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京剧《周仁献嫂》:那一场心碎神伤!

(2012-05-02 12:17:25)
标签:

杂谈

京剧

周仁献嫂

岳峰

王安琪

分类: 氍毹毯上

照片为微博上的的灰和ALICE YAO两位姐姐所摄,感谢!

京剧《周仁献嫂》:那一场心碎神伤!

京剧《周仁献嫂》:那一场心碎神伤!

京剧《周仁献嫂》:那一场心碎神伤!

京剧《周仁献嫂》:那一场心碎神伤!

京剧《周仁献嫂》:那一场心碎神伤!

这出戏,看完得三四个月了,当时只想发两条微博作数,谁知想说的话越写越多,于是,决定扩容成文章。然而写了一半,就扔在那里,一直没动。

可前天,突然想把它补完了。因为想起了青京赛,想起了岳峰,想在青京赛上看到这个已经看过许多次剧照的小生;因为看到的灰姐在微博上说,她已经看了一百出戏,“无数开心,无上享受,无穷幸福,无限圆满”。

竟有些感动呢,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尽管,她不认识我,而我,却希望能写完这篇文字。

 

《周仁献嫂》这个戏,是很多年前就知道了的,但一直没有看过全本,纵然阿花当年的越剧折子戏《周仁哭坟》艺惊四座,但终究只是一折,而这一折又承载了太多的诉求,因此,并不能让人完全过瘾。

要感谢的灰和滨城梨园情,没有他们,大连京剧院于我而言,亦不过杨赤一人,我不会知道岳峰王安琪赵月王墨……这些我可能永远都不会亲见的演员,也不会发兴,去找这一出《周仁献嫂》。

大连京剧院的戏迷录下了《周仁献嫂》全剧,自然,期望戏迷为全剧加上字幕实在过份,理解困难之下,只好暂时放弃,继续在网上寻觅,发现除了音配像,便只有李宏图王蓉蓉的全本,可惜念白还是没有字幕,杂音又多,终究听不真切。看完李版,尚嫌不够满足,回头再找岳版,将就着半猜半看了几段……直到前天,决定动手写文,才又把它们翻将出来,两相对照,又看了一遍。

 

作为一名京剧看得不多、小生戏尤其少的京剧棒槌,胡乱评议甚至比较,自然,是不公平和没道理的,但正因为门外汉,才敢不管不顾地说门外话,而且,这样的戏,看完不说几句,我心不安,意难平!据说,拿得下全本《周仁献嫂》的京剧小生,现在已经不多。这确实是一出很吃工夫的戏,唱功做功都极繁难,虐心更甚虐身。初看李宏图版本时,已很喜欢前半部分,入戏到数度难过并感动,到了后半部分,反有些游离。当然,李宏图唱做俱优,各种翻扑都很到位,我的那些不喜,可能不过是对小生行的偏见使然。

犹记得当时,我已更为偏爱岳峰的版本,三四个月过去,在我看了不少京剧、并开始对这一剧种有更深入的了解之时,重拾岳版,这一遍看下来,竟是心绪难平,喜欢到……有些不知从何说起。这个戏,实在是太苦!第一场就被赚进严府,层层重压步步威逼生死两难,然后是夫妻诀别,眼见她惨烈身亡,再然后是被好心而鲁莽的田老丈毒打,终于等到杜文学归来,却仍旧在公堂上被打得死去活来!我想替周仁哭,然而,哭不出来,那是一种种生生憋到内伤的感觉,无法自遣!

 

第二场,周仁被迫头顶乌纱身穿官袍,却是披发以示痛苦和背运;手捧凤冠,却如同捧着扔不掉的炸药包,面对这两样世俗眼里象征权利富贵的东西,他不屑,不愿,却不得不接,如同千钧重石,压得人都喘不过气来,“换乌纱好一似头顶罪状,穿官衣好一似身入沸汤”!

最难过是血泪鸳鸯一折,迎亲队伍将至,周妻慨然决定替死,手捧凤冠,唱道“再不想今日里凤冠又戴,听鼓乐一声声刺我心怀。”她一手捧着凤冠,周仁拖着她另一只长长的水袖,那长长的水袖啊,似拖出遗恨绵绵!

敷衍完凤承东,他在房外喊,“仁嫂,花轿到门,请来上……上上轿!”那长长的“轿”字,含着血带着泪绵延无尽,锁呐声声,撕扯得人心都碎了!举目处,只见妻子身穿凤冠霞帔,急步走来,俯身下拜!一瞬间,我想起了越剧《孔雀东南飞》里,兰芝离开焦家时的伴唱“兰芝严妆犹如昔,仪态容华世所稀”!犹如昔啊,他会不会想到新婚时她的姣容,那般相依相恋的浓情蜜意?世所稀啊,兰芝是为了自己的尊严而去,周妻却是为了大义要牺牲自己,焦仲卿在母前虽不敢多言,尚还能紧紧相追共缔雀盟,可周仁呢,临别时却不敢、不能发一言,因为鹰犬就在门外,因为一言若出,是朋友的性命,是忠良的遭劫。多少血泪,只能强自吞咽!那一拜再拜,她万般不舍却毅然决然,他心痛如绞而情何以堪,直至,她抽袖转身而去!

而在此时,凤承东还要强拉他去喝喜酒,妻子的喜酒,他亲人爱人的夺命酒,他的断魂酒!他只有摆手:“我今日有事不能前去”,那时节,他已经几近崩溃,那些话,已经说得几无意识了吧?

严府中的最后一眼,她手举利剪追严二至厅前,看到周仁,叫着“我的夫哇”,严二他们以为她在叫杜文学,只有他知道,她在与自己决别,从今之后,天上人间,再难相见,然后,她自刎而亡!

“严府不能高声哭,哭断咽喉痛断肠。”心丧若死的周仁,埋葬了他的妻子,不,他只敢说,那是他的“仁嫂”,一路上受尽指斥,苍天大地,似无处可以收容,他问,“我夫妻生离死别报知己,莫非说此情只是有苍天知,昏暗暗问天天不语,黑沉沉问地,地也无言空唏嘘。难道说九天之上九地之下包罗万象尽是鬼蜮……”

是啊,我们知道,情理是非俱在人心,可对于周仁来说,所谓的情理是非,那又是什么呢?是一路上众人的指指点点鄙视谩骂,是回得家来四壁空空伊人不再的满目凄惶;是田老丈找上门来,一棍棍一棒棒,将他的腿打坏;是公堂上终于还当官还朝的杜文学,那狠狠的窝心脚,和几乎打死他的刑棍;是终于大仇得报冤屈得伸时,别人夫妻团圆,他却妻子再回不来的无尽遗恨……剧终的一声笑里,听不出太多欣慰,而是多少悲愤,多少哀戚,多少辛酸,从今后只余孤坟衰草、长夜凄清!

满怀的心腹事欲说又咽,恩与仇忠与义你自问心田!难言,无言!

 

我喜欢岳峰的周仁。在初看京剧的那些年里,我一直不大喜欢京剧小生,而今也越发觉得,京剧老生旦角易得而小生难得,对我这样的外行观众而言,接受小生的小嗓唱法本就先有一道门槛,一旦演员气质再不行,便是各种悲剧,而现在的京剧小生,在我看来,除了极个别,其余的多半面、俗、娘、油、粉、WS、轻浮、咆哮、唱得要断气……

单论嗓子,岳峰可能并不算好。其实我并不懂唱腔,视频里的声音,也似乎有些失真?昨天看他前几年的《白蛇传》,感觉嗓子有些薄脆,不够通透,声音没有很好的“立”起来,龙虎音亦不明显,可算最大的弱项。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样的唱法可能也有优点,比如,清新文雅,不像李宏图那样的尖利凌厉,也不像不少小生一样,听着太炸。他的身段也很不错,蹁腿时稳而漂亮,动作潇洒干净,吊毛抢背甩发僵尸屁股墩子……所有技巧都使得游刃有余,而且,不显卖弄。

他扮相俊美秀雅,却不阴柔,没什么娘娘腔的感觉;风格沉静内敛,不像现在的很多叶派小生那样浮滑夸张,用阿彬的话来说,嘴里能塞进去一个话筒……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身上有种纯真干净的书生气质,这样的气质,于小生行几可算得上是凤毛麟角!周仁,自然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但我想,他的本质特点并不在此,而恰恰在于他身上可贵的理想主义情怀,虽有忧虑虽会权衡虽被命运步步近逼百般凌虐,却也不惜舍生取义!岳峰身上的这种气质,使他的角色变得透明纯净、亲切可感,再与他全情投入却又自然舒展的表演匹配之下,更是如此带人入戏!

于是,我们不会怀疑他是有心让妻子代死,我们不会怀疑他内心的万般哀恸,我们同情他,我们心疼他。他在严府时,我们相信他是无奈的权宜,而不是敏锐的察言观色;他拒绝去喝喜酒而不成,我们相信他不是胆怯懦弱,而是心乱如麻;杜文学归来,他兴冲冲地上公堂,抚着杜兄的锦袍,开心地说“啊仁兄,你回来了……仁兄,你辛苦了……你你做了官了!”我们不会有任何WS的想法,我们真真切切地相信,那是他终见光明发自内心的欣喜,是他书生气发作时的引人怜爱……

最明显的,是周仁请求老丈安顿仁嫂时悲切切哭啼啼说:“若是走漏消息再来逼抢,我是再无第二个妻室的了”,李宏图说来,我心头登时无名火起,而岳峰说来,我却有些酸楚……究其原因,蓉蓉的周妻刚强烈性甚至有些“革命范儿”,李宏图的周仁却显得平实懦弱带着“世俗”的聪明气息,令我的情感天平有些失衡;而岳峰纯真清朗,有着一种哪怕用鸡蛋撞石头也不肯回头的天真之气、赤子情怀,安琪虽然亦是大义凛然,却带着小儿女般清纯甜美的气息,与岳峰的周仁深情缱绻,恰似一对璧人。曾记得她错打周仁后,不好意思地小意儿安慰,配上周仁委委屈屈的表情,很萌,令人会心,而这样珍若琉璃的情怀,一旦碎裂,更令人心痛神伤!于是,我们自然而然、真心实意地相信,这个周仁是真心地痛苦,而非拿“献”“第二个妻室”说事。

这种种种种的令人信服,源于岳峰难能可贵的个人气质,也源于他对人物的准确把握与动情演绎。也是因为岳峰的表演,这出戏的后半段虽没有前半段那样强烈的戏剧冲突,却没有掉下去,它是爱与痛的延伸,是不停地往周仁心头的创口上洒盐,让他继续承受浓得化不开的黑暗与痛苦,也是不断地虐着观众,掉进戏里,拔不出来!

的灰曾在文中写道:“我记得上次《周仁献嫂》,练功间隙的岳峰,穿着厚底,满脸憔悴,蹲在京剧院的楼梯上和我说话,那阵子他的孩子发烧,闹夜,直到演出那天,接连一个多星期难以成眠。我记得那场《周仁献嫂》结束后,他竟然还不能休息,晚上还有演出,大伙儿说:在院办的沙发上睡一会儿吧!搭个椅子躺一躺吧!结果后来回去找他的时候……是的,人的记忆是难以永远的,但我会永远记住那一幕:曾经喧闹的剧场,溢满掌声与喝彩的座席,现在空空荡荡,人走了,门闭了,灯熄了,整个楼里一片漆黑死寂,只有岳峰一个人,摊平了手脚躺在舞台上。”

……看完戏后,我百度了一下。岳峰已经34岁,不算太年轻了。我能在今年的青京赛上看到他吗?能吗?!这样的小生,是而今京剧界多么稀缺的资源!

 

我想,我们需要这样的演员,需要这样的戏。每个人都年轻过,曾经,我也按着人性不人性的观点,犹疑着主人公们的选择,可年纪渐长,我却越来越思慕那些似已遥远的忠孝节义。

我想起绍剧《相国志》里,为了具保乐羊,老翟璜以全家为质,家中老妻寡媳幼孙一同自缚进天牢;想起《于谦》,撤职在家的于谦为挽救国家危亡,破指血书,写到“如若不奏凯歌还,斩我于谦”时,望向一双儿女,孩子们凛然点头,老爷子慨然添上了“一满门”三字!

看完戏以后,我为“周仁献嫂”的这个“献”字越发的心痛。我想说的是,那真的不是献,不是献嫂,更不是献妻,献字非但污辱了周仁,也是在污辱他那嫉恶如仇爱憎分明、自愿代友一死保全忠义的好妻子!更何况,不能辜负朋友所托,不能眼看忠良遭劫,不献,必会引致杜兄横死,逃亡,逃不出恶魔手掌而只能尽皆殒命……周仁宁愿一死皆休,可一死何益?周仁宁愿舍弃己身相代,可相代何从?!看官们,设身处地你们何去何从?而这戏里,两个具有正义感和牺牲精神的人见此情境,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我为他们心痛,我为这个戏心痛!我想问的是,为什么片名要叫“周仁献嫂”而不是“周仁救嫂”?!就像我很喜欢的豫剧《程婴救孤》,它从来并不叫作“程婴献孤”。京剧里的程婴故事,又何尝不是?!。

在这个世界里,很多事情并不能以利益作为是否值得的衡量,“值不值得”这几个字,既轻,且重。纵然我们无法达到这样的高度,然而对忠诚、善良、仁义、壮烈的敬畏,至少应该是芸芸众生的一种起码底线!

 

阿彬跟我说,她曾看过金喜全和史依弘的《周仁献嫂》,也曾当场飙泪。我计划着,如果下次在上海范围之内演,当往一观。可是喜欢京剧,真是一件既甜蜜,又令人烦恼的事啊,如果说以前专爱越剧,还可以只在绍兴盘桓,那么,我日后的看戏半径,难道要时时扫过上海……唉,还是那句话,值不值得,存乎一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