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玄易道人
玄易道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5,367
  • 关注人气:2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绝學无憂”章

(2013-03-21 17:34:47)
标签:

帛书

道德经

解读

老子

杂谈

分类: 道家治国纲要

绝學无憂”章

 

绝學无憂。唯与诃,其相去几何?美与恶,其相去何若?人之所畏,亦不可以不畏人。望呵,其未央哉!众人熙熙,若飨于大牢,而春登台,我泊焉未佻,若婴儿未咳。累呵,如无所归。众人皆有余,我独遗。我愚人之心也,蠢蠢呵。俗人昭昭,我独若昏呵。俗人察察,我独闷闷呵。忽呵,其若海,望呵,其若无所止。众人皆有以,我独闶以鄙。吾欲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此章的内容不能说是误解、曲解的影响最大的。因为各家的注释(绝大多数),一则对原文的训诂众说纷纭,再则解释起来百花齐放,三则译完仍让人一头雾水。读了原文不懂,怀疑自己古文差,读了译文之后更加怀疑自己的中文水平。所以读后总觉:两个黄鹂鸣翠柳——不知所云,一行白鹭上青天——不知所往。于是也谈不上什么悟道还是误导了。究其原因,如果在译注者自身找原因的话,最大的问题恐怕在于,绝大多数都没有在本章在全文的思路中的位置作用以及章节各句组间的逻辑关系上下工夫,而是就字说字,如此方法对于微言大义的古文势必得出千差万别的结论,而没有了逻辑关系的文字就如一堆行尸走肉何谈精神内涵。

我对于此章的理解,在文字内容、结构上,参鉴了尹振环先生的《帛书老子再疏义》;在文字训诂和字句大意上,参鉴了沈善增先生的《还吾老子》;在篇章逻辑关联关系上,参鉴了赵又春先生的《我读〈老子〉》;在此章在整书及相关论说主题单元中的作用及与其他篇章的内在逻辑关系上,则一如既往的坚持(并通过对此章的解读更加证明了的)我在《试论〈老子〉的整体内在逻辑结构》中所提出的观点。

 

绝學无憂。

首先需要将沈善增先生对两个字的考据进行一下介绍,因为对这两个字的理解,直接影响到对全章甚至是《老子》全文的解读。这两个字集中在本章文字的第一句,即世传本所谓的“绝学无忧”句中的“学”与“忧”。

先说“學”。

沈先生考据为:“《说文》“"斆,觉悟也,从教。學,篆文斆省。”;《集韵》“教,《说文》上所施下所效也,或作學。”;《广雅释诂四》“學,教也。”;《国语晋语九》“顺德以學子,择言以教子,择师保以相子。”可见“學”为身教,“教”为言教。故老子中只有“不言之教”无“不言之學”。据初步考证,不仅《老子》中所有“學”都作“身教”解,就是《论语》中,也有许多“學”应作“身教”解。但是到《孟子》、《庄子》,则“學”基本上只有“学习”义,且“教”、“学”对举。”

可见,在先秦,“學”字至少是有“身教”这一义项的。
再说“憂”。

沈先生考据为《说文》“憂,和之行也。”徐灏注笺“许(慎)云“和之行”者,以字从攸也,凡言優游者,此字之本意,今专用为憂愁字。”;《说文》“頁心(一个字,上頁下心,后同),愁也。从心,从頁。”徐锴系传“頁心,心形于颜面,故从頁。”即忧之古字为頁心,《说文》时被憂取代,而憂的原来“优游”的义项被優取代。”

可见,在先秦(至少是在《说文》前,曾经)憂是作“优游”之“优”的。

上述沈先生对于“學”与“憂”的考据,为我们正确理解“绝學无憂”句提供了我认为是决定性的证据。

毕竟,在此之前对于此句的理解莫衷一是,有说老子反对学习的,有说老子反对私学的,有说老子反对异学的,这些解释本身就需要大费一番口舌来解释,使人们不对其产生怀疑都难。正因为解释不通,也就不怪有人将此句并入上章了,但是从郭店楚简来看,此句确实是与下文属同一章节。

沈先生进而将“绝學无憂。”解为:绝学之学非学习之学,乃身教义。绝学,即君主不以民众之榜样自居。无憂即毋优,不要被小人包围,被哄得晕头转向,可意译为不听拍马奉承之辞。对优,沈先生引《管子》“人君唯优与不敏为不可。优则亡众,不敏不及事”为例,解为演员之“优”,进而将之引申为人君身边的小人。

赵又春先生整体上是支持沈先生的考据和理解的,只不过对于“无憂”,他认为就取“无优”的本意即不要把自己看得比别人高明来理解即可。

我个人更倾向于赵先生的理解,因为从《老子》的总旨和其一以贯之的思维方式来说,对侯王、君主的建言都是在要求其从“为自身”作起,有问题也是要求他们在自身找原因,老子并没有用阶级斗争的思维方式来划分侯王身边的人的阶级成分的习惯,也没有将侯王的错误在周围找原因的习惯。

上一章绝圣弃智,此章绝学无忧。上一章更多的侧重于由施政而产生的效果这一角度,由外王而渐入内圣。此章则继续前章的论述,从其自身的角度深入阐释侯王的自我约束。

此句可通译为:

君主不要以榜样自居,不要把自己看得比别人高明自以为是。

 

唯与诃,其相去几何?美与恶,其相去何若?人之所畏,亦不可以不畏人。

沈先生在对此三句话解释的过程中提出了一个几乎被所有注家都忽略的问题,即“几何”与“何若”的区别。以前的所有注释都认为“几何”与“何若”意思相同,之所以如此用只是为了文字的不重复。但沈先生从文字本身出发照字面直解认为:““几何”译成白话为“多少”,但这“多少”强调的是少,是“能有多少”、“能差多少”之意。而“何若”直译是“象什么”,“拿什么可以相比”,强调的是多,差距之大。”

但遗憾的是,沈先生用这个难得的发现去推翻帛书中板上钉钉的“诃”字,以符合其关于“优”作“小人”解的思路,殊为可惜。

我的体会(参考了赵又春先生的意见)是:唯,应答之词,表恭敬的“从之”;诃,“大言而怒也”,表“违之”。此两者在日常生活或者宫廷生活中都是正常的表明对待事物的态度,不必重视其间的区别;但君主如何对待这两者,即君主如何认识、对待臣民对他的唯唯诺诺,以及他是以颐指气使的态度还是以恭敬的态度对待臣民,其中的区别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甚至关乎美与恶的对立了。(这显然是针对君主应该如何对待身边的人的问题而发,于是自然用下一个意思来承接):因此,君主尽管是众人所敬畏的人,但要真做个好君主,他也不可以不敬畏那些敬畏他的人。”如此解,既与上句之“絕學无憂”相呼应又与《老子》全书主旨相承袭。

另,帛书之“人之所畏,亦不可以不畏。”到世传本变为“人之所畏,不可不畏。”意思相去甚远。

此句可通译为:

侯王是以恭敬的态度“唯”,还是以颐指气使的态度“呵”对待臣民,这其中的区别有多大?(其间的区别就如同)美与恶,其中的差别有多大。侯王、君主尽管是众人所敬畏的人,(但要真做个好君主)他也不可以不敬畏那些敬畏他的人。

 

望呵,其未央哉!众人熙熙,若飨于大牢,而春登台,我泊焉未佻(兆),若婴儿未咳。累呵,如无所归。众人皆有余,我独遗。我愚人之心也,蠢蠢呵。俗人昭昭,我独若昏呵。俗人察察,我独闷闷呵。忽呵,其若海,望呵,其若无所止。众人皆有以,我独闶以鄙。吾欲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据徐志钧先生考证,此部分《老子》是借描绘先秦贵族生子的庆祝场面,从婴儿的感受,来表达君主在权势鼎盛的环境中所应保持的心态。通观各种译本,尽管对于其间的不同词语训释不同,但对于全文的领悟还是都能殊途同归,即均可用上一章的“见素抱朴,少私而寡欲”来概括。但是,如果我们认真看看现有的译文,真的很难说我们能够确切的理解老子到底在说些什么。上述的结论只是我们在一对杂乱的句子中得出的模糊的印象。

我理解,这一部分除了开始部分的“大牢”、“登台”是借所谓的先秦贵族生子的庆祝场面来做比喻外,其余各句的主旨均和这个场景无关,只是在比喻中有的以此场景做背景。实际上,当我们超然于这个场景之上以后,句子的意义反而能够更加明晰。只不过,我们需要理顺全文的论说层次并正确把握其中的几个关键字。

 

“望呵,其未央哉!”

对于此句,译注者们都认为是纯粹的感叹。但是,这种理解放在文章中总让人感到不太协调。我认为此句在此是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前面说了侯王对待臣民以及对待臣民的态度应当抱有什么样的态度。这句是告诫侯王如何对待自己的声望和威望,告诫侯王对于声望和威望的追求是没有尽头的,告诫侯王不要过分追求所谓的声望和威望。后面则是对于侯王不要追求威望而是要在修身的“泊”、“累”、“愚”等各方面下功夫。

望,有声望、威望义。《诗·大雅·卷阿》:“如珪如璋,令聞令望。”

未央:未尽;无已。《楚辞·离骚》:“及年歲之未晏兮,時亦猶其未央。” 王逸 注:“央,盡也。”

此句可通译为:

对于声望、威望的追求,是没有尽头的。

 

“众人熙熙,若飨于大牢,而春登台,我泊焉未佻,若婴儿未咳。”

熙熙:繁盛貌。《逸周书·太子晋》:“萬物熙熙,非舜而誰能?” 孔晁注:“熙熙,和盛。”,形容人多的话就是现在说的熙熙攘攘。

飨:以隆重的礼仪宴请宾客。泛指宴请,以酒食犒劳、招待。《诗·小雅·彤弓》:“鐘鼓既設,一朝饗之。” 郑玄 笺:“大飲賓曰饗。”;同时又可通“享”, 通“ ”的祭祀,祭献义。如:《礼记·郊特牲》:“蜡也者,索也,歲十二月,合聚萬物而索饗之也。”郑玄 注:“饗者,祭其神也。”。

大牢:亦即太牢。古代祭祀,牛羊豕三牲具备谓之太牢。《仪礼·聘礼》:“餼之以其禮,上賓大牢,積惟芻禾,介皆有餼。”《礼记·王制》:“天子社稷皆大牢,諸侯社稷皆少牢。”

泊:恬淡无欲貌。

佻:不稳重;不庄重。《韩非子·诡使》:“損仁逐利謂之疾,險躁佻反覆謂之智。”

咳:小儿笑。《礼记·内则》:“父執子之右手,咳而名之。”

此处确实涉及到了庆典的内容,但这个内容只不过是一个引子。这句话的关键在于“我泊焉未佻”,这才是对侯王的要求,要求侯王恬淡稳重。其他文字只不过是通过对比突出这一要求而已。

此句可通译为:

众人熙熙攘攘,如同春日登台举办盛大的祭祀仪式。而我恬淡稳重,像是没有发笑的婴儿。

 

“累呵,如无所归。众人皆有余,我独遗。”

累:忧患。《庄子·至乐》:“子之談者似辯士。諸子所言,皆生人之累也,死則無此矣。”《战国策·秦策一》:“ 漢中 南邊爲 利,此國累也。”

归:趋向;归附。《易·序卦》:“與人同者,物必歸焉。”《孟子·梁惠王上》:“誠如是也,民歸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誰能禦之?”;归属。《荀子·王制》:“雖王公士大夫之子孫也,不能屬於禮義,則歸之庶人。”

这句话的关键字在于“累”。我取其“忧患”义,这一义项所反映的对于侯王的要求显然与《老子》中的一贯立场是相一致的。

此句可通译为:

忧患呀,好像没有归属。众人都有丰足(的食物),独独我被遗漏。

 

“我愚人之心也,蠢蠢呵。俗人昭昭,我独若昏呵。俗人察察,我独闷闷呵。”

俗:指一般人;百姓,民众。《商君书·更法》:“ 郭偃 之法曰:‘論至德者不和於俗;成大功者不謀於衆。’”

这句中的关键字显然是“愚”,需要注意的是,从本句中可以看出,《老子》中的“愚”,第一:“愚”的是自己也就是侯王;第二:“愚”是侯王的自我认识,要自以为“愚”,自己认识到,从内心中承认自己的“愚”;第三:这个“愚”是和俗人相比的“愚”。也就是说,《老子》中的“愚”是要求侯王不要认为自己比民众聪明,不要以智治国。

此句可通译为:

我有“愚人”之心,(自认为)蠢蠢笨笨的。民众都清楚明白,我独若昏聩不明;民众都明辨详知,我独若愚昧浑噩。

 

“忽呵,其若海,望呵,其若无所止。”

这一句,我理解是对上句的“愚人之心”的境界肯定,这样文义上才能有所联系。而且也是完全能够解释得通的。

忽:恍惚;不明貌。《荀子·赋》:“忽兮其極之遠也,攭兮其相逐而反也。” 杨倞 注:“言雲慌忽之極而遠舉,或分散相逐而還於山。”《楚辞·九歌·国殇》:“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遠。”

望:边际,《吕氏春秋·下贤》:“精充天地而不竭,神覆宇宙而無望。” 高诱 注:“無望,無界畔也。”

此句可通译为:

(这种“愚人”之心的境界)恍惚不明,如大海般深邃;它的边际,又如无所止境。

 

 “众人皆有以,我独闶以鄙。吾欲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依帛书原字,未按世传本通假。“众人皆有以”说众人那样表现都有其原因、理由、依凭。“我独闶以鄙”惟独我虽弱小却被抬到高位。

其中“闶”是门户高大意;“鄙”有小、浅陋、质朴意。如此理解,两句意思才相对,是在提醒君主要有自知之明和危机意识,不要把居高位看作是“有所以”的。侯王之所以能居高位,也就是他之所以能“独异于人”的原因在于最后一句的“贵食母”的结论。

食:赖以为生。《国语·晋语四》:“公食貢,大夫食邑,士食田,庶人食力,工商食官,皁隸食職,官宰食加。”。又引申为依赖、依靠。《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精食氣,形食味。” 王冰 注:“氣化則精生,味和則形長,故云食之也。”

母:本源;根本。《商君书·说民》:“禮樂,淫佚之徵也;慈仁,過之母也。” 朱师辙 解诂:“母,本也。慈仁不足以懲惡,故爲生過之本。”且在《老子》中亦有“天下有始,以爲天下母。”。

君主没有什么依凭却在此高位,要靠什么?“吾欲独异于人,而贵食母。”要靠其欲独异于人的“而贵食母。”。“而贵食母。”是指要凭籍事物发展的根本规律,对于侯王来说则是把握为人君的根本原则。如果我们能够联系到在《老子》文中多处强调的“贵为身”的宗旨,则对此章的理解便不会有什么偏差了。

此句是对上面所提出的几项要求的总结,告诫侯王,只有“食母”依赖事物的根本才能“异于人”。

此句可通译为:

众人都有所依凭,惟独我虽弱小却被抬到高位。我若想与别人不同,就要重视依赖(为人君)的根本(原则)。

 

此章内容实际还是在接续前一章的内容在做进一步的申发。

上一章最后的落脚点是在“见素抱朴,少私而寡欲。”上,是对侯王提出的普遍性的“为身”的要求。

此章进一步将“为身”的要求细化到候王所处的工作、生活环境中,也就是朝堂之上,要求侯王作到“绝學无憂”。可见将“绝學无憂”并入此章并非错简,而是有其实在的现实意义的。

而本章在论述中分两个层次来进行。

一、提出“绝學无憂”这一候王在其所处的环境中的基本、具体要求。

二、对“绝學无憂”进行深一步的论述。其内容包括:侯王对待臣民以及对待臣民的态度应当抱有什么样的态度;对自己和民众的比较关系上不要认为比民众聪明,要抱有“愚人之心”;侯王的自身修养要恬淡稳重,要有忧患意识。只有依循这些原则才能够“独异于人”。

 

章节通释:

君主不要以榜样自居,不要把自己看得比别人高明自以为是。

侯王是以恭敬的态度“唯”,还是以颐指气使的态度“呵”对待臣民,这其中的区别有多大?(其间的区别就如同)美与恶,其中的差别有多大。侯王、君主尽管是众人所敬畏的人,(但要真做个好君主)他也不可以不敬畏那些敬畏他的人。

对于声望、威望的追求,是没有尽头的。

众人熙熙攘攘,如同春日登台举办盛大的祭祀仪式。而我恬淡稳重,像是没有发笑的婴儿。

忧患呀,好像没有归属。众人都有丰足(的食物),独独我被遗漏。

我有“愚人”之心,(自认为)蠢蠢笨笨的。民众都清楚明白,我独若昏聩不明;民众都明辨详知,我独若愚昧浑噩。(这种“愚人”之心的境界)恍惚不明,如大海般深邃;它的边际,又如无所止境。

众人都有所依凭,惟独我虽弱小却被抬到高位。我若想与别人不同,就要重视依赖(为人君)的根本(原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