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喜欢你

(2017-09-14 18:21:04)
标签:

杂谈

安像往常一样走进图书馆,寻到他经常坐的靠窗的那个位置,不声不响地坐下。虽已过了处暑,但天气仍然炎热难耐,在外面待不一小会儿,汗水就浸湿了前胸后背,将衬衫贴得紧紧的,喘不过气。他喜欢这靠窗的位置,抬头就可以看见窗外郁郁葱葱的树木,阳光正好,叶片被照得闪闪发亮。

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安静了起来,他以前常关注那些在操场上或健身房里挥洒汗水和举铁练肉的男生,但是后来便觉得索然无味。他已经二十七岁了,每年都想着一定要找个人一起过情人节,但是每年又总是一个人。这么多年,他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但他又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状况,身边朋友很多,来了又走,聚了又散,倒也没有断过。但每天一回到宿舍,却又还是一个人,冷冷清清,做的饭一个人总吃不完,第二顿再吃又腻了,再吃不完只好倒掉。安没谈恋爱这事,旁人似乎也不催不关心,他寻思应该不会有人朝同性恋这个方向想,虽如今社会开放,这种事还是不至于常挂在嘴边去揣摩别人。倒是安母亲多年前给他算过一次命,说27岁这年准能遇见桃花,他掰掰手指,眼瞅着这一年已经过去2/3了,还有1/3的时间能不能遇上,他也心里没底。安也恼,要不是他大三暑假里,遇到他如今最好的一位朋友,他也不会知道自己的性取向,或许就像身边大部分人一样,和一个差不多的女孩,谈一段不长不短的恋爱,然后结婚,生子,最后成为一个平凡的人。因为他那时似乎并不讨厌女人,只是如今他知道自己心有所属。安有时又恨自己不能早知晓几年,现在的高中生,哪个不是已经谈过好几次恋爱,要在大学里找个雏都难。年轻,总归是好的。

一想起感情的事情,安总也逃不开想起林。安时常庆幸自己的隐忍,要不是他没有那么勇敢去表达自己的心意,也许老天不会可怜他,让他们还能够继续做朋友。安还觉得,他们现在的关系虽不能在一起,却胜似在一起,隔着大洋彼岸,他们每个月甚至每周都能好几次视频通话,他对此已经相当知足了。

大三暑假的那次出国交流,因为是暑期项目,没有什么语言要求,学校又全额资助,总的费用除去交通住宿等各类大的开支,还有结余用作零花。每个学院只有一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安大一时成绩掉了队,虽然后面每年成绩都有提高,但总归起点就比别人低了许多,现在仍然还差不少。安报了名,结果自然被刷了下来。他想着大学四年可能仅有的一次交流机会要看来是没有了。可没有想到,交流项目组织的部门正好负责管理安的社团活动,除去给到各个院系的名额,还保留了两个名额给内部的学生组织骨干,安已经做到社团老大,老师在报名材料里看到他的名字,一下子想到了他,安也就刚好搭上了这末班车。

在国外的短短一个月时间,外面的世界对安来说都充满新鲜。他读大学才真正开始打开眼界,大学第一年上当受骗,安每月仅有的一点生活费差点因此受损,他多么渴望去更大的天地里看看。在国外,安第一次去了酒吧,甚至去了夜店,不过他不喜欢那里的氛围,他觉得太嘈杂,烟雾缭绕,每个人的聊天都像在咬耳朵,呼出的气把耳朵吹得痒痒的。这些活动,倒不是他一个人去参加,但每次总是有林,安不知道是自己裹挟了林,还是林裹挟了他,他们都是川渝人,语言相通,就容易亲近,也就走得更近些了。

从国外回来后,安像变了一个人,以前他没那么活跃,做起事来总是思前顾后,犹犹豫豫,但现在却很主动。不久,安所在的社团就被学校抽调和其它几个社团一起组织一个新启动的公益项目,安本来已经从老大的位置上退了下来,但他已经直升了本校研究生,老师说他该为社团多多出力。安没想到的是,在第一次项目成员见面会的时候,赫然出现了林的身影。后来才知晓,原来在出国交流的一群人里,带队老师看林活跃又很有想法,便也把他找了进来。

就这样,他们时常晚上下课后又一起讨论项目的具体细节,饿了就在食堂买上点宵夜继续干。周末一起乘地铁又转公交再步行整三个小时到项目所在的小学去实施。大家都做得很有干劲,也看到项目一点点有了成果和起色。年底到了,项目需要去外地答辩,只能去三个人参加,两个男生一个女生,最好的搭配,安觉得自己口才不好,又紧张太怯生,本不去的,但另一个同学说服了安,说这正是一次锻炼的机会,主动把机会让给了安。安其实嘴上说不想去,他心里不知道多想要得到这个机会,因为他知道,林也会去。

安自然和林是一个房间,第一夜大家都为第二天的比赛准备得很晚,倒下就睡了。第二天的比赛一结束,他们又马不停蹄地赶飞机回学校,但因为被记者围着采访紧赶慢赶还是误了航班,又多住了一晚。这一晚,入睡时,安要求和林一起睡,他说他不习惯北方的干燥暖气,预备关了暖气和林一起睡更暖和。安现在想当时的这个借口,忍不住笑出声来。那一晚,安抱着林的胸膛,像抱着一个火炉一样,很温暖,他心里紧张得小鹿乱撞。但也就止于这样静静地抱着,再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回来后,安和林的关系更加密切了,不仅仅在做事上。这种像处于热恋期般的关系并没有持续很久,安就听说林恋爱了,和一个同班的女孩,趁着一个月色极美的夜晚,弹着吉他向这个女生表了白。这些细节是后来朋友聚会上,安听林说的,安知道林曾经有段痛苦的暗恋,他为此感到高兴。安也见过林的女朋友,但是这女孩似乎有些高傲,不大和林的朋友们玩得太近,所以渐渐林也和这群朋友联系少了,和安也疏远起来。安才深深感受到了一种内心的痛苦。

进入研究生生活的一年多,安和林都没有很多联系,又回归到了普通朋友的关系,他知道林在准备出国,以后各自在不同的国度,远隔重洋,再见的机会愈发渺茫。那些故事里都说朋友只要想见,相隔得再远也能见面。但现实是随着年龄增长,每个人都会融入新的环境,旧的联系就会变得支离破碎,谁还有心思去想念。想到这些,安想着无论如何,他要赶在分别之前,也把自己压抑在心中这么久的心意表达出来,他无所谓结果,只是想给自己不留下遗憾,给这段经历画上一个句号。

然而林的留学申请并不顺利,快到了毕业也没有理想学校的通知。林的女友却收到了美国寄来的录取通知。毕业后,安看着林过得越发苦闷,他当初想说的话也不了了之。林独自一人去了外地,边兼职边继续学习,准备第二年再次申请。

九月一过,林不声不响地回来了。毕业了,林在学校里没有了去处,碰巧安一个人住了两个人的宿舍,房间里还多余一张床,林就这样在安这里安顿下了。安将两张床并在一块,一张他睡,一张林睡,但安从来不像曾经和林在一起的那一晚,他始终没有僭越这窄窄的间隙。他们时常一起学习,安听林讲他读的那些书,听林说从中得到的力量,安给林讲在学校的那些见闻,分享他的烦恼从林那里得到一点宽慰。安给林打水洗脸洗脚,林给安倒洗脚水,彼此相敬如宾,俨然同居的甜蜜,安对这一切感到欢欣和满足。他也再没有说出那些隐藏了很久的话,直到一次酒后彼此的彻夜长谈。

说来也奇怪,安已经记不得那么重要一夜的很多细节,至于为什么喝酒,总也想不起来由。但那段时间林仍然没有从失恋和留学申请失败的颓丧中走出来,安也乐于陪林去解脱。那一晚他们喝到一点多,回到寝室已近两点,虽喝了许久,但喝得并不多,安酒量也不差,头脑仍然清醒。两人都过了入睡的时刻,也再无困意。并排躺在床上,他们聊曾经的相识,聊曾经喜欢的女孩,聊如今的失意。安有意地将头朝林靠过去,轻轻地落在林的肩上。安至今懊恼不已,记不起是在怎样的一个状况下,他战战兢兢地脱口而出,那简单而沉重的几个字,“我喜欢你”。

空气似乎凝固,他只听到自己心咚咚直跳的声音,林也静止了,安担心的是说出这话,林会怎样想,他们的关系会不会就这样断了,但是他又想,既然说出来,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林告诉安,“你应该找个好女孩”。第二天起来,仍然是往日一样的状况,丝毫没有什么意料外的波澜,安似乎也终于卸掉了那放在心里很久的东西。林后来告诉安,安是他一生的朋友,安也知道,林也会是他一生的朋友。安觉得他们的感情经历了以往的种种,至此仿佛终于有了不一样的生机。

后来林如愿去了美国,他走的时候,安并没有相送,他期待一次又一次地重逢,是朋友总能再次相见。他们时常关心彼此的生活,虽隔着万水千山,但屏幕后面的两个人却没有变化,只是林身边女孩来了一个去了一个,很快又会有下一个,安却仍然是一个人罢了。


文  | 安哥很忙

投稿邮箱  | gayspot_edit@163.com

微信公众号  | gayspot​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