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雪波
郭雪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4,002
  • 关注人气:1,7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邱华栋:郭雪波的小说之锤

(2018-10-03 11:38:24)

郭雪波的小说之锤

                                            邱华栋

      我和雪波兄认识有二十年了。他是我很尊敬的小说家,文坛老哥。他近些年的写作丰厚、勤勉,属于那种坚韧不拔并能够顽强超越自己的作家。这样的作家并不多见。因为我们都知道,超越自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作家和作家之间其实并不存在竞争关系,作家的真正敌人就是他自己,只有超越了自己,才能够超越别人。

    雪波近些年,在长篇小说写作方面,一部连着一部,在题材上,在写法上和主题的开掘上,都在四面出击,有关于蒙古民族文化传统的,有关于生态文明的,也有关于萨满文化和当代都市的。他顽强地不断超越自己。让人欣慰和兴奋。因此,我拿到这部小说的电子稿的时候,也是这种兴奋的心情。

    说起来,郭雪波的这部《诺门罕之锤》的写作缘起还和我有关,所以,雪波兄让我给他写个跋,我欣然答应了。

    几年前,那个时候我还在《人民文学》杂志社担任副主编,杂志社与呼伦贝尔文联的艾平主席一起组织了一次前往呼伦贝尔的采风活动,有十多位作家参加,其中有郭雪波。

    这次采风活动行程比较劳苦,从北京出发,坐汽车一路前行,穿越了半个内蒙古的东部地区。赤峰,锡林郭勒,阿尔山,呼伦贝尔......然后我们在走过美丽无比的呼伦湖之后,来到了一个叫做诺门罕的地方,看到了很多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场战斗的痕迹。

  那是一个下午。在齐腰深的草地上,零星地摆放了几辆日本当年被击毁的坦克,还有铁丝网、战壕和散乱的战场丢弃物。在现场,有一座小型纪念馆,记录了部分诺门罕战役的情况。

解说员给我们讲解了这场战役的情况,我曾经读过的一些关于诺门罕战役的文章一下子在我的脑海里复活了。这里至今还有日本人当年修建的非常复杂、精妙的战壕和工事,明道、暗道、深井、壁垒,可见日本人是花了很多心思,费了很多功夫在经营着当年的这场战争,因为,从这里是进击苏联的重要原点,只要是日本人打赢了,他们就可以将蒙古国和苏联的西伯利亚地区抢先占领。

    出了纪念馆,郭雪波和我走在外面阳光灿烂、平静美好的天空下,他告诉我,他的爸爸十八岁时被征入伍当伪满骑兵参加过这场战争,当时给某团长当勤务兵,后战争初期受伤复员。这等于是他的家人也和这场战争直接有关。

    我听了当场就很激动,我就力劝雪波兄,希望他写一本和这场战役有关的作品,用以纪念他的父亲当年为此做出的努力和牺牲。因为,这是只有他自己拥有的写作资源,是别人所无法拥有的财富。

我就将我看到的很多后来的关于诺门罕战役的资料的情况,大致跟雪波沟通了一下,他的眼睛也是闪闪发亮。我说,这是你的写作资源,别人写不了、写不好,只有你能够写好。因为,这场战争的意义特别大,几十年之后,我们才看清楚,原来,日本人当年是想通过这场战争,测试苏联的战斗能力和综合实力的,准备伺机北上。结果在苏联军队和蒙古军队的联合作战之下惨败,最后日本侵略者不得不改变了原先的计划,放弃“北上”而选择“南下”,偷袭珍珠港,发动太平洋战争,去惹了一个更能“战斗的民族”,它敢扔原子弹,于是最终挖掘了自己被彻底埋葬的坟墓。

    这场诺门罕战争,一直是日本人的心头之痛,是他们在1905年的日俄战争之后,因为打败过当年的俄国军队而萌发的巨大骄傲的一次重要挫败。本来,日本人想着他们在诺门罕迅速出击苏联,让苏联来个腹背受敌,西线有德国纳粹不断进攻,东线由日本人进行偷袭加尖刀般的猛击,苏联会不堪一击,败下阵来,这样的话,从朝鲜半岛到中国的东北三省,再到整个苏联的勘察加半岛等西伯利亚地区,就都会成为日本人的“大东亚共荣圈”里的疆土和囊中之物了。

    这样一个精细的如意算盘和痴心妄想,只有贼心叵测的日本军国主义才能想的出来,才能去胆大妄为地具体实施。

    好了,结果我们都知道了,这场战役或者战争,在以朱可夫将军统帅的苏联军队、蒙古军队的联合阻击之下,日本人彻底被打败了。从此,诺门罕成为了日本人心头的一个阴影。

    为什么说诺门罕是日本人的滑铁卢,使他们的内心里挥之不去的一片巨大阴影?我曾经在如今已经名满全世界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一部长篇小说,好像是他的《奇鸟形状录》三部曲中的一部里,读到过一个细节:有一个日本人,为了想象多年以前的在诺门罕战役中被打死的父亲的感受,多年之后,来到了诺门罕战役的现场,在这里的一处深深的战壕里,一个人待了很长时间去静思默想着自己的父亲。

    就从村上春树的这部小说的这个细节上来看,这场战役在日本人的心理上造成的挫败和阴影,都是巨大的。村上春树小说中这样一个细节没有明写,但隐晦地表达了日本人不忘这场失败战争的忧伤情绪。

    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多年之后,我们渐渐地看清楚了诺门罕战役的巨大意义,这也是我给雪波兄说,只有他能写好这场战役的原因。

 

    几年之后的201710月,雪波兄果然不负我的重望,端出来了这部力作的初稿,展读之下,我十分欣然。郭雪波在书稿中,将这场战争的来龙去脉写得鞭辟入里,运用历史材料出神入化,人物内心都开掘得很好,活灵活现,语言生动有力,简洁、明快、具体、准确。

    读了这部小说的初稿,我感到这部不可多得的小说是郭雪波本人可遇不可求的题材,和写作资源,还能继续提炼升华。因为,雪波多年以来,非常关注草原生态和大自然哲学,从他的《银狐》开始就是如此。我想起来,我曾经读过艾特玛托夫的长篇小说《一日长于百年》,在那部小说中,除了人的线索,还有一家狼的故事。人和狼共同生活在中亚大地之上。

    我就给雪波打去电话,交流了一下,我希望他再将他过去作品中多次阐发的大自然主题和生态主题,也在这部小说中加以呈现和提炼。

    又过了一个多月,雪波把新稿子发给我,我欣喜地看到,里面增加了一条丹顶鹤的线索,在小说中草蛇灰线,伏延千里,举重若轻地将小说的大自然哲学呈现了出来,这部小说就这样最后成功提升了。

    我觉得,首先,郭雪波的这部《诺门罕之锤》就像是一部小说的重锤,在题材上占了先机,给了缺少历史题材优秀作品的当代文坛一个丰硕的果实。虽说,诺门罕战争是一场几十年之前发生的战争,可是,硝烟散去了,记忆变淡了,但郭雪波的精妙的文字,使一切都复活了。

    郭雪波以他的如椽大笔,将这场战争的前因后果、大量史料,以史学家和文学家结合的能力,结构成了一部集合了虚构的艺术手法,和非虚构的战争史实的双重的艺术世界。

    其次,在这部小说中,他塑造了一系列让人过目不忘、性格突出的人物。这些人物有的是真实的,有的是虚构的。一部小说,尤其是讲述具体历史情境的小说,塑造人物是很重要的,那么郭雪波为我们在小说中塑造出几个方面的人物形象,苏联、日本、外蒙、内蒙,各个民族的人、几个国家的人卷入了这场在茫茫草原上展开的战争。其酣畅淋漓和让人过目不忘的地方比比皆是,使得这部小说成为了一部有着英雄主义气概的杰作。

    最重要的,是这部小说不仅写了一场历史中的战争,郭雪波还将他持续关注和书写的草原道德、草原文化的精髓,以及大自然哲学呈现在了这部书中。这是这部书不同于大部分战争题材的小说最重要的地方,也是这部小说最让人眼球发亮、脑洞大开的地方。

    比如,在这部小说的尾声中,郭雪波升华了整部小说的主题。德戈把因为中毒而无法迁徙的两只丹顶鹤,交给了阿尔山寺的老活佛收养:

    “师傅,明年开春,一定把它们放归大自然,别舍不得。这是法则。”

    “那是自然。河归河,山归山,天鹤归天地自然,乃大道矣,人世不能乱了自然法则。”老活佛朗朗而言。

    是的,正如我们当年走出诺门罕战争纪念馆的时候看到的呼伦贝尔大地上芳草萋萋,看到的夕阳斜下的和平景象那样,伟大的大自然、草原母亲,接纳了一切人的痕迹,包括残酷的战争的痕迹,在雄伟壮丽的大自然面前,我们都不能妄自尊大,而应该更加敬畏自然,敬畏天道,只有这样,像当年日本人的妄念,才不会再重现。

    郭雪波兄拿出的这部小说,使我们在面临生态灾难的今天,更有一种别样的警醒。感谢他为我们贡献了这样一部小说杰作。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