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代古龙
代古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072,995
  • 关注人气:52,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与漂亮女毒贩的情爱往事27

(2009-08-08 23:06:55)
标签:

梅子姐

东乡

宝乐

祖儿

福利院

  50.

  那天晚上,我跟祖儿都很开心,我想梅子姐从上海回来后,她一定会联系我的,至少,呵,

  她不想见我,有宝乐跟祖儿在,她也一定会联系我的,所以说我十分肯定这件事情,只是时间问

  题。

  所以说接下来就是等待,可是一连等待了两天后,梅子姐都没有联系我们,祖儿不由得的开

  始抱怨起来,一直责怪我是不是骗她,说如果三姨妈知道她在,肯定会马上联系的。为了这点小

  事,这丫头那几天又是对我横眉冷对,一不爽就拿脚来踢我,其实我也很着急啊,是的,如果她

  回来,是一定会联系的,可是为什么迟迟没有联系?她不联系我们,我们也没法主动去找,只有

  等待。

  白天,我去公司总是提不起来精神,只要一闲下来,马上脑子里全是她。

  在一丝丝的焦急等待中,第三天的中午,我坐在椅子上,电话响了,我边抽着烟,边漫不经

  心地拿起电话,三天的等待让我有些失望。

  “喂,你好,请问你是林总吗?”,一个很是客气,但是又带着温婉的声音。

  我立刻激动起来,但是我又不确认,因为这声音太客气了,并且那么久没见,我对她的声音

  似乎已经不是那么的敏感。

  我小心翼翼地说:“是的,我是林总,你是——”,我不敢肯定是她。

  “恩,我是关梅!”,她非常镇静地说。

  我半天都没说话,真的,当时我大脑一片空白,一直说不出话来,一直皱眉头,嗓子似乎哑

  掉了,怎么也说不出来,手都在抖,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

  “你还在吗?家良!”,那边又说了声。

  “真的是你吗?”,我挣扎了好久,才说出来,我显得有些急噪,声音有些大,我紧着稍微

  压低声音,无比珍惜的样子。

  她温柔地说:“恩,是我,你还好吧?”

  “恩,我很好,很好的,呵——”,我一下子就乱了,似乎有太多话一下迸发出来,我犹如

  个话唠一样地说:“你不知道,祖儿也在,宝乐变了,长大了,都会走路了,还会说几句简单的

  话——”,我太激动了,脑子都在轰鸣,天呢,真的是她吗?是我日夜思念的梅子姐吗?我秉住

  呼吸,让自己镇静一些,再镇静一些。

  “恩,谢谢你,家良!”,她真的很客气了,那是一种坦然的客气,不紧不慢,非常闲适。

  “不用谢!——姐!”,我感觉有什么不对,是的,她太客气了,我很深情地说了句,也有

  另一些意思,我真的不想她跟我这么客气。

  “恩,家良,你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跟你出来谈一点事情,可以吗?”,她开门见山地说。

  似乎这是她找我的主要目的。

  我不去想那么多,激动地说:“恩,好的,你几点有时间,在哪,你说下,我来安排!”,

  我想,我晚上就可以见到她了,而她是单独要见我,我很期待,见到她,我会怎样呢,我们会不

  会拥抱,亲吻然后发生关系,我一瞬间就想了很多,我想我真是疯了。

  “在东乡时尚餐厅二楼吧,就在你们公司不远,知道吗?”,她说。

  “恩,我知道,几点?”,我真害怕一句话说不对,她说不见了,我特别小心,说的时候都

  很温柔,几乎她的每一句话都让我无比期待,那么久没见到她了,天呢,我真的每天都在想她,

  真要见了,我竟然犹如女人一般的激动,真是的。

  “晚上七点吧,对了,就你一个人好了,祖儿,先别跟她说,我再联系她!”,她说到祖儿

  ,并没有任何惊讶,我想王妈一定把祖儿来江城寻找她的事情说了,不然,她听到祖儿在这,一

  定会很惊讶的。

  我忙说:“恩,好的,哎——”,我怕她马上挂电话,一笑说:“你联系我,我真开心!”

  ,我似乎不会说话了,想跟她拉近距离,却又显得那么生硬。

  “恩,谢谢你,哦,对了,我约你出来,不会有什么不好吧,你爱人——”,梅子姐说。

  我轻轻地说:“我没有结婚,一个人住!”

  “哦,是这样啊,那到时候见面说吧,家良!”,她每一次叫我家良的时候,我都会无比激

  动。

  “先挂了啊,你先忙吧,晚上东乡见!”,她接着就说。

  我想再说会,可是,似乎有点找不到北,我停顿了半天,然后才忙说:“恩,好的,好的,

  东乡见!”

  那边挂了电话,我还把电话抱在手里,一直愣着,怎么了,出什么状况了,她一直说谢谢,

  为什么要这样客气,我很害怕,很担心,可是一想到晚上要见她,我又无比激动,我放下电话,

  就从公司走了出去,我想我头发该理下了,胡子也要理下,然后再——家里的西装也过时了,我

  要赶紧去买套新西装,比较高档的,然后再去洗个澡,到七点还有时间,我想我有必要彻底打理

  一下,也许晚上,我们会在一起的,会调情,会亲吻,还会做那事,我要让她感觉我很好,很有

  魅力。我想我从来都没有那天那么在意自己的外表。

  理发的时候,我一直微微地笑,人家开玩笑说:“你要结婚啊!”,我呵呵地点头,是的,

  我想比结婚都重要。尤其当我从商场里换上那身花了我两万多块的西装,戴着名表,穿着锃亮的

  皮鞋走出来的时候,那更像是结婚了。

  一切都搞定之后,大概就快七点了了,我开着车往东乡驶去,一路上,我都在对着后视镜子

  照着,还不停地抽烟,我想我是紧张了,真的,我不知道在见到她的那一瞬间,我会不会失控。

  我想这就是一个男人的爱情,一个很真切的爱情,男人也会春意荡漾,无所适从。

  我不知道梅子姐是什么样的打扮,会不会跟我一样激动,我期待着,不过,哪怕是冷漠,我

  也接受,因为哪怕见她一面,我都会开心死了,更何况其他的呢!

  我到的时候,七点刚过一点,我赶忙下车,急忙往餐厅里面走,我进去后,就把脚步放慢了

  下来,而且还把一只手放进了口袋里,走过一块镜子的反光玻璃的时候,我偷偷照了下,感觉还

  不错。

  我很绅士地走向二楼,我想我一定很帅。

  到了二楼后,我仔细看了看,突然在一个窗户旁边看到了她的身影,似乎是感应,她本来是

  望着窗外的,突然就转过了头来,她看到了我,眼睛一直望着我。

  第45节

  日期:2010-04-1517:03:42

  51.

  那道目光犹如强烈而带着温暖的电流射入我的眼睛,我感觉两腮都开始神经性地跳动,手抓

  了抓拳头,然后脚并了并。我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她也愣了会,眼睛一直看着我,但是她马上

  就微微一笑。

  她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一身丝绸质地的黑色衬衣,连裤子也是黑色的,她那白皙的皮肤,

  露出来的手,脖子,胸口,以及脸蛋在那黑色的映衬下是那么的鲜活。她比那次刚生下孩子后变

  的更加漂亮迷人了,皮肤也更加紧绷白皙。

  嘴唇也十分红润,睫毛乌黑,眼睛明亮有神,最吸引人的是她的胸口,依然那么挺,微微的

  乳沟,不是她的乳沟不深,而是她不喜欢露的太多,这样不会太耀眼,反而冰清玉洁,端庄,得

  体,大方。

  我振作了下,然后走了过去,我走起来的时候感觉腿很轻,在打飘,总感觉走的时候肯定样

  子特别不好看,一点也不洒脱,先前对着镜子,潇洒,帅气的神气全都没了。

  我小心翼翼地坐到了她的对面,然后舒展开紧张的表情,轻轻一笑说:“你早来了啊,不好

  意思,我迟到了!”,真的很紧张,我说话都跟新职员面对顶头上司一样。

  我想我说的真特傻,是不是还要说请求原谅啊,因为我以前从来不会对谁说话这么客气,在

  公司,我是老总啊,都是别人对我客气,我哪有这样过。

  她微微一笑,抿嘴摇了摇头说:“没事,我也刚来!”,说着,她就低下头去,然后看了下

  菜单,又抬起头把菜单推给我说:“你看喜欢吃什么,你来点吧!”

  “不,你来吧,你点!”,我又推过去,直直地看着她,笑说:“你应该很久没吃江城菜了

  ,你来点!”

  她又说:“还是你来点吧!”,她又想推过来,我感觉我们当时真的老客气的,她对我好客

  气,我没办法,不想我来点,我很疼她,我想我们吃的菜会是她喜欢吃的,哪怕是一口水,我都

  要上她爱喝的。

  她这次接过去,大概也感觉推来推去不好,于是点了点头说:“好,我来吧!”,说着,她

  就低下头去,我似乎看到她的耳根有点红,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推来推去的原因。

  她点菜的时候不停地用舌头微微地抿着嘴唇,修长的指头在那里轻轻地翻过一页,指头还把

  那页在手里轻轻地搓着,看到某个菜的时候,她就伸出食指轻轻地压着说:“哎,这个——要不

  要吃?”

  我忙把目光从她的头上转移,然后猛点头说:“恩,好的,行!”,其实我什么也没听到,

  只要是她爱吃的,我就是再不想吃,我也会吃。

  她说了几个菜,我都是说“好!”,她点好后就笑了,然后递给服务生后望着我说:“你怎

  么什么都说好?”,我摇了摇头说:“哦,不,真的,都挺喜欢吃的,满好!”,她也点了点头

  ,我们对视了下,她就抬头看着店里的布置然后说:“好象这里装修了次,以前,我来吃过不少

  次!”

  我看着她,看着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我心里开始是慌,但是有时候越慌越会有胆量,我想去

  抓她的手,好想去抓,可是又不敢,就这样在心里挣扎着,到最后,我秉住呼吸,猛地把手放到

  了她的手上,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很凉,但仔细品位却有丝丝的温暖,似乎一握,就高

  潮了,激动不行。

  可是那是短暂的,她在我握到她的手的时候,把头猛地低下了,然后正好上菜来了,她忙抽

  回手说:“哎,菜上的真快,这么快就来了!”,她的手被抽回的那瞬,我犹如被别人抽了一巴

  掌,我猛地把那只手拿起来,然后摸了摸脖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哎,吃吧,虽然是家常菜,可我就爱吃这肉沫茄子,很好吃!”,她拿起筷子然后示意我

  。

  我还沉浸在那虚拟的一巴掌中,我忙点头,然后拿起筷子,我看了她下,还是把第一口夹给

  了她,她忙说:“哎,你自己来,自己来吧!”

  我又是愣了下,然后点了点头,自己吃了起来。

  “谢谢你,家良,我去福利院听说了,你把宝乐接走了!他们还说你捐了钱——”,她停下

  筷子轻轻地擦了下嘴说。

  “没事,不谢,这是我应该的,毕竟我是——”,我停下筷子,喝了口水,把脸微微地望着

  一边说:“我是孩子的父亲!”

  “恩,是的,对!”,她突然想起什么,然后说:“哎,服务员,你好,拿——”,她对我

  说:“喝啤酒还是喝什么?”,我说:“随你来吧!”

  “两瓶啤酒!”,她说后,就一笑说:“哎,家良,我这次回来,想跟你说个事情——”

  我看了看她,我知道,她找我是有事情的,没有事情,她为什么要找我,如果只是男女关系

  ,她也许就不找我了,听到她说这句,我的心更加失落,犹如雪上加霜。

  “什么事情?”,我看着她。

  她接过服务生倒的酒,然后端起来说:“先喝这杯吧,我敬你!”

  我似乎不那么紧张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端起来跟她碰了下,就干了,她看了看我,也干了

  ,过后,她吸了口气,然后撇着可爱的小嘴摇了下头说:“好清爽!”,接着,她又吃了口菜,

  放下筷子就说:“是这样的,家良,我——我想把宝乐带在我身边,我来照顾他,你说好吗?”

  ,她看着我,很大方地笑,比刚才要大方多了,我知道这是她故意作出来的。

  我愣了会,一直把头低着,然后抬起头,笑了下说:“姐,我们一起照顾他不好嘛!”,我

  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她没说话,看着我,我又接着说:“福利院的人说了,说小孩子在这个时候最好是——是父

  亲和母起一起带着,这样——对,这样对小孩子以后的性格啊,什么的都好!”,其实福利院的

  人没这么说非要父母带,这是我改编的。

  “是这样的,家良,我意思是——”,她双手放在桌上,然后又是望着我笑说:“家良,毕

  竟已经那么久过去了,想想都两年多了,这两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这其中发生了不少事情,

  你说对吧,你看你现在很有出息了,做大老板了,并且我也没帮你,是你自己的努力,我看着很

  为你开心,不像以前那个青涩的小家伙了,呵——”,说到这儿,她皱了皱眉头然后又说:“所

  以说,一切都是在变化的,有时候人的心啊,想法啊,都会有一些——”

  “你想说什么?”,我倒了酒,自己喝了口,然后真的是不紧张了。

  她有点紧张,忙说:“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把宝乐带在我身边,我想来照顾他!”

  “你一个人带吗?”,我问她,似乎坦然了,心里开始所有的期待,在来时路上所有的幻想

  似乎都破灭了。

  “恩,我是这个意思!”,她不笑了,冷冷地说。

  “我感觉这样不太安全,毕竟龙家人也在找你,还有,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会满辛苦的,

  如果——”,我还是抱有希望,我想我着是傻透了,当局者迷啊。我说:“如果你不介意,我们

  一起来带吧,呵,我现在一个人,而且也有经济能力,两个人如果能一起带的话,会比较好点,

  还有,宝乐其实也满喜欢我的——”

  她似乎不敢再看我,把脸微微地转到窗户边,我说完后,她就转过来,皱起眉头说:“家良

  ,别怪我,我知道这样说对你太不公平,可是,孩子对我来说很重要,真的,我一天都不能再没

  有他——”

  我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你很爱这个孩子,我也爱!”

  “你能理解就好,算姐对不起你!”,她从见面到这儿第一次自称了声“姐!”,为什么,

  她心里清楚,她在求我。

  “你要带着孩子离开这里吗?”,我问她。

  “哦,不,暂时不会离开,有可能会住很久,对了,天堂人间被我买下来了,我把它重新装

  修了,还有,我还准备开几家娱乐会所之类的,比较休闲一些的!”

  她说的她的打算,我一点也不想听,我说:“你既然不离开——”,我最后一次可怜巴巴地

  说:“姐,你既然不离开,还在这,我们一起带吧,真的,我——”,我脱口而出说:“我想跟

  你在一起!”

  她听了这个,抿着嘴,皱了皱眉头,然后半天才无比痛苦地说:“家良,你不明白吗?真的

  不明白吗?”

  我感觉麻木了,微微抖了下手,然后拿出根烟,点上,吸了口,就拿在手里捂着嘴,晃了下

  脑袋点头说:“我明白,呵,都明白,你有别人了,对吧,我知道,你想把孩子要走!”

  “算是吧!”,她承认了,然后手扶着脑袋不说话,我也不说。

  她等不了了,再次望着我说:“家良,姐求你了,你还年轻,还小,喜欢你的人也会很多的

  ,她们都很年轻,以后还可以再生,你会幸福的,姐——”

  “你给我闭嘴!”,我把头转向她,然后咬着牙齿,逼视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我不会答应

  你的,你给我闭嘴!”,我说过后,感觉眼泪在脑子里汹涌,但是这次,我不会有任何懦弱,我

  微微闭了下眼。

  我听到她说:“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但是不管怎么说,家良——”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我再次回过头来怒视着她。

  她被我吓的抖了下身子,然后把脸猛地转过去,眼泪似乎出来了。

收藏本页~~未完···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