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赖声川为女人写相声的哲学

(2007-10-16 17:42:28)
标签:

明星动态

  赖声川为女人写相声的哲学

赖声川为女人写相声的哲学

◎文/徐文瀚◎申江服务导报

  那是件轶事。《这一夜,Women说相声》初期排练的时候,有个快递员送东西到剧组,交接过程中耳朵里刮到方芳、阿雅和杨婷说的群口相声,结果东西交接完,快递员竟然不肯回公司,中了魔咒般一直站着听完了两个多小时的整台相声,才兴高采烈地走了。
  说到这段,导演赖声川和制作人袁鸿很开心。
赖声川为女人写相声的哲学
  相声消失在集体记忆中

  在《暗恋桃花源》第三度开始内地巡演的时候,大多数观众已经熟悉了赖声川和“表演工作坊”的名字。但甚少人知道,表演工作坊创立这23年来,最“招牌”的舞台作品是一系列相声剧:1985年的《那一夜,我们说相声》;1989年的《这一夜,谁来说相声?》;1997年的《又一夜,他们说相声》;2000年的《千禧夜,我们说相声》和即将在上海公演的《这一夜,Women说相声》。
  “相声”这门祖辈们传下来的娱乐表演,一直是赖声川的“心头好”。
  “我发现,中国人是个悲剧感浓重的民族。你看我们的传统文艺,无论戏剧还是曲艺,悲剧居多,除了相声,勉强还算是个喜剧性的存在。”赖声川说他去美国念大学之前,迷上了侯宝林、马三立那辈老人们说的传统段子,“我到伯克莱读书的时候,带了很多相声录音带,有时间自己听一听,乐一乐。5年后当我回到台湾,想再去买一些相声带子,到了唱片行,那个老板竟然听不懂我要什么,他反复询问,不明白我说的‘相声’是个什么词语,就好像5年之内这件事情从我们的集体记忆中没有了,不小心按了键盘上那个删除键,台湾的相声彻底死掉了。”
  在那种刺激下,赖声川写出了自己第一部相声剧《那一夜,我们说相声》,以相声的形式,哀悼相声的死去。

  为什么不让女人说相声?

  《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意外地红了,于是有了后来的“这一夜”、“又一夜”和“千禧夜”。
  2005年,赖声川冒出一个新的念头:“为什么不能让女人说相声”?
  “传统相声一直是男性领域,表演者几乎清一色男性,语言和主题也是男性世界的话题,我做‘Women说相声’就是想来场变革,用女人说相声这种形式来打破传统相声的束缚,其次希望借由换一种语言和题材,来找到女人对自我生活姿态和方式的深度探讨。”
  女人的相声是什么?听过阿雅和杨婷在《这一夜,Women说相声》里的一段“大姨妈”,或许能摸出个轮廓。
  “我有一个大姨妈,她每个月都会来,每次来都不挑时间,我上班的时候来,睡觉的时候来,出门的时候来。上次我交男朋友的时候,她总是挑男朋友和我单独相处的时候来,我夹在他们俩中间,左右为难……”
  这段“女人才明白”的隐喻,是赖声川亲自为《Women说相声》写的。
  “我当了十几年老师,教过许多女同学,家里有两个女儿,老婆和小姨都是女的,可以说我的生活一直被女性包围着。我经常会关注到女人生活的一些细节,她们表达和交流的方法与男人有极大差异,我第一次到老婆家做客,坐在桌子旁几个小时听她们讲话,完全不理解这群女人在说什么。2005年我创作《Women说相声》剧本时,立刻想到这段‘大姨妈’一定要写进去。”

  笑过之后更感珍惜

  尽管以“相声”为名,赖声川的“相声”系列却不是传统意义的相声会,两三个人不相干的话题说整个晚上,逗笑观众大多数凭借的都是节奏和“抖包袱”技巧。
  赖声川的《相声》借鉴了舞台剧的形式,有一个完整严谨的故事结构。
  《这一夜,Women说相声》发生地放在一场叫“Total Women”的公司酬宾大会上,业务员“蓝钻”和“红宝”请来相声大师周方氏老太太做嘉宾,老太太没来,来的是她的孙女“芬妮”,三人因此有一段阴差阳错的对话。整个表演分为“练口才”、“骂街”、“恋爱病”、“我姨妈”、“旅程”、“立可肥”、“瓶中戏”七段,有群口也有单口相声,都是“蓝钻”、“红宝”和“芬妮”台上台下的对话,看上去就像三个女人的普通聊天,涉及的话题也都是时下流行的婚姻、恋爱和减肥。
  台词虽然搞笑,却句句针砭时弊,直指女人生活和内心的问题所在,按照赖声川自己的话来解释,“女人说相声其实并不轻松,甚至是很危险的,语言可以成为我们的工具,也可以成为我们的败笔”。他做相声的本意,不止是让观众开怀一笑,而是借这些段子,提醒女人们关心自己,就像是“我姨妈”这段结尾,阿雅和杨婷齐齐嗟叹:“大姨妈在的时候,就该好好珍惜她,免得将来她走了再也不回来,你找都找不到。”

  请到“古董级”女将战阵

  《这一夜,Women说相声》在深圳和北京演出后,观众反响最激烈的,莫过于方芳在舞台上面对镜子17分钟的单口“旅程”。连赖声川也承认,“旅程”这段故事是他在邀请到方芳加盟后,特意为她创作。
  “大陆观众可能不认识方芳,但是在台湾地区,不认识方芳的人基本上领不到身份证,她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传奇。”赖声川解释说,他在决定做女人相声的时候,好朋友张小燕和杨佩佩就一口咬定说,请得到方芳出山,才有可能做出这台相声。
  在上世纪80年代台湾餐厅脱口秀流行的时候,方芳是圈内“大姐大”,只要她肯站台,吃饭的餐厅保证爆满,“别的歌星唱歌大家都能照样吃,但方芳一开口说段子,全场刀叉都会停下来,她就是有这个魔力”。据说当时方芳走到哪里,都有餐厅老板背着现金跟她跑,劝她到自己餐厅表演,鼎盛时期方芳每年的演出超过1000场。
  “方芳退休后就到美国定居,我们花了很大的功夫,通过她儿子找到身在美国的她,幸好她儿子是表演坊的粉丝,他打电话给方芳说,要复出就要演赖声川的戏。”在儿子和赖声川的夹攻下,隐居很久的脱口秀天后方芳终于再度复出,参与《这一夜,Women说相声》。也只有她这样“古董级”的演员,才能在短时间内将《Women说相声》中100多个复杂贯口顺顺溜溜地表达出来。
赖声川为女人写相声的哲学
赖声川为女人写相声的哲学
  《这一夜,Women说相声》NG台词节选

  A:外遇有很多种。第一种是傻外遇,迷迷糊糊就外遇,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也很愧疚,然后太太也不谅解,先生就一直往旁边靠过去……
  B:那怎么办?
  A:到最后就完蛋了!第二种是先生也很想回头,太太也很爱他,但是太太无法接受,心里非常抗拒。
  B:结果呢?
  A:完蛋了!第三种是坦诚型,先生把劈腿的所有过程,几天几夜,在什么地方,做了些什么都告诉太太,然后表现得很愧疚。妻子为了不让先生太愧疚,跟先生说实不相瞒她也曾经有过外遇,然后把详细过程说给先生听,心想这样可以安慰先生。这够坦诚了吧!
  B:结果呢?
  A:完蛋了!这坦诚只能有一方坦诚。第四种是认命型。太太觉得一定是我上辈子欠他的,那个狐狸精是我先生上辈子欠她的,那把火要是烧完了,先生就一定会回来的。
  B:结果呢?
  A:完蛋了!
  B:为什么?
  A:那把火是烧完了,但先生始终没回来。
  B:怎么会?
  A:因为新的火又出现了。还有一种是报复型。就是你敢劈腿我就外遇,看谁厉害!
  B:结果呢?
  A:马上完蛋,律师跟律师见面就好了。另一种是玉石俱焚型。你跟第三者在一起我也不放过你,我要泼你硫酸,男的也说我要杀你全家。
  B:那这种应该也完蛋了。
  A:废话!这铁定完蛋的。
 
-----------------------------
《这一夜,Women说相声》北京11月加演信息
 

比[暗恋]更温暖,比[桃花源]更爆笑

台湾综艺天后——方芳

台湾综艺小天后与实力派演员——阿雅(柳翰雅)

内地最具实力的舞台剧女演员——杨婷

三个女人一台戏

表演工作坊赖声川最新相声剧

《这一夜,Women说相声》

全新登场!

 

编剧:赖声川领导的即兴创作

导演:赖声川

主演:方 芳  阿 雅  杨 婷

制作人:袁  鸿

主办单位:台北[表演工作坊]剧团 深圳市文化娱乐交流公司

         中演营销策划总公司 苏州科技文化中心

 

 

时间:2007年11月14日-18日晚

票价:500(VIP)、300、200、100

演出剧场:北京天桥剧场

(宣武区北纬路30,105/7/15/826/6/743/822/819/120天桥站)

订票电话:010-84216788、84215831

 

专题博客:http://blog.sina.com.cn/nrsxs

新浪娱乐专题:http://ent.sina.com.cn/f/h/totalwomen/index.s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