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代古龙
代古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123,739
  • 关注人气:52,1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老板的办公室安了摄像头26

(2008-01-02 09:55:59)
标签:

我记录

感动瞬间

切尔西

巴拉克

英超

休闲


这边介绍他的职位,竟然与我老婆同一个单位。我知道,这个单位相对于中小企业监管来说,是有一定的

权力的,说白了,我的公司在某些方面,他就能插手管得着。公司之初,我也想过了要老婆帮一些忙,可

是却因为一种特别的心态忍住了,或者是我不想借她一些什么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我微笑着与他寒喧,心里,却用一把梳子慢慢梳理着所有的过往。数个条件都摆在了我的面前,我所

要做的,就是用丰富的想象力把它们合理的串在一起。我要不动声色地套出一些什么,最好,是能从他这

里得到我最有用的信息。
    可是,他滴水不漏,如果不是顾忌刘小中在场,我几乎要把老婆的名字报出来了,但我不能,我隐约

记得,刘小中似乎听说过我老婆的名字。

还是那句话,每个人都不是傻子,我要想获得主动权,那么就一定要悄悄掌握所有人能想像到的暗处,并

且为此做出万无一失的举动。
    我们推杯换盏,却各自心怀鬼胎,明处我们互称知交,暗处我却知道刘小中的老板,一直在试探我的

口风,问我和李局有什么关系。
    这事情真可笑。
    但我也基本上探听出了他的活动规律,我要做出一个冒险的举动。这么多天以来,一个我掌握不了的

秘密一直在我心里,我要让这个男人,亲口说出来。
    公司里有了资金,我重新招收了两个下属,一个负责接待,一个负责一些零零碎碎的加工业务,一男

一女,男的微胖,老业务员,话多有能力,但嘴碎。女孩漂亮,以前做过文员。何山依旧跟着我,司机兼

心腹。
    那天,我在路上,对何山说:“有件事,我想找你帮下忙。”
    何山沉静地回了一个字:“说。”
    我犹豫了一下,其实这件事,我是不想把何山扯进来的,毕竟违法,但是我一个人,根本完成不了,

只能小心再小心,我不能对不起何山。

 

我不隐瞒他,甚至我告诉他老婆出轨之后的种种现象,最后,我自己也说累了,长叹一声,看着车窗外的

风景。
    我所要做的事情,何山没有拒绝,淡淡地说:“我答应。”
    我拿出一叠钱,塞到他的口袋里,用尽量温和的语气说:“这些钱和这次行动没有任何关系,孩子快

上高中了吧,给她让她买几件漂亮的衣服,要知道,在学校里以貌取人的人至少一半以上。”
    他看了我一眼,说了声:“谢谢。”
    与这类男人交往有个好处,就是没有那么多翻云覆雨的感谢话,所有的感谢都在他对你的信任里面,

所有的信任都付诸在他对你所做的事情里。
    我的行动,初步定在了这个月底,因为我知道,月底他们比较忙,那个与老婆有过节的男人,往往会

在这个时间里晚归。


    赵蔚不再理我,打电话不接,短信不回,一副死心的模样。
    我想对她说个对不起,但是却一直没有机会说出来,到底还是自己犯下了错,很多天以来,我都在想

一个问题,她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好像也没有什么目的,她的能力很强,自己都能跑到局里帮以前的老

公摆平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要求我帮助的。
    但苏嫣的事情出来之后,我已经被自己心里那一幕自己也看不到的东西吓住了,我想知道每个人的暗

处,但不知道之前,宁可错杀一千。这就是草木皆兵的感觉吧,我就像是张皇失措的兔子,却用着与自己

身份不相宜的张牙舞爪来粉饰着虚弱而坍塌的内心。
    唯有一个人例外,就是最先陪在我身边的那个女人。她曾经眉目含情,曾经粘在我的身上,我宁愿被

她伤害。


我不止一次地跑去洗浴中心那里,但是老婆一直不在。那天,我用了公用电话打到她的单位里去,说是请

了探亲假。
    探亲?她能去哪里探亲?我知道她自小与家里不和,父亲管不了继母,那个南方湿渌渌的小镇上一直

有着她挥不去的伤感。她以为我是她的依靠,但却没发现这个依靠竟然成了了最不可靠的一件事。
    感情上一塌糊涂,但是生意上却意外的顺利。东北的几个客户,主动帮我联系了几个大业务,上次见

到的那位副总监给朋友这样介绍我,有能力,够范儿,讲义气。
    这几点,我确实做到了。可是他不会想到,我还有几点,有性能力,够浪子范儿,讲TMD的婆娘的义

气。有时想想,人真是奇怪,都在说表里如一,但没有哪个正常的人能做到表里如一,唯有不同的就是有

些人暗处多些,有些人少,像是中学课本里的几何,已知整体面积,求此阴影部分面积。
    但是有些人的一生也无法计算出自己的阴影部分面积,别人也不能。

就像是现在我要做的事,就是根据那个出现在老婆身边男人的行动规律,来求出他一部分阴影面积而已。
    那天,我先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什么时间有空,想请他吃个饭。他慢条斯理地在电话里给我打着官

腔:“吃饭就不用了吧,这几天我都比较忙,你放心,我兄弟把事情都告诉我了,你们只要好好合作就行

了。”
    这官腔打得我心里烦燥异常,我真在电话里大吼一声合作你妈的头,然后摔了电话。
    但是我没有,我以点头哈腰的语气在电话里面极尽媚态地告诉他,饭一定是要请的,大家朋友一场。
    那时,我心里又想起了一个词,战友,这个男人,会不会是我战友?如果是的话,那可就太悲凉了。

何山按我的要求,买了黑头套,墨镜,还有绳子等一系列东西,然后我们两个,把车悄悄停在这个男人小

区胡同口阴影里,伏在了路边。
    这段胡同有十几米长,没有路灯,他的车开不进来,只能停在小区外的停车场,而且这里相对来说比

较冷清,基本上九点之后就没有了人。
    十点,我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里我听到杯鎤交错的热闹,我问他明天有没有空,他的语气明显不耐

烦:“我说过了,你和我兄弟好好合作就行,有机会再说。”
    嗯,有机会说。我一会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完完全全地把事情全说出来。
    十一点,我看到他的车停在了路边停车场,下车,他锁好门,摇摇晃晃往胡同里走。我与何山一下窜

出来,套头,扭臂,何山拿东西顶着他的腰,低声说:“想活的话就别吱声,要不一枪打穿你。”

他拼命点头,说:“我包里有五千元钱,要的话就拿去,我知道兄弟们是缺钱花了。”
    还挺自以为是的明白。可是,我不要钱。
    十几秒之后,我把他弄到了车上,然后向着市外开去。他似是觉得情形有些不妙,开始挣扎,但何山

冷冷地把刀子在他的脖子那里比划了一下,马上就老实了。
    无欲则刚,富贵贪生,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

    我早早就找好了一家废旧的仓库,把他从车上弄下来之后,马上用绳子将他绑了个结实。我发现何山

做这一切,轻车熟路,以致于我怀疑他以前是不是干过打家劫舍的勾当,但接下来的事情更让我吃惊。
    何山不说话,示意我帮忙把他绑在一根立柱上,一道道绑得很紧,细细地,然后留出他脖子的空当,

头套往上束,领子往下扒,整个过程,我们一言不发,他估计已经吓破了胆,将我们的称呼不停的变唤,

哥们,兄弟,大爷,爷爷,一会功夫就连升三级。
    我才知道一个人在如此恐惧的条件之下,是会做出异于常人的举动的。他完全不知道我们两个什么来

路,也不清楚迎接他的是什么,沉默的危险时时潜伏在他的身边,而且,他看不到。

接下来,我看到何山掏出刀子,把冰凉的刃在他的脖子地里来来回回地抹着,不轻不重,一次又一次。
    他早就被吓得半死,这时,何山轻轻开口:“说,你都做过什么坏事?”
    他已经口不择言:“我,我,我做过很多,我知道,你们,是不是东北的刘局派过来的,这件事我做

得不对,可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有家有口,在单位里混到这个地位也不容易,我不能轻易把这些东西

毁了,所以,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还请刘局原谅。”
    刘局?又一个崭新的人物。但这个地点,好敏感。
    何山继续比划,说:“还有。”
    接下来的时间很有意思,我们就像是看一部坏蛋成长史一样,他把自己做过的所有坏事都招了一遍,

说完一件,加上一句饶了我。说完一件,哀求我们一声。


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怕死之人。我笑,可是想想,如果这件事轮到我的身上,我会怎么样?我会不会也如他

一样这般可笑?
    我没有答案。
    可是我知道了另一件事情的答案。那就是关于老婆的一些一直秘而不宣的事。
    这些东西说复杂十分复杂,说简单了,就六个字就能代表:把柄,要胁,目的。
老婆居然帮助她之前的部门领导贪污了单位里的钱,非常多,但是被眼前这个人发现,而东北的刘局则发

现了此人的一个把柄,刘局也不是什么好鸟,老婆出过几次差,然后刘局喜欢上了她,虽然她一直不为所

动,但是被此人威胁着上演了一出戏。
    怪不得,我去那家学习单位问老婆宾馆地址,别人吞吞吐吐不肯告诉我,原来是他有过安排。也怪不

得,老婆与那个东北的男人眼风颇旺,原来只是配合着他出演一场仙人跳。刘局被他拿到了把柄,自然也

不敢再说什么。

一切与我所做的一切,不谋而合。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把柄之间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至少老婆从那时起就有了心事,我看着她发呆,看着她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无语,她肯定在想自己以后的路

,她买摄像头,也一定是想从眼前这个男人这里得到一些能威胁到他的东西。
    可是,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不是依靠吗,我们两个,那么多的不如意都承受了过来,但却没有这种信

任。
    可再想,这是不信任吗?不是,我记得,我告诉过她一句话,亲爱的,我们的幸福生活就要开始了,

我真怕有些东西突然间飞走。
    这是我拿了朱厂长的提成之后,满怀幸福地对她说的话。那个夜,我没有看到她叹息的样子,我像个

傻子一样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升迁,发财之中,忽略了她躲闪的眼神和她幸福的伪装。
    我们应该是心意相通的,我想,她想让我幸福,一定是这样。
    一切来龙去脉了解清楚,我躲在车里面,终于忍不住自己的眼泪。
    半个小时之后,何山过来问我:“那个人,怎么办?”
    我给了他一个号码,那是他兄弟的电话,告诉何山,半个小时之后找个公用电话打过去,告诉他地址

,让他自己去接他哥哥。我没有动他包里的钱,一开始想造一个抢劫的假象,但即然有东北的刘局替我们

背这口黑而巨大的锅,那一切都无所谓了。


    我找到了刘小中,说急用钱,问他的老板,愿意不愿意收购我的公司,价钱好商量。
    刘小中不相信地看着我:“公司?白哥,可是在上升期啊,你怎么就卖了?”
    我淡淡地笑:“如果你们不想要的话,我可以转让给其它想要的人。”
    我早就看出了他想要,是不是这个快枪手也有着想做一把头头的瘾?我顾不得想这么多,带着几笔签

好的整整一年的合同,四十万的价格应该是白菜价了,他的老板也一定想收购,一切水到渠成,但不顺理

成章。刘小中欢天喜地地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老板,随着他点头的频率,我几乎能想像到电话那边老

板欣喜的模样。
    老婆欠了三十八万,我要价四十万。我准备给何山两万元,是我让他离开那个衣食无忧的库管,但却

没有办法再给他一个好的前程,他接下来的生活是否会如意?跟着眼下这个老板,会不会过得舒心?我对

不起他。


但他极力反对我卖公司,他说,这里是我的基础,如果没有基础的话,那么一切都做不好。
    我知道他的想法,是真心为我好,可是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东山再起是绝对有可能的,但不

是现在,破镜重圆也是有可能的,但却不一定。世间周遭的事,谁又能料到未来是什么场景?
    那个男人,回去后不知道会不会为难我心心念念想着的那个女人,这一点,让我担心。
    也许我还的不是债,而是将自己心的空缺处填满。
    何山对我说:“如果有机会,我还愿意跟着你做事。”
我握着他的手,很久也没有放开。很长时间之后,我还知道了他做的事,不仅仅是跟着我一起干过的那么

简单。
    我终于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认真地,清晰地告诉她:“我准备帮你还钱。”
    她沉默了很久,终于,我听到电话那端,她开始小声啜泣。她不准备告诉我的一切,我却自己想办法

知道了答案,我还说:“有什么事,咱们一起担当,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有你的想法,但是,我不能不对

你好。”
    真痛快。我迷惑之前的自己,明明是想对一个人好,想对一个人认错,为什么开不了口?纠结的心态

如果不痛痛快快的话,可能,会更纠结。
    她泣不成声。
    我没有问出是否与她破镜重圆的话,我们都犯下了错误,继续生活在一起,是不是会有心理阴影?我

在几个女人之间辗转了这么久,身体与精神都一再背叛了她,我不知道,她是否会承受着这一切,与我生

儿育女?
    不能给一个人幸福,就更不能让她纠结。
    或者这个结能解开,但至少不是现在,现在我首要做的,就是让她不再担心。
她或者与我考虑同等的事,一直,没有说出破镜重圆的话来,可是我知道,她应该也有一份期待。
    有些花儿,怒放了,开过了,但你可知是雄花还是雌花,是否会结出沉沉的、一天天长大的果实?但

不管怎么样,毕竟怒放过了。
    心结已解,我需要的是时间,来让时间这把刻刀,慢慢修正我们心里的阴影。

公司没有卖出之前,刘小中无数次暗示我可以到那里再做一份职业,我的公司一旦签完合同,就成了他们

分公司之一,他自然而然就坐上了经理这个宝座。
    我冷笑,我知道他的很多秘密,世间的事颠倒重合,我不太相信这个快枪手的能力。所以,我宁愿重

新找一份安静的职业,也不愿意再回到这个公司里来。这跟人由奢入俭很难是一个道理。
    可是,就在我进一步要将公司出卖的时候,何山再次给了我一个惊喜。


    我想过,人生的路不是单一走的,各种条件错综复杂地在一起,左右着整个事件的进程。前世造下的

一个眼神可以成就今日的缘份,那后世里一个惊喜的机会会不会就是前修下的美丽?可能一切有缘由。
    何山给我带来了四十万元钱。
    一张淡绿色的卡,我接过来,疑惑地看着他。他笑笑,对我说:“四十万,公司别卖了。”
    我早怀疑过他的过往,这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有着许许多多不为我所知的往事,至少要比我更为

精彩,是在凡世间淡定下来的一个人,历经磨难,眼光非凡。
    可是这钱,我不能要。
    何山淡淡地说:“这钱不是我给你的,是赵蔚,你的事情,我告诉了她。”


我怔了,眼睛突然一酸,这个躲起来不见我的女人,我真的伤害到她了。我想起了我们两个,在十几个汽

球的围绕下喝酒,在那一潭清水中相互扶持,还有她看我的那些个眼神,那些日及时行乐的时光。
    我低下头,怕何山看到我脸上的表情。
    何山对我说:“别辜负她。我去找她说你的事情,她十分着急,她说让我等两天,就等两天,没想到

两天之后,她就拿了这一笔钱给你。这应该是她凑起来的。”
    我掏出手机,打她的电话,却是暂时无法接通,我想起她在某一次宾馆里与我欢爱之后,我问她怎么

当着我的面从来没有接过老板的电话,她晃了晃手机,娇嗔地对我说:“我一下班就把他拉到黑名单里了

。你小心,万一你哪天惹了我,我也把你永远拉进黑名单,而且永远永远不放出来。”
    为什么,人得不到或是离开之后,才会想起往时不被珍惜的种种美好?

何山开着车往前走,我们两个,一直沉默。
    这段时间,找上门来的业务越来越多,我招的一名业务员已经忙不过来,我就奇怪,这之前我怎么就

没有看出来这个市场呢?何山说得对,这公司确实不能卖,四十万元,按照现在的发展势头,应该一年多

的时间,就能挣到。
    我感觉,自己的心又被分成了明暗两片,明的是事业,暗的,是愧疚。

我把钱打给了老婆,顺带给她发了条短信,让她查收,却只接到两个字:收到。
    我在想,她是否在此之前,也在想怎么给我回这一条短信,谢字太生疏,不谢太过份,毕竟在两个身

体已经远离的人之间,三十八万的巨款不是一笔小数目。或者,这种 表达更适合我们之间的感觉,就像

是她没钱了,随意从我钱包里取出来一部分钱一样。
慢慢回归关系的途中,我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有时我会想,我在这场偷窥中学到了什么?先是刺激,后是惊险,然后,我学会了设身处地替别人着

想。
    是的,这是一个收获吧。
    好久没有见到的何紫依突然告诉我,她新交了男朋友,让我帮忙给她看一下,一起吃个饭。

    我微笑,这丫头到底不是我的。可是心里,却没来由的有种失落感。
    是不是男人都有这种失落感,这好像是雄性动物与生俱来的感觉,尽管你知道这个人终究不属于你,

也知道你们必然要有的结果,但是这结果出现时,却会为自己的魅力小小伤感一下。
    灵魂就是在理性与感性之间奔波的一种感觉。
    那天我没带何山,毕竟与何紫依的关系,一直处在暗处,我不想让他知道轻看了我,与赵蔚的关系,

在他简单的思想里应该是水落石出的明白,我怕何紫依依然会有的眼神会刺痛我的神经。
    我们三个人,在一衣带水的小包间里,看着身边水流里的小船上的饭菜,随意取用。对面的何紫依与

那个男孩,应该是很般配的,男的面相非奸诈之辈,年龄上也与她合适,面对这一对壁人,我突然有重重

的孤单。
    好在有酒。
    何紫依问我喝什么酒时,我没来由地,兴奋地来了一句,二锅头!
    我看到对面男孩吓了一跳。紧接着,我在他的万般推辞中给他倒满了一杯,并随口说了句:“跟白哥

学着点,做男人。”
    说完之后,我自己先笑了,然后看到何紫依笑,眼睛又成了一弯月芽儿。这是我们之间的心意相通的

幽默,我看到,她所谓的男友,尴尬地笑了一下。
    我竟然喝得那么爽快,我要让自己的感觉,在酒的刺激下慢慢麻醉,慢慢无所谓。
    其实想想,这一天,我本该理智的替她高兴的。
    我说了好多话,何紫依后来对我说,那天我说的最多的,就是要他一定对她好,如果不好的话,我饶

不了他等等,他也没有与我争辩,据说当时早就被我灌得拙嘴笨腮说不出话来,所以,只剩下我一个人滔

滔不绝的演讲。
    真搞笑。
    可人生不就是由这样的事情组成的吗,事隔多年,你可能回忆不起与你交往时朋友对你的话语,但是

你一定能回忆起你们在一次酒后所出的洋相,所说的话,甚至那些荒诞不经的故事还有那些突如其来的惊

喜。


    那天我走路有点不听使唤了,摇摇晃晃走出酒店,谢绝了何紫依送我回家的打算。
    分别之后,我没有给何山打电话让他来接我,我在想,或者此时此刻,他正在家里陪着女儿做功课或

是看电视,我不想打扰这份平静。
    站在路边打车,我有些孤单。一辆车停在我身边,我看不是出租车,随口说了句:“奶奶的,竟然不

是出租。”
    车上下来一个年轻人,与我理论,那一刻,酒精上头,我兴奋地与他大喊大叫。其实说到底,我并没

有真的想与他进行什么理论,我只是看到了何紫依的幸福,然后联想到了我在感情里的失落。
    后面的事有些混乱,车上跳下来另外三个人,我只记得,我被他们拉到了暗处。然后感觉到脸上被重

重一击,疼痛马上弥漫了整个脸颊,我踉跄的步伐已经无法反抗,只好护着头,任他们在身上踢打着。
    直到远处传来人的脚步声,我听到几个人在喊:“干什么!不许打架!”
    思维一会模糊一会清晰,清晰中,眼前的几个脸庞一点点走马灯一样掠过,迷糊中,身上一阵阵的疼

痛此起彼伏。

查看小说最新章节,跟我交流小说,交流体育,交流生活,大家交个朋友 等等其他!!

请关注我微薄点击进入,还没有微薄? 请点击注册

 

点击到小说第一章

点击进入小说下一章节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