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感于《狸猫换太子》之一——上海京剧

(2009-06-23 16:07:50)
标签:

杂谈

分类: 粉墨

那天播到cctv11,看到了上海京剧院的《狸猫换太子》。数年前曾经在电视里看过一遍,而今又重新看过,时过境迁, 陈少云老师也是花甲开外的人了。由此产生一些想法,简单记录之。

 

京剧自成为国家级的剧种,京津沪就一直是最重要的京剧三大基地。至今,南京,武汉,沈阳,济南等等昔日的大码头都已不在,京津沪基本成为了仅有的三个中心(也许还有港台),然而三个城市,走了三条不同的道路。

北京是发展最不好的。虽然从演员质量上来说,北京汇聚的演员应该是强于那两地的,但是也许是得益于政治中心的地位吧,北京的演员基本都淹浸了,整日忙于各种政治大戏和无厘头的调演,灵气都没了,空老一辈又一辈。七十岁以上的还是赶上了文革前,像玖爷,元寿老,李世纪先生,景荣庆先生,乃至王金璐李金鸿等先生,在年轻时还是留下了光辉的一笔,70上下甚至更小的一批艺术家,像张学津、孙毓敏、耿其昌李维康等,本应该有更大的成就,甚至不乏能有实力创流派开先河者,然而他们都没有“伸直腰”。

天津的戏曲市场红火,专业,走的是完全固守路线。所有传统的艺术家都受到了超乎想像的追捧,创新者多半不得烟抽。像张克、蓝文云、康万生、邓沐伟等最受欢迎的人物多是一成不变的继承者,论唱,真是有祖师风范,天下无二。但是综合实力又不禁让人叹息——天津的大角儿都是唱功见长,身上做派扮相等等都比较一般,天津观众也不在乎这个。唱功不行的,或者不恪守传统的逐渐的被天津观众冷落,开始总搭京沪的班,比如孟广禄、李佩红等。我印象中天津近20年就没怎么搞过新编戏,只记得《华子良》、《芦花河》好像就没什么了。青年团的演员实力强的,但是衰败的也快,主力的张克,赵秀君,孟广禄,王立军之类的都已经在黄金的年龄就失去了状态,未免可惜。

上海是要着重说说的。上海的演员真强大!!几乎有各个行当的当今魁首。陈少云,王佩瑜(或可再加上小王桂卿、汪正华先生,不可加李军)的组合,生行天下全毙;尚长荣更别争了,绝对综合第一;史敏是我觉得最好的梅派青衣,甚至超过我一贯崇拜的素素同学,外加赵群,熊明霞两小,未来更可预知;武生奚中路,没挑的;丑薄弱了点,但是老将艾世菊、孙正阳、萧润年外加刘异龙都是宝刀不老,舞台上还都见得到,这一下也厉害了,年轻的里面严庆谷也算过得去。小生金喜全,当今中青年中文武第一。老旦稍弱,王晶华、王小砖、胡旋都算不得同辈中的佼佼者。整体看来,实力实在太强,北京、天津都望尘莫及。有趣的是,这些顶尖人才好像都不是上海人,尽数都是挖掘来的。这种挖掘好像还在继续,我很希望张慧芳赶紧被挖了。上海是个经济社会,也是人才管理最好的,艺术好,就值大价钱,就得给政策,这比北京天津做的好得多!

但是上海也有明显的问题,就是人才引进的太高端了,造成头路太多,二路太差的局面。除了上面的这些名家,轻而易举的能数出来的上海的演员都是头路,哪怕一年唱不上戏呢,唱则必是头路。像李炳淑、李军、安平、关怀、夏慧华、范永亮、李国境、何澍、傅希如、高明博、郝帅、隋小庆……说起来很多都很年轻,艺术上也算不得成名成家,但是很少演二路。常见的二路像任广平、齐宝玉、许锦根、唐元才等等,似乎是差了一点,与台中间的几位差距不小。再有就是戏路,名家虽多,哪的都有,师承都不一样,演出的风格也各异,很难调和。于是也很少见上海搞大合作戏,都是余的听余,麒的听麒,有听赵群的有听史敏的,也是其乐融融。但是排起大新编戏就看出乱来了,即使都很努力,怎么看也看不出一颗菜来,其实就是风格所致。

说回《狸猫换太子》。上海京剧院是三地中新编戏排演最多、最成功也是最花哨的。20年来,立的住的戏都有将近10出,这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且这其中有多幕剧、本戏、根据传统戏新编的剧目、外国戏……丰富性也可堪夸奖。

上海京剧其实是现在中国京剧的一个“样板间”。京剧已经够经典的了,北京天津的固守和坚持固然非常难得,但是这样的路只能越走越窄,京剧越演越少。上海的模式和精神是很可借鉴的——

灵活的人才机制——既别于天津的土生土长,也不同于北京的政治拘拿。给予很好的待遇和灵活的空间、政策,才能让艺人发挥作用。北京也全国招人,上海也是,但是北京招来就呆着,上海就真用,尚长荣陈少云演了多少新戏,李胜素袁慧琴演了多少新戏?王佩瑜的工作室有声有色,坚持道路,张火丁的工作室土崩瓦解,人都呆不下去了。北京有多少老先生一肚子好东西没人学,上海的老先生有好多的学生排着队学,汪正华、小王桂卿先生留下了好多珍贵的录音录像,现在还在教学,看看北京同年龄的迟金声、李慧芳、赵燕侠,又留下了啥?有人在学么?

市场化的经营——有能耐挣大钱,没能耐能温饱,这怎么能不激励人?而且市场也很规范。李玉声奚中路的长坂坡,在天津同水平的可能才30块钱,演员吃不饱,在北京可能上千,戏迷看不见。上海100多的票价就有很不错的位置,这个才是让艺术真正活下去的路子。

大胆兼收的精神——老戏敢改,新戏敢演,新腔真敢唱,新行头真敢穿。好的留下,不好的自然淘汰,这种创新的方式怎么不获大奖?

不失传统——虽然上海这么激进,但是要问活跃着的最有梅韵的梅派那得说人家史敏,最恪守余味的得说人家王佩瑜,十生九杨都得归汪正华,谭元寿梅葆玖张学津要找大花脸配戏还得找人家尚长荣!更别说麒派了。

 

中国京剧要想重建辉煌,上海是最可学习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