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以戏曲之美传世——闽剧《贬官记》

(2007-11-22 12:28:49)
标签:

闽剧

贬官记

朱善根

陈洪翔

陈琼

分类: 氍毹毯上

以戏曲之美传世——闽剧《贬官记》

 

以戏曲之美传世——闽剧《贬官记》

  
 
    看了这个戏,我只能大呼“过瘾”!昨晚看了第一场,今天,我终于能倍感幸运地说,今晚还要、还能去看第二场!
    多少年没有看过这样酣畅淋漓的喜剧了?!在这样一个浮躁、焦虑的时代,在这样一个需要放松和欢笑的时代,我们的戏曲工作者,却一个一个地编演起了深刻的人文剧、深沉的悲剧。是的,悲剧比较好编,比较好演,比较容易出彩,比较有文化,比较能得奖……可是,有多少人还来关心人们多样化的需求?有多少戏曲工作者还在为舞台不断地增添真诚和欢笑?寓教于乐四个字,已经被人遗忘了太久,太久……
    幸好,幸好,有了闽剧《贬官记》。
 
    故事其实很简单——戏曲故事本来就无需太过芜杂。
    虽说不出哪朝哪代,却道得出何地何方——子虚府乌有县。这子虚乌有的地名,虚虚实实的故事,却演示了真真切切的人物。
    原子虚知府边一笑为官清廉,不阿权贵,只因娶了青楼女子张岫玉为妻,被新科状元、三省巡按崔云龙贬为乌有县令。他背着“花蝴蝶”的“彩色”包袱上任。一到任偏偏又接到一桩奸情人命案。于是:“花蝴蝶”审“花花案”便闹得沸沸扬扬。但他还是忍辱负重,不计个人荣辱沉浮。
    就在案情发展变化时,微服私访并顺水推舟进入边一笑衙中的崔云龙,因其“可栽培”而被边一笑误收为学生。随着案情的进展,“师生俩”几经碰撞,崔云龙对边一笑和青楼女子张岫玉有了一番新的认识,他坦坦荡荡地反躬自省。于是两个正直的人互相理解,互相宽容,互相尊重,展示了正义、真诚、善良的无穷力量。
 
     这个戏最好的地方,就是每场都情节饱满,细致入微,看点众多。
 
     前面几场,以谐趣为主。边一笑和张岫玉、边一笑和崔云龙,这一丑一旦,一谐一庄,发生了巨大的化学反应。
    茶馆初遇,一个算命,一个行医,两个微服私访的官儿一搭一唱一和,从小二口中探出了案件端倪;后衙见妻,岫玉是爱夫而薄嗔,一笑是爱妻而曲迎,夫妻间的情趣让人不由菀尔;县官收徒,收的却是贬了他官、易服更名的巡按大人,巡按本为察访花花官,却被小小下级收成了门生,这老师叫且叫了,要叫青楼女为师娘,却是万万不能;夜探凶宅,县官老爷越墙而进,终于抓获奸妇,公堂之上,却为“栽培”学生,而让崔云龙穿上红袍代为审理;崔云龙为试边一笑,借口为抚边一笑怜香惜玉之心,要放走淫妇,惹得边官大怒,囚禁崔云龙……
    巧妙的情节设置和演员们精妙的演绎,使剧场陷入了一片欢笑之中。尤其是饰演边一笑的丑角演员朱善根,运用他丰富的面部表情和形体动作,把丑角艺术的众多程式动作发挥到了精巧之境。更妙的是,他的谐并无俗态,反而有一种“儒”性的内秀,大大提升了表演品位。
 
    最后两场,却以谐趣和感人并重。
    喜剧,尤其是丑角担杠的喜剧,不以谐趣出彩的是少而又少,但能做到欢笑中倍觉感人的,倒也真的难得。
    牢中的崔云龙,肌肠辘辘,偏生边一笑只差人送来难以下咽的回心饭,无奈之时,却见张岫玉携酒菜而来。一个是为夫劝才,一个是鄙薄青楼;一个是谆谆相诫,一个却是不肯认错。张岫玉心头怒极,怒斥崔云龙。在我看来,这一段实在是酣畅淋漓,值得击节三叹!为官者如以情、利代法,当然可以颠倒黑白,甚至可以让高尚成为卑鄙者的通行证,让卑鄙成为高尚者的墓志铭,可如果那样,世间还成什么世界,又有谁,能为无辜者喊冤?!
    此一段,感动一也。
 
    崔云龙闻听此言,大生敬意,不由慨叹,边一笑救这样的青楼女子跳出火坑有何不可?更大为羡慕他能娶得如此高才高义之妻。正当此时,边一笑探狱,酸溜溜,让夫人回避,两两坐,与崔云龙谈心。他谈当年,谈抱负,自然也谈到了崔云龙这个贬他官的小娃娃,声声骂,句句恼,崔云龙不由心头火起,可他不由反躬自问:年少气盛,自以为是,贬好官,屈良才,难道不是一桩大错,人家不是骂得有理?!正此时,却听边一笑言道,骂人易,责己难,崔云龙为清吏治,其心可感,如果能以一人之贬,换吏治清明,那么纵然再多委屈又有何妨?!至此,个人恩怨、官位名利已淡如烟尘,唯余下真情高义,长存长青!
    此一段,感动二也。
 
    那奸夫本是知府外甥,脱逃出城,边一笑紧追,崔云龙相随。边一笑自知此番乌纱定然不保,为保护“学生”崔云龙,强令他离去,自己却拍马而行。崔云龙为边一笑真情所感,真真切切地叫了一声——“老师”!
    此一段,感动三也。
 
    大堂之上,知府赶到,要棒毙边一笑。边一笑和张岫玉相依相偎,凛然无惧。正当此时,巡按崔云龙赶到,亲授尚方剑,这一回,学生倒要让老师代审。崔云龙面对惊喜交加的边、张夫妇,恭恭敬敬,纳头下拜:“恩师、师娘!”
    此一段,感动四也。
 
    后半段,边一笑仍是趣味十足,保持了一贯的高水准,给足了观众笑声和掌声。张岫玉尽显青衣、闺门旦风范,气质清雅,生动自然,表演丰满。最值得一提的是崔云龙的扮演者、闽剧小生陈洪翔,温润如玉,儒雅温存,没有一个动作在程式之外,却是一笑一恼一举一动熨帖到恍如天成,这样好的小生,实在是难得一见!
 
    其实,看此剧时,时常能想到朱世慧的京剧《升官记》和牛得草的豫剧《七品芝麻官》。同为“丑角”戏,同是“官”戏。《升官记》里,贬徐九经的人,是案情中占理的那方;而升徐九经的人,却是为了让他在审案时能为自己说话。两个大官,一个有恩,一个有仇,面对此情此景,怎么办?“歪脖子树”徐九经的一段黑心、红心的挣扎确实是设计得极为巧妙。而《七品芝麻官》,个人认为其成功的因素倒主要是牛得草的表演功力,无论是丑角人物的动作外化还是心理内化,都是一时极品,加之作品本身耦合了人们心目中的清官情结,所谓“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遂成一代经典。但这两个剧都有一个相同点,就是庄谐对比基本很少,丑角一人出彩,不像《贬官记》,情节更丰富和饱满,戏剧冲突和对比更为强烈,三位演员相得益彰、同放异彩。在这一点上,虽不能一言而蔽孰优孰劣,却也使我暗生对比之心。
 
    纵观《贬官记》,故事精妙——丝丝入扣,不故作深沉,能雅俗共赏;演员到位——声声入耳,举止有度,皆以“戏味”为本;布景简约——仅一个台子,未见繁复陈设……这一切的一切,都符合了戏曲的本体,都在向伟大的中国传统艺术致敬,都让我心生慨叹:戏曲不死,就在于它手口相传的美妙继承、因势利导的丰富和发展,一代又一代艺术家甘守寂寞、甘守清贫的奉献!而这一切的一切,是当今戏曲界多么稀缺和多么重要的品质啊……
    我想,这个戏的美好的和灵动,是因为它最大化了戏曲本身的魅力;我相信,戏曲只有这样立足于好本子、好演员,而不是信赖于各种外部手段来掩饰本身不足,才能真正以戏之本,打动人心。
     是为此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