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蜗角秋光
蜗角秋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4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子欲忏  亲不待

(2011-07-15 12:15:27)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那年,我的孩子还在月子里,父亲已经病得很严重了,偶尔大小便也会失禁。但他怕剩下的日子里再已见不到自己的孙子,硬叫我把他从医院里接了出来。他抱着孩子,看着孩子粉嘟嘟的脸,呵呵地笑着,笑得老泪纵横。

晚上,我给父亲换了新床单,在他床下搁了搁盆。刚睡下不久,父亲大便失禁了。我很生气地说:“爸,不是给你搁了个盆吗?你偏要拉在床上!”

父亲一脸的歉疚,搓着手,喃喃自语:“老不中用了,咋就没有搞赢呢,还是拉在床铺头喽。”说着,父亲脱去帽子,想用帽子去揩床单。

我忙说:“不用了,搞得烦!我明天去洗。”

“还是我去洗,你不要吵醒他们母子俩。”父亲似乎用的是祈求的语气。

大约晚上四点的时候,朦朦胧胧听见断续而又迟疑的敲门的声音。因为孩子的吵闹,困倦得要命,我神智模糊地翻了一下身,又睡过去了。

六点过起床,发现父亲床上空空如也,慌忙开门。大片大片的雾气摇摇摆摆争先恐后地挤进门来。雾气中,灯柱里,我的父亲一脸乌青,背靠着墙,坐在地上。旁边一盆,盆里是刚洗过的床单,拧成了粗绳状。显然,父亲怕影响我们睡觉,到楼下公共洗衣台去洗的床单。

我的心被蛰了一下,既心疼而又带着怨气地对父亲说:“不是说我洗吗?谁叫你去洗的?”

“你白天忙,看你累的遭不住(受不了)。”

“那你要洗唛,白天去洗嘛。”

“白天人多,你这又是单位,不比我们乡下,怕影响不好。”

“你关啥子门嘛 ?”

“我出门没有关紧,可能是风干的。”

“多冷啊,你……就在这冷地上……”我哽咽了,忙扶他进屋。

“没啥子的(没关系),我敲了几下门,又想起会吵醒你们……娃娃吵,明天你又要上班。”

我低下头,假装扶他上床,撩起床单的一角,揩去了汹涌的泪水。

 

半个月后,父亲终因医治无效去世了。他曾说无偿帮我们学校修剪花木的愿望无法实现了。而今我的孩子已经十五岁,谈起他慈爱的爷爷,我那苦命的父亲,他全然不解我没完没了的念叨。我努力读书,努力工作,多半是想看我苦命父亲欣慰的笑容,父亲的去世,让我在这世上缺乏了为我鼓掌的人,但我没完没了的念叨,全然不是因为这个。那个雾气浓得化不开的夜晚,是横在我心中永远的痛,是多少年来也无法风干的伤口。

 

子欲养,亲不待——子欲忏,亲不待啊!

泣不能再言。

                                                                     00年七写于椒子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空山鸟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空山鸟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