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荷心亭长
荷心亭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35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用心书刻  书刻我心——青年书法篆刻家陈金彪印象

(2007-07-16 19:26:53)
分类: 艺术人生
 

用心书刻  书刻我心


——青年书法篆刻家陈金彪印象


蒋天耕



地处浙江腹地的东阳是一方相当神奇的土地:地上无多特产,地下无多矿藏,却非常养人,历来人材辈出。小小一个县域,竟有六千余名教授、六百余位博士星布于世界各地。文有邵飘萍、金佛庄等为代表;理有严济慈、蔡希陶等为代表。山虽穷却为人所“歌”,水虽恶却为人所“画”,无怪乎人杰而地灵了。东阳至今还沿用先贤留下的二个地名:歌山、画水。


金彪兄作为东阳人,没有辜负这片神奇的土地。当他还是一个不知素描为何物就天真地想报考美院的农村顽孩,到考入浙江师范大学的曲折过程,艺术的情结始终萦绕着他的每一个脚印。大学期间,拜乡贤毕民望、叶一苇先生为师,系统研习书法篆刻,注重创作和理论齐头并进,并于1984年6月在浙师大发起成立了芙蓉印社。据资料显示,这是全国第一家大学生印学组织,这个来自农家的东阳小伙,也就成了全国第一家大学生印社的社长了。


写字与书法的质的不同就是,写字是以文字为工具的一种劳作,而书法则是感情、感性、心情、心境的一种抒发。书者,“抒”也;书法者,“抒发”也。为展览,为获奖,而制作出来的精美作品,是艰苦劳作的结果,却少了些抒发的成份。兴之所至,自然而然,书写出来的文字,倒有一些抒发的意味。作为书家,要能劳作而结硕果,自然可喜;而要是能从“劳作”的层面上升到“抒发”的层面,境界自然就胜人一筹了。治印,劳作的环节更多:打磨印材、查翻篆字、设计印稿……,待到操刀“抒发”,兴致往往已冷却了三分。所以,一旦把印磨平,印稿拓定,镌刻而擅抒发者,更非情性、热情高涨之人所能及,而应该比常人多几分艺术的天赋和坚持的韧性,方能刀至情至,情至意发。金彪兄也许就是一位不拘泥于“劳作”,而善于“抒发”的性情中人。


我曾经非常不解:眼睛高度近视的金彪兄(现凭激光手术已解放了他的视力),居然会打乒乓球,并且有一定的水准。我问他怎么看得见飞跳的乒乓球?“不凭视觉凭感觉!” 他说,“孩提时代,迷恋乒乓球。但那时连球拍也买不起,就找了一块旧木板,硬是用砍柴刀削出一点柄状,就是很好的球拍了。跟小伙伴在有些破损的水泥台上打乒乓球,可以忘记寒冷,忘记饥饿,忘记疲倦,忘记天色。”这“不凭视觉凭感觉”才是真正进入状态,真正进入了高境界的第一步。搞艺术可贵者也正在于斯。金彪兄现在也爱打乒乓球,他说:“现在条件好了,有名牌球拍、名牌球衣、名牌球台,但总找不回当初的乐趣,当初的感觉了。”是的,孩提时代是真正的玩,是一种心无挂碍的快乐,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痴迷。现在打球是为了某种需要——锻炼身体,是一项任务,就没有那份好玩,也不让人痴迷了。


那么,现在他痴迷的是什么呢?


有人会说,人一定要有所痴迷吗?是的,人不一定都要有所痴迷,但有所成就的人总是一个有所痴迷的人。金彪兄现在痴迷的是书法篆刻,现在玩书玩印,不时会有孩提玩乒乓球的感觉。这就已经进入一种较高的境界了。


当然,真正的艺术品,不是轻轻松松玩出来的,大都经过艰苦卓绝的劳作,精心的雕琢;而在创作的过程中,往往不觉得艰苦,反而会有许多乐趣,每获得一些得意之笔,就会获得一种快慰:仿佛救了一个险球,仿佛扣了一只妙球,仿佛获得了一场艰难的胜利。于是有了无比的轻松与快乐。唯其如此,再艰难的劳作也便成了一种快乐。金彪兄书法篆刻,仿佛已入此妙境——用心去书、用心去刻了。那么,他的书法篆刻水平究竟如何?明眼人可以自己去看他的作品,我不想作表象的评述。我可以提供一些他的背景材料,以佐证其书法篆刻的内涵。


文学:毕业于浙师大中文系,任教过中学语文,对古典文学与现代汉语作过多年的浸淫,按说文学应是他的正业,但他却搞起了书法篆刻,扎实的文学功底正是他的书法篆刻走向更高境界的基础。


音乐:对古典音乐的鉴赏已近发烧。音乐是比书法更抽象、却更显现节奏的艺术,它所强调的深厚、悠远与抒情的特性,不免会给他的书法篆刻以某些启迪。


绘画:金彪兄虽不作画,但他1976年就已订阅了《美术》杂志,倒的确让我刮目。我也算是一名画家,在东阳就美术问题讨论的最多,最深刻的居然是他。从意境到形式,乃至笔墨和色彩,他竟常能说出一些道道来。


……


我常常从他的一方印中领略到文学、音乐、绘画、书法,乃至为人的时而雄浑时而瑰丽的大家气象。


书者,抒也,书法作为艺术是抒发情感的一种方式;印者,印也,是心的形状,篆刻作为艺术是刻划心灵的一种形式。“用心书刻”这是书法篆刻艺术方法论的至高境界;“书刻我心”这是书法篆刻艺术审美论的至境之道。书法用笔如运刀,篆刻用刀如运笔是金彪兄成就其艺术的互鉴之道。


佛教中有“芥子纳须弥”之说。书法世界薄薄的尺牍之间,篆刻世界小小的方寸之地,何以容纳巍峨连天的须弥山?书法篆刻艺术家的困难之处就是要把丰富多彩的客观世界浓缩到薄薄的尺牍、小小的印面里进去,这就要看书人印人的修养与艺术手段了。有容量才能有张力。这不应是象微雕艺术那样把千山万水压缩到一根头发丝上,而应该类似于“胸藏万卷书”那样的方式来容纳大千世界,那么“书小天地大”、“印小天地大”也就成为可能。


金彪兄书法篆刻的天地究竟有多大?看书吧,看印吧。


他以后书法篆刻的天地能有多大?我们拭目以待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