。我见过的最乐观的报道是叫抄底,人才抄底,选题抄底,市场抄底,不光抄我们行业的底,而且抄别的行业的底,就跟上海政府带了人到纽约华尔街去抄底一样,原来是很贵的人现在变得很便宜了。我听说美国金融危机的时候,经济紧缩的时候,出版社裁员,先裁MBA,这是最悲观的。最乐观的是这一场寒冬过去,尸横遍野,最后是“剩者为王”。而且我看到的最危险的一个说法,就是拿上世纪美国经济大萧条来说事,说当时其他的行业都不行了,书变成了最便宜的娱乐方式,因此成就了一批伟大的书业企业,像兰登,所以结论是书业可以无忧矣。我觉得这种说法似是而非,需要特别特别警惕。我们大家都知道,上个世纪30年代有现在这么多的便宜的、更好玩的、可替代的、免费的娱乐方式吗?那时候电视有现在好玩吗?那个时候网络有现在这么多的内容吗?那个时候有这么好的游戏玩吗?没有。所以扪心自问,现在提供的这些东西是娱乐最便宜的方式吗?况且好多东西本来就不娱乐。有人采访我的时候我不知道讲什么,也实在说不清楚,所以今天请来两位明白人——不仅自己是在做非常成功的企业,同时对这个行业进行持续深刻观察的明白人,来给大家讲是怎么回事。而且很有意思的是,今天两位,一位来自海峡彼岸,一位来自此岸,他们是离海比较近的,他们见海啸见的多了,他们可能比我们更明白海啸是怎么回事。而且去年周总在这儿还刮起过一场“橙色风暴”,就更清楚这个风暴是怎么回事了。接下来我们就请他们给大家讲解和分析冬天风暴的原因,对行业的影响,以及我们怎么样去迎接春天。首先有请来自海峡彼岸的苏先生为大家演讲,大家欢迎。

   

    苏拾平:各位出版业的同业、同行、同学、同事、同好们,大家下午好。我来自台湾,这次是搭直航飞机来的,直航飞机不但快,而且航路截弯取直。在台湾我把截弯取直当成未来的一个经营密码。

    为什么叫截弯取直?在台湾,我认为未来的出版产业有一个很明显的状态,就是在渠道链上,将来的发展方向是截弯取直,什么叫渠道截弯取直?过去我们产业链是上中下游,上游是出版社,中间是总发,再就是中盘,再到零售端。为什么会发生截弯取直?问题都出在中间层次卡住了,或者绕紧了,所以松开的方法就是叫做截弯取直。比如说出版社将来有太多的机会,或者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你的书直接交给浙江新华集团,这是连锁店的零售端,中间层次不要了。比如说现在把书要交给当当网、卓越网他们卖,也是截弯取直,不再经过中间商。将来会有各式各样直接往来的方式。对出版社来讲,过去的中盘或者总发,其实在思想上是替出版社做发行工作,可是今天已经倒过来了,做中盘的将来会转为销售服务商,他要从读者那一端来考量,是替销售端做服务,因此它是专业替销售端做服务,称为专业的销售服务商。将来会不会有专门做图书馆配这个渠道的专业经销商,这其实是一个发展方向,这是我称之为“截弯取直”。今天在谈这个题目之前,我们站在一个冬天,但是它可能也是一个开春的来临,也就是说你是不是带着过去的想法,你是不是带着过去的经验进入未?也许必须在今天这个时刻,我们有没有一个新的观念进入一个新的时代,这可能是一个拐点,在台湾叫做“转内点”。我把今天要讲的东西分为五个方面。

     经济衰退是一时的,危机时刻恰是产业转机的关键时刻

    第一我要谈的叫做转型与转机。我希望趁这个机会来分辨,转型是产业,是不是正在一个转型的阶段。书业如果是一个产业,它是不是在转型的阶段。所谓转机,就是在此时此刻这个拐点是拐到哪里去?有一部电影叫做Day after tomorrow,我们翻译成是后天,台湾把这部电影翻译成明天过后,讲的是什么?两件事,明天是即将来临的那一天,后天是即将来临的第二天,你说后天感觉上就是未来的第二天,明天过后我们关心的不止就是明天天一亮我起床所要面对的,而是明天以后的将来我们要面对的是什么?我称之为明天过后,我们看待这个事情,我建议用明天过后的角度去看。请大家分辨几件事——明天以后,经济衰退来了,这是我们已经知道的,但是它会延续到未来的一段日子。经济学家有很多种说法,诺贝尔经济学家克鲁曼说,到2011年后衰退才会结束,是不是这样?我们不知道,但是在我们眼前这一两年是大环境经济衰退,这很确定。全世界只是越进步的国家,趴下的越厉害,这是一次经济衰退特别的征兆,这个大环境我们知道。可是我们要记得另外一件事,我们是一个产业,产业本身也有一种兴衰,造成兴衰或者循环的原因有很多种,包括科技更新,包括技术改变,这些都可能造成兴衰,包括需要的转变,包括生活习惯的改变,这都可能造成产业的兴衰。产业有一定的兴衰,我们只要去分辨经济衰退跟产业兴衰是什么关系,现在我们知道经济是衰退,但是我们的产业是处在什么阶段?如果你从产业的角度来看,哪一个为主?哪一个为辅?也就是说产业的兴衰是大方向、大环境,这个兴衰不会是一年两年,是慢慢发生的,不是立即的,可是经济的衰退立即来了,可能造成购买力下降,可能造成内需不足,可能造成出口减少,其实出口减少也就是国外的需求不足了。经济衰退其实是一时间的,明天你要面对的,你一本书本来放在书店,过去这个书在这个书店可以卖10本,可能经济衰退的时候它只能卖8本,这叫经济衰退,衰退了20%,这是一时的。但是产业的兴衰是决定性的,有一个转折,就是产业的兴衰。产业兴衰有时候会经过很多,原因很复杂。我们想想,我们骑脚踏车,单车的产业曾经是衰退的,从交通工具的立场上是衰退的,现在出现了新的复兴,去年台湾所有产业都趴下来的时候,有一只股票逆势上涨,这一家公司叫做巨大,就是捷安特。它为什么逆势上来?这是一个产业,它一直是坚持做单车的产业,现在的单车产业跟过去不太一样,它不是为了代步,现在的单车价钱都比较高,但是它是为了运动,为了休闲——有各式各样的原因,甚至为了节能减排。我们作为书业的一个成员,我们应该关心的是自己的产业兴衰是怎么样。

    我们谈到冬天,现在全世界的话题叫做内需不足,内需起不来。我们也是一样内需起不来。就我们做书业的,该问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你的书主要是在哪里卖出去?如果你的书主要在书店卖出去,那么我要问,书店卖书减少了吗?这才是真实的,就是你的书店卖书减少,那么你的收入减少,你的营业额减少,你的码洋减少,这不是发行额,实际上书店卖书是不是减少了?等一下周总会有明确的数字。过去这几天的元旦假期,到底大书店营业额减少了多少?我们看到的是元旦假期,很多大卖场,很多百货公司的消费不但没有减少,还比去年同期有上涨,那是为什么?因为促销打折,那是有促销因素在里面,如果没有这个因素,到底在正常情况下,这三天假期需求是上涨还是下滑?即使今天书店卖书的量减少,我们要问,你所经营的书,你的书种减少了吗?到底是哪一类书在减少?哪一类书不受影响?是童书不受影响?还是语言学习的书不受影响?还是生活健康、保健类的书不受影响?小说受影响吗?理财书一定受影响,商管书、企管书是不是受影响?还要分是哪些类,当然跟你做的书种是有关系的,这是我们看内需的时候一个检查的角度。

    现金为王,我不去探讨这一次金融海啸是怎么发生的,但是如果假设在不景气,在衰退的时候,尤其对民营产业来说,现金是重要的,因为以出版这个产业目前在我们这里平均的回款速度来说,如果你到6个月180天,其实是太长。如果零售端收到现金,这个其实是跟结帐的方式有关,等一下周总会说得更清楚。现在问题是,常常是你发出去10本书,书店因为只卖了3本书,所以他必须6个月后才跟你结8本书,退2本书,所以收款的时间就延长。如果你发了10本给他,一个月他卖掉3本,先结3本给你,其他7本以后再结,因为还没有卖掉,收款时间会不会缩短?可不可以把这3本的钱缩短,这个叫现金。现金的流动虽然不是决定生意的营业赚赔盈亏的关键,但是现金是一个营运活动的主要支撑。我们说现金为王,怎么样使得现金流在手上,现在理财专家都说不景气的时候,衰退的时候尽量手上保留现金,少做不必要的投资,减少负债。比如说你有贷款赶快还掉,尽量让手上减少负债。专家的说法我们不要管,在我们这一行现金为王是什么意思?你去降低成本,当然现金支出会减少,因为不景气的时候,可能成本面比较可谈,可能印刷会降价,这叫降低成本。控制印量,你过去开印5千本,现在只印4千本,在未来的现金会减少,当然你存心赖帐拖欠是另外一回事。控制印量是增加现金的方式,会使得现金流循环更良性。我们通常购买外国的版权,这个版权到底回款一共多久?至少一年,我现在预付了这本书,拿到这本书的版权开始去翻译,翻译好了我去出书,出书好了我发出去,到我收到现金为止,差不多要一年,这个现金的循环是一年。所以你要减少现金所有增加现金循环,缩短预付时间。换句话说,我明天要出书可不可以今天才付给预付?当然这个是看方法,你怎么做。一个精准的公司和出版社,它在现金方面的计算方式其实都是有自己一套的循环,就是缩短预付。直接往来,就是截弯取直,直接跟客户往来就会减少很多的环节,多一个层次就会拉长现金流的区间。你直接往来或者直接销售,比如什么叫直接销售,如果你办的是书展,直接在书展上收现金,直接办的是门市,直接在门市上收现金,这个叫直接销售。不卖就退,有某种程度是一种判断,这个书发到这边10本,第一个月卖5本,第二个月卖1本,第三四五个月总共只卖1本,你要不要考虑在第二个月结束就叫他退货?不然上了架其实也没意义,他一共卖了7本,3本退回来,是不是可以尽快的去结那7本已经卖掉的书款呢?这个称为不卖就退,这是现金,出版这个行业要节省现金,要造成现金的良性,手上要造更多的现金,这是我们常见的几种。

    产业转型,其实在这个时刻,在不景气的时候,往往危机就是转机。通常在很景气的时候,其实重要的建设,重要制度的重整,重要的改革,通常最佳的时机不是在繁荣。非常时期做生意都来不及,大家不需要做根本的变化,因为要签很多的生意,通常重大的改革都在不景气的时候,都在衰退的时候,可以做较完整的计划。尤其是在产业转型的重要时刻,是规划最佳的时刻。昨天我听到很多的例子,美国罗斯福的新政刚好在上世纪经济危机的时候。上次亚洲金融风暴是1997年,那个时刻刚好是台湾城邦出版集团成立的时刻,那是一种新的营运模式产生的时刻。大凡重要的技术改革,大凡重要的制度重建,大凡重要产业兴衰的关键点,都在不景气的时刻。所以当这个不景气回转回来,为什么会有不景气的循环?就是原来的需求产生疲态就需求不足,原来的技术能力不足以支撑需求,需求就会下降。当你有新的技术革新,新的建制,新的方式,新的营运模式重启这个需求的需要,就会带来新的正向循环,这就是为什么会发生循环的原因,所以我称之为危机就是转机。

    中国书业,正处于大爆发前的黑暗

    第二,书业大爆发的征兆。我认为中国书业现在处在大爆发前期,是最光明的时刻,也是最黑暗的时刻。这句话说的就是通常在十字路口上,就是刚才前面说的在拐点,我个人认为这是中国书业大爆发的前夕。

    我的论点有下列的依据,其实我觉得时间刚好,是不是大爆发,要看我们有没有新的营运模式带进来,而让它发生,如果发生了,也许会带来新的大爆发。第一我刚才说了,台湾城邦出版集团在现在算起刚好成立12年,1996年10月设立,正式开展是1997年开始,到今天刚好12年。在城邦出版集团成立之前,台湾的五大出版社,城邦是从把三个中小型出版社合并开始。那之前台湾五大出版社到今天还是台湾的五大出版社,包括台湾的天下、时报、皇冠等等,今天还是他们。但是在12年前,他们的营业额就大概平均接近9千万,那么到去年底,这五家的营业额也还在这个阶段,没增长。但是中间这12年发生了什么事?出现了一个城邦出版集团,我们在1997年成立,成立的那一刻,1997年那一年,我们有三家出版社,麦田、猫头鹰和商州三家出版社合并,合并的次年,1997年的营业额实洋只有1亿8千万。在5年后,就是2002年,城邦出版集团的营业额已经达到台币10亿的规模,大概就是我们现在说的2亿5千万人民币的实洋。城邦出版集团是三家合并,但是品牌都还在,到5年后增加到30几家,大概增加了10倍。营业额其实增加了接近5倍多,这是5年之间从2亿到10亿,这是台币,现在人民币和台币的比例大概是4.5到5之间。如果当时没有发生这件事,可能台湾的这5家出版社还在,也还是那样,今天它也还是这样,也活得好好的。但是就是不会成长。

    为什么说中国书业在大爆发的前夕?我觉得国有企业化是一个契机,现在改制或者转企,或者上市等等,不管怎么叫,对所有国有的书业都是冲击,从人心的冲击一直到市场的冲击。其中这一两年,我们看是慌慌张张的赶转制,那么转制的下一步是什么?下一步就是市场竞争,真正的市场竞争才开始要到来,我认为对这个市场竞争,一言以蔽之就是更关心读者会买什么。市场竞争的真正关键就是读者到底会买什么书。国有企业有几时关心过这件事?大概只关心什么书会卖,并不是真的关心读者到底想买什么书,会买什么书。这是一个过程,市场竞争是产业的。昨天参加一个会议,谈到国有企业现在正在研究退出机制,有些国营出版社将来是不是应该有退出机制?是不是经营的不好应该收起来,退出机制怎么办?我发言的时候说,我们习惯市场竞争的人,听不懂什么叫退出机制,我们只有两个字——淘汰。做不好就被淘汰,亏损就被淘汰,赔钱,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撑,卖的书没人买就被淘汰,没有第二条路,这是市场竞争的真谛。现在我们的国有企业下一步都要面临市场竞争。

    民营企业正在正规化。我们都感觉到,这几年如果我们说市场还有一些热度,——你看排行榜,昨天有一个说法,明天的订货会民营书商有8家联合展台,如果加上长江文艺,大概排行榜上95%的书都是他们做的。民营正规化的意义,是说过去民营其实在无法正规的压力下,它也一直在面对市场竞争,现在它如果有机会正规化,其实是表示出版产业里面,书业里面一个最重要的特质叫做积累的特质可以发生作用,长期积累可以发生作用。过去民营很难谈积累,我今天跟这家买书号,明天这家书号要涨了怎么办,看我卖得很好,书号会涨成两倍,所以民营过去是低调的,不是可以台面化、正常化。现在我们到民营可以做广告。昨天还有人跟我说,在谈到纸图,有朋友说纸图不是国营的吗?我说民营在正规化。正规化现在面对市场竞争,将来面对两件事,过去因为不正规,所以其实打的是游击战,就是可生存,就是活着。将来他要正规化,他要正式好好活着的话,必须出现长期积累的方程式,必须出现积累的营运模式。一个是被收编。国营面临市场竞争,可能收编一个民营工作室,由国营来支持。另外一个也许自己盖一个营运基地来支撑自己的出版物,这个是需要长期积累的。或者另外一种做大的方法,我为什么特别提城邦?城邦叫做共建基地,趁机扩张,三家合起来,我们当时说三个穷亲戚合起来,三个臭皮匠合起来,有3个品牌,在5年之间从3个品牌扩充为33个品牌,扩充了10倍,这5年间不但品牌扩充10倍,共用同一个营运基地,这个是民营正规化面对的。

    我在猜测一个重要的信息——在未来5年,全球最多的中产阶级会发生在中国。我们过去经济发达有好多年了,经济快速成长,目前都还不算中产阶级大量兴起。我认为在未来这5年或10年,是中国中产阶级大量兴起的关键时刻,全世界进步国家,或者进步过度的国家,基本上都已经出现两极化,就是两端,真正中产阶级在消失。全世界最大的中产阶级的兴起会将在中国发生。中产阶级在中古时候,是相信知识就是力量的一群人,富有阶级从来不相信知识就是力量,中产阶级相信学习可以改善生活,相信阅读能够提升生活品质,中产阶级是书业阅读的最大、最多、最厚实的力量,如果我们在中国——我说的不是各位,我们是从事书业的人,我说的是读者,如果中产阶级大幅增加,你提供他的阅读的材料,你提供他的阅读的出版物,它相信阅读可以帮助它,也常常是出版多元化的基础。我相信这是一个好的契机。

    年轻族群的阅读有了新模式。我称这个新模式是——过去我们认为一个读者要读书,他是到了书店看到有这些书才决定要买,年轻族群现在不是这样,他也会在书店买书,书店也有年轻族群买的书,不错,他也可能在网上买书。但是他为什么会去读一本书?不是到了书店才发现有这个书,他是在互联网上通过网址,通过互相的流动,通过互相的介绍和互相的MSN知道有书的信息,甚至互相交流,他到了网上买书的时候是不看你的介绍的,他听过这个书,比你还知道有这个书,所以你只要把这个书摆出来他就会买。所以关键在于,他开始会想读这个书,是因为他在网上已经完成了想读这个书的欲望,这称之为互联网成为阅读的一种催化剂。大家都在互联网上谈郭敬明,我才会去买郭敬明的书,而不是因为我到书店看到郭敬明,不然第一次我不认得郭敬明怎么会买他的书?这个称为年轻族群阅读的新模式,而且这个新模式在华人地区都同步发生。像《盗墓笔记》、《鬼吹灯》在台湾也一样卖,一样的族群在买,甚至到马来西亚的华人地区,也是同样有人在买,在互联网上是同步的。

    渠道截弯取直。我们认为在未来,传统发行之外,会有更多的直接往来发生,因为市场经济的关系会活泼化。我们认为书业出版,书种过多,但是开发不足。我们现在感觉上会觉得,比如说今年我发现,这两一年所有的出版社,几乎没有一家出版社不做生活健康类,所有大家明年的计划里面都有生活健康类。生活健康类会是大灾难还是一个机会?其实出版的发展一向有一个模式,是从一个无人地带开始发生,觉得这一块地带有人相信,他耕耘,做出来,得到反应,然后他再去耕耘出一个品牌,开发无人地带。我刚才讲城邦为什么可以从3个品牌变为33个品牌?后来它就是在发生过程中只要有一个形式,比如说有一个出版社叫做易博士,他出的书叫做《第一次买基金就上手》,《第一次买股票就上手》,出一系列的,这个出版社叫易博士,就是容易读,是入门书,一个图解版,这样一个想法就成立一个出版社。有一个出版社其实做的是旅游书的图解,叫自由自在,也成为一个出版社,所以可以很快的从3个到33个,每一个无人地带都是用一个出版社下去做,一组品牌团队下去做,所以可以短时间得到很快的发展。我认为还有很多无人地带正等待开发,创新挂帅与奇袭方案更奏效,现在很多民营书商其实已经在这样做了。

    迎接书业大爆发,秘密关键在哪里?

    第三,如果是个大爆发,秘密关键在于哪些?就是大爆发对环境和条件存在,怎么在未来书业发生10倍数的成长?我提到这几个想法,成长、发展、组织、运营、团队和激励。

    成长,现在我们看到上市的集团号称一年10亿或者百亿的规模,可是你会发现是相加不是增加,把发行集团加上出版集团,把出版集团加上印刷集团,把印刷集团加上房地产集团当然就百亿了。这是相加,相加不是成长,本来就有,只是把它们合在一起。成长是增加,是无中生有。就是现在一个团体,要找到无中生有的办法,这是成长的秘密,成长的动力。原来一个编辑部,今年出100本书,明年出120本书,会成长20%,可是这个成长不是倍数的,但是我是一个品牌,明年增加一个品牌,这不是成长20%,这可能是成长一倍,所以是增加,是无中生有,不是相加。成长是为了获利。我们知道,我们现在几个上市的书业,我都稍微问了一下利润率是3%到6%,就书业来讲,太低了。一个成长过程的企业,它的获利率至少应该在净资产的20%,表示他有扩张的能力,表示它的模式是对的,表示它还有空间,可以增加品牌,可以成长,所以获利能力,不是码洋相加多大。

    发展,一个成长的组织,一个能10倍数增长的组织,一个在大爆发条件下的快速发展的组织,它一定有一套发展策略。这个发展策略主要有两种,传统的出版社叫做品牌延伸。我刚才讲在台湾五个大品牌都是综合性品牌,今天天下、时报都出商管书,都出文学、生活,每一项都出,就是一个编辑室,他看到生活健康类现在不错,就设一个编辑室出这一类书,但是都叫时报出版公司,这个意思就是叫做品牌延伸。我们现在就成立一个副牌或者编辑室,这叫品牌延伸。城邦的模式叫做多品牌策略,就是我找到一个品牌的结算方法,我找到一个品牌介入市场的方法,我找到一个品牌的获利能力,就一直增加品牌,这称为多品牌策略。因为我刚才讲,在大爆发的时代里面,多元化就是竞争利器,你有办法对于任何小的领域,你都可以用一个品牌去对付它,你就有优势,你的品牌可以生存,那么你这个市场,这一块需求就是你的,这称之为发展策略。

   在组织上对于民营书商来说,我要收编或者自建平台,要继续发展,现在都有组织上的力量,怎么搭建一个长期有弹性、有竞争力,能够支撑成长的一个平台和组织?过去我们在大机构,在国营组织上叫金字塔层级,城邦当时做了叫做平台式组织,就是它的营运平台是一致的,只有两个层级。但是平台不是管理平台,是盈利平台,是支撑出版人,支撑品牌的营运人,是品牌书的营运,而不是管理这个品牌。换句话说组织不是在上面,不是像中国出版集团上面的组织很漂亮,这个叫做金字塔。我的大雁出版基地就是一个开放式的平台,你要选择什么组织作为发展基地?没有这个组织,你要10倍数增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运营的基本公式是什么?在未来,在这个大爆发的环境里面,你如果可以快速开展,一个是共享机制,一个是共享管道,管道刚才说了有各种渠道,由这个平台营运基地来组建的一套东西,也许是一个机制,也许是一个系统,来用共享的方式。在这个过程中,营运的基本法则有硬道理也有软实力,硬道理就是你有没有这个机制,比如说你觉得这个书不错,你做了,你怎么样有效发到这个书该发去的地方?这要有一个适当的机制,这个机制今天你这个平台上面有15个品牌,每一个品牌用这个机制都可以让他的书发到该到的地方去,这叫有效的机制。这中间当然不止有硬道理,也有软实力,有的机制不好用,你建了机制,但是某些书出了能卖,某些书就是不能卖,这个是机制的问题。所以关键在营运上硬道理和软实力是不是并进。

    团队是这么多人,大家跟这个组织发生关系,或者有一种关系,它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当然我们说书业跟人有关系,有一个基本的本质,谁也没有把握说今天出的书明年一定畅销,谁也没有把握说今年出的书明年只能卖一千本。对品牌来讲,最简单的是别去做不能做的保证,但是要去承担所有可能发生的风险,只要平台能自行承担这个风险,基本上这个发展的逻辑就会成立。所以这个团队我叫做“品牌独立小而美,基地内建厚而实”,这个品牌要独立自由,它随时看到读者的需要而能开发新的书种,能够找到读者想买的立刻可以买到的选题。

    激励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市场竞争情况下,将来绝对不是吃大锅饭的时代。它需要几件事,在金字塔的组织里面,编辑做编辑的,营销做营销的,社长做社长的。社长关心要不要得奖,营销关心要做多少事,有多少事需要做,编辑只关心喜不喜欢这本书,这是“分崩离析”。我们不知道整体营运进展到什么程度,他需要有一套经营指标,这套经营指标不管用反馈的系统,不管用任何系统,总要有一套经营指标,这个是透明的,每个人都随时立即很快的能够掌握我们在前端营运的现场实况,能够掌握这个品牌单独的实况。对于人才,他能够赚钱,你就要给他提成,而且要公开。

    大雁基地愿意与大陆书业共享

    第四,这是大雁出版基地(演示ppt)。我从城邦出来之后,花了三年时间搭建了这个大雁出版基地。当然我进行了精简,但是精简也必须具备,这是一个基地完整的模型,也就是大雁集团目的在实施的状况,一目了然。我自己的同事都可以证明这件事是真的,这是大雁出版基地,品牌在上面,现在大雁五个品牌,其中有三个品牌的法人属于大雁,但是有两个品牌是开放式的,有一个品牌是独立的品牌经营者,他自己有一个法人,一个叫漫游者,一个叫大是文化,不能说带枪投靠,基本上是自己用自己的资金营运,我提供平台服务。服务分为三个,营运中心、销售中心和咨询中心。其中营运中心包括财务出纳、会计入帐、行政总务、仓储物流这四个机制,这个机制下面有四个系统来营运,收支票据系统、管理报表系统、人事薪资系统、存货资产系统,这四个是我们在营运中心必须负责的。销售中心有四个项目,店销发行,专案特贩,零售交易和直效展览,它有三个系统,进销存退系统、对结帐款系统、客户往来合约。咨询中心,就是这个平台还提供咨询服务,包括四个项目,策略拟定(我们提供品牌的咨询),经营顾问,书市研判(我们有自己做的书市研究报告),还有行销会议(通过营销会议来做咨询)。这个咨询下面有四个系统,营运指标系统,预算规划进度,市场动态观测,产业环境报告。

    第五,因为台湾市场正在萎缩,有人问我说台湾出版怎么办?我用一句话去说,专业就是在没有路上找到出路,出版人只有更专业才行。以前做出版很简单,谁都可以做,所以台湾有四千家出版社,现在出版有门槛,必须专业,专业是一种能力,是一种对于未知情况找到解决问题方向和答案的人,这是专业,也就是说在台湾出版人要更专业。关于台湾书业,我提三个方向,我称之为海峡两岸书业往来是鸡肋,一个是版贸,一个是繁简本进出口。我们做书的人都知道,想买台湾的版权只要熟悉就可以联络,台湾的出版社要把版权卖到大陆也是通过认识、熟悉再卖。这种交易现在每天都在进行,当然对于任何一个出版社来讲都不是长期的,对大陆来讲,台湾的版权不过是众多的版权采购的一环,对于台湾出版社来讲,卖出版权不过是众多收入当中的一环,而且占比都很小,重要性都很低,所以我称之为鸡肋。我认为将来海峡两岸有机会走向一个分享,这个分享必须进入到软实力的部分,必须进入到市场竞争架构、对策、策略的层次,这是市场机制。分享市场竞争的经验和分享营运模式的打造,怎么样通过一个有形的形式嫁接?我所在的大雁出版基地,很愿意跟大陆朋友或者跟中国书业分享。我看到中国书业就站在一个大爆发的前夕,我很愿意跟大家分享,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个嫁接的方式?我们合作的方式?大陆书业从来不需要台湾的资金,大陆现在比我们有钱,台湾资金绝对不是优势,台湾还有一点点什么样的利用价值?市场竞争的经验,出版营运的模式还有一定的价值。

    我们怎么去嫁接?我提供嫁接的四条路,第一叫做购并。台湾的出版社有很多的市场经验,该怎么买?我今天没有时间往下讲。第二条路叫做投资,台湾有出版社,你可以入股,然后从中可以嫁接学到这些东西。第三条路叫做复制,复制是说你看到我们现在大雁有五个出版社,你觉得它的书很好,我可不可以把如果出版社搬到大陆。你有一个营运机制,我们嵌入这个营运机制,然后把这个出版社复制在你的基地上,然后大家就从中可以学到东西,而对于这个台湾的编辑也是扩充效率,就是他选了一本书在台湾可以出,也可以在大陆同时出简体版。两个市场并不冲突,只需要花一份力气。台湾的编辑面对市场的能力绝对够成熟,他会应着市场的改变而去调整,而且还能保持书的优雅形态。第四是共构,是比较全面的,如果大家愿意,我愿意跟大家找出方法,我们共构我刚才说的营运基地。我们都知道,这种营运基地在台湾我们已经做成了,但是目前在大陆国营的体制上是没有,而且相对较难。我不知道有什么可能,但是我愿意做这种共构,我希望能够使得这件事做成,这叫做共构。搭建营运基地,在营运基地上面扩充各种小而美的品牌,我们现在说的品牌可以是副牌,可以是工作室,或者任何其他的,不需要大,只有小的品牌才有冲撞力。

   程三国:谢谢苏先生的精彩演讲。好多同志觉得寒气逼人,人家苏先生看到的是书业的盛世,看到的是转机,看到的是下一个大爆发的前期。难道我们长着同样面孔的华人,因为一条海峡就变得大脑的结构不一样吗?不是,我们要不穿外衣出去我们叫冷,他们也叫冷。那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过去30年有冬天吗?没有,一直在春天和夏天,经济和书业一路凯歌高奏。人家早就不增长了,早就寒流了,所以掌握了一整套安全越冬的秘密和技术,不光是存活了下来,比方说有现金流,更重要的是在逆势扩张,怎么抱团,怎么做一种模式,怎么做10倍的增长,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这里面确实有很多的秘密,平台怎么运作?平台跟个人完全不是一回事,怎么运营成功,大家可能做加法。其实这里面有很多的技巧。苏先生非常开放,他是城邦的创办人,那是一个非常成功的10倍速增长、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逆势扩张的一个成功典范,而他的大雁出版基地是一个升级和优化版。现在我们说危机就是转机,也是两岸共建平台的转机。大家找不到苏先生可以找我,我们是服务的,跟我们的论坛一样是服务平台(笑)。我觉得苏先生讲的很鼓舞人心。苏先生他们在台湾,当年经历冬天以后,非常实用的,有针对性的策略和他的一套经验模式,这在我们这个时候特别有现实的意义,所以再次感谢苏先生的演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